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第541章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林羽聽到她這話猛然一怔,顯然沒想到江顏竟然會如此支持自己,也沒有想到,江顏會如此在乎葉清眉。

「一家人」三個字她說的是那麼的平淡,但是聽來確實如此的滌盪人心!

望著她的背影,他一時間心中溫熱不已,背後頓時涌滿了強大的力量,陡然間無所畏懼!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不過厲振生聽到江顏這話頓時急了,他讓江顏過來是勸阻林羽的,江顏可好,不只沒有勸阻,反倒慫恿起林羽來了,他趕緊沖江顏說道,「先生沒必要親自去冒這個險,到時候讓米國醫療協會那邊……」

「厲大哥,你就不要說了,我知道你是擔心家榮。」

江顏起身轉過臉沖厲振生輕聲說道,「但是為了清眉姐,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一定要去,哪怕幾率再小,他也要去試上一試!」

說著她眼神柔和的望向林羽,神色間帶著一股哀戚。

其實她何嘗又想讓林羽去冒這種風險呢,但是為了葉清眉,她知道林羽必須這麼做。

雖然林羽從未說過,也從未做過任何越界的事情,但是她能夠看出林羽對葉清眉那種特殊的感情,甚至她隱隱覺得,在林羽心中,葉清眉的地位,並不低於她。

如果她苦苦哀求,林羽或許會留下來,但是那樣,林羽可能會遺憾一輩子。

她不想讓林羽遺憾,也同樣不想讓自己遺憾,所以她無條件的支持林羽。

「你放心,我就算粉身碎骨,也一定不會讓學姐出事的。」

林羽用力的沖江顏點了點頭擔保道,很是為江顏的善解人意感到欣慰。

隨後江顏便回家替林羽將外出的衣服全部都整理好,裝在一個行李箱裡帶回了醫館。

吃過晚飯之後,林羽便替葉清眉再次施了一次針,接著替葉清眉用毛巾擦拭起了額頭和脖頸。

因為林羽施針的緣故,葉清眉的癥狀倒是沒有繼續加重。

「我來吧,你去睡會兒吧!」

江顏接過林羽手中的毛巾,見他滿臉疲憊,低聲說道,「明天一早,米國醫療協會的人還要來接你,要是精神不足的話,明天怎麼跟著人家去執行任務?」

林羽聽到她這話也沒拒絕,轉過身滿眼深情的望著江顏,伸手拽住她柔嫩的手,輕聲道:「顏姐,辛苦你了。」

他知道,自己虧欠江顏的太多了。

「我說過了,清眉姐是我們的家人,這是我應該做的。」

江顏搖搖頭,說道,「你儘管放心做你的事,明天我會找人把清眉姐移到醫院裡去,我也跟著請一個長假,在醫院安心照顧清眉姐。」

林羽滿臉動容,眼眶泛紅,欲言又止,最後只是沖她用力的點了點頭。

接著林羽便去了厲振生那屋睡了一會兒,不過很快便醒了過來,因為他根本睡不著。

過了沒多久,醫館門口便來了數量黑色的轎車,正是安妮等人。

「何,可以走了嗎?」

安妮進屋后沖林羽喊了一聲,接著目光突然被一旁的江顏吸引了過去。

饒是她這種氣質出眾,從小被人誇到大的標緻美人,看到江顏也不由有些震驚,甚至隱隱生出一絲嫉妒之意,嫉妒江顏怎麼可以生的如此完美。

那精緻的五官,勻稱的身段,以及面帶寒霜的冷傲氣質,簡直是渾然天成,奪人眼眶。

「何,這位……該不會就是你的妻子吧?」

安妮掃了江顏一眼,沖林羽問道。

「不錯,這就是我的妻子,江顏!」

林羽落落大方的跟安妮介紹一聲,隨後沖江顏說道,「顏姐,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安妮小姐!」

身為一名普通的西醫醫生,在江顏心裡,米國醫療協會自然也是神聖無比的存在,見到安妮后,自然也是崇拜不已,臉上的寒意一掃而空,急忙握住了安妮的手,熱情道:「安妮小姐,你好!」

