第546章 神秘的男人

第546章 神秘的男人

林羽見狀心頭猛地一顫,雖然不知道這雙紅眼睛到底是什麼生物,但是聽到它宛如敲鼓般轟隆的沉悶腳步聲,已經身軀撞斷枝葉的嘩嘩脆響,知道它的體積一定不小。

所以林羽輕視不得,抓起地上的石頭后猛地一甩,直奔衝過來的那個黑影。

「砰!」

瞬間一聲石頭炸裂的聲響傳來,顯然林羽扔出去的那塊石頭精準的砸到了這個龐然大物的身上,但是宛如馬蹄踏地般轟隆的腳步聲並沒有停止,一個龐大的黑影轉眼間已經衝到了林羽的跟前,裹挾著粗重的呼吸和腥臭的氣息,而且兩道白光一閃,只見這個龐然大物的嘴上竟然還帶有兩個宛如彎刀般尖銳的獠牙。

林羽壓根來不及思索,這兩個獠牙已經拱到了眼前,他身子猛地原地一轉,腳下一蹬,身子迅速往後一飄,這個巨大的黑影便迅速的沖了過去,因為慣性太大,它的腳下收斂不住,徑直衝到了樹林外面。

天上的烏雲先前就已經散了,點點的星星和月牙掛在天上依稀可見,藉助微弱的月光和篝火的光芒,林羽才看清剛才襲擊自己的這個龐然大物。

只見這竟然是一頭足足有半人高的大野豬!

看它身長足足有兩米多長,肩寬肚圓,體重絕對在三百公斤以上,渾身覆蓋著厚重堅硬的鬃毛,加上它厚實的皮肉,宛如穿了一身堅不可摧的鎧甲,而且它嘴角彎曲的獠牙粗壯尖銳,倘若被刮上一下,絕對皮肉無存。

饒是林羽看到體型這麼大,這麼健壯的野豬也不由被震撼到了,怪不得剛才他那塊石頭扔出去之後宛如打在了鐵板上一般,毫無效果!

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絕對會傷筋動骨,但是打在這頭大野豬身上,反倒是有些像給它撓痒痒。

此時這頭大野豬正瞪著猩紅的眼睛,滿眼凶光的望著林羽,呼哧呼哧喘了幾口粗氣,接著腳下一蹬,再次朝著林羽狂奔而來。

林子外圍的一眾小樹瞬間「咔吧咔吧」的被這野豬拱斷。

林羽見這野豬體型這麼大,但是速度卻快的驚人,不由暗暗咋舌,不過這野豬的速度就算再快,對他而言也不夠看的。

他身子輕輕一躲,那躲過了這大野豬的攻勢,而這野豬剎車不及,砰的一聲,沉重的身子狠狠的撞到了一旁的樹上。

「吱吱!」

這野豬發出幾聲凄厲的嚎叫聲,顯然憤怒至極,再次朝著林羽狂奔而來,林羽站著未動,等這野豬衝到跟前,再次輕巧的一躲,這野豬連他的衣服都沒有碰到分毫,便再次沖了出去,堅硬的蹄子在地上狠狠的一踩,這才將身子穩住。

「吱吱!」

野豬發出的聲音更為凄厲,雙眼也格外的猩紅,它在這片林子里向來橫行霸道、所向披靡,現在被林羽宛如猴子一般戲耍,它怎能不憤怒?!

緊接著野豬身子猛地一緊,再次爆發出全力朝著林羽狠狠的撞去。

這次林羽倒是沒急著躲,在野豬衝到他眼前的時候,林羽突然一腳踩到了野豬的頭上,用力的一蹬,野豬的頭被巨大的力道踐踏的一頭栽到了地上,而林羽則順勢凌空飛起,落到了前面的一棵果樹的枝丫上,他順手摘了個果子,隨領口吃了起來,發現味道竟然還不錯。

野豬被林羽那一踩,整個頭鼻子和嘴裡都搶滿了沙土和雜草,難受不已,而且它鼻子上下面的皮肉也別磨破了,用力的搖了搖頭,哼哧哼哧的把鼻子和嘴裡的泥土甩出去,一雙眼珠已經全部的變成了猩紅色,在夜色下折射出紅色的亮光,顯得有些恐怖陰森。

