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刀斷聲敗

第507章 刀斷聲敗

德川長信這一招可謂是一招十足的小人行徑,這招劍尖挑泥在眾人看來不過是一次平常的連帶動作,但是因為是德川長信這種高手使出來,所以威力自然無比非同凡響。

那幾塊被劍尖挑起的泥丸宛如子彈一般極速準確的射出,直取林羽的面門,而同時德川長信手裡的倭刀也已經緊跟著閃電般戳到了林羽的喉間。

不過這一切都被林羽看在眼裡,始終面色淡然,沒有絲毫的慌張,手腕一轉,手裡的純鈞劍以他的掌心為圓點,凌空轉了一個刀花,叮的幾聲,劍尖掃掉射來的幾個泥丸,同時劍身陡然與德川長信手裡的東洋第一刀相撞,立馬將他手裡的倭刀撥到了一邊。

德川長信機見狀雙眼猛地一睜,眼中精芒四射,顯然沒想到林羽竟然具有如此迅捷反應速度,而且力量也非常的充足,不過是手腕旋轉所發出的力量,竟然便能將他刺來的這一刀撥開,著實實力不俗。

其實他本來也就沒指望著這一刀能夠傷到林羽,他不過是想借這一刀試試林羽的深淺罷了。

現在了解到了林羽的能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的多,他便一掃先前的輕視之意,不禁越發的謹慎了起來。

因為本來他的打算是想靠著自己的內勁加成,儘快藉助揮刀的角度和速度優勢,擊毀林羽手中的純鈞劍的,但是剛才那一個回合下來,他發現林羽的內勁也同樣不俗,雖然他自認為林羽不及他,但是倒也不弱。

林羽見德川長信出刀陡然間慢了下來,知道這老小子有可能會耍什麼花招,所以面色一凜,主動地對德川長信發了進攻,手中的純鈞劍夾雜著龍吟之聲上下飛舞,追著德川長信手裡的東洋刀打,「叮鈴」金屬碰撞之音陡然間不絕於耳。

在周圍的眾人看來他們兩個打的熱鬧,兩把神器也碰撞的激烈,似乎一時間難分上下。

但是林羽卻意識到了不對,因為雖然純鈞劍的的確確與德川長信手裡的東洋第一刀碰撞上了,但是在它們剛剛碰撞上的剎那,德川長信手裡的東洋第一刀力道都會陡然間泄掉,迅速撤開,讓純鈞劍所迸發出的恢弘力道宛如切在了棉花上一般,無處施放。

幾個回合后,林羽算是看出來了,德川長信明顯是故意的,似乎是害他們的東洋刀會落敗,所以刻意的躲避起了純鈞劍的鋒芒。

但是因為德川長信每一招力道拿捏的很好,時間也把握的十分準確,所以在眾人看來,卻是兩把利器平分秋色,難以分出勝負。

要是一直這麼脫下去,最多最後也就是算個平局,因為一直分不出勝負,總不能一直這麼打下去吧?!

「這東洋刀可以啊,竟然跟我們華夏的純鈞劍不分上下!」

「沒想到啊,怪不得這幫小東洋敢這麼吹牛呢,原來他們這刀還真有點成色!」

「這麼打下去也不是個事啊,要我說實在不行,就算平局得了!」

「是啊,這萬一一直打下去,兵器本身的熱度越來越高,再出個什麼變數……」

一幫軍情處的年輕軍官你一言我一語,語氣中難掩擔憂之情,似乎頗有些為林羽和純鈞劍捏著把汗,在他們認為,寧可平局,也不願意純鈞劍最後落敗。

林羽此時也有些急了,他堅信只要德川長信手裡的東洋刀與自己手裡的純鈞劍以全力相撞,最後斷掉的一定是德川長信手裡的東洋刀,所以他迫切的想分出個勝負。

瞥見德川長信眼中狡黠的神色之後,林羽面色一寒,手腕猛地一抖,手中的純鈞劍猛地極速,直接朝著德川長信身上攻了過去。

德川長信看到這一幕面色猛然一變,知道林羽這是起了殺意,要是被林羽手裡的純鈞劍輕輕咬上一下,估計一塊肉都得沒了,他有些迫不得已的用手裡的東洋刀去格擋林羽的攻勢,但是仍舊跟先前那樣,盡量提前撤力,儘力讓東洋刀刀身所承受的擊打之力降到最小。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林羽手裡的純鈞劍卻是舞的越來越快,先是一個劍尖抖了一個冷花,自下而上迅速挑了向了他的下巴。

林羽這一劍挑的極快,宛如閃電一閃,德川長信心頭不由一驚,立馬撤身躲避,堪堪將這一劍躲了過去,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林羽這一劍剛剛跳過他頭頂,純鈞劍上挑的巨大力道便被陡然收住,轉而手腕猛地一壓,手裡的純鈞劍以勢大力沉之勢朝他的頭頂斬了過來。

德川長信面色猛然一變,因為林羽這一招的變化實在是極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所以他根本來不及躲避,身子猛地往下一沉,半跪在地上,同時下意識的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托住劍身,迅速的往上一抬。

因為他這是下意識的一個自保舉動,根本沒有經過大腦,所以在他反應過來的剎那心頭猛地一顫,暗道一聲不好,急切的想將手裡的長刀往下撤,但是為時已晚,林羽面色一寒,手裡的純鈞劍已經借勢狠狠的斬向了他手裡的東洋第一刀。

「砰呤!」

一聲脆響聲傳來,德川長信手裡的倭刀瞬間變為兩截!

