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深山迷蹤

第545章 深山迷蹤

林羽聽到他這話不由鬆了口氣,他顯然沒想到這個禿子竟然會答應的如此痛快。

安妮也不由有些意外,低聲沖林羽問道:「何,你說他會答應帶我們進那片山區嗎?!」

雖然禿子答應了做他們的嚮導,但是禿子並不知道他們要進那邊深山老林。

要是禿子事先知道的話,很有可能會拒絕他們,所以林羽倒也沒急著說,而且當著老村長的面兒,老村長肯定第一個反對。

「要他答應那還不是簡單不過嘛!」

林羽沖她一擠眼,自信一笑,不以為意道。

「收拾好了嗎,我們現在出發?」

禿子結果老村長的煙袋吧嗒了幾口,瞥了眼林羽和安妮,淡淡的問道。

「嗯,現在出發!」

林羽點點頭。

禿子立馬沖遠處招招手,那個一直跟在身邊的精明小年輕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栓子,今天我們跟這位何先生和這位大會長一起上山!」

禿子轉頭沖栓子囑咐道,「道上機靈著點兒!」

「知道!」

栓子嘿嘿笑著點了點頭。

緊接著一幫人便各自出發了,路上林羽把他們這幾日主要調查的區域圖給禿子看了眼,禿子點頭道:「這塊兒我熟!」

說著禿子便直接帶著林羽他們鑽進了林子。

「我們今天不是在這裡調查!」

林羽拿過禿子手裡的地圖,指著嘴裡側的那片深山老林沖禿子和栓子說道,「我們想去這裡!」

禿子和栓子看到林羽所指的地點,面色猛然一變,互相看了一眼,禿子沖林羽沉聲道:「老叔不是跟你們說過嗎,這裡面非常危險,不讓你們進去!」

「你進去過吧?你覺得裡面真有那麼危險嗎?!」

林羽沒回答他,眯著眼沖他反問了一句。

禿子被林羽問的微微一怔,隨後面色一沉,低聲說道:「反正這裡面我不進去!」

栓子也跟著點頭附和道,「就是,我們只答應幫你們帶路,可沒說要把命也搭進去!」

林羽沒有跟他們倆爭辯,直接將背包卸下來,從背包里側的口袋裡掏出來一疊現金,遞給禿子和栓子,定聲道:「這裡是五萬塊錢,只要你們幫我們帶路,這些全都是你們的!」

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就是林羽說服禿子的方法,只要錢到位,就沒有溝通不成的事情。