隨後它抬頭望了眼不遠處的坐在樹枝上吃果子的林羽,嘶吼一聲,再次朝著那棵果樹狠狠的撞了過去,似乎想要把林羽從果樹上撞下來。

但讓它失望的是,林羽一直問問的坐在樹枝上,一邊吃著果子,一邊把果核往它頭上砸。

野豬被如此羞辱,整個的已經進入了瘋狂狀態,不管不顧的用頭和獠牙撞著果樹,憋著勁兒非要把這顆果樹撞到不可。

林羽倒也樂得自在,閑來無聊逗逗野豬也是極好的。

他們這邊的動靜也把在河邊休息的安妮給吵醒了,安妮起身一看林羽不見了,而且林子中還發出一種奇怪的野獸的嚎叫聲,她心頭咯噔一下,急忙轉頭沖著林子里大聲喊道,「何!你在哪裡?!」

聽到她的喊聲,林羽心頭咯噔一下,暗道一聲不好。

果然,這頭野豬在聽到安妮的喊聲之後,二話沒說便朝著林子外面沖了過去。

它倒不是聰明到能夠猜到林羽和安妮有關係,而是出於憤怒,迫切的想要找一個比自己弱小的生物發下怒氣,所以它便撒丫子朝著安妮狂奔了過去。

安妮還未來得及反應,便看到一個龐然大物從林子中猛地竄出,不顧一切的朝她沖了過來。

「啊!」

她都來不及看清衝過來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驚聲尖叫一聲,立馬轉頭就跑。

但是野豬狂奔的速度極快,最高可達近六十公里每小時,而這頭自小生活在原始森林的野豬速度比普通的野豬更快,所以安妮剛跑了沒兩步,這頭野豬就已經衝到了她身後,尖銳的獠牙眼見就要戳進安妮的體內。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剎那,一個身影迅速的極射而來,一把抓住野豬嘴角的獠牙,猛地往旁邊一翻,那頭高速行駛中的龐大野豬立馬腳下一個趔趄,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林羽此時也用力的用腳一蹬地,踩踏的砂石飛濺,這才將身子穩下來,隨後他未等地上的野豬反應過來,手上猛地發力,死死的抓住野豬的獠牙,用盡全力一掰,只聽「砰」的一聲悶響,這野豬嘴角的獠牙竟然硬生生的被林羽給掰斷了!

「吱!」

野豬立馬發出了一聲凄慘無比的尖叫聲,翻騰著身子就要站起來,但是讓它沒想到的是,更痛苦的還在後面,只見林羽將手中的獠牙一轉,狠狠的捅向了它的右眼。

「噗嗤!」

一聲銳器刺入皮肉的聲音傳來,野豬的右眼頓時鮮血四濺。

野豬再次嘶吼一聲,噌的翻身跳起來,嘴中嘶叫著再次朝著林羽狂奔而來,此時劇烈的疼痛使得它獸性大發,不管不顧的四處衝撞,恨不得用自己僅剩的獠牙把林羽撕成碎片。

「豬就是豬,再野也是豬,怪不得都叫蠢豬呢!」

林羽見這頭野豬不知道逃跑,還在這裡跟他硬拼,不由搖頭嘆息了一聲,接著身子靈巧的一躲,便將野豬的攻勢躲了過去。

「安妮,把我剛才抓魚的樹叉扔給我!」

林羽一邊躲閃著野豬的攻勢,一邊沖安妮喊道,「明天的伙食有了,野豬肉!」

一旁的安妮此時已經嚇得臉色蒼白,雙腿發軟,聽到林羽的呼喊才回過神來,趕緊一把抓起旁邊的樹杈,朝著林羽扔了過來。

因為安妮本來就是個女孩子,力量有限,而且剛才又受到了驚嚇,所以這跟樹杈扔的距離有限,林羽便猛地轉身,快速的往前一衝,這才一把抓住了這根樹杈。

而那頭髮狂的野豬也已經跟著衝到了林羽的身後。

林羽頭都沒回,直接抓著手裡的樹杈一轉,身子猛地一扭,一刺,一個「回馬槍」便直接將手裡的樹杈刺入了這頭野豬僅存的左眼中。

「吱——!」

這頭野豬再次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眼中頂著木棍,仍舊用力的往前沖著。

但是林羽雙腳踏地,手臂猛地用力,將手裡的樹杈用力的往下一壓,手中的樹杈再次往野豬腦袋裡刺入了幾分,而野豬的頭顱也立馬被巨大的力道狠狠的壓拽到了地上。

野豬用力的用後腿蹬著地,但是力道相比較先前,已經小了許多,就連發出的慘叫聲,都是從嗓子里擠出來的一般。

它胡亂的蹬了幾下,接著身子便軟趴趴的軟了下來,渾身的力道慢慢的泄了下來,鮮血順著它被刺瞎的雙眼汩汩而出,最終它的身子緩緩的匐到了地上,微張的嘴也已然僵住,沒了聲息。

