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生活已經這麼苦了

第487章 生活已經這麼苦了

說著林羽有些不確定的跟玫瑰確認道:「是吧?他今年年紀不大吧?」

畢竟今晚上光線太差,他根本沒有看清楚凌霄的長相,而且在見到杜夫人之後,林羽才知道,有些人真的是不能單單從外表來判斷他的實際年齡。

「當然,他今年也不過才三十多歲而已!」玫瑰點點頭,冷聲道,「畢竟他師父那個老東西今年也剛近花甲而已!」

在玫瑰心裡,她曾經的那個師父,早就已經與她毫無瓜葛,不配再被她喊上一聲師父。

「如此年輕就練就至剛純體,這個人不只是掌握了極其獨特的修鍊方法,而且體質也絕對異於常人,說是天賦異稟絲毫不為過啊!」

林羽見玫瑰如此肯定,忍不住皺著眉頭有些忌憚的說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他的修為為什麼會突然間達到了這種地步,畢竟這個至剛純體不過是古典里記載的傳說而已,就連那個老東西也沒有練成呢!」

玫瑰皺著眉頭疑惑的說道,內心也是萬般不解。

「其實單論他的能力,我倒是不怕……」林羽皺著眉頭說道,「但是他這至剛純體,我真沒有辦法破解,畢竟以前從來沒接觸到,看來暫時只能避其鋒芒了!」

林羽此刻對這個凌霄多少有些忌憚,但是他不知道,凌霄對他也是忌憚不已……

「既然那天是凌霄逼著你來做替死鬼,那也就是說,他才是那個真正的變態殺手?」林羽皺著眉頭沖玫瑰說道。

現在看來,玫瑰在凌霄面前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也難怪她在提起凌霄的時候驚恐不已。

「不錯!」

玫瑰沉著臉說道,「不過他只是被利用的一把刀罷了,真正的幕後主使是那個老東西!」

「你是說你師父?!」

林羽面色一變,急切的問道,接著意識到自己的話不對,立馬改口道,「我是說你以前的師父!這件事莫非也與他有關?!」

玫瑰沉著臉點點頭,說道,「那老東西據說在修鍊一種極其陰毒的玄術,而這玉牌就是主要的法器,前段時間死的那些人,都是他派凌霄過來試驗的而已!之所以要在京城內殺人,就是為了挑戰軍情處的權威,據說他以前跟軍情處起過衝突,不過這次他失策了,沒想到軍情處比他想象中的要難以應付的多!所以他才讓我當他們的替死鬼!」

「這個老東西簡直是喪心病狂!」

林羽冷哼一聲,心想這個老東西當真是膽大妄為,連軍情處這種隸屬於國家機關的部門都敢挑戰,簡直是不管死活。

不管到任何時候,不管你修鍊到何種地步,在國家機器面前,都只有被碾滅的份兒。

畢竟國家的能力和歷史擺在那裡。

在他得知軍情處這個部門之前,他也覺得只要自己想,便能夠為所欲為,但是在知道軍情處的存在之後,他才知道,其實國家所掌握的信息和人才,比他想象中的要多的多,甚至林羽懷疑,軍情處還存在一些連他都難以企及的高人。

只不過現在沒必要,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沒有請出這些高人罷了。

「其實這一切也都只是我打聽過來的而已,具體的我也不了解,那個老東西對我戒備心很強,很多事情都瞞著我!」玫瑰沉聲說道。

說著玫瑰面色一變,滿是關切的沖林羽說道:「你聽我一句勸,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跟凌霄和那個老東西硬拼,縱然以你的能力可以與他們拼個魚死網破、玉石俱焚,那……那也不值得!」

「現在已經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刻了!」

林羽沖她笑了笑,面色一凄,輕聲道,「小智是被他們害死的,這個仇,必須得報!」

玫瑰抬頭望著林羽,一雙水汪汪的眼中寫滿了動容,輕聲道:「小智的仇,我會報,你……你沒必要摻和進來!」

「小智是我的患者,我曾經答應過他……要治好他的眼睛的……」

林羽低下頭,有些沉悶的說道,「可是,我現在食言了……」

玫瑰眼眶中已經噙滿了淚水,沖林羽搖了搖頭,兩行淚水順著臉龐悄然滑落,聲音哽咽道:「千渡山!」

「嗯?」

林羽聽到她這話微微一怔,顯的有些疑惑。

「老東西所居住的地方就是千渡山!」玫瑰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

「千渡山?!」

林羽面色不由一變,頗有些驚詫,急忙說道,「千渡山好像就在京城的郊外吧,好像還是什麼4A級旅遊景點吧驚?!」

「不錯!」

玫瑰點點頭,神色有些愴然道,「那裡有一個千渡觀,我從小就是在那裡長大的!」

「你是說你師父……不,前師父,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個旅遊勝地的道觀?!」

林羽滿臉的震驚。

「不錯,那個道觀傳聞非常的靈驗,所以往來的香客很多。」玫瑰嗤笑一聲,頗有些嘲諷的說道,「又有誰會知道,那個口口聲聲喊著度人無量、功德無量的老東西,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呢!」

林羽心中無比的驚駭,是啊,道家這種信仰之地,善念之地,清修之地,竟然會藏有一個如此狠辣的大魔頭!