這些現金是林羽走前江顏硬塞給他的,讓他以備不時之需,本來林羽都不想帶的,但是沒想到還真的派上了用場。

栓子看到林羽手中的現金后頓時兩眼放光,咕咚咽了口唾沫,流露出一股巨大的貪婪之情。

對於大山裡一個普通的村民,這五萬塊錢已經算是巨款,至少要奮鬥個三四年才能賺到。

尤其栓子還是那種好吃懶做,喜歡耍點小聰明的人,平常收入更低,所以一下子看到這麼大一筆錢,自然興奮不已。

禿子看到林羽手裡這一大摞紅花花的鈔票,也是心動不已,不過他沉著臉沒有說話,似乎在權衡著什麼。

「哥,要不咱就帶著他們進去轉轉?!」

栓子嘿嘿一笑,試探性的沖禿子問道。

禿子一巴掌扇到了栓子的頭上,冷聲道:「瞧你那點出息,五萬塊錢就把咱倆的命買了啊?!」

林羽知道禿子這是在說話給他聽,顯然是嫌錢少,淡淡一笑,說道:「我出來的匆忙,只帶了這麼多錢,只要你答應幫我們帶路,我回去后可以再給你們轉五萬塊錢!」

「十……十萬?!」

栓子聽到這話眼睛陡然間睜大,興奮不已,急忙沖禿子勸說道,「哥,咱,咱答應吧!帶個路給這麼多錢,咱上哪找這好事去!」

要知道,他們這幾天帶了這麼多次路了,一分錢都沒撈著,所以這次能賺這麼多錢,就是真讓他把命都扔上,他也願意。

林羽見禿子似乎也心動了,繼續勸說道:「我們進去是做調查的,不是進去找死的,我們倆也同樣不想出事,如果有危險的話,到時候我們抓緊逃出來就是了!」

禿子舔了舔嘴唇,眯著眼想了想,接著一指安妮白皙的手腕,說道:「我要她手上那個鐲子!」

林羽微微一怔,轉眼看了眼安妮手上的桌子,眉頭微微一蹙,沒想到這個禿子這麼貪心,安妮手上的鐲子是翡翠的,起碼值個幾十萬。

「你們這胃口也太大了吧,我們不過是讓你們帶個路而已!」

林羽皺著眉頭不悅的沖禿子說道,對他而言幾十萬不過是小錢,但是不管他有沒有錢,他可不喜歡被人這麼坑。

「你愛答應不答應,不答應這路我就不帶了!」

禿子嗤笑一聲,昂著頭,滿臉傲然的說道。

「好,我給你就是!」

安妮倒是十分的洒脫,一把把手上的鐲子擼了下來。

雖然這個鐲子價值不菲,但是對她而言,真不算什麼,所以她沒有絲毫猶豫的遞給了禿子。

禿子眼前一亮,急忙把鐲子接了過來,他以前跟著人做過倒斗摸金的營生,所以對這些玉飾之類的東西也有一定的了解,他先前看到安妮手上鐲子的時候,就知道這個鐲子絕對價格高昂。

栓子也興高采烈的緊湊了過來,伸手想要摸禿子手裡的鐲子,禿子一把把他的手打開,沖林羽說道:「你那五萬塊錢,給我兄弟!」

林羽不由苦笑,有些被禿子的貪婪震驚到了,收了那麼貴重的鐲子,竟然還不忘這五萬塊錢,顯然禿子是想用這五萬塊錢把栓子打發掉,而他自己獨吞那個鐲子。

林羽也沒跟他計較,直接把那五萬塊錢遞給了栓子。

栓子接過這摞現金后笑的嘴都要咧到後腦勺了,連聲跟林羽道謝,同時討好的說道:「哥,把你的包給我,我幫你背吧!」

俗話說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栓子把錢放到腰包里之後,立馬也變得殷勤了起來。

「我就不用了,你幫安妮會長拿吧!」

林羽搖搖頭說道,接著示意安妮把包給栓子背。

這個登山包裡面的食物、工具和定位設備,加起來足足有幾十斤重,對安妮來說,實在是有些吃力。

安妮也沒有拒絕,直接把包給了栓子。

「我告訴你們,一會兒進去之後什麼都得聽我的,要是我說走,你們就必須走!」

禿子一邊走一邊用手裡的砍柴刀砍著周圍的樹枝和雜物。

「那是自然!」

林羽點點頭說道,「當年你進那片林子的時候,是不是遇到了什麼?!」

「是啊,禿子哥,那年你進了那片林子,到底看到了什麼啊?」

栓子頓時也來了興緻,好奇的跟著問道。

禿子臉色變了變,回頭瞥了林羽和安妮一眼,接著聲音陰沉道:「我當時進林子采一種珍貴的藥材賣錢,但是剛往林子走了有七八里,就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

