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不解風情

第50章 不解風情

江顏木然的望著憑空出現的楊晨銘,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楊晨銘唱歌的時候一直望著她,緩緩的朝她走過來,接著沖她伸出手,邀請她站起來,她急忙站了起來。

「我的情不移,我的愛不變,月亮代表我的心……」

楊晨銘一邊唱一邊牽著江顏走到了場地中央,接著他又走到林羽身旁,同樣將林羽邀請到了場地中心,隨後將林羽的手交到了江顏的手中。

江顏的手微微有些冰涼,林羽下意識的握緊,想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她。

柔和的光影投射下來,深情的歌聲縈繞耳旁,屋子裡的眾人都被這種浪漫的氣氛所感染,安靜無比,但同時又跟著楊晨銘小聲附和的唱著。

很多人眼中已經噙滿了淚水,羨慕至極,有生之年,他們要是也能享受上這番待遇,那該多好啊。

而一旁的齊大少則面色慘白,因為氣憤,身子顫抖不已,這個姓何的到底是哪道號的人物,為什麼這麼牛逼的人,自己聞所未聞?!

他託了不知道多少層關係才搞到的楊晨銘的視頻,結果人家直接把真人給搬來了。

他那個校花女友此時也沒有了一開始的興奮,滿臉失落嫉妒。

一曲完畢,眾人紛紛鼓掌尖叫,好多女生大喊大叫,「楊晨銘,我愛你!」

楊晨銘笑了笑,接著跟大家說道:「很開心今天能在這裡見證我好朋友何家榮和江顏的兩周年結婚紀念日,祝他們白頭偕老,恩愛百年!」

人群又是一陣歡呼叫好。

對於他突然回來這件事,林羽十分驚訝,因為他給楊晨銘打電話時,楊晨銘親口告訴他在京城回不來,結果現在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其實楊晨銘確實在京城,不過接到林羽的電話后便把工作延後了,立馬趕了回來,就是想給林羽和江顏一個驚喜。

「家榮啊,今天結婚紀念日,沒有什麼表示嗎?」楊晨銘笑著對林羽調笑道。

林羽這才想起來那條帝王綠項鏈,連忙掏了出來,在眾人的注視下戴到了江顏的脖子上。

明玉配美人,一剎那間,整個餐廳似乎都被江顏的美照的格外亮堂了幾分。

「帝王綠!竟然是帝王綠!」

「天吶,真的是帝王綠,那麼多顆帝王綠,得多少錢啊!」

「這才是真愛吶!」

人群中有識貨的,不由驚嘆了起來,好多女人眼中閃著精光,艷羨不已。

江顏不由微微一怔,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串項鏈竟然會如此貴重,他還以為是林羽從哪裡淘來的便宜貨呢。

畢竟他身上也沒什麼錢,他的工資也全都在她卡里。

一旁的齊大少面色煞白,緊緊的捂住胸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感覺呼吸有些困難。

「親一個!親一個!」

看到這麼幸福的時刻,人群下意識的開始起鬨。

江顏臉驀地紅了,突然緊張了起來,低著頭,滿是嬌羞,心裡小鹿亂撞,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她竟然沒有絲毫拒絕的意思。

相比較上次在診所門口時面對眾人的起鬨,她心境有了巨大的改變,雖然說不上期待,但如果林羽親她的話,她至少不會抵觸。

她此時才發現,在不知不覺間,她內心深處,已經慢慢的接受「何家榮」了。

林羽被眾人起鬨的有些不好意思,看了楊晨銘一眼,楊晨銘面帶微笑的沖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抓緊。

林羽猶豫了片刻,湊臉到江顏面前,聞著她身上的香氣,心裡竟然不由顫抖了起來,臉一側,在她臉上蜻蜓點水般吻了一下。

感受到林羽唇間的溫熱,江顏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但同時心裡又有些失落,這個混蛋,自己的嘴唇是有毒嗎,為什麼要親臉?

「誒!怎麼就只親臉啊!」

「再來一個!」

眾人也不禁有些失望,尤其是有些男士,興奮異常,這麼漂亮的美人,自己親不到,哪怕看到她被別的男人親,也會有種莫名的快感。

「放心吧,回家我會親個夠的。」林羽笑呵呵的說道。

江顏拿精緻的指甲在他手上狠狠掐了下,林羽嘶的吸了口冷氣。

接下來楊晨銘又送給江顏和林羽一首歌后便匆匆告辭了,一會兒他還要回京城,得連夜趕飛機。

送走楊晨銘后江顏臉上幸福的神色還沒有消逝,好奇的沖林羽問道:「你到底跟他是什麼關係啊?」

「笑一個,給我笑一個就告訴你。」林羽笑眯眯的說道,似乎對江顏的笑帶著某種執念。

江顏瞪了他一眼,接著有些敷衍性的一咧嘴,露了下潔白的牙齒,說道:「可以了吧?」

「不行,笑的太假了,比哭還難看。」

「愛說不說!」江顏翻了個白眼,氣呼呼的開始吃飯,索性也不問了。

等晚飯結束從餐廳里出來的時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小雨,林羽急忙將外套脫下來罩在兩人的頭上。

