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老虎回來了,猴子該安穩了

第513章 老虎回來了,猴子該安穩了

要知道,服部跟德川學藝這八年的時間裡,德川沒少給他講自己當初的那些英雄事迹,其中就包括當年締神嶺一戰,以一己之力力挫華夏戰神向南天,並且刺傷向南天數刀,而自己毫髮無損的戰鬥事迹!

而這也是服部一直引以為傲的一點,不管是碰到國內的其他武士和忍者,他都要替自己的師父吹噓上一番!

所以在聽到向南天竟然敢顛倒黑白,他自然隱忍不了,而且他從未見他師父對任何人有過如此恭敬的神態,現在看到他師父竟然對這個「手下敗將」向南天點頭哈腰,他自然心裡惱怒不已。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他這話說完之後,德川長信嚇得臉都白了,二話沒說,回身猛的一巴掌扇到了服部的臉上,同時怒聲罵道:「混賬東西!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這種話!」

話音一落,他再次衝過來照著服部身上連打帶踹,一直把服部打的抱頭跑了之後,這才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回身哭著臉向向南天討好道:「向大哥,你別聽我那孽徒胡說八道,那些話全是他們幫我吹噓的,與我本人無關啊!」

「無妨!」

向南天倒是很大方的擺手一笑,淡然道,「德川,你應該聽說過華夏有句話叫『老虎不在家,猴子稱大王』吧?!」

「聽說過,聽說過!」

德川長信滿臉汗顏的連聲點頭,雖然明知道向南天是在說他,但是仍舊只能連聲點頭附和。

「那現在老虎回來了,猴子是不是得安穩點了?!」

向南天歪頭笑眯眯的說道。

「那是,那是!」

德川長信再次急忙點頭,額頭上冷汗涔涔,知道向南天這話是在警告他。

一旁的劍道宗師盟的人見自己的長老竟然對向南天如此畢恭畢敬,惹得他們心頭惱怒不已,但是卻都敢怒不敢言。

僅次於德川的第二頭目福山此時也是滿心疑惑,不知道德川成天吹噓著自己與向南天不分伯仲,為什麼一見面卻瞬間就慫成了孫子。

他知道德川對待有德行的人十分的有禮貌,但是禮貌的也太他媽過了吧!

所以福山忍不住開始猜測,是不是所謂的「不分伯仲」全是德川自己吹噓出來的,畢竟締神嶺一戰的見證者非常少,而且德川也是在向南天「死了」之後才開始大肆宣揚自己多麼多麼厲害,自己與向南天多麼多麼的不分高下,可能事實上德川壓根就不是人家向南天的對手,而且極有可能是被完虐的那種……

他心頭不由滿腹狐疑,轉頭打量著向南天,莫非這個所謂的華夏戰神當真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

畢竟對於德川的能力他是十分清楚的,既然能在劍道宗師盟做到三大長老的位子,那實力絕不是蓋的,在整個倭國,除了另外兩個長老,可以說幾乎是沒有敵手!

德川如此心高氣傲的人,竟然對向南天如此恭敬,足以說明向南天的強大,不過既然向南天如此強大,這十年間他為何還要假死,還要隱姓埋名呢?!

福山一邊想,一邊兩隻眼睛滴溜溜的在向南天身上打量個不停,突然他面色一變,發現向南天的褲管被威風拂過,顯得有些空蕩,風將褲褲腿吹得貼到向南天的腿上,可以看到他的小腿十分的羸弱纖細。

福山心頭一震,忍不住想到,會不會這十年間向南天的毒一直沒有解?!而因為長期坐在輪椅上的緣故,所以向南天身上的肌肉有些萎縮?!甚至有可能功力全失?!

福山越想心頭越興奮,知道向南天之所以「死了」這麼多年卻選在這個節骨眼上就是為了震懾他們劍道宗師盟,但是倘若向南天此時已經功力全失,那他們還怕他個屁!

福山掃了眼向南天不算堅挺的胸膛和瘦削的面容,越發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不過出於謹慎,還是打算先試探試探,直接快步走到向南天跟前,笑著說道:「向戰神,您好,我在倭國也早就聽說過您的大名!仰慕已久,沒想到今日一見,老英雄果然器宇不凡,實在讓人欽佩!」

說著他已經朝著向南天伸出了手,顯然想通過這次握手試探向南天的實力。

「過獎了,向某一介武夫,不值一提!」

向南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疑有他,接著伸出手跟福山握在了一起。

但是讓他沒有防備的是,福山跟他握在一起的手竟然陡然間發力,向南天不由覺得手上傳來一股陣痛,他眉頭微微一蹙,眼神銳利的望著福山剛要說話,但是福山陡然間收了力道,將手收了回去。