林羽戳了戳手裡的樹杈,見沒有任何的反應,才確定這頭野豬確實死了,他不由長長的鬆了口氣,把手裡的樹杈鬆開。

「何!」

一旁的安妮嚇得臉色慘白,見野豬沒了動靜,這才凄厲的喊了一聲,不顧一切的朝著林羽撲了過來。

林羽一轉身,還沒等反映過來,一個溫熱香軟的身子便撲到了自己的懷裡。

「何,剛……剛才嚇死我了……」

安妮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哭腔和驚恐,身子也微微顫抖,顯然剛才發生的一幕著實嚇到她了。

她長么大隻在動物園裡見過這些野性難馴的猛獸,現在突然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野豬那鋒利的獠牙差點扎進她嬌嫩的後背,她怎麼可能不害怕!

想起野豬方才衝到她背後時鼻嘴裡噴在她後背的溫熱氣息,她便感覺後背發冷,心頭髮毛,驚恐萬分。

林羽見她如此驚慌,也沒把她推開,抱著她的身子輕輕的拍了拍她後背,輕聲道:「不用害怕,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嘛,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你有任何危險的!」

安妮沒有說話,側頭靠在林羽的懷抱中,感受著林羽身上傳來的溫熱感,宛如風雨中迷路的小鳥終於找到了可以棲息的窩巢一般,捨不得離開。

「好了,你去收拾下東西,我去處理下那頭野豬,我們得離開這裡了!」

林羽掃視了四周黑漆漆的樹林一眼,輕輕地沖安妮說道,「要不然一會兒其他的野獸聞到血腥味趕過來就麻煩了!」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才猛地回過神來,趕緊起身將自己臉上的淚水擦乾淨,接著轉身跑到篝火邊收拾起了東西。

林羽也從背包中找出一把匕首,接著走到死去的野豬跟前,將他的後腿拋開,把肉割下來,用密封袋包好,留作明天的食物。

現在是夏天,空氣濕潤,肉類保管不當很快就會腐爛發臭,所以他也沒有帶太多。

等安妮收拾好東西,林羽便帶著她離開了這裡,朝著溪水下遊走去。

走出去了有一兩千米,便看到前面出現了一塊窪地,看起來像是一片沼澤,在沼澤旁邊,有一片草地,草地上躺著一顆粗壯的枯樹。

林羽便帶著安妮走到了枯樹跟旁,把東西往地上一扔,讓安妮繼續睡覺。

安妮搖了搖頭,輕聲道,「何,還是你睡吧,我睡不著……」

「我不困!」

林羽接著身子一靠,躺在枯樹上,說,「過一會兒我困了再叫你!」

安妮輕輕的搖了搖頭,一雙亮閃閃的眸子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疑惑道,「何,你……剛才你不害怕嗎?!」

「害怕?」

林羽笑了笑,說道,「安妮,我們華夏有句話叫『藝高人膽大』,如果我連頭野豬都打不過,那還怎麼誇海口保護你呢!」

「可是那不是一般的野豬啊!」

安妮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那頭野豬的個頭有她見過的成年野豬的個頭兩個大,估計就是老虎來了,也不一定能打的過這頭野豬。

但就是這麼個龐然大物,在林羽這個有些瘦弱的華西男人手下,竟然不堪一擊!

要知道,就是米國最厲害的海軍陸戰隊的隊長,也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其實我也是有些僥倖,剛才我也差點受傷了!」

林羽見安妮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自己,有些無奈的笑了笑,糊弄她道。

「何,你究竟是什麼人?!」

安妮壓根沒有理會林羽的話,望著林羽的雙眼中似乎有亮光閃動。

神秘!

太神秘了!

上次第一次見林羽的時候,見識到了他堪稱神奇的醫術,安妮就覺得林羽是個十分神秘的男人!

而現在又看到林羽超強的戰鬥力,她這種感覺更強烈了,整個人不自覺的被林羽給牢牢的吸引住了,她甚至產生了一種想努力走進林羽的內心,解開他身上這層神秘面紗的衝動!