「你好!」

安妮笑著沖江顏說道,「何真是好福氣啊,能娶到您這麼漂亮的妻子,怪不得他向來對別的女孩愛答不理呢!」

說著她轉頭沖林羽擠了下眼睛。

「家榮,這次去,你可要跟安妮小姐好好合作啊!」

江顏囑咐了林羽一句,接著眼神一柔,伸手替她整理了整理衣服的領口,輕聲道:「另外,也記得照顧好你自己,我和清眉姐等著你回來。」

林羽點點頭,接過行李,一把攬住江顏的肩頭,低聲說道:「放心吧,只要想到有你和學姐等著我,我便無堅不摧!」

隨後林羽在在她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接著轉過身朝著外面大步走去。

江顏望著林羽決絕的背影,眼眶中陡然間湧起了一層淚水。

她突然間就想起了當初火災那次,林羽同樣也是邁著這種堅定的步伐衝進火樓中的。

只不過當初的她和現在的她心境已經大不相同,對林羽的感情也是從冷淡轉為濃烈無比,所以意識到林羽這次一走,也是生死未卜之後,她心如針刺,但是她不能把這種情感表露出來,不能讓林羽擔心,所以她雖然張開了嘴,但是最後一個字也沒有說,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一直目送著林羽上了車。

本以為林羽能轉過頭看上她一眼,但是林羽一直到上車,始終沒有回過頭。

因為林羽不敢回頭,此時他的眼眶中也已經噙滿了淚水,他知道,這一去,兇險萬千,福禍難知,將要冒著感染病毒的風險,而且倘若不能研製出克制病毒的方法,那他將徹底的,永永遠遠的失去自己摯愛的學姐。

他不想讓江顏看到自己眼中的淚水,也不想讓江顏擔心,所以便忍住,沒有回頭。

「何,放鬆點,我們這次去,一定會有所收穫的!」

安妮見林羽情緒低沉,輕聲安慰了他一聲。

林羽沖她淡淡一笑,調整了下情緒,皺著眉頭問道:「你們在津門那邊是怎麼安排的,我聽說部隊那邊已經重新全面封鎖了,我們可能根本進不了山區。」

「放心吧,我們已經託人跟那邊的部隊取得了聯繫,到時候會有人接待我們的。」

安妮沖林羽笑了笑,輕聲說道。

憑她們米國醫療協會的能量,在華夏托個關係找個人,還是十分輕鬆地,再說,就算他們米國醫療協會不好使,還有羅斯柴爾德家族這個名頭呢。

「那就好。」

林羽沖她輕輕點了點頭。

因為津門離著京城非常近,而且他們一行人出發的又早,所以到了津門之後,也不過才八點多。

不過他們所在的這個地方不是津門市區,而是津門市區外圍的一個小縣城,而小縣城的後背,便是一片連綿的山區。

林羽等人到了小縣城之後,便看到小縣城裡街上的行人十分稀少,而且出行的人基本嘴上都戴著一個口罩,神色匆匆,走的特別快。

「受山上病毒的影響,這個小城裡的人都十分恐慌,很多人已經暫時性的搬走了,而留下的人,也都積極的做著防護措施。」

安妮沖林羽解釋道。

在來之前,她特地做了大量的功課,所以對一切都了如指掌。

林羽點點頭,望了眼遠處海拔頗高,鬱鬱蔥蔥的連綿山區,面色凝重。

最後車子在小縣城的一家酒店面前停了下來,看裝修和環境,可以判斷出來,這家酒店應該是縣城裡最好的酒店了。

「何,我們這段時間就住在這裡了。」

安妮跟林羽說道,「一會兒我們去樓上放下行李,收拾下東西,就準備進山,先大致了解了解大致的情況!」

「好!」

林羽點點頭,神色間頗有些急切,恨不得現在就去山上,找出病毒的宿主,醫治好葉清眉。

隨後林羽跟著安妮等人一起進了酒店,剛進酒店大廳,便看到酒店休息區那裡坐著四五個金髮碧眼,身著登山服的洋人,正圍在桌子前吃著早餐,討論著什麼。

看他們的面龐,似乎也是歐美人,就發音來說,也是標準的美式英語的強調。

林羽瞥了他們一眼,心中不由有些疑惑,現在山上這種情況,本地人逃都來不及,為什麼這幾個洋人還要來這裡爬山呢。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幾個樣子在看到安妮等人後,面色突然一變,立馬起身走了過來,用英文興沖沖的喊道,「嗨嘍,安妮,你們終於來了!」

