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純鈞劍的去留

第516章 純鈞劍的去留

像向南天這種身份和地位的人,「死了」十年之後再重新活過來,必然會引起數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的動蕩!

林羽猜測福山之所以著急離開,為的就是趕著去跟倭國那邊的上層進行報告。

畢竟向南天的「復活」將直接影響倭國對華夏的政策,畢竟這次劍道宗師盟來訪,極有可能就是一個試探,探測一下軍情處和華夏的實力已經到了一個什麼程度,所以方才德川才會一直咄咄逼人,狂傲不已。

這也是向南天今天為何要急著過來,以及上面給向南天特批的原因。

一個人,有時候真的可以憑藉一人之力影響整個世界的格局!

這也是林羽最佩服向南天的一點,或許以前的他一直希望小富即安,安安穩穩的活著就可以了,但是在他見到向南天、何自臻這些頂天立地的人之後,內心的豪情壯志也被激發了出來,正是因為這些人以自己的胸膛將黑暗遮擋住,才有了億萬華夏人民光明幸福的日子,而他現在,也希望能夠步向南天和何自臻的後塵,成為能能夠為自己同胞遮擋黑暗的人,也希望日後能成為一個靠著中醫攪動世界風雲的人!

向南天聽到林羽這話十分贊同的點點頭,說道:「不錯,福山和德川這倆老小子哪有那麼容易被嚇到,他們不過是急著回去跟他們的上面彙報……」

誰知向南天話說著說著突然一頓,身子突然猛地一顫,不受控制的往後仰去。

「師父!」

步承急聲呼喝,一個箭步衝過去抱住了向南天。

林羽面色一急,也立馬衝過來一把抓住了向南天的手腕替他試起了脈搏。

「老首長!」

胡海帆和范少將等人也是面色焦急,急忙圍了過來,但是都沒敢說話,怕打擾林羽把脈。

林羽替向南天把完脈后不由鬆了口氣,輕聲道:「大家放心,向老身體無恙,只是剛才用盡氣力,身體虛耗,氣血虧損,所以暈倒了。」

可見剛才向南天剛才為了打消福山和德川的疑心,透支盡了自己的體力。

眾人聽到林羽這話才陡然鬆了口氣,隨後趕緊將向老送到了軍情處的一處休息間內,林羽給向南天針灸了一番,向南天便蘇醒了過來。

得知自己暈倒的事情,向南天忍不住搖頭苦笑,輕輕嘆了口氣,苦笑道:「不行了,老了,才折騰了這麼一會兒就暈倒了……」

「向老,您這話實在是太過謙了!」范少將急忙笑道,「您老可是寶刀未老啊,這次能夠挫敗劍道宗師盟的銳氣,可多虧了您老啊!」

「小范,你說這話可就是違心了啊!」

向老搖搖頭,望向林羽說道,「這次我們軍情處能夠挽回顏面,靠的可全都是小何啊!」

「啊……對,對!」

范少將有些尷尬的一笑,說道,「瞧我,還忘了何少校了!」

「不錯,這次當真是多虧了何少校力挽狂瀾啊!」

胡海帆滿是讚賞的瞥眼望了林羽一眼,擔保道,「何少校,你放心,這次我們軍情處一定跟記一次大功,同時還會跟軍委和國委進行上報,讓上頭也對你進行表彰!」

他這話話音剛落,旁邊幾個中高層幹部臉色不由微微一變,眼神也顯得有些陰沉,看向林羽的神情似乎都帶有一絲敵意。

在他們認為,如果年輕人鋒芒太露,對他們的地位可能會造成一定的威脅。

畢竟林羽這次立下的功勞實在是太巨大了,對軍情處現在甚至以後長遠的發展都具有極大的積極意義!

軍委和國委的領導得知后也定然會格外賞識他!

林羽似乎看出了這些中高層眼中的意味,淡淡的一笑,沖胡海帆說道:「首長,我身為軍情處的一員,為軍情處分憂是本分,我不要求記什麼功勞,也不希望您上報,只希望首長能夠答應我一個請求!」

「哦?什麼請求?!」

胡海帆疑惑道。

「我希望您能給我一個隨時可以去一號密倉看書的機會!」

林羽滿是期待的說道,上次他在一號密倉裡面總共才待了一個小時,而且最後只拿走了三本書,收穫實在有限。

「這個……」

胡海帆頓時遲疑了下來,有些為難道,「家榮,這件事我一個人做不了主,得等我們軍情處的二號首長和三號首長跟我共同開過會議之後才能確定!他們兩位外出執行任務去了,人在外地,得過幾天才能回來!」

