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打腫臉充胖子

第486章 打腫臉充胖子

林羽那一刀擊來的力道極重,剛才白衣人就已經感受到了胸口的劇痛,不過他剛才一直在強忍著罷了。

要是被林羽知道他已經受了傷,絕對會趁機對他痛下殺手的。

張佑偲在看到龍鱗甲上這個凹槽後面色猛然一變,驚聲道:「師父這龍鱗寶甲相傳是由祖師爺傳下來的,由玄鋼打造,不是說哪怕是重機槍掃上也毫髮無損嗎?!」

「看來是師父高估了這龍鱗寶甲的硬度了!」

白衣人鐵青著臉說道。

在他心裡,更願意相信是祖師爺打造的這龍鱗寶甲不行,而不願意去相信是林羽的力量太過巨大。

「嗯……可能是質量不太好……不過不得不說,何家榮那小子著實有兩下子!」

張佑偲一邊撕碎衣服,將腿上的傷口包紮好,一邊語氣凝重的點頭說道,對於林羽的實力,他可是了解的。

他胳膊和腿如今還沒好利索,但是他一人仍能勉強迎戰玫瑰和玫瑰那個同樣精通玄術的同伴,雖然顯得吃力,但是起碼能支撐一段時間。

但是他身體完好狀態下,對戰身負重傷的林羽,仍舊會被虐成渣……

那天在維多利亞灣外面的馬路上,要不是玫瑰及時趕到,他估計早就被林羽給解決掉了。

不過他實在沒想到,師父最得意的大徒弟,他的大師兄凌霄,竟然也在林羽身上討不到便宜!

「有兩下子?哼!也就那麼回事!」

凌霄一聽極其的不服氣,冷哼一聲說道,「我剛才根本就沒有用出全力,而且主要是我太輕敵了,加上又有人幫他,所以我才著了那小子的道兒,否則以他的能力,豈能傷我分毫?!」

話音一落,他再次忍不住「噗」的吐了一口鮮血!

「師兄,你沒事吧?!」

張佑偲見狀滿臉黑線,師兄這逼裝的有點勉強啊……

接著他面色急切的關心道,「走吧,你跟我一起去醫院吧!」

「我沒事!」凌霄咬牙搖了搖頭,嘴硬道,「祖師爺這龍鱗甲真的不行,回頭我得跟師父他老人家反映反映!」

「那是,那是!」

張佑偲滿臉汗顏的連連點頭。

接著張佑偲便掏出了手機,見雖然屏幕在整個都裂了,但是還在還能打電話,便直接打給了自己的大哥,讓大哥派人過來接自己和自己的師兄。

「師兄,你跟我一起去醫院吧,放心,那邊都是我們的人!」張佑偲回身沖凌霄喊道。

「無妨,這點小傷,我調理調理就行了!」

凌霄此時已經盤腿坐在地上運息調理起了身體,但是他不調理還好,這一調理,頓時感覺胸口氣血翻湧,沒忍住,再次噗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很顯然,林羽剛才那一刀所用的力道,已經震傷了他的五臟六腑,隨意催動氣血,反而會適得其反。

「師兄,你這……還是跟我去醫院吧!」

張佑偲嚇得臉都白了,師兄這幾口血吐得,比他大腿處的刀口流血都多吧?!

這要是再吐幾口,就會失血過多,暈過去了吧……

「沒事,我……我把淤血逼出來就好了!」

凌霄擺了擺手,一本正經的沖張佑偲說道,隨後岔開話題道,「師弟,你的傷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點皮肉傷而已!」張佑偲擺了擺手,面色一沉,厲聲道,「媽的,玫瑰這小丫頭片子,下手可真夠狠的!真想要我的命啊!」

「你放心,她和何家榮一個都跑不了!」

凌霄冷哼一聲,眼中迸發出一陣寒芒,說道,「等我這傷養好了,一定要好好的會一會這何家榮!」

說著他又忍不住一陣劇烈咳嗽,等緩和下來,才沖張佑偲低聲囑咐道,「不過那什麼,師弟,今晚上的事情,就不要對外宣揚了!尤其是我受傷的事!」

張佑偲微微一怔,隨後立馬明白了師兄的意思,皺著眉頭疑惑道:「師兄,您受傷了?您何時受傷了?!我怎麼不知道?!我只知道要不是那幫人過來瞎摻和,您此時已經解決掉何家榮那小子了!」

凌霄聽到這話很欣慰的沖自己的師弟點了點頭,不錯,這個師弟很上道。

話說林羽帶著玫瑰和玫瑰的同伴逃離樹林之後,整個人累的差點撲在地上,畢竟帶著兩個完全用不來上力的人逃跑,確實有些吃力。

隨後林羽帶著他們藏在了路邊,給步承打了個電話,讓他抓緊來接他們。

「何先生,人生當真是何處不相逢啊!」

玫瑰轉頭望著林羽,聲音雖然虛弱,但是語氣中倒是又恢復了那種輕鬆魅惑的腔調。

再次見到林羽,玫瑰顯得有些興奮,上次一別,她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以為自己有生之年再也見不到林羽了,但是沒想到今晚上竟然在莊園的拍賣會上見到了林羽。

跟以前一樣,不管這位何先生走到哪裡,永遠都是最矚目的焦點,輕而易舉便將別人覬覦不已的神王鼎給競拍走了。

當時拍賣會上她一直在注視林羽,但是林羽卻始終沒有發現她。

不過對她而言,能最後見上林羽一次,也算了無遺憾了,不過讓她做夢都想到的是,在她行動失敗,馬上要被殺死的剎那,林羽竟然突然神奇的出現並且救了她,再次扮演了她心中所幻想的那個蓋世英雄!

