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張家遇伏

第483章 張家遇伏

「吱嘎吱嘎!」

幾聲急促的輪胎摩擦之地聲傳來,開車的司機非常具有經驗,並沒有一腳將剎車踩到底,而是快速的輕點幾下剎車,將車子平穩迅速的停了下來。

好在雨下的不大,並沒有出現打滑的情況。

因為跟著何自欽一起過來的一眾保鏢都是千挑萬選選出來的,所以面對這種情況都沒有絲毫的慌張,全部都有條不紊的以最快的速度將車停好,隨後各自掏出槍迅速的聚集過來,圍在了何自欽和林羽所坐的這輛車四周,警惕的掃視著周圍。

與此同時,有四個保鏢已經迅速的朝著遠處火光所在的地方跑了過去,去探查到底發生了什麼。

「媽的,不會是為我們這個神王鼎來的吧?!」

何自珩有些緊張的說道,他們剛拍得了神王鼎,路上就出了這檔子事,他難免不往這上頭考慮。

他們何家得了這尊神器,眼紅的人絕對大有人在,不過他想不通,憑他們何家在京城的地位,竟然還有人敢打他們家的主意,簡直是不知死活!

「自珩,一會兒要是出什麼事情,你帶著爸和神王鼎先走!」

何自欽往外看了一眼,突然轉過頭,將手裡的神王鼎塞到了何自珩的手裡,同時遞給何自珩一把手槍,接著自己從腰間摸出另一把手槍下了車。

何慶武倒是一臉的坦然,一句話沒說,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

經歷過那個炮火連天的年代,這點事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而且他相信自己兒子選出的這幫人,足以應付任何突然狀況,否則他兒子這個局長就沒有必要當了。

林羽謹慎的看了外面一眼,接著搖下窗戶,探頭往火光的方向望了一眼,發現距離有些遠,出事的車輛不像是何家車隊的車。

果然,此時跑去打探情況的那幾個保鏢也已經快速的跑了回來,沖何自欽沉聲彙報道:「首長,前面出事的是張家車隊!看來對方是沖著他們來的!我們要不要支援他們?!」

因為剛才留下來欣賞神王鼎的緣故,張家的車隊與何家的車隊幾乎是一前一後離開的山莊,所以兩家車隊距離離的並不是很遠。

「張家的車隊?!」

何自欽明顯一怔,得知對方並不是沖他們何家和這尊神王鼎來的之後他陡然間鬆了口氣。

他沉著臉略一思考,接著回過神,彎著身子從車窗口問道,「爸,張家車隊出事了,我們要不要支援他們?!」

「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吧!」

何慶武皺著眉頭沉吟了一聲,他們家與張家表面上還過得去,遇到這種事,不幫一把說不過去。

「好!」

何自欽點點頭,隨後沖先前勘察的四個人說道:「你們四個留下,支援張家!」

「是!」那四人立馬沉聲答應了一聲。

「注意安全,記住要是有什麼問題,先保全自己!」

何自欽囑咐了一句,說著轉身就要上車,但是身子一頓,接著轉頭沖旁邊的兩人沉聲道:「你們倆,跟他們一起留下!」

「是!」

那兩人沒有絲毫的遲疑,立馬答應了下來。

對於他們而言,何自欽的話就是絕對的命令,哪怕是讓他們現在去死,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遲疑。

何自欽上車之後這才對著耳麥低聲道:「我們的車隊現在繼續往前走,經過張家車隊的時候,不要有任何停留,快速通過,記得注意觀察四周的情況,保持車距,互相之間離的不要太遠!」

因為從郊區趕往京城的路只有這一條,所以他只能命令車隊繼續往前走,不過好在這條路十分的寬闊,張家的車隊此時因為其中一輛車發生了爆炸,同時又受到了火力的壓制,所以他們的車盡數停在了路的右側,如果何家的車逆行從左側快速通過,那便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

何自欽知道,這種情況下,自然是越早離開越好,留在原地反而更危險。

掛了電話之後,他立馬又將電話打回到了局裡,吩咐局裡的手下立馬往這邊趕,一隊支援張家,一隊過來接應張家。

像他這種級別的人物,做事向來滴水不漏,雖然現在看來那幫人是沖著張家來的,但是他不得不防,畢竟這也有可能是對方玩的一個圈套,故意佯攻張家,逼何家幫忙,達到分散、削弱何家安保力量的目的,然後等何家離開之後,再對何家動手。

所以他剛才打電話的時候,特地讓手下調動了直升機先過來接應他們。

好在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複雜,他們迅速穿過前面張家停車的路段時雖然聽到了槍聲,但是全部都集中在張家那邊,並沒有人對他們動手。

何自欽這才鬆了口氣,囑咐車子加快速度往市裡趕去。

林羽下意識的轉頭回身,透過車窗,往張家那邊望了一眼,有些好奇張家到底得罪誰了,顯然人家這是早有準備啊,而且既然敢對張家下手,那這幫人來頭肯定不簡單。

不過這是張家的事,與他毫無瓜葛,他也懶得去操心,索性直接將車窗搖了上來,但是此時他突然聞到空氣中飄來一股奇怪的香味!