「奇怪的聲音?」

林羽等人的眼中頓時充滿了好奇,「什麼奇怪的聲音啊!」

「不知道,既不是人的聲音,也不是動物的聲音!」

禿子繼續聲音陰沉的說道,雙眼中泛著一絲寒光,給人感覺有些陰森。

「不是人也不是動物,難道是鬼?!」

栓子顯然有些被嚇到了,聲音顫抖的說道。

「我不知道!」

禿子沉著臉搖了搖頭,壓低聲音道,「反正是一種很恐怖的聲音,聽起來讓人渾身發毛!」

「不是人的聲音?難不成是鬼?!」

栓子看到禿子陰森的面容不像開玩笑,身子禁不住打了個寒顫,有些畏懼的問道,

「是不是鬼我不知道,反正當時我看到樹林里有個很大的黑影閃過,我嚇得立馬朝外面跑!我雖然沒有往回看,但是我能感覺到他在我身後一直追我……」

禿子似乎想到了什麼恐怖的景象,表情都有些變了,顫聲道,「就在它快追上我的時候,我都能感覺到它噴到我脖子後面的熱氣……不,那氣是冷的……」

林羽眉頭微蹙,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禿子,不知道他這話是真的,還是故意編故事嚇人。

一旁的安妮倒是嚇得不自覺的湊到了林羽跟旁,望了眼遠處一望無際,黑漆漆的深密叢林,忍不住心頭髮毛,老感覺黑暗處似乎會突然間跑出來一個長著尖牙利爪的怪獸。

「禿子哥,那……那然後呢?」

栓子有些顫抖的低聲問道。

「然後我就跑出來了,但是那東西還在我身後,幾乎都要抓到我了,幸虧不知道哪個村子的村民在附近用獵槍打獵,然後那東西可能被嚇跑了!」

禿子聲音有些驚恐的說道,「我頭也不敢回,一口氣跑出了林子,跑回了村子……」

「那……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

栓子顫抖著聲音說道。

「我也不知道……」

禿子轉頭望向林羽,沉聲道,「你現在確定還要進去嗎?!」

「確定!」

林羽淡淡的沖他一笑,覺得禿子多半是在編故事騙他們,笑道,「說不定你碰到的這個東西就是散播病毒的源頭呢,而且聽你說的這麼玄乎,我們要是碰上這個東西,發現它是一種世界上從未見過的新生物,那到時候聯合國都得給我們頒獎呢!」

禿子聽出來林羽話中的奚落之意,冷笑一聲,說道:「希望你碰到那東西的時候,也能這麼洒脫!」

說完禿子再次轉過頭,快步朝著密林里走去。

栓子趕緊跟了上去,低聲問道,「禿子哥,你說的到底是真的假的?」

禿子把他拽過來,低聲在他耳旁說了幾句,栓子的面色猛然一變,咕咚咽了口唾沫,用力的點了點頭。

安妮望著四周的密林,心中也是驚慌不已,低聲沖林羽問道,「何,你說他說的是真是假……」

「放心吧,有我在,就算是真的有鬼,我也有辦法對付他!」

林羽淡淡的沖安妮一笑,不以為然道。

他自己就是個鬼,又怎麼可能會怕鬼,所以禿子的話不管真是好,假也好,都騙不到他。

因為他們早上出發的早,而且又專心趕路,所以上午十點左右的時候,他們就到達了地圖上那片深山老林的邊緣,進去之前禿子再次跟林羽問了一聲,是不是真的要進去。

得到林羽肯定的回答之後,禿子便立馬邁步快速的朝著裡面走去。

這片林子起初跟外面的林子沒有太的區別,但是越往裡走,便能發現這片山上的樹木長得更高更粗,植被也更多,更厚,更濃密,物種也更加的豐富,有種原始森林的感覺,像極了東北那些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

歸根結底可能是因為這片林子里幾乎沒有人進來過,所以自然面貌保留的比較好,沒有受到過人力的破壞。

而且不出林羽所料,這片林子里的物種有許多是他們根本就沒見過的,包括長得宛如手掌大小的綠色蟋蟀,身子透明而且呈彩色的樹蛙。

安妮見到這麼多罕見的物種,也不由睜大了眼睛,忙不迭小心翼翼的將這些可疑的物種夾到金屬箱子里。

安妮和林羽研究的時候,禿子則一直警惕的打量著四周,知道雖然這片林子看起來祥和安靜,但是到處都隱藏著危險。

栓子則縮著脖子,跟在禿子身旁,也小心翼翼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四個人走走停停,不知不覺都已經過了晌午,而且也已經進入這片林子的三四公里處了,便停下來休息吃飯。