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心,往往是一個女人淪陷的開始。

作為米國醫療協會會長,見識過無數男人獻殷勤的安妮,深知這一點,但是她卻無法控制住自己內心的這種感覺。

「我是什麼人,你應該很清楚啊!」

林羽沖她眨眨眼,有些受不了安妮的追問,趕緊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哈欠,說道,「我有些困了,那你先盯一會兒,我先睡一會兒!」

說著林羽未等她說話,直接往旁邊的枯樹上一靠,眯著眼打起盹。

安妮知道林羽是在故意躲她呢,冷哼了一聲,內心暗道,何,總有一天我會弄清楚你身上的一切!

林羽說是睡一會兒就起來,但是這一覺直接睡到了天亮,而原本負責盯梢任務的安妮也靠在林羽的身上睡著了。

要不是清晨山裡的霧氣太重,林羽估計也醒不過來,因為昨晚上跟那頭野豬那頓折騰,也著實有些累到他了。

雖然他練習的至剛純體已經初見端倪,但是還差的遠,所以說到底,家榮兄這具身體仍然是凡胎肉體。

林羽把安妮叫起來之後兩人就去水邊洗了洗臉,接著林羽撿來樹枝把昨晚上那塊野豬肉烤了烤,兩人吃了一點,便把剩下的包好,留作午飯。

「何,我們接下來往哪走?!」

安妮看了眼茫茫的大山,有些擔憂的沖林羽問道。

林羽抬頭望了眼綠油油的林海,一時間也是心塞不已,在昨天晚上的時候他還能勉強通過星星的位置分清方向,但是現在天亮了,又是多雲天氣,不見太陽,加上昨晚上那麼一折騰,他也不知道到底該往哪兒走了。

不過為了不讓安妮擔心,林羽還是憑著直覺指了一個方向,接著折了兩根木棍,用匕首將木棍的前面削尖,作為拐杖和武器,給自己和安妮一人準備了一根。

他手裡那把小匕首用來削個水果割個肉還行,要是用它來對抗昨晚上野豬那種大型動物,根本毫無作用,而經歷過昨晚上那件事之後,林羽才知道這林子里果然不像看起來的那麼平靜,說不定一會兒走著走著就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一頭兇猛的野獸。

安妮緊緊的跟在林羽的身後,心裡倒是十分的鎮定,只要跟林羽在一起,她倒是什麼都不怕了。

本來林羽還想等太陽出來之後判斷判斷方位,但是今天的天氣跟昨天一樣,一直多雲,而且今天的雲層比昨天的還要厚重,似乎隨時會下雨。

林羽見狀便趕緊帶著安妮往裡走,想要儘快的翻過這個山頭,但是這個山頭比他們預想到的要高的多,兩個人越走越高,感覺就跟永遠走不到山頂了一般。

「何,我們休息一下吧,我走不動了……」

走了大概半上午之後,安妮實在有些走動了,沖林羽喊了一聲。

「好,我們到前面的空地上后休息一下,我給你烤點野豬肉吃!」

林羽抹了把頭上的汗,接著帶著安妮往前面樹林間的一處空草地上走去。

走到這處空地跟前的時候林羽沒急著踏進這塊空地,心頭不由有些狐疑,疑惑在這茂密的樹林中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大一塊長滿藤蔓和野草的空地,而且空地上方沒有樹葉遮擋,眼光能完全的透進來。

就連跟在林羽後面的安妮也不由疑惑了起來,在密布的樹林中突然出現這麼一塊幾米見方的草地著實讓人驚詫。

林羽率先用木棍戳了戳地上的土地,見地面結實,這才邁步走了進去,踏了幾步,見確實沒問題,這才叫著安妮走了進去,兩個人坐在空地上休息了一會兒,接著林羽就要起身去找樹枝點火煮水喝。

但就在他起身的剎那,他面色突然猛地一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眼睛眨也不眨的打量著四周,張了張嘴,立馬轉著身子指著周圍的植被數道:「刺五加,雞樹條,小葉芹,山艾蒿,五味子,鳳尾蕨,萬年蘚,松蕈蘑!這裡的植被竟然如此豐富!」

林羽說話的時候雙眼放光,興奮不已,宛如發現了什麼巨大的寶貝一般!