而且更讓人驚訝的是,這個大魔頭竟然每天神色自如的接待千百香客,給人講道授經,簡直是可笑至極!

林羽不由感到一陣陰寒,接著掏出手機就要給韓冰打電話,但是低頭一看,發現都已經凌晨一點多了,便又把手機放了下來,既然已經知道了這個大魔頭的身份,那也不用非要急在這一時了,打算等明天再說。

「你師父就是千渡觀的觀主是吧?」

林羽望著玫瑰鄭重道,「你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小智的仇我一定會幫他報,也一定讓這個大魔頭付出應有的代價!」

玫瑰望著林羽輕輕笑了笑,點了點頭。

「時間不早了,那你早點休息吧!」

林羽沖她說了聲,接著起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

玫瑰突然喊了他一聲,接著伸手擦乾淨了臉上的淚水。

「怎麼了?」

林羽回頭問道。

「我,我有些害怕,今晚你能不能留下來陪著我?」

玫瑰沖他眨眨眼笑道,眼中又恢復了那種明亮的輕佻之色。

「你放心,我不走,我今晚上也住在醫館,我跟厲大哥就睡在隔壁!」

林羽溫柔的沖她笑了笑。

「可我還是害怕,你就陪我一晚吧,搬個摺疊床來,睡在這屋吧,可以嗎?」玫瑰眼中帶笑的望著林羽說道,「怎麼,你怕你老婆知道嗎?」

「怕她?怎麼可能?!」

林羽笑了笑,想緩和下氛圍,打趣道,「我們家向來是我說一不二,我讓她往東她不敢往西!」

「那你要是跟她說你要娶我呢!」

玫瑰側著頭,滿臉笑意的望著林羽,眼神狡黠的宛如一隻聰明的小狐狸。

「啊?!」

林羽猛地一怔,似乎有些沒有聽清玫瑰話中的意思。

「我開玩笑的,小弟弟!」

玫瑰咯咯的沖他一笑,「怎麼樣,露餡了吧?你要是不敢待在這裡,我也不勉強你!其實我就是想找個人說說話……」

說到這裡她神色一黯,眼中再也沒了剛才那種明亮的神色。

「好,你等我一下!」

林羽望了她一眼,隨後立馬轉身出去搬了一張摺疊床過來,放在屋子的一側,很快又抱了一床薄棉被和一個枕頭過來。

「那我關燈了!」

林羽鋪好被沖她詢問了一聲,頗有種回到了大學宿舍的感覺,只不過不同的是,屋子裡不再是那幫沙雕室友,而是換成了一個大美女。

玫瑰應了一聲,接著也縮進了被窩裡。

「何先生,我對你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來頭?」

黑暗中,玫瑰好奇的沖林羽問道,「怎麼能夠擁有如此高超的醫術,而且又擁有如此非凡的身手?畢竟你所在的層次,是很多人窮盡一生也無法達到的高度!而今晚上,我又見識到了你鑒定古玩神器的能力,同樣不是凡人所能夠攀比的!」

今晚上她可是目睹了全程,那個自稱國際大師,牛逼吹得震天響的嚴大師,到最後被林羽直接碾壓到渣都不剩。

在她心裡,這個何先生實在是太全能,太神秘了,神秘的讓她都不由有些著迷。

「這個,說來話長!」

林羽笑了笑,如實說道,「等以後有機會,我再慢慢說給你聽吧!」

「好!」

玫瑰突然咯咯的笑了笑,聲音中帶著滿滿的期待,同時又有一絲唏噓的輕聲說道,「一言為定,我希望到時候有機會,能聽你慢慢的將一切說給我聽……」

「一言為定!」

林羽笑了笑,接著問道,「明天早上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嗯……豆腐腦和油條吧!」玫瑰笑著說道,心裡突然感到一種家一般的溫馨。

「豆腐腦甜的鹹的?」

「當然是甜的,生活都已經這麼苦了!」玫瑰哼了聲,理所當然的說道。

「好!」

林羽莞爾一笑,心頭溫熱,隨後便一翻身,睡了過去。

今晚上這一番折騰,著實有些給他累壞了。

第二天早上天剛蒙蒙亮,林羽便醒了,打了個哈欠,一個翻身躍了起來,轉頭望向一旁的玫瑰,隨後他眼睛陡然睜大,猛地一怔,大驚失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7章 生活已經這麼苦了

2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