禿子和栓子吃完壓縮餅乾后,立馬咕咚咕咚喝起了涼水,安妮剛想叮囑他們吃完飯喝這麼多涼水不好,結果他們倆把各自瓶子里的水都喝光了。

禿子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沉聲說道,「我們從這裡往外走比較遠,而且今天又沒有太陽,天黑的早,所以我們得儘早往回走,否則天黑之後趕不回去,你們得加快速度,一個小時后,我們就地掉頭往回走!」

林羽抬頭透過樹縫看了眼滿是雲層的天空,見禿子說的在理,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結果走了沒一會兒,栓子立馬捂著肚子哎喲的叫了起來,頭上滿是冷喊,吸著冷氣道,「我肚子疼,你們先走著,我找個地方拉泡屎!」

安妮聽到栓子說的這麼粗俗,忍不住皺著眉頭嫌棄的看了他一眼。

說著栓子就轉身往一旁的草叢裡走去。

「等等!我跟你一起!你自己去就是找死!」

禿子冷冷的喊了他一聲,隨後轉頭沖林羽和安妮說道,「你們兩人一會兒要是想方便的話,也得有一個人在周圍看著,因為這裡有很多長得跟草叢、樹葉一樣顏色的毒蟲和毒蛇,要是被咬上一口,不死也殘!」

他這話說的倒是不假,林羽來的時候也注意到了,有很多昆蟲身體的顏色和樹榦、樹葉一樣,要是不仔細看,根本辨別不出來,而且有些確實帶有一定的毒素。

其實禿子這話主要指的是安妮,因為男人小便的話,是站著的,不用擔心屁股被咬,只有大便的時候有被咬的風險,而女人就不一樣了……

安妮聽到這話面色不由一白,不過好在她這幾天為了防止在密林里方便,吃飯和喝水都控制的很好,基本上都是回到軍營之後再方便。

「行,那你跟他一起去吧,我們稍微往前走一段!」

林羽點點頭,囑咐禿子他們注意安全。

「你們盡量慢點,別走的太遠,一會兒我追上你們,我們就得往回走了!」

禿子再次看了眼手錶,囑咐道。

「好!」

林羽答應一聲,接著抬腳要走,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一般,立馬喊住了禿子,沖他招招手,說道,「鐲子先交給我保管吧!」

禿子面色猛然一變,冷冷的望著林羽說道,「你信不過我?!」

「我們總共沒見過幾面,我要說相信你,你信嗎?!」

林羽沖他淡淡的一笑,說道。

禿子冷哼了一聲,接著還是把懷裡的鐲子遞給了林羽,隨後轉身帶著栓子去方便。

安妮見林羽把鐲子要了過來,頓時也鬆了口氣,以禿子貪財的性格,只要鐲子在他們手裡,禿子就不會放任他們不管。

林羽帶著安妮繼續往裡走去,但是走的速度很慢,確保禿子很快就能趕上來。

但是他們走了有半個多小時了,禿子還是沒有趕過來,林羽不由納悶的看了眼手錶,見都快兩點了,心頭疑惑不已,都這麼大一會兒了,怎麼還沒趕過來,這拉肚子得拉成啥樣了!