安妮聽到林羽這番話皺著眉頭疑惑不已,雖然她對林羽剛才說的名字絕大部分都不清楚,但是也知道林羽說的是附近的植物種類。

而且林羽說這些話的時候給人一種這些植被價值千金的感覺。

安妮急忙問道,「何,你說的這些都是名貴的草藥嗎?!」

能夠在這麼一小片地方碰到這麼多草藥,安妮也覺得十分難得,也難怪林羽這麼激動了。

「不,我說的基本都是植物!」

林羽立馬搖了搖頭,滿臉放光的再次環視了一片周圍的這些植物。

「不是藥材?!」

安妮聽到這話頓時大惑不解,不知道既然不是藥材,那林羽為何會如此激動。

「不錯,雖然這些都是些常見的植被,但是能夠在這一處長齊這麼多植物,十分的不容易!」

林羽聲音有些激動地說道,「草、喬、灌、藤,這裡都有了!」

這片山林這麼大,他們從大順小順帶路開始到今天,也已經在這山裡走了幾十公里的山路了,但是他從來沒有發現一處地方會長有如此多種類齊全的植物。

說著他立馬跑到空地中間,抬頭晚上看了看,自顧自的點頭念叨道,「不錯,不錯,透光程度也符合,這裡一定有野山參,一定有野山參!」

野山參的生長對環境要求十分嚴格,自然條件、植被條件、林象條件、林地條件以及空氣、土壤、溫度、光照、水分等等都必須符合其生長要求,而且它所生長的區域,必須具備以喬木樹種為主體的生物群落,而林羽剛才念叨的那幾種植物,全都是屬於這些生物群落之內的植物。

而且這裡的空氣濕度,土壤和光照都十分符合野山參生長的要求,所以林羽斷定這裡絕對有野山參!

要是普通的野山參林羽倒也不至於這麼激動,但是這片林子十分的茂密,而且又有沒有人來過,所以極有可能他碰到的是一株極有年歲的野山參。

林羽越想越興奮,急忙沖安妮說道,「安妮,快,起來,我好找找這株閃身在哪裡!」

安妮被林羽這麼一看,趕緊配合的站了起來,林羽便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查找了起來。

他再次抬頭望了眼樹林上面透出的空隙,立馬變鎖定了一個大致的範圍,接著貴在地上仔細的翻找了起來。

「找到了!」

一向淡定的林羽在發現這棵野山參的時候也忍不住叫了起來,畢竟這還是他長這麼大第一次自己逮到野山參呢!

安妮好奇的湊過去看了看,只見林羽所謂的野山參不過是一棵看起來與一些雜草無異的綠植,只不過這棵野山參的頭頂上長了一簇紅色的小花。

雖然安妮不認識這野山參,但是也知道華夏中醫里野山參是一種十分珍貴的藥材,所以她內心也一樣十分替林羽感到高興。

林羽小心翼翼的把野山參周圍的突然一點一點的用手挖開,足足挖了有十幾分鐘,這才露出了下面泛著黃白色的野山參,雖然僅僅挖出了一個頭,但是林羽已然激動不已,因為他已經斷定,這個野山參個頭不小,絕對是珍品!

不過具體品相如何,還得等挖出來再說。

隨後他輕輕的把野山參周圍的泥土挖松挖開,接著便看到一顆個頭堪比蘿蔔大小的野山參暴露在了視線里。

發了!

這次真是發了!

林羽心頭顫抖不已,當然他所說的發了,並不是因為金錢,更多的是因為這株野山參在藥用方面的價值!

這種極品的野山參,就是給多少錢都買不到!

說它是天材地寶也絲毫不為過!

林羽小心翼翼的把野山參從地里取出來,接著輕輕把野山參身上的泥土吹掉,看到這顆野山參的三節蘆蘆碗緊密,芽苞完整,體呈靈體,緊皮細膩有光澤,腿分襠自然,不跑漿,細而長,柔韌不脆,珍珠點明顯,心頭激蕩不已,更加確認了這株野山參是物價之寶!

甚至比他那次在陵安從那老頭手裡收購來的那株野山參還要珍貴的多!

按照年份來說,這顆野山參的年份自然也在千年以上,而且更多!

其效用自然更不用說!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林羽抱著手裡的這顆野山參,高興地像個孩子,他原先那株野山參基本上已經用完了,正愁沒有替代品呢,沒想到這次來山裡,因禍得福的採到了這麼大一顆野山參!