向南天掃了他一眼,再沒搭理他。

不過福山倒是主動笑呵呵的討好道:「向老,我們早就聽您戰力非凡,非常人能敵,但是一直以來我們也都只是聽說而已,今天我們劍道宗師盟特地來貴處交流訪問,您看能不能給我們露兩手,跟德川先生即興切磋切磋,讓我們見識見識,如何?!」

他這番話說的極快,直接將自己的想法和用意抖了個乾淨,沒給向南天留下絲毫拒絕的餘地。

因為剛才跟向南天握手的時候他特地加了一些內勁,如果向南天每天都在練功的話,向南天體內的內勁自然會不由而然的對他的內勁進行對抗,但是剛才握手的時候,福山根本沒有感受到向南天的手上有絲毫的抗力,所以向南天體內的功力絕對已經有了很大的衰退!

而且剛才他跟向南天握手的時候,特地觀察了一眼向南天的手和胳膊,發現向南天的手和胳膊也是精瘦,比腿沒好到哪裡去,所以更加印證了他剛才的猜想。

步承和一直未說話的林羽聞言面色不由一變,他們兩個對向南天的身體最了解,向南天總共從輪椅上站起來也不過才兩三天的功夫,身體肌肉稍顯薄弱,甚至連最近本的健康都沒恢復,根本就不適合跟人交手!

以他現在這種身體條件,別說是德川這種高手了,就是隨便從站崗的特種部隊里拎出一個士兵,他都打不過!

他們來之前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了,他們原本只想用向南天的地位和威望震懾震懾這幫倭國人,但是沒想到這個福山竟然主動提出要求切磋,不得不說他的膽量也夠大的。

林羽剛要開口替向南天拒絕,但是沒想到一旁的德川率先轉頭惱火的沖福山呵斥了一句,「福山,你胡說八道什麼呢!向大哥是能隨便跟人切磋的嗎?!我倆之間不用切磋,我對向大哥的實力十分了解,說實話,以我現在的功力,跟向大哥比,多多少少還差那麼點火候!」

他這話說的十分圓滑,既承認了向南天比自己強,可以免去一場比試,同時又把話說的十分委婉,極大的保全了自己的顏面。

沒辦法,他知道自己不是向南天的對手,這要是真的打起來,他可能會輸的更慘,到時候會更加的丟人!

說話的時候他還不忘給福山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胡亂說話。

但是福山彷彿沒看到一般,見向南天沒說話,心裡愈發的肯定自己先前的想法,笑呵呵的說道:「向老,您老就不能給我們一個大開眼界的機會嗎?我相信在坐的軍情處的一眾子弟兵,肯定也想看看您給我們展示展示身手吧,對吧?!」

「對!」

軍情處的一眾軍官對於向南天的身體情況根本都不了解,所以忍不住興沖沖的跟著附和了一聲。

他們絕大部分都是近十年,甚至是近五年招到軍情處來的新兵,所以只聽過向南天的大名,根本沒有見識過他的身手,自然迫切的想見識一番。

「都給我住嘴!」

步承冷冷的掃了身後的一眾軍情處軍官,惹不住怒喝了一聲,「我師父的功夫是用來殺敵的,不是用來表演給你們看的!」

一眾軍官聞言頓時把嘴裡的話咽了下去,一個個噤若寒蟬,再沒敢說話。

福山看到步承的反應,愈發的相信自己一開始的想法,向南天,確實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向南天了!

「福山,你瘋了嗎?!」

德川長信面色猛然一沉,一把抓著福山走到遠處,怒聲低喝道,「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剛才都已經說了,我不是他的對手,你聾嗎,非要讓我說以他的能力能夠完全碾壓我,你才能聽懂嗎?!」

德川長信氣的肺都要炸了,感覺這個福山和自己那個蠢徒弟一樣,都是豬一樣的隊友!

「是,他是很厲害!」

福山眯著眼說道,「不過,那是十年前的事情!」

「十年前?十年前怎麼了?!」

德川長信聽到福山這話反而更生氣了,沉著臉冷聲道:「這十年間我們修鍊,他同樣也修鍊,以他的修為,進步的速度比我們要快的多,所以如今過了十年,我們更不是他的對手了!」

「你別忘了,這十年間,他可是中了劇毒!毒都解不了,還怎麼修鍊?!」

福山冷哼了一聲,頗有些嗤之以鼻的說道。

德川長信聽到他這話微微一怔。

福山趁他發愣的剎那一把將他推開,接著緩緩的走回到向南天的跟前,笑呵呵的說道:「向戰神,為什麼您一直不答應呢?該不會你自己也認為,會輸給我們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3章 老虎回來了,猴子該安穩了

2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