林羽抬頭看了眼黑漆漆的密林深處,眉頭微微一蹙,沉聲道,「不行,我們不能再往裡走了,走,回去找他們去!」

林羽立馬跟安妮掉頭往回走去。

因為他們總共也就遠出去了幾百米,所以很快便找回去了他們剛才分別的地點,不過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任何的人影。

「禿子!栓子!」

林羽皺著眉頭朝著禿子和栓子進去的草叢深處喊了一聲,但是裡面沒有絲毫的動靜。

「禿子!栓子!」

林羽再次喊了一聲,心頭不由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他……他們會不會走了?!」

安妮此時也面色慘白,低聲問了一句。

「不應該啊……」

林羽皺著眉頭疑惑道,「他們不過就拿了五萬塊錢而已,跟這鐲子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剛才林羽就是擔心禿子會扔下他和安妮,所以才把鐲子要了過來,就算為了這個鐲子,禿子也不會丟下他和安妮,這樣一來,禿子將一無所獲。

而且禿子跟林羽和安妮的仇怨還沒到非要置對方於死地的地步,所以林羽並不認為禿子會丟下他們不管。

「安妮,你在這裡等等,我進去看看!」

林羽沖安妮說了一聲,接著轉身要往草叢裡走,但是安妮突然一把抓住了,顫聲說道:「何,你別丟下我!」

林羽見狀緊緊的握住她的手,低聲道:「那你握住我的手,跟在我的後面!」

接著林羽便牽著安妮踩著雜草,緩緩的走進了裡面的草叢裡。

但是整個草叢裡雖然有被人踩過的痕迹,但是卻一個人人影都沒有。

林羽領著安妮穿過了草叢,順著禿子和栓子留下的痕迹往前走去,只見前面突然穿來了流水聲,接著便看到一條兩三米寬的小溪從高處潺潺的流向遠處,而禿子和栓子的痕迹則陡然不見。

「這兩個混蛋,可能真的扔下我們走了!」

林羽雖然很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是他不得不承認。

安妮看了眼小溪流來的方向,聲音顫抖的說道,「何,你說,還有沒有一種可能,他們方便的時候,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聲音,然後順著找了過來,再然後……」

她想起禿子來前講的那個故事,身子忍不住篩糠般抖了起來,她猜測禿子和栓子多半被這個神秘的東西給殺害了。

林羽皺著眉頭打量了一眼四周,覺得安妮說的話倒也是有一定的可能。

他深吸一口氣,氣沉丹田,接著用氣功的心法陡然間喝出,沉聲道:「禿子!栓子!」

他沉悶的聲音宛如驚雷般滾滾的湧入茂密的樹林,驚奇了一群飛鳥,但是仍舊沒有任何的回應。

隨後林羽又喊了幾聲,他們兩人在小溪邊等了一會兒,但是仍舊沒有看到絲毫的人影。

「不行,我們得往回走了!」

林羽低頭看了眼手錶,見已經兩點多了,趕緊叫著安妮準備下山,要是再不往下趕,他們可能天黑前就趕不回去了。

「何,你……你認識路嗎?!」

安妮緊緊的抓著林羽的手,手心已經出了一層冷汗,聲音顫抖的問道,心裡湧起了一股絕望。

他們就是因為對這片山林不熟悉,所以才需要有當地的居民做嚮導,要是沒有人給他們帶路,他們根本就走不回去。

他們現在離著軍營走出去了十幾公里不說,而且附近地勢太過複雜,往哪看都一樣,根本就分不出方向。

而且今天天氣陰沉,還沒有太陽,他們連個判斷方向的標誌都沒有,走出去的希望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不認路也得試試啊,總不能留在這裡乾等吧!」

林羽皺了皺眉頭,立馬帶著安妮往剛才來的路走回去,但是走回去之後林羽突然感覺有些陌生,似乎不是自己剛才來過的地方。

「安妮,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林羽打量了周圍一眼,疑惑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好像是……」

安妮語氣有些驚慌的說道。

「你別著急,我想想!」

林羽憑著記憶大致想了想,接著帶著安妮往左手邊的山下走去。

但是密布的林海就宛如沒有盡頭一般,任他們怎麼走,也走不到盡頭,而且此時天已經漸漸的黑了下來,因為陰天的原因,天比往常黑的還要早,而且樹林又遮光,不到四點的時候,樹林裡面的可見距離就已經不足十米了。