安妮望著他這副樣子有些不解,不過倒也是真心的替林羽感到高興。

「安妮,這次我們可真是收穫巨大啊!」

林羽小心翼翼的把這顆野山參包好,隨後放到了背包里。

「何,我也替你開心,但是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怎麼走出去!」

安妮沖林羽眨了眨眼睛,沖他潑了一盆冷水。

林羽瞬間也冷靜了下來,安妮說的對,他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走出去,要是走不出去的話,就是他找到再珍貴的藥材又如何!不仍舊救不了葉清眉嗎?!

「對,我們當務之急是走出去!」

林羽用力的點了點頭,隨後趕緊轉身跑去找樹枝,隨後在空地上點起了火,煮了一些水,把早上剩下的野豬肉拿出來,兩人就著一些野果吃了點,隨後也沒多坐,起身繼續朝著林子裡面走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色已經變得越來越暗,比往常暗的要快的多,林羽低頭看了眼時間,發現不過才下午一點多,知道多半是要下雨了,趕緊叫著安妮加快速度往前走。

走著走著林羽便發現樹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些猴子,吱吱呀呀的叫著,在樹頭跳來跳去,似乎在跟著他和安妮一起往裡走,而且還時不時拿東西扔林羽和安妮一下。

「去!去!」

林羽皺著眉頭沖那些猴子喊了一聲,驅趕它們。

「何,你說我們來了這麼久,是不是從來沒見過猴子啊?!」

安妮望了眼樹頭上的猴子,忍不住疑惑的問道。

林羽想了想,點頭道,「好像是沒有,我不太記得了!」

「我記得,我們確實沒有見過猴子!」

安妮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低聲道,「但是我們現在見到了猴子,那是不是說,我們不只沒有走出去,反而越走越深入了……」

「這個,也不一定……」

林羽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否定了一句。

「何,你說……我們會不會一輩子都走不出去啊?!」

安妮想到自己被栓子背走的GPS定位系統,聲音里不由帶了一絲哭腔,他們的手機在山裡也不過相當於一塊板磚,毫無用處。

「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帶出去的!」

林羽面色一凜,用力的點頭說道,「再說,田首長他們如果知道我們不見了,一定會派人來找我們的!」

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內心卻不由打鼓,按照軍營現在這個感染率,身體健康的士兵都已經沒有多少了,而且還有那麼多傷員需要照顧,哪有多餘的兵力來找他們啊。

而且為了避免擴大感染,也無法從外面的部隊調集人手,所以林羽知道,他們只能自力更生。

「吱吱吱,唔唔唔……啊嗚啊嗚!」

樹頭上的幾隻猴子一直跟著林羽和安妮往前走,大聲的叫著,時不時的用野果等東西扔林羽和安妮。

「去去去!」

林羽也立馬抓過它們扔過來里的果子去扔它們,相比較這些猴子,林羽的力道和角度把握的更准,所以一幫猴子立馬被扔的吱哇亂叫,抓著樹枝跑開了。

林羽本來以為它們是害怕了,所以才跑了,但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幫猴子他娘的是去叫救兵去了!

沒過一會兒,一大幫猴子就迅速的大叫著朝著這邊竄了過來,晃的整個樹林的樹頭都嘩嘩作響,樹葉落了一地。

林羽一看心頭頓時咯噔一下,好傢夥,這次來的猴子數量足足有方才的一倍還多。

林羽不敢再跟他們硬拼,立馬拉起安妮快速的朝著林子深處跑去。

而那群猴子則緊追不捨,抓著樹枝在樹頭跳著追趕,同時吱哇怪叫著,顯的興奮不已!

「哎呀!」

跑著跑著安妮突然叫了一聲,接著伸手捂住了頭,手指在頭髮間摸到了一個堅硬的物體,顯然是剛才那幫猴子扔過來的。

「怎麼了?沒事吧?!」

林羽回頭望了眼安妮,接著一把護住安妮的頭,帶著她繼續往裡跑。

跑了有一會兒,後面的猴子便十分奇怪的不見了,安妮和林羽這才停下來喘了口氣。

安妮把手裡的東西用力的往地上一扔,罵道:「這幫臭猴子,太氣人了!」

林羽笑了笑,下意識的往她扔東西的方向一瞥,接著眼前一亮,心頭猛地一顫,趕緊衝過去把安妮扔掉的那個東西撿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6章 神秘的男人

2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