安妮等人不由疑惑的轉頭一看,等他們看到這幫身著登山服的洋人後,面色也不由一變,而且顯得極為驚詫,似乎沒想到這幾個洋人竟然會在這裡。

安妮面色寒冷的掃了這幾個洋人一眼,壓根沒跟他們說話,轉過頭繼續跟前台小姐辦理入住手續。

「安妮,見到我,就這麼不開心嗎?我見到你,可是很開心的!」

那幫洋人中,一個有著一頭金髮,眼睛深邃,眼珠呈碧綠色,長相帥氣的男子湊到安妮跟前,手搭在前台的檯面上,側著頭沖安妮痞痞的一笑,語氣頗有些玩味的說道。

林羽的英語不算太好,但是對於他們的對話,倒是也大致能聽的懂。

聽到這話,他忍不住瞥了眼這個略顯輕浮的綠眼珠洋人,知道他先前一定跟安妮認識。

「查德先生,請你離我遠一點可以嗎?!」

安妮接過房卡,冷冷的掃了綠眼珠洋人一眼,語氣頗有些厭惡的說道。

她這話說完,她的保鏢立馬走過來,沖被稱為查德的年輕人冷聲道,「查德先生,請你離安妮小姐遠一點!」

查德這才無所謂的一笑,接著把道路讓開,站到了一邊。

等到安妮走過去之後,他笑著說道:「安妮,我一定會在你之前破解這種病毒的!」

安妮頭也沒回,直接帶著自己的人進了電梯。

林羽經過查德身旁的時候,瞥了他一眼,而查德也同樣打量了他一眼,看到林羽的膚色后立馬嗤笑一聲,「華夏人?!安妮,你帶個華夏人過來做什麼?!作為人體實驗的樣本嗎?!」

在他們西醫界,有很多這種生活窘迫或者罹患絕症,給錢就願意為醫學獻身的志願者,所以看到林羽的剎那,他第一印象就是林羽是安妮找來的一位華夏志願者,就是為了感染上這種病毒,供安妮等人做活體研究。

「他是我的朋友,一位偉大的中醫醫生!」

一直沒說話的安妮聽到查德這話,才冷冷的回復了一句。

「中醫醫生?!」

查德口音有些怪異的重複了安妮所說的這句中文,整個人顯得有些驚訝,隨後嗤笑一聲,高高挑著眉毛,語氣譏諷的說道,「安妮,你該不會是找這個華夏中醫來幫你吧?!我們西醫界先前不是一機起交流討論過嘛,華夏的中醫都不過是的些騙人的戲法而已!毫無醫學價值!」

「那是以前了!」

安妮沉聲沖查德說道,「事實上華夏的中醫非常的神奇有效,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

「安妮,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以前主張抵制華夏中醫的領頭人,可是你啊!」

查德皺著眉頭,有些不解的嗤笑一聲,說道,「你該不會也被他們華夏中醫的戲法騙到了吧?!」

安妮冷冷瞥了他一眼,再沒有理他,等自己這邊的人都進了電梯之後,直接按下了關門鍵。

「何,你別理他,這個人腦子有病!」

安妮一掃臉上的陰沉,轉身沖林羽解釋了一句。

林羽笑了笑,倒是沒怎麼在乎查德剛才的話,好奇的沖安妮問道,「他們是什麼人,聽他們說話的語氣,他們好像也是因為這種病毒過來的是吧?」

安妮面色再次一沉,點頭道:「是的,他們也是為了這次的這個致命病毒過來的,XS組織你知道嗎?!」

XS組織?!

林羽微微一怔,發現這個名字十分的耳熟,但是卻始終無法想起這個名字是在哪裡聽過的。

「很熟悉,但是想不起來了。」

林羽皺著眉頭,如實的說道。

「XS是米國一個十分知名的醫學實驗室,是專門研究病毒的!」

安妮沖林羽解釋道。

聽到安妮這話林羽才恍然大悟,急忙點頭道,「我想起來了,是那個號稱『病毒之父』的實驗室對吧?!」

當初他上大學學習西醫的時候,倒是聽到過這個大名鼎鼎的組織,在病毒界相當於傳奇一般的存在,實力強勁。

「對,就是他們!」

安妮點點頭,眼神中隱隱有些擔憂,低聲道,「我想到他們會來,但是沒想到他們會來的這麼早!」

林羽聽到XS組織也是為了破解這次的致命病毒而來,頓時精神一震,興沖沖道:「他們過來幫忙一切研究,不也是好事嘛!」

多一個醫療組織過來,那也就多出了一分攻克病毒的可能,所以他認為,這是一件值得高興地事情。

「好事?!」

安妮身後的助理皺著眉頭望著林羽說道,「對於你而言或許是好事,但倘若他們率先找出了醫治這種病毒的方法,那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獎金便會進入他們的口袋!」

「是啊,五個億美金呢!」

另外一個米國醫療協會的成員也忍不住感嘆了一聲。

「五個億?!」

林羽聽到他這話也猛地一震,驚詫不已,五個億啊,而且還是美金,那摺合成人民幣,就是三十多個億啊!

治個病竟然懸賞三十億!

哪怕是現在家底殷實,銀行卡里光流動資金就有幾個億甚至十幾個億的林羽,聽到這個數字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不愧是世界最富有的家族,果然是財大氣粗!