「不行,我們不能再往裡走了……」

林羽見越走越黑,而且沒有絲毫走出去的跡象,立馬嘆了口氣,「看來我們要在這裡過夜了……」

「啊?!」

安妮聲音猛地一顫,有些驚慌的說道,「何,我……我們什麼都沒帶,怎麼在這裡過夜啊……」

「可是我們這麼走也不是辦法啊,說不定會遇上什麼危險……」

林羽輕輕地嘆了口氣,有些無奈,不知道這個禿子和栓子兩人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沒關係,我們身上有GPS定位系統,他們會來找我們的!」

安妮突然想起定位系統,伸手往自己的腰間摸去,接著心頭咯噔一聲,驚慌道,「不好了,何,定位系統被我放在了包里,我的包被那個栓子給背走了……」

「沒事,沒事!」

林羽見安妮如此驚慌,立馬伸手拍了拍安妮的肩膀,輕聲安慰道,「就算有定位系統,這麼晚了,他們也沒法上山來找我們,放心,我們今晚上在這裡湊合一晚,等明天我一定會找到下山的路!」

「真……真的嗎?!」

安妮聲音顫抖的問道,兩隻原本神采奕奕的藍色眸子中閃爍著一股驚慌。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林羽沖安妮自信的一笑,「這裡總共就這麼大點地方,找到出路還不是輕而易舉!」

其實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裡壓根沒底。

十幾公里的距離,對他的腳力和速度而言,距離確實不遠,但是那是在他保證方向對的前提下,要是跑錯了方向,這連綿不絕的林海,可能起碼有上百甚至幾百公里大小,跑出去得累死他,而且在樹林中,他根本就沒法辨別方向,更主要的是,有安妮這麼一個女生在,他沒法向一個人一樣,毫無束縛的往外跑,他需要將就安妮的速度,需要照顧她的感受。

要是沒人引路的話,什麼時候能夠走出去,還真是個問題,所以他心裡也難免有些驚慌。

不過他林羽是個男人,男人就應該有擔當,所以他不能當著安妮的面兒表現出絲毫的慌亂。

安妮聽到林羽這話,突然就鎮定了下來。

「走吧,我們找個適合宿營的地方吧!」

林羽帶著安妮往前走了幾步,突然聽到了流水聲,趕緊帶著安妮朝著水流的方向走去。

來到溪邊之後,光線明亮了許多,只見遠處的天空散發出了一種深藍色,很快山裡的天色將會徹底的黑下來。

河沿旁邊布滿了鵝卵石,大概有三四米寬的地方沒有長樹,所以林羽和安妮便在河沿這裡宿營了下來。

林羽去林子里撿了一些枯樹枝和雜草過來,接著用打火機點燃,生上了一叢篝火。

隨後又進去撿了一些樹葉和雜草,鋪在了地上,隨後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了雜草上,一個簡陋的床墊便算做好了。

安妮也學著林羽的樣子把外套鋪了上去,跟著林羽一起坐了上去。

隨後林羽將自己包里僅剩的壓縮餅乾遞給了安妮。

安妮搖了搖頭,輕聲道:「我不餓,不想吃……」

她知道這可能是林羽包里僅剩的食物了,所以她不好意思吃。

「我也不想吃,乾乾巴巴的!」

林羽笑了笑,接著沖安妮眨眨眼,說道,「我給你烤魚吃吧,好不好?!」

「烤魚?!」

安妮撲閃著大大的眼睛,疑惑道,「哪裡有魚?!」

「這裡啊!」

林羽指了指一旁的溪水,接著起身抓起一根樹枝,走到溪邊,用手電筒照著溪水裡面,看到有魚游過,立馬面色一正,手裡的樹枝陡然間紮下去,接著猛地往外一提,一條活蹦亂跳的魚便被林羽扎了出來。