他渾身猛的一怔,眼睛陡然間睜大,玫瑰?!

他立馬再次將車窗搖下來,轉頭往後面火光處望了一眼,只見車輛跟前人影閃爍,槍聲大作,亂作一團,在雨幕的遮擋下,根本看不清具體發生了什麼。

而此時那股淡淡的香味也已經消失不見,彷彿從沒出現過一般。

林羽緊蹙著眉頭,他的嗅覺絕對不會出任何的差錯,他可以斷定,剛才那香味雖然很淡,但絕對是玫瑰身上的那種香氣!

不過雖然香氣一樣,但是這並不代表玫瑰就一定會出現在這裡。

但是他想起方才在那座莊園里那個熟悉的銀灰色的制服的女人,他心裡又不由打起了鼓,剛才那個人影的背影真的跟玫瑰十分的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個人影沒有玫瑰平日里那股魅惑性感的走路姿勢。

就算那個身影是玫瑰,她此時也應該在莊園啊,也不會出現在這裡啊?

不對!

林羽想起來張家二爺張佑偲會玄術的事情不由心頭一顫,莫非這個張佑偲跟玫瑰之間有什麼聯繫?!畢竟他曾經可是懷有過張佑偲就是那天晚上維多利亞酒店外面襲擊他的蒙面男!

倘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張佑偲和玫瑰的關係絕對不一般,所以玫瑰極有可能是跟著張家一起來拍賣會的,那麼現在張家遇襲,她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

林羽想到這裡心頓時砰砰跳了起來,雖然他知道這都是他的臆測而已,但是也確實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倘若玫瑰真的跟張家在一起,他不能坐視不管!

一是因為他不想玫瑰出什麼意外,二是他們軍情處還要從玫瑰嘴裡問出那個真正的變態殺手的身份呢!

此時遠處傳來了直升機的聲音,顯然是何自欽調派的直升機趕了過來,而道路前面也已經看到了一些亮著光的高樓,可見他們已經臨近市郊了。

「何局長,前面靠邊停下車吧!」林羽沖何自欽說了一句,笑道,「我有個朋友就住在附近,我想過去拜會拜會他!」

「你這麼晚了拜會朋友?!」何自欽低頭看了眼手錶,見都已經十一點多了,不由嗤笑了一聲,顯然不太相信林羽的話。

「奧,我也是臨時起意,我本來約了他明天一起外出辦事的,索性今晚上就住在他家裡吧!」林羽笑了笑,隨便扯了個謊。

「何先生,方才出亂子的地方離著這裡不遠,你晚上在這裡過夜不安全,還是跟我們一起回市裡吧!」

何慶武頓時急了,立馬沖林羽勸解道。

「沒事,何老,我朋友那裡很安全!」林羽沖他笑了笑,見他是真的關心自己,心頭不由感覺有些溫暖。

「爸,既然人家想留就留下吧,您就別跟著摻和了!」

何自欽趕緊勸了自己的父親一聲,心裡有些不爽,自己的父親不是一個善於表達情感的人,對自己的親孫子都沒有說過多麼關懷的話,今天竟然對何家榮這個外人如此關心。

「是啊,爸,何先生是大人了,自己心裡有數,而且人家說不定確實有什麼急事呢!」

何自珩也立馬勸了自己的父親一句,在這件事上,他與大哥立場一樣,雖然他對林羽不反感,但是也不希望林羽跟他們何家,尤其是跟老爺子走的太近。

林羽倒是對他們倆很感激,要是何老爺子刨根問底的話,那他還真不好解釋。

「那好,何先生,你多注意安全!」

何慶武頗有些不放心的囑咐了林羽一句。

林羽點點頭,接著打開車門下了車。

「何先生,今晚上多謝你了,改天我讓瑾祺請你去我家喝酒!」何自珩搖下車窗遞給林羽一把黑傘,沖林羽笑著擺了擺手。

其實他也看出來林羽一定有什麼心事,不過他也沒有多問,其實林羽是死是活,他並不關心。

何慶武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有些不放心的透過後窗一直回頭望向林羽,直到隨著車子的駛離,林羽的身影已然看不清為止。

林羽站在原地等他們離開之後,這才將傘扔掉,翻身跳進了路邊的護欄,隨後身影陡然間隱藏在了黑暗中,冒雨抄近路以極快的速度趕往了方才張家出事的地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3章 張家遇伏

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