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饋贈還是侮辱

第500章 饋贈還是侮辱

聽到這邊的動靜,旁邊隊列的一眾士兵都轉頭往這邊看。

「都給我轉過頭去,繼續整理隊形!」

被稱作小趙的中年軍官冷冷呵斥了那幫手下一聲,眼神凌厲的掃了向南天一眼,手下沒停,已經將腰間皮套上的鐵口打開了,手扣在漆黑的槍上,作勢要往外掏槍,但是未等槍掏出來,他身子突然猛地一顫,眼中陡然間涌滿了震驚與不可思議,眨也不眨的盯著向南天,張著嘴半天沒說出話來。

很顯然,這個趙軍官認識向南天,但是在他認為,向南天已經死了,所以此時看到一個容貌神似向南天的人站在自己面前,他自然驚詫萬分,不敢置信。

「你……你是何人?!」

趙姓軍官顫聲對著向南天問道,眼中光芒顫動不已。

「小兔崽子,不過區區十年的時間,連自己的首長都不認識了?」向南天掃了他一眼,眼睛微微一眯,語氣中頗有些感慨。

當年這個趙姓軍官不過是他底下的一個小小的中尉而已,沒想到現在都成了中校了,十年前向南天受了傷,兩人便再沒相見。

「你是向……向……」

趙姓軍官顫抖著聲音張了張嘴,隨後猛的搖搖頭,不可置通道,「不可能,首長他十……十年前就已經……」

「是啊,十年前我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向南天神色一黯,忍不住輕輕嘆息了一句,接著面色陡然一凜,沉聲道,「不過現在,我向南天又站著回來了!」

他特地強調了一下「站著」兩個字,滿懷的傲然。

趙姓軍官掃了向南天一眼,眼神忽明忽暗,突然間目光一冷,啪的掏出手槍對準了向南天,冷聲喝道:「說,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冒充戰神向南天,你來此到底有何目的?!」

步承見狀面色陡然一變,手中突然間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作勢要動手,但司向南天突然一伸手攔住了他。

向南天知道,一個死了十年的人突然回歸,任誰一時間也接受不了,所以他也沒跟趙姓軍官多做解釋,只是笑著說道:「你左肩有一處猛虎刀留下的戳傷,右腿外側有一處ACR步槍子彈留下的傷痕,當初你還憑藉這次任務榮立了二等功,沒錯吧?」

趙姓軍官聽到這話身子猛的一顫,手中的槍緩緩的落下,滿臉震驚的望著向南天,眼中驀地湧起了一層淚水,顫聲道:「首長,真……真的是您?!」

他身上的傷口只有向南天和幾個戰友知道的如此詳細,所以在聽到向南天這話之後,他立馬便斷定,眼前的這個人是向南天無疑!

向南天看到小趙如此激動,飽經風霜的臉上也不由湧起一絲動容,沖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看到自己的老首長,整個軍情處的精神象徵,戰神向南天還在認識,趙軍官心中狂喜,淚水情不自禁的奪眶而出,但他還是隱忍住內心的情緒,趕緊走過來啪的打了個敬禮,面容堅定無比道:「首長,歡迎您歸隊!剛才我以下犯上,罪該萬死,請您責罰!」

「行了!少來這套!」

向南天用以前慣用的語氣沖小趙擺了擺手,接著掃了眼場地中間的人群,皺著眉頭沖小趙問道:「這幫倭國人來了?」

趙姓軍官神情一動,急忙點頭道:「報告首長,他們一早就來了,一號首長和二號首長正在接待他們,您稍等,我這就去稟告一號首長!」

他說話的時候欣喜不已,向首長回來的可真是時候,軍情處的人都知道倭國人這次來者不善,所以向南天的到來,絕對能給軍情處上下吃一顆定心丸!