「好!」

訓練場里頓時爆發出了一陣響亮的歡呼之聲,許多軍情處的軍官下意識的站起身鼓起了掌,又驚又喜,臉上振奮不已!

胡海帆和范少將等人見狀也猛地出了口氣,陡然間容光煥發,眉眼上瞬間湧上一層肉眼可見的喜悅!

韓冰看到這一幕也是不由驚訝的張大了嘴,望著林羽手裡那把光輝灼灼的純鈞劍怔怔發神,顯然怎麼也沒有想到林羽手裡的這把劍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威力,斬斷東洋第一刀后,整個劍身仍舊錚亮無比,沒有絲毫的損壞!

跟她一樣大為驚訝的還有坐在中隊里的步承,他眼睛都陡然睜大,內心驚詫不已,怪不得先生堅持要把這把劍拿來呢,原來一直以來是他走眼了,竟然不知道先生手裡的竟然是一把如此鋒芒蓋世的寶劍!

向南天懸著的心也放了下去,望著林羽點頭笑道:「能為國之大利,犧牲自我小利,我果然沒有看錯他啊!」

顯然以向南天的格局和心智,一眼便想到了先前林羽糾結的事情。

見林羽明知道自己的劍一露面可能就要被上面收走,但還是義無反顧的站出來扛起華夏的尊嚴,他眼中不由滿是讚賞。

說實話,這種舉動,就連他向南天也不一定能做出來啊,如果他自己手裡握有這麼一把絕世名劍,他還真不一定能夠捨得拿出來。

德川長信在看到手裡的斷刀一剎那間面如死灰,半跪在地上的身子猛地一顫,一屁股癱坐到了地上。

他兩隻死灰般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手裡的斷刀,聲音顫抖的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呢,這可是東洋第一刀啊……」

「德川先生,承讓了!」

林羽望了他一眼,語氣平淡的說道。

一旁的光頭老人以及服部等一眾倭國人臉色也都是分外的陰沉,垂著眼默不作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國家至高無上的第一寶刀,竟然輸給了華夏排行第九的名劍。

僅僅是第九啊!

這對他們大旭日帝國而言,是多麼大的恥辱啊!

「德川先生,勝敗乃兵家常事,您不必如此沮喪!」

胡海帆看到失魂落魄的德川長信儼然沒了一開始囂張狂妄的樣子,心頭不覺大為暢快,站起來挺著胸脯安慰了他一聲。

不過他這話在德川長信聽來確實異常的刺耳,德川長信小心的將自己手裡的就斷刀收起來,非常不甘心的放到先前那個白色錦盒裡,接著轉過身,將不停顫抖的雙手用力握住,背到身後,聲音有些沙啞的沖胡海帆說道:「胡處長,你們華夏可真是地大物博,名品輩出啊!這下我們算是見識過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感覺心都在滴血,這簡直是在赤裸裸的宣告旭日帝國向華夏低頭了啊!

但是他除了這麼說又別無他法,畢竟事實擺在面前,要是他死不承認或者說瞎扯一番,那反而會更加的丟臉!

他現在有些痛恨自己一開始的牛逼吹得太厲害了,導致他現在臉面也丟的一塌糊塗。

「呵呵,德川先生其實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們倭國國土如此狹小,卻也能做出如此神兵利器,倒也著實非常不錯了!」

林羽淡淡的朝著德川長信一笑,再次往他和其他一眾倭國人心口補了一刀!

老子他媽的什麼時候妄自菲薄了?!

德川長信聽到這話氣的血都要吐出來了,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心頭對林羽的恨意簡直是宛如滔天巨浪,這個閑的蛋疼的何家榮不好好留在醫館里給人治病,沒事跑到軍情處來做什麼!

要不是他帶了一把什麼純鈞劍來,現在稱霸軍情處的是他們的東洋第一刀!

不過雖然他們的東洋第一刀的的確確輸了,但是他內心仍舊十分的不服氣,轉過頭沖胡海帆說道:「胡處長,你們的華夏的兵器確實厲害,但是兵器再厲害,歸根結底,還是被人利用的,像你們軍情處和我們劍道宗師盟這種影響國家安全的部門,其實最重要的不是去追求這兵器的鋒利與否,最重要的是應該注重我們部門隊員的個人能力,您說對不對!」

作為劍道宗師盟的二長老,德川長信的心智和謀慮也不是蓋的,簡簡單單幾句話,十分自然的便將眾人的焦點從武器上面轉移到了各自部門隊員的能力上面來。

胡海帆笑眯眯的打量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又要耍什麼花招,不過還是笑著點點頭說道:「德川先生這話說的十分不錯,所有的戰爭歸根結底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

德川長信神色這才緩和了幾分,點點頭說道:「是啊,所以我們劍道宗師盟一直以來的發展都是注重個人能力,用你們華夏的話來講,就是『以人為本』,在這個見解上,有史以來,你們華夏人也一直在追趕我們啊,只不過,追趕的似乎並不怎麼光明正大啊!」

他話說到最後語氣陡然一變,隨後表情輕鬆地沖胡海帆笑了笑,裝出一副開玩笑的樣子。

胡海帆聽到他這話卻臉色瞬間一沉,冷聲道:「德川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華夏追逐你們?!而且還算不上光明磊落,請你將你這話說清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7章 刀斷聲敗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