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我不是針對華夏,而是針對全世界

第502章 我不是針對華夏,而是針對全世界

他這話里的侮辱意味已經顯而易見,而順帶著連將華夏數千年的全部兵器全部都侮辱了一番。

而且他再次強調了一下服部手裡的是一把邊角料製成的刀,彷彿是在說,他們邊角料製成的寶刀都能擁有如此威力,那那把真正的東洋第一刀更是天下至寶,華夏的兵器更是無法企及!

「師父,他們也太猖狂了!」步承冷聲說道,「要不要我用您帶來的那把匕首上去教訓教訓他們!」

林羽聞言微微一怔,有些好奇的望了向南天一眼,暗想果然如他所料,向南天果然是有備而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步承這話說完之後,向南天的臉色反而無比的陰沉,眉頭緊蹙,搖了搖頭,低聲道:「我帶來的這把匕首,充其量也就能跟這把倭刀不相上下,要是硬來的話,這把匕首和他們的倭刀都會受損,而且要是真如他們所說,這兩把倭刀不過是兩把邊角料製成的倭刀的話,那真正的東洋第一刀肯定更加的鋒利堅硬,所以我這把匕首出與不出,已經毫無意義!」

他知道,要是硬著頭皮用這把匕首上去跟人家硬拼的話,充其量也不是過是白白的損毀自己這把寶貝匕首而已。

向南天說著話的時候終於跟他的年齡相符起來,透出一股深重的蒼老和無力感,顯然東洋刀的威力超越了他先前的想象!

林羽看到向南天這種蒼老的神態,不由微微一怔,顯然有些意外,看到向南天眉頭緊鎖的樣子,知道向南天多半已經是束手無策。

「沒事師父,還有胡部長呢,軍情處那麼多神兵利器,肯定能找出應對的兵器!」

步承滿是信心的安慰了自己的師父一句,不過向南天沉著臉並沒有說話,心事重重。

「德川先生,您這話說的有些過了吧?!」

果然如步承所料,胡海帆在聽到德川長信如此狂妄的話之後有些忍不了了,冷冷的掃了德川長信一眼,沉聲說道。

「奧,胡處長,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

德川長信見胡海帆有些惱怒了,立馬回頭致歉,笑著說道,「胡部長,我並沒有針對你們軍情處的意思,更沒有針對你們華夏的意思,我說的是整個世界,就算是放眼整個世界,恐怕也挑不出一件能與我們這把寶刀相提並論的兵器!」

狂妄!

簡直是狂妄至極!

這個德川不只不把華夏放在眼裡,甚至連整個世界都不放在眼裡了!

他這話聽來不像是道歉,反而更像是一種光明正大的叫囂與侮辱!

一眾軍情處的軍官此時心中怒火中燒,迫切的希望自己的部長能夠命人拿出一把神兵利器,狠狠的打一打這幫倭國人的臉。

「德川先生,您這話還有些託大了吧!」

胡海帆也有些聽不下去了,陰沉著臉冷聲道,「既然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們軍情處自然也不能再低調了,那我今天就讓你開開眼!」

林羽聽到他這話精神猛然一振,興奮不已,自從接觸過一號密倉之後,他便知道,軍情處絕對還藏有很多好東西,只不過不捨得拿出來罷了!

步承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此時也顯露出了一種期待之情。

不過一旁的向南天倒是微微蹙著眉頭,顯得有些擔憂。

因為在他記憶中,軍情處藏有名兵利刃,他全部都了如指掌,恐怕沒有一件能夠與這把邊角料製成的刀相提並論。

除非這十年間軍情處又搜尋到了一些連他都不知道的神兵利器。

胡海帆話音一落,便轉頭沖一旁的一個少將級別的部下低聲說道,「老范,你去藏品庫將那一把文武叉取過來!」

那名范姓少將一點頭,立馬起身。

胡海帆趕緊一把拉住了他,沉著臉說道,「要不還是取出那把神武鐧吧……更保險一些……你覺得呢?」

在胡海帆認為,藏品庫那把文武叉雖然硬度較這神武鐧稍有差距,但是從武器特性上來說,正克刀劍等兵器,所以用來對付這把細長的倭刀十分合適,只要叉子鉸住倭刀的刀身,使用巧勁用力一擰,未嘗不能將這倭刀給鉸斷。

但是他害怕這文武叉硬度不夠,提前被這倭刀斬斷,那可就壞了。

范少將似乎看出了胡海帆的顧慮,低聲說道:「首長,要我說,還是用神武鐧比較穩妥,這神武鐧也不是凡物,同樣有開山碎石的威力,與他們那刀硬碰硬,我們這神武鐧多半能佔上風!只要我們能破了這把邊角料刀,那也就有希望破了他們那把東洋第一刀,雖說這兩把是邊角料製成的,但是所用的材料差不多,硬度應該相差也不大!」