話音一落,他便轉身要去彙報。

「慢著!」

向南天立沉聲喊住了他,皺著眉頭說道,「先不用急著彙報,等我看看這幫東瀛人耍什麼花招再說!」

趙姓軍官微微一怔,接著立馬點了點頭。

作為一個中校軍官,他自然能意識到,「死了」近十年的向南天突然重回軍情處,這裡面一定大有文章,所以他也沒敢多問,只是按照向南天的吩咐行事。

「一會兒是怎麼安排的?」

向南天望了眼遠處訓練場場地中間,已經在主席台位置落座的軍情處高層領導和劍道宗師盟等人,沉聲問道。

「這個暫時還不清楚,倭方只是說想見識見識我們軍情處的訓練,所以首長便帶著他們來了訓練場!」趙軍官如實彙報道,「據說他們的人也會進行一些日常訓練項目的展示!」

「嗯。」向南天點了點頭,知道倭方是想來刺探軍情處的虛實,轉頭沖趙軍官說道,「一會兒給我們也安排一個位子!」

「是!」

趙軍官立馬點頭,抬眼看了看,見他們中隊的人基本都已經走到訓練場旁邊事先劃分好的場地坐好了,便趕緊叫著向南天三人去了他們中隊,隨後讓人騰出了幾個方凳。

本來他要讓向南天坐最前面的,但是向南天怕太顯眼,所以就帶著林羽他們坐在了第二排。

此時整個訓練場上已經坐滿了軍情處中尉以上的軍官,不過因為軍情處人收人十分嚴格,所以經過這麼多年的積攢,新老人都在,此時訓練場上總公也不過才百十號人。

不過訓練場最末端,坐著十數位身著倭國自衛隊制服的人,顯然是劍道宗師盟的人。

周圍的一眾年輕軍官都好奇的往這邊打量,不過他們雖然都聽說過向南天的名字,但是卻沒有見過向南天,唯一看過的幾張照片還是向南天年輕時候照的,所以他們根本沒有認出來,而且向南天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了,也壓根沒有人往這上面聯想。

「都瞎看什麼呢!這位是我們軍情處以前的一位老首長,都放尊敬點!」

趙軍官沖這幫手下呵斥了一聲,隨後坐在了向南天的身旁,討好的說道:「首長,我們這裡條件可能不太好,您委屈一下,我這就去給您弄點水和水果!」

「不必了,你現在就把我當成你的一個兵就行了!」向南天擺了擺手,接著目光如炬的朝著主席台那邊望了過去。

林羽此時也已經好奇的望向了主席台,只見主席台上總共坐了有十個人,其中幾個身著軍裝的中年男子毫無疑問就是軍情處的高層,這些人中自然有趙軍官所說的一號首長和二號首長。

不過林羽根本就沒見過他們,所以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而另外幾個身著西裝和東瀛和服的男子,應該就是倭國劍道宗師盟那邊的人。

不出林羽的意料,那天去他醫館鬧事的那個兩鬢斑白的老人和那個尖頭倭國人也都在。

老人緊靠著軍情處的一眾高層領導,可見他在劍道宗師盟的地位很高,而他旁邊坐著一個光頭老人,小鼻子小眼,滿臉堆笑的樣子像極了倭國小電影里的猥瑣老頭兒。

至於他倆旁邊坐著的幾個倭國人,林羽並不認識。

而帶頭去醫館鬧事的那個尖頭倭國人此時手裡抱著一把刀正穿著一身藍色的花紋和服,手裡抱著一把倭刀站在一旁。

林羽仔細瞥了眼他手裡的刀,認出來這就是那天他在醫館門口切裂路沿時用的倭刀。

此時尖頭倭國人高昂著頭,神情傲然,一副十分欠扁的樣子。

「沒想到啊,這次連德川這個老兒都來了!」向南天望著那個兩鬢斑白的老人冷哼了一聲。

「向老,您認識他?」

林羽好奇的問道,「他是什麼人?」

「何止認識,我們還交過手呢!」

向南天冷哼一聲,眼中精芒四射,「他是劍道宗師盟三大長老中的二長老,德川長信,是倭國江戶川時代幕府將軍德川家康的後人!」

林羽面色一怔,果然他猜的沒錯,這個老人果然是三大長老之一!

「這個老小子,陰損著呢,換句京城的老話說,就是蔫壞蔫壞兒的,所以這次倭國派他來,絕對是有用意的!」

向南天冷哼了一聲。

他們說話間,主席台上的軍情處高層例行公事的進行了一番演講,大致意思是熱烈歡迎倭國劍道宗師盟來我們這裡進行交流切磋,促使雙方共同提高進步。

等軍情處高層講完后,德川長信也站了起來,代表倭方進行了講話,同樣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話。

不過不得不說,他的中文非常的流利,如果不看他的衣服,可能任何人都無法分辨出他是個倭國人。

等演講完之後,他轉頭望著身旁軍情處的一號首長鬍海帆笑道,「胡處長,我這次來特地給貴處帶了一份厚禮,算是作為我們劍道宗師盟和軍情處兩方友誼的一種見證!」

話音一落,坐在他們身後的一個助理便抱著一個很長的深紫色錦盒快步走了出來。

德川長信親自走過來將錦盒打開,只見錦盒裡放著的是一把明晃晃的倭刀,樣貌與尖頭倭國人手裡抱著的那把無異。

「胡處長,我先前跟您提到過我們的東洋第一刀您還記得吧?」

德川長信笑呵呵的說道。

眾人聞言不由一怔,莫非這錦盒中的就是東洋第一刀?!

而這德川長信竟然要將他們劍道宗師盟一直引以為傲的東洋第一刀拱手送給軍情處?!

就連胡海帆在內的一眾高層也是滿頭疑惑,不可置信。

林羽也滿心好奇,轉頭望了向南天一眼,只見向南天也是眉頭緊鎖,似乎也不知道這個德川長信搞得什麼鬼。

德川長信特地笑著頓了片刻,環視了四周一眼,笑呵呵的說道:「這錦盒中的刀,正是用東洋第一刀煉製剩下的邊角料製作的寶刀,僅有兩把,我願將其中一把,贈予咱們華夏軍情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0章 饋贈還是侮辱

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