「你這人不厚道啊,上次為什麼不告而別?!」

林羽沖她笑道。

「不逃難道等著你們抓我嗎?」

玫瑰想起當初弟弟死時的情景,有些凄然的笑了笑,說道,「現在你再次抓到我了,可以回去交差了!」

林羽轉過頭望向她,此時距離離著近,他才終於看清了玫瑰那張堪稱美艷的面容,只不過相比較往常玫瑰永遠神采奕奕不同的是,此時的她面色看起來有些蒼白,顯得十分憔悴。

「你忘了,對於你而言,我除了是軍情處的少校,還是你的朋友!」

林羽望著她鄭重的說道。

其實在得知玫瑰不是那個變態殺手之後林羽如釋重負,本來想著要好好的幫她的弟弟治好眼睛,讓玫瑰的生活重新變得光明起來,但是沒想到意外來的那麼快……

玫瑰聽到他這話微微一怔,隨後輕聲道:「謝謝……」

可能夜晚的風有些大,她陡然間便紅了眼眶,不過好在光線太差,林羽看不清,讓她顯得不那麼難為情。

「你出現在拍賣會上,就是為了刺殺張佑偲嗎?」林羽沖她疑惑的問道。

「你知道我出現在拍賣會上了?」玫瑰有些驚訝的問道。

「不錯,我當時看到有個身影跟你很像!」林羽笑了笑。

「不錯,我就是要殺了張佑偲這條走狗!」

玫瑰面色一寒,冷聲道,「我查過了,當時擄走我弟弟的就是他!」

「大仇當然得報,但是……你這麼做,實在是太冒險了!」

林羽輕輕嘆了口氣,接著轉頭望了眼旁邊的黑衣人,詢問道,「這位是……」

「他是我的朋友!」

玫瑰立馬介紹道,「這次的事件是他幫我策劃的,人手也是他幫我找的!不過由於一些原因,我不能跟你透露他的身份!」

「理解!」

林羽笑了笑,他知道,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軍情處的人,所以很多事情玫瑰都不方便跟自己明說。

「那他是位小兄弟吧?」

林羽有些疑惑的問道,雖然不方便透露身份,但是他總得知道是男是女吧,否則都不知道該如何稱呼。

玫瑰輕輕嗯了一聲,林羽這才轉頭沖那男子說道:「兄弟,你忍忍,等回去之後我再幫你把腿骨接好!」

「不必了!」

男子冷冷的說道,抬頭望了眼遠處,見剛才那幫警察也沒追過來,抓過路邊的一根樹枝,拄著地踉蹌著站了起來,回身沖玫瑰說道,「既然你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以後再聯繫!」

「你的腿都傷成這樣了,還是讓何先生幫你看看吧!」玫瑰急切的說道,「何先生是神醫,他一定能讓你的腿骨恢復到完好如初的!」

「不必了,我就是死了,也不用他幫忙!」男子冷冷丟下一句話,說完男子便吃力的翻過了公路,踉蹌著順著路邊往西走去。

「他怎麼了,我以前見過他嗎?」

林羽不由有些納悶,從這幾句話聽來,這個男子似乎對他帶有很大的成見啊。

「沒事,他就這種性格,一會兒會有人來接他的,他不會有事的!」玫瑰望著男子的身影神情複雜的說道。

過了沒一會兒,步承便趕了過來,接上林羽和玫瑰后,按照林羽的吩咐,快速的朝著醫館趕去。

「忍忍,一會兒就到醫館了!」

林羽見玫瑰捂著腹部疼的滿頭大汗的樣子,滿是心疼,輕聲安慰道,不得不說,這個白衣人下手實在太狠了,怪不得他能做出那種慘無人道的壞事!

等趕到醫館之後,林羽先替玫瑰把了把脈,隨後替她扎了幾針,接著開了一些藥材,讓厲振生去煎了一副葯。

葯熬好,玫瑰把葯喝下去之後,整個人精神狀態便好了許多。

林羽見她沒什麼大礙了,這才鬆了口氣,遞給她一杯熱水,在她面前坐下,打量她一番,笑道:「這麼久不見,你瘦了!」

玫瑰聞言心頭一酸,笑了笑,沒有說話。

「其實你不用這麼勉強自己,非要把把一切自己扛下來的,我可以幫你!」林羽沖她鄭重道。

「你鬥不過他們的,我不想你因為我跟他們不死不休!」

玫瑰輕輕的搖頭嘆了口氣,「你今晚上跟凌霄也交過手了,也知道了這個人身手不簡單!」

「凌霄?他叫凌霄?」

林羽皺了皺眉頭,隨後疑惑道:「這個凌霄到底什麼來頭,我看他年紀也不大吧?為什麼年紀輕輕,竟然就練成了至剛純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6章 打腫臉充胖子

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