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欲加之罪

第525章 欲加之罪

「出什麼事了,你還有臉問?!你自己不知道嗎,你這個殺人兇手!」

未等胡海帆說話,一旁的德川倒是主動恨聲沖林羽叫罵了起來。

殺人兇手?!

林羽滿臉迷惑的望了德川一眼,沒有搭理他,轉過頭沖胡海帆問道,「首長,我殺誰了?!」

胡海帆始終面色陰沉,雙眉緊蹙,掃了林羽一眼,冷聲道:「何家榮,我問你,那天你用銀針破服部硬氣功的時候,對他的身體有沒有造成損害?!」

「對身體造成損害?!」

林羽面色一變,似乎猜到了什麼,急忙解釋道:「首長,您也知道,中醫針灸的銀針是十分細軟的,根本對人體造不成傷害,別說我扎的是他胸口上的穴位,並且幫他取了出來,就算將那麼一根銀針一直扎在他的體內,對他這種體格的人,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更不可能會影響生命!」

林羽覺得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一根細細的銀針怎麼可能就會扎死人呢,就是他想,也根本無法做到,因為那根銀針太細了,除非扎的是服部的腦部。

「還敢狡辯!」

德川指著林羽怒喝一聲,裝出一副痛心的樣子嘶吼道,「你知道嗎,就是被你扎完那一針之後,服部整個人就不行了,今天早上我們才發現了他的屍體!」

「你說什麼,人死了?!你說服部死了?!」

林羽聞言面色大驚,顯得極為震驚。

「哼!還裝,你自己射出的銀針威力有多大,你自己不知道嗎?!」

德川冷哼一聲,雙眼中迸發出了巨大的仇恨之情。

林羽有些詢問性的望了胡海帆一眼,胡海帆沉著臉點點頭道:「屍體就在裡面,法醫正在里驗屍呢。」

「我能進去看看嗎?」

林羽皺著眉頭問道,顯然有些不可置信。

胡海帆略一遲疑,隨後沖旁邊的一個警衛員使了個眼色,警衛員便帶著林羽進了裡面的停屍間。

一進門便有一股刺鼻的氣味傳來,警衛員趕緊將門關上。

偌大的停屍間最正中的停屍床上躺著一個身材健壯的男子,眼睛緊閉,嘴唇青紫因為沒了生命力,男子的皮膚呈現出一股青白色,身體上已經隱隱有了幾處屍斑,可以判斷出來男子的死亡時間可能已經有數個小時了。

此時一個身著白大褂,嘴戴口罩的法醫正在屍體旁邊對屍體進行著檢測,他身後則站著一個拿著紙筆的記錄員。

林羽眉頭緊蹙,走到跟前之後發現躺在床上的確實是服部,不由面色陡變,大感意外。

只見服部胸口左側靠近心臟的位置有一片手掌大小的圓形淤血,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紫黑之色。

林羽看到這片淤血後面色一變,急忙從桌上戴上一副手套,走過來在服部的心口位置查看了查看。

「不用看了,死因是心血管破裂,如果及時就醫的話問題不大,但是這人生生把自己忍死了!」

法醫淡淡的瞥了林羽一眼說道。

林羽眉頭緊鎖,回想了下當初自己甩針扎入服部體內的場景,雖然他也不能保證銀針扎入身體后針身不會出現偏差,但是他十分確定自己銀針扎入的是服部胸口的璇璣穴,與心臟距離相隔較遠,根本不可能出現心血管破裂的情況!

很顯然,服部的死另有隱情,林羽心頭不由生出一個驚詫的猜測,莫非是德川和福山故意殺死了服部,從而來嫁禍自己?!

林羽心驚不已,要知道,服部可是德川的徒弟啊,為了對付自己,竟然連自己的徒弟,自己國家的大佐都殺,這幫東瀛人簡直是喪心病狂!

法醫驗完屍體之後便叫著林羽走出了停屍間,胡海帆等人立馬圍了上來,急切的沖法醫問道:「怎麼樣,情況如何?!」

「死者死於心血管破裂造成的心血壓塞,初步斷定,死者先前心臟被銳器刺傷,而且是極其細小的銳器,比如說針管之類的東西!」

法醫如實的跟胡海帆等人說道。

「怎麼樣,胡處長,你聽到了吧!證據確鑿,我看你還怎麼替何家榮掩飾!」

德川聞言面色慍怒的沖胡海帆質問道。

「德川先生,你放心,如果是我們的過失造成了你們的人死亡,你放心,我們絕不會推脫責任的!」

袁赫站出來淡淡的沖德川一笑,信誓旦旦的擔保道,同時不經意的瞥了林羽一眼,眼中沒有絲毫感情。

「不錯,德川先生,如果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絕不會推脫,我們軍情處敢作敢當!」