他這話說的確實是事實,一號密倉、二號密倉和三號密倉是軍情處的軍機要地,裡面的東西全部都是受到最嚴格管控的,需要他們三位首長共同同意才可以讓林羽進入,上次林羽進入一號密倉以及允許林羽帶走三本書,都是他們三人一致商量通過的。

所以這次縱然林羽立下了如此大功,他也無權擅自答應林羽。

可能是害怕向南天責怪,胡海帆說完這話后還有些為難的看了向南天一眼,說道:「老首長,希望您也能體諒我們,畢竟規矩就是規矩!」

「哎,小胡,你不用看我的面子,我既然已經不在軍情處了,自然不能插手軍情處的事情,你們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按照規矩和國家政策來!」

向南天沖胡海帆擺了擺手,悠悠道,「不過我可提醒你一點,要不是你們先前讓小何去一號倉庫借走了那本關於『至剛純體』的書,恐怕今天將無人識破服部那個假的『往生聖體』吧?!」

胡海帆面色凝重的點點頭,低聲道:「老首長說的是,正所謂物盡其用,您放心,我心裡有分寸!」

「對了,家榮啊,你那把劍,能夠給我看看嗎?!」

向南天轉過頭望向林羽,眼含深意的笑道。

林羽無奈的一笑,既然他一開始捨得把劍拿出來,那便已經做好了失去它的準備了,所以倒也洒脫,聞言二話沒說,接著將手裡的劍遞給了向南天。

向南天眼前一亮,接著身子往上竄了竄,倚靠在床上,雙手將林羽手中的純鈞劍接了過來,看到手中古樸溫雅卻又寒光畢露的純鈞劍,忍不住連連感慨道:「好劍!好劍吶!」

這種曠世名劍,哪怕是見多識廣的向南天也是頭一遭見到,比他自己懷裡和他送給步承的那把匕首,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范少將等人看到向南天手裡的這把純鈞劍也是滿臉欣喜,很多人臉上直放光,恨不得將這純鈞劍據為己有。

「俗話說得好,寶劍配英豪,家榮啊,以後你拿著這把劍,可要好好利用啊!」

向南天呵呵一笑,接著將手裡的純鈞劍遞還給了林羽。

林羽不由一怔,委實沒想到向老竟然會把劍還給他,隨後他心裡一暖,知道向南天這是故意想當著眾人的面兒將劍交還給他,讓這把劍不至於被上繳上去。

不過一旁的范少將等軍情處的中高層幹部見狀面色陡然一變,急忙出聲勸阻。

「老首長,這把純鈞劍可不是什麼私人財產啊,是國家所有啊!」

「對啊,老首長,要是嚴格說起來,這何少校私藏青銅劍,本來就是犯錯誤了啊!」

「什麼犯不犯錯的,只要何少校現在把劍交出來,我們應該既往不咎!」

「是啊,這種神兵利器要是到了我們軍情處,那當真是如虎添翼啊!」

他們幾個人說話的時候全部都兩眼放光,迫切的想將這純鈞劍從林羽的手裡搶過來。

人都是有嫉妒心的,他們可以看到美好的事物為眾人所共有,但是見不得這種美好的事物為個人所私有!縱然這美好事物的發現者,也不可以!

步承眉頭猛然一皺,冷聲道:「你們這些人還知不知道什麼是廉恥,何先生拿出這把寶劍幫了你們,你們竟然想著將這寶劍從他手裡搶過去,不覺得有些太無恥了嗎?!要是何先生不幫你們,你們這幫人早就將軍情處的臉面給丟光了!」

「你……你怎麼說話呢!」

「我們也是按照政策辦事啊,你見那把青銅劍歸屬過個人!」

幾個中高層幹部被步承罵的面色一變,不過礙於向老的緣故,也沒敢回罵回去,只能低聲嘟囔了幾句。

向南天笑呵呵的說道:「不管是再厲害的名器,有人用,那才是名劍利器,要是一直束之高閣,充其量不過是一塊廢鐵而已!」

「老首長,您說的對!」

范少將恭敬的一笑,說道,「但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們總得根據規矩來辦事不是?!」

向南天呵呵一笑,點頭道:「是我老頭子多言了,你們軍情處的事情,還是你們軍情處自己做主吧,海帆,你是一號首長,這事還是你來表個態吧!」

他話音一落,眾人立馬轉頭望向了胡海帆,迫切的等待著他的決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6章 純鈞劍的去留

2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