為了避免酒駕,他們兩個來的時候並沒有開車,而是打車過來的。

這會兒下雨,車自然不好打,所以他們兩人便躲在一旁的樹下等著。

因為都躲在衣服下面,所以林羽和江顏兩人靠的很近,近到身子幾乎已經貼在了一起。

江顏面色通紅,感受著林羽身上的體溫,竟然莫名有些心安,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

「來車了,走吧!」

這時林羽突然跑過去死命攔下了一輛計程車,人家司機根本就不想拉他們,但他擋在車前不讓人走,一般這種天氣司機都會挑划算的生意做。

林羽直接採取金錢攻勢,說道:「五公里,給你一百!」

「小夥子,我告訴你,我不是為了錢,我是看你們淋雨心疼你們,上車!」師傅利落的說道。

「愣著幹嘛,上車啊!」

林羽頗有些自豪,見江顏站著沒動,趕緊招呼了她一聲。

江顏肺都要炸了,這個混蛋,為什麼總在自己情緒良好的時候打斷她,這麼點小雨,淋一會兒能死嗎?

更可恨的是下車的時候,林羽說他身上沒錢,一百車費還是江顏付的。

江顏再沒理他,氣呼呼的往家裡走,林羽有些不明所以,剛才不還好好的嗎?

回家后老丈人和丈母年都還未睡,見他們倆回來立馬笑著迎了上來,問他們結婚紀念日過的怎麼樣。

「不怎麼樣。」江顏氣呼呼的說了一聲,便去卧室換衣服去了。

「怎麼回事啊,家榮。」李素琴納悶道。

「媽,別聽她的,過的可好了。」

說著林羽把當時現場餐廳經理拍的視頻給老兩口看了。

看到林羽親吻江顏的時候,老兩口樂的合不攏嘴。

江敬仁趕緊拉著林羽走到廚房,從鍋里給他盛了一碗深白色的湯,囑咐道:「快,快喝,這東西對身體好。」

「這什麼啊,爸?」林羽皺眉道。

「讓你喝你就喝,問那麼多幹嘛。」李素琴催促道,「趁著你們今晚上這個熱乎勁,抓緊給我要個孫子,家榮啊,爭點氣。」

到今天為止,江顏和何家榮結婚都整整兩年了,都還沒有孩子,江敬仁老兩口都有些懷疑是不是「何家榮」那方面有什麼缺陷。

「爭,爭,每晚都爭呢,媽。」林羽笑呵呵的說著,把那碗白色的湯一飲而盡。

晚上洗完澡后,江顏特地換了一身比較性感的睡裙,半截白皙結實的大腿和整條小腿裸露在外面,上身鎖骨和微微的事業線也隱隱若現。

她今晚上突然很期待,期待趁著這股興奮勁能與林羽發生點什麼,那自己便不虧欠何家榮了,對父母也有交代了。

否則過了今晚,她就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這麼大的勇氣了。

但是林羽這個殺千刀的就跟眼瞎了一樣,洗完澡后跑到地鋪上就睡了,江顏氣的拿了個枕頭扔過去,罵道:「睡,睡,睡死你吧!」

到了半夜,林羽猛地驚醒,發現自己的鼻子竟然呼呼的流著鼻血,嚇得他趕緊跑去了衛生間,而且他感覺腎氣十足,那方面的衝動很強烈,嚇的他趕緊找出銀針在自己腰上扎了兩針,將衝動抑制了下來。

其實不只是江顏沒做好那方面的心理準備,林羽同樣也沒有做好,所以他才一直逃避,畢竟自己不是何家榮。

此時清海市人民醫院裡,六樓一間辦公室里還有一盞燈亮著,屋子裡坐著兩個男人,一個年輕一些,一個年長一些。

年輕的男人一邊翻著一個文件夾,一邊問道:「她入職多久了?」

「加上培訓,還不到半個月。」年長的男子急忙回復道。

「嗯,那我上次跟你說的事情能辦嗎?」男子繼續翻閱著文件,看到文件中一張照片后立馬停住。

這是江顏的一張生活照,照片上她穿著一身潔白的白大褂,身材勻稱修長,面容精緻。

年輕男子的手指在照片上來回的撫摸著,微微有些顫抖。

「過幾天正好陵安那邊有個學術交流會,到時候可以派她去,不過……」年長男子推了推眼鏡,面帶為難道:「雖然我也是個主任醫師,但是跟李浩明比,權力還是要差些,要是被他知道了,不好辦啊……」

「放心,錢少不了你的。」年輕男子緩緩道。

「那我儘力。」年長男子神情忐忑,但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好,那我就在陵安等著她了。」

年輕男子把那張照片拿出來,隨後把文件夾啪的合上,抬手扔到了桌上,起身往外走去。

燈光映照下,男子身材挺拔,相貌出眾,一身西服被他穿出了模特的效果,正是上次原石拍賣會後在清海消失無影的李俊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 不解風情

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