胡海帆也沉著臉說道。

「好!」

德川聞言面色一喜,急忙道,「那就請你們對何家榮做出……」

「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會承擔,但如果不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絕不接受污衊!」

沒等德川說完,林羽便站出來冷冷的打斷了他。

「何家榮,用你們華夏的話來講,就是『死鴨子嘴硬』!」

福山沉著臉,冷冷的沖林羽說道,「方才法醫的話你也聽到了吧?!分明是你用那根銀針刺破了服部的心血管,才造成了他的死亡!這個法醫是你們的人找來的,你總不能說這個法醫是在說謊吧?!」

「法醫確實沒有說謊,服部死前心口確實受到過銳氣的攻擊,但是與我無關,我當時刺中的是服部胸口的璇璣穴,與心臟相隔較遠,怎麼可能會傷到他的心血管呢?!」

林羽望著德川和福山毫不退讓的說道,「要是你們不知道什麼是璇璣穴,可以自己回去查查資料!」

「你說扎哪裡就扎哪裡了嗎?!」

德川冷聲道,「可別忘了,當時你那一根銀針紮下去,服部可是立馬昏倒在地上了!」

他話音一落,周圍的一幫倭國人也立馬跟著大聲的叫嚷了起來,指著林羽破口大罵。

「都給我安靜!」

胡海帆怒聲沖人群呼喝了一聲,沖德川和福山等人沉聲道,「德川先上,就算服部的死與何少校有關,但是你也別忘了,事先你們和服部本人也都是同意過得,也是你們自己吹噓著服部刀槍不入的,現在出現了這種結果,我們軍情處有責任,你們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德川和福山面色不由一變,是啊,當時他們還吹噓著讓林羽用手槍打服部來著。

「德川先生,福山先生,不管這件事的責任在誰,但是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件事如果鬧大了的話,對誰都沒有好處!」

水東偉此時再次彰顯出了自己打圓場的能力,沖德川和福山說道,「要是被你們倭國境內,甚至國際社會上的人知道,你們劍道宗師盟的武士被一根小小的銀針就給擊斃了,那你們覺得眾人會怎麼看你們劍道宗師盟?!」

德川和福山兩人面色陡然一變,是啊,他們兩個只顧著設計陷害林羽的,結果把這茬給忘了。

「要我說,我們也別去糾結誰的責任多,誰的責任少了,要我說咱雙方都各退一步!」

胡海帆沉聲說道,「我們軍情處答應針對服部的死對你們做出相應的補償,可以傳授你們的人幾項華夏玄術的技法,同時我也會對何少校進行處罰,將他官降一級,同時記過處分,你們也就別在追究這件事了,如何?!」

「胡處長,你……你這也叫處罰?!」

福山聞言極為不悅,他並不在乎所謂的玄術技法,他知道,但凡胡海帆教授他們的,估計早就已經是在華夏爛大街的東西了,而至於所謂的記過和降職,根本沒個卵用,對他們沒有任何獲益不說,說不定回頭他們走了胡海帆就又把林羽升上去了。

「就是,胡處長,你這分明是在敷衍我們!」

德川也極為惱怒的說道,「我們大旭日帝國,死去的,可是一位少有的精英!是我的愛徒!你這種處理方法,相當於是對我和我們旭日帝國的二次侮辱!」

林羽望著德川假模假樣的神情,心頭厭惡不已,要不是看胡海帆在故意保護自己,不想讓胡海帆為難,林羽非站出來痛罵這個德川不可。

胡海帆臉色一沉,威嚴無比道:「那依你們的意思呢,莫非還要讓我們陪你們一條性命不可,好,我胡海帆站在這裡,要想一命賠一命,你們有膽量的話,儘管來取!」

胡海帆這幾句話擲地有聲,德川和福山兩人面色不由大變,實在沒想到胡海帆為了維護林羽這小子,竟然放出了這種狠話,這分明是跟他們撕破臉了啊!

軍情處的眾人也猛然一怔,實在沒想到他們的老大竟然如此器重林羽。

林羽也不禁心頭動容,受寵若驚。

「老胡,你反應沒必要這麼激動吧,人家德川先生和福山先生也沒有非說要一命抵一命啊!」

一旁的袁赫悠悠的說道,「這件事我們也有責任,何家榮下手不分輕重,造成了服部的死亡,確實需要付出代價,要我說不如這樣吧,將何家榮逐出軍情處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5章 欲加之罪

2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