「哇,何,你好厲害啊!」

安妮頓時面色大喜,興沖沖的喊道。

隨後林羽又接連扎了幾條,幾乎沒有一次失手,接著便和安妮一起吃起了全魚宴。

「在城市呆久了,偶爾來野外住一住,也挺好的!」

林羽吃過飯後舒舒服服的往簡陋的地鋪上一躺,望著天上布滿繁星的星空,忍不住感嘆道。

神秘悠遠的夜空,四周的蟲鳴蛙叫,一切是那麼的靜謐安寧,樹林中傳出陣陣樹葉、青草的清香氣,夾雜著某種不知名的果子的香味,沁人心脾,讓林羽暫時忘卻了煩惱,由內而外的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放鬆。

「是啊,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在野外過夜呢……」

安妮坐在溪邊用清澈的溪水泡著腳。

不過她害怕被水裡水蛇之類的東西咬到腳,特地用鵝卵石圈了一個凹槽。

「何,你,你能不能去樹林里待一會兒?!」

洗完腳之後,安妮突然有些羞赧的沖林羽說道。

「怎麼了?」

林羽疑惑的問道。

「我……我想小便……」

安妮低著頭,臉都有些抬不起來了,心裡暗暗的咒罵林羽,暗想這個何真是個壞蛋,非要問個清楚。

「奧,好!」

林羽趕緊起身,接便鑽進了樹林。

安妮心立馬提了起來,沖林羽的背後喊了一聲,「何,你千萬別走遠!」

她生怕林羽跟禿子和栓子似得走遠了,所以不放心的沖林羽喊了一聲。

林羽進入林子后確實沒有走遠,拿著一根樹枝在手裡敲打著,望著漆黑的林子,若有所思。

安妮雖然知道林羽進了林子,但是臉仍舊燒的通紅,為了避免進林子方便被毒蟲咬到,她只能在河邊方便,但是這裡是一片空地,她方便的時候,自然要難免的走光,就算林羽是正人君子,非禮勿視,但是她方便時發出的水流衝擊石頭的聲音,還是會傳到林羽的耳朵里。

所以方便的時候她整個人羞臊的滿臉通紅,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在一個男人面前如此丟臉。

而此時站在林子邊緣的林羽確實聽到了一絲異樣的響動,不過並不是安妮小便的響聲,而是一陣奇怪的響動。

他眉頭一蹙,面色猛地一怔,轉頭朝著發出異響的林子深處望了一眼,冷聲道,「什麼東西?!」

接著他立馬將手電筒照向了前面,但是只看到了靜靜立著的長滿青苔的粗壯樹木和雜草,沒有任何其他可疑的生物。

林羽這才長出了口氣,回身走到了河邊。

而此時安妮也已經整理好衣服走了過來,擔憂的問道,「何,出什麼事了?!」

「沒事!」

林羽沖她淡淡的一笑,說道,「這林子里動物多,難免會有些異動,一會兒你先睡,我坐在這裡看著。」

「好,那你一會兒叫醒我,我起來看著你睡!」

安妮點點頭答應道。

緊接著安妮躺到了搭建好的地鋪上,因為夜晚的山風有些涼,她不由蜷縮起來,抱緊了身子。

林羽見狀又往篝火里投了一些樹枝,接著起身回林子里撿樹枝。

就在他撿滿樹枝準備往外走的時候,不遠處突然再次傳來了一陣異響。

林羽猛地抬頭望去,只見遠處的林子深處,竟然有兩個閃閃發光的紅點!

林羽心頭咯噔一聲,知道那兩個紅點絕對是兩隻眼睛。

他死死地盯著那雙紅眼睛,那雙紅眼睛也眨也不眨的望著他。

林羽舔了舔嘴唇,瞥眼腳底不遠處的石塊,一把把懷裡的樹枝一扔,一個箭步竄到了那塊石頭跟前,與此同時,那雙紅眼睛也猛的睜大,只聽一聲刺耳的聲音傳來,隨後那雙紅眼睛極速的沖他狂奔而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5章 深山迷蹤

2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