胡海帆面色凝重,聽到他這話輕輕點了點頭,隨後沖他擺擺手,說道:「那就按照你說的,把那把神武鐧取過來吧!」

「好!」

范少將一點頭,接著快步離去。

過了沒多久,范少將手裡便多了一個綢布包裹的長條,軍情處的一眾軍官頓時激動不已,紛紛猜測綢布里包的是什麼。

范少將抱著這長布條徑直走到主席台跟前後,恭敬的將長條放到桌上,接著將綢布去掉,緊接著一條泛著青黑色亮芒的長鐧顯露出來。

這鐧跟那種普通的鐧不太相同,只見整個鐧較長,而鐧身則自鐧柄到鐧尖兒依次變細,而那鐧尖兒宛如細錐一般,如果往人身上一捅,想必立馬便會出現一個拇指大小的血窟窿。

林羽看到這把長鐧後面色猛然一變,驚詫道:「竟然是岳飛用過的神武鐧?!」

「先生,你認識這把鐧?!」

步承轉過頭好奇的沖林羽問道。

「嗯!」

林羽點了點頭,面色凝重的說道,「這把鐧是南宋抗金名將岳飛使用的一把特製長鐧,就是岳飛命人根據自己自身的特點專門打造的,只不過世人只知道岳飛曾經用過的那把四刃鐵鐧,並不知道這把神武鐧,其實這把神武鐧才是岳飛最愛的兵器,幫岳飛立功無數!」

「那你覺得這把鐧能不能破那幫東瀛人的倭刀?!」

步承有些迫不及待的沖林羽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岳飛那把四刃鐵鐧是鑌鐵打造,本來就已經稱得上是神兵利器,而這神武鐧的材質又要強於鑌鐵,相比四刃鐵鐧更勝一籌,所以絕非凡品!」

林羽面色謹慎的說道,不過語氣中對這把四人鐵鐧似乎十分的有信心。

向南天見林羽說的頭頭是道,面色不由一緩,他對這把神武鐧他沒有絲毫的印象,顯然是這十年間軍情處不知道從哪兒搜羅過來的。

「這把長鐧叫神武鐧,是南宋抗金名將岳飛所用的一把神鐧,具有開山碎石的威力!」此時范少將已經這把神武鐧抓了起來,隨後猛地一揮,嗡的一聲破空之音響起,長鞭在陽光的映照下氣勢凌人,威風凜凜,讓人不由心生敬畏。

隨後范少將快步走到方才被服部砍去一個邊角的石英岩跟前,鉚足力道,一鐧狠狠的揮落了下去,「砰」的一聲巨響,那原本在陽光下泛著鮮艷色彩的石英岩陡然間裂痕滿身,而石頭頂上的一大塊岩石則整個粉碎,石渣四散崩裂,如下雨般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眾人見狀不由紛紛驚嘆,尤其是一眾軍情處的軍官,陡然間興奮不已,大聲叫嚷著,見石頭分崩離析,覺得他們這神武鐧絕對能戰勝服部手裡那把倭刀,甚至他們覺得,只要力道合適,這一鐧足以將那把倭刀給生生夯斷!

「不錯!好鐧!」

德川看到這把神武鐧后也是眼前一亮,不過還是滿臉傲然的搖搖頭自得道,「不過這麼好的東西,就這麼毀了,實在是有些可惜了!」

他的語氣有些猖狂,很顯然,在他認為,這把鐧雖然不同凡響,但是仍舊不是他們這兩把倭刀的對手。

「德川先生,你這話說的太早了,咱們以事實說話,就用各自的武器就此比試一番如何?!」

范少將冷冷的掃了德川長信一眼,沉聲道。

「好啊,不過萬一我們不小心將你們這把神武鐧給弄斷了,希望您和胡處長還不要苛責在下啊!」

德川長信點點頭,裝出滿臉愧疚的樣子說道。

「那我們也同樣要懇請你的原諒,要是把你們這什麼邊角料寶刀給震斷了,也請你不要見怪!」

范少將冷哼了一聲。

隨後雙方確定了武器比試的方法,由雙方各自派出一個人,持著各自的武器進行切磋,知道分出各自武器的強弱為止。

倭國人這邊自然派出的還是服部,只見他眼高於頂,鼻孔都快昂到天上去了。

而讓林羽沒有想到的是,軍情處這邊韓冰竟然主動從隊列中站了出來,沖范少將沉聲道:「首長,我懇請您將這項任務交給我!」

「女人?!哈哈哈……」

服部看清韓冰的樣貌后,立馬有些譏諷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你恐怕連兵器都拿不穩吧?!」

一旁的韓冰聽到他這話面色一寒,再次沉聲道:「首長,我請求您將這項任務指派給我!」

「好!」

范少將面色一沉,顯然也對服部囂張譏諷的樣子大為不滿,立馬將手裡的神武鐧塞到了韓冰的手裡,沉聲囑咐道,「注意安全!」

他話雖這麼說,但是內心倒是不怎麼擔心韓冰的安危,畢竟韓冰的身手他可是了解的,別看韓冰是個女兒身,身手厲害著呢,很多男軍官都不是她的對手,而且這次切磋主要是為了試煉兵器,並不是為了分個高下,主要看的是實戰中各自兵器的抗擊打能力。

韓冰沉著臉一點頭,握緊手裡的神武鐧,手腕一抖,手中神武鐧嗡的一震,她腳下一蹬,迅速的朝著服部沖了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2章 我不是針對華夏,而是針對全世界

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