這麼一說,林羽便知道了安妮剛才為何不搭理查德的原因了,這麼大一筆錢,就是再好的合作夥伴也會反目成仇,更何況,米國醫療協會和XS組織之間,壓根就沒有什麼交情!

「我還以為羅斯柴爾德家族只把這件事委託給了你們一家呢。」

林羽沖安妮笑了笑,說道。

「像他們這種大家族,怎麼可能會把所有的希望放到任何一個組織或個人身上!」

安妮淡淡的笑了笑,顯得十分洒脫,自信十足道,「何,其實我告訴你,這次來的醫療組織,可能還不止XS一個,聽說歐洲醫療協會的人也來了,不過我有信心,最後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獎金,一定會落入你和我們的口袋!」

「我就算了,我不是為了錢。」

林羽沖安妮搖了搖頭,對那筆巨大的獎金絲毫的不感興趣,對於他而言,他學姐的生命別說是三十個億,就是三百億,三千個億,也比不得!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這筆獎金最終會花落誰家,他在乎的是不管是誰,只要能率先研製出破解病毒的方法即可。

哪怕讓他將自己全部的家底拿出來,他也心甘情願!

回到酒店稍微一安頓,接著安妮便叫著林羽和大伙兒一起下了樓,打算先去山上勘察勘察情況。

等林羽和安妮他們下樓之後,查德等人已經不在了,可能已經率先上了山。

上車之後,車子便直接朝著病毒一開始爆發的山區趕了過去。

此處的地形十分的複雜,很多山路崎嶇綿延,需要放慢速度才能安全通過。

所以等他們進入深山以後,已經接近晌午了,車子仍舊沒有停止的跡象,繼續往裡前進。

好在眾人在來之前都分發了口糧和飲用水。

安妮和林羽坐在車上也吃了起來。

等到車子又走了十幾分鐘,只見前面的路面一瞬間變得寬敞了起來,但是路中間已經臨時搭建了一個哨卡,路中間擺放著一個纏滿鐵刺的路障,而路障旁邊停著一輛軍綠色的卡車,卡車旁邊是兩個身著軍裝的男子,看到安妮他們的車隊后,立馬一伸手,示意他們停了下來。

安妮趕緊搖下玻璃,拿出手機,翻出一張圖片給跑過來的士兵看了看,接著將自己的工作證遞了上去。

那個士兵接過安妮的手機和證件仔細的查看了一番,確認無誤之後才交還給安妮,接著吩咐後面的人把路障移開,而其中士兵沖安妮的車隊招招手,率先往前跑去,顯然是要給安妮他們帶路。

「安妮,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厲害嘛。」

林羽沖安妮笑了笑,沒想到她一個洋人竟然也能讓華夏的軍人放行。

「那是,何,我讓你吃驚的地方還多著呢!」

安妮沖林羽眨著眼,打趣的說道。

「我們這是要先去哪兒?」

林羽看了眼前面帶路的士兵。

「先去軍營!」

安妮說道,「我昨天打聽過了,軍營那邊有一開始接診感染這種病毒的病人的醫生。」

在那個士兵的引領下,安妮他們的車隊很快便到達了軍營,只見前面的空地上,違建了一圈堅固的圍牆。

不過讓林羽和安妮他們意料的是,此時大門外面正聚著一大幫人,看他們的穿著,有些像當地的百姓,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木棍或鋤頭之類的武器,大聲的沖軍營裡面叫嚷著,情緒激動,滿色脹紅。

而門口則有幾個士兵在攔著他們,不讓他們進入,同時不停的跟他們說著什麼,似乎在勸告他們。

開車的司機看到這種情形立馬提前將車停了下來。

而此時安妮他們才發現,一旁的路邊也停著一輛棕色的越野車,車內的人把車窗全部搖了下來,探出頭沖大門口那邊看了一眼。

林羽和安妮此時才發現越野車裡坐的正說剛才在酒店碰到的查德等人。

顯然他們也因為軍營門口堵了這麼多人,一時間也無法進去。

查德此時也注意到安妮和林羽他們了,探頭望向安妮這邊,邪魅的一笑,雙指指著眉頭,沖安妮做了個敬禮的手勢。

安妮瞥了他一眼,直接將車玻璃搖了上去。

越野車裡的查德見狀反而更加開心了,昂著頭笑個不停。

「會長,您先在車裡等一等,我去了解了解什麼事!」

坐在副駕駛上的助理沖安妮說了一聲,接著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林羽略一遲疑,沖安妮說道:「我也跟過去看看。」

說話間他也打開車門,跟著那個女助理往人群那邊走去。

「何!」

安妮喊了林羽一聲,見林羽已經走了出去,略一遲疑,接著也打開車門下了車,跟在林羽後面朝著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1章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2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