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中外醫術之爭

第46章 中外醫術之爭

「你他媽誰……」

橫肉臉回身就要罵,看到背後的身影後身子猛的打了哆嗦,差點坐到地上。

「謝……謝書……記……」

路邊停著一輛嶄新的黑色奧迪A6L,掛著政府部門的排照,來的正是清海市市委書記謝長風。

「你剛才說什麼?依法辦事?是依著哪個法讓你這麼辦事的?」謝長風冷聲道。

其實謝長風來了也沒一會兒,但正好聽到了林羽和橫肉臉的對話,不由怒火中燒。

這幾年在他的治理下,清海發展的井然有序,沒想到竟然還存在這種濫用職權的人。

「謝書記,我我我……」橫肉臉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心裡恐慌無比,自己怎麼這麼背,就碰上市委書記了呢。

「你們分局局長我沒記錯的話,叫孫明展吧?」謝長風瞥了眼橫肉臉身上的制服,冷聲道,「明天讓他親自到我辦公室去一趟!」

因為時間緊迫,所以謝長風並沒有心思深究,打算明天見了孫明展再好好的跟他算賬。

「是是是……」

橫肉臉急忙連連點頭答應。

「這裡的損失,全部由你們局裡承擔,趕緊給我消失!」謝長風皺著眉頭威嚴道。

橫肉臉等人嚇得屁都沒敢放一個,連滾帶爬的爬上車走了。

「多謝謝書記!」

「青天大老爺啊!」

「謝書記為民做主啊!」

周圍的一眾小吃店的店主也沒想到謝書記竟然從天而降,既震驚,又感動。

「大家客氣了,我是人民公僕,自然為人民服務,我在這裡向大家保證,回去后一定責成相關部門自我審查、自我檢討,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謝長風正氣道。

要不是來接林羽,他恐怕還不知道下層百姓的疾苦呢,他內心暗暗決定,以後有時間,一定要多來基層看看。

「小何,我們走吧。」

謝長風急忙邀請林羽道,他小舅子還在家等著。

「家榮,你先走吧,這裡我收拾就行。」秦秀嵐笑道,沒想到自己的乾兒子這麼有出息,市委書記竟然親自過來接他。

周圍的一眾小吃店店長也是羨慕不已,紛紛恭喜秦秀嵐收了個這麼有能耐的乾兒子。

往謝長風家走的時候,謝長風便跟林羽說了說他小舅子的病情。

病是很常見的肌肉萎縮,後背和脖子下面的肌肉有些塌陷,但奇怪的是,一出汗肩背就疼痛無比,而且兩隻手只能貼著兩肋,彷彿被人用繩子捆住了一般,根本無法張開,也抬不起來,如果強行活動手臂,筋骨就會無比的疼痛,難以忍受。

謝長風小舅子這半年在老家附近的醫院都看遍了,中西醫全都看過,也沒有治好,所以謝長風就邀請他小舅子來清海,想著請宋老給他醫治醫治,結果宋老給他推薦了林羽。

「小何啊,這個病你以前見沒見過啊,可有把握?」謝長風問道。

「說實話,我還真沒見過這麼奇怪的病情,至於有沒有把握,需要看過才知道。」林羽實話實說,這個病情聽起來確實比較怪異。

「好,那我們看看再說。」謝長風點頭道,暗想實在不行,還有宋老這層保障。

謝長風家住在一處機關單位小區,是市裡面給他分配的,因為他不是本地人,所以在這裡沒有房子。

房子面積中等,裝修樸實,但是打掃的很乾凈,一進門給人一種很舒適的感覺。

只見沙發上圍坐著三個人,其中一對夫妻,看起來比謝長風小不了幾歲,男子雙手緊緊的貼著兩肋,動彈不得,神情十分痛苦。

另外一個則是個五十左右的婦人,皮膚白皙,面相溫和,跟男子面貌有些相像,看到林羽后立馬站起來笑道:「這位就是小何吧,還麻煩你特地跑一趟。」

「阿姨您好,不麻煩。」不用問,林羽便猜這位應該就是謝長風的愛人。

謝長風隨後便給林羽做了下介紹,他愛人叫楊艷,小舅子叫楊坤,小舅子媳婦叫陶月萍。

楊坤夫婦立馬熱情的跟林羽打了個招呼,不過眼角間頗有些疑惑,姐夫說給他們找一個神醫來治病,怎麼來的是一個年紀這麼小的年輕人啊。

就算他們不懂中醫,也知道中醫種類龐雜、涉獵甚廣,等到學有所成,也都得是中年以後了,林羽這麼年輕,醫術靠譜嗎?

不過終歸是謝長風介紹的人,他們也沒敢多問。

其實謝長風心裡也沒底,是因為宋老極力推薦,他才願意帶林羽過來試試的。

「楊叔叔,先容我給您把把脈。」

林羽走到楊坤跟前坐下,細細的把了一會兒,發現楊坤的脈象脈反沉遲,是為柔痙,太陽病中的一種。

雖然癥狀複雜,但只要堅持用藥,是可以治癒的。

「怎麼樣,小何?」

謝長風見林羽收回手,立馬急切的問道。

他可是信誓旦旦跟小舅子夫婦擔保過的,來清海妥妥的給他們治好,這要是治不好,丟的可是他和清海的臉面。

「問題不大,我一會兒給楊大哥做個針灸,幫他順筋活血,再開個藥方,讓他一連吃上十餘劑,便能痊癒。」林羽自通道。

「太好了!」謝長風頗為興奮,連忙吩咐楊艷去拿針袋。

誰知楊艷的手機這時突然響了起來,謝長風只好自己起身去把針袋取過來。

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看樣子以後得準備一個針袋了,要不然去人家家治病老讓人家提前準備針袋,顯得自己不專業。

楊坤和陶月萍心裡也是忐忑不已,這是醫生嗎,連個針袋都沒有。

就在林羽拿出銀針準備給楊坤治病的時候,楊艷突然走過來喊道:「小何,能不能請你先等等,我侄子剛才給我打電話,說讓你先別急著治,等他來了再說。」

「晨銘要回來?」陶月萍詫異道,「他不是忙嗎?」

「你兒子這不是不放心他爸嘛,把京城的通告推了,坐飛機趕了回來,已經從機場往這走了。」楊艷笑道。

「那感情好,正好讓他跟小何認識認識,小何,我侄子你聽過沒?楊晨銘。」謝長風笑道,語氣頗有些自豪。

「楊晨銘?是那個大明星嗎?」林羽想了想問道。

「哈哈,不錯,你們年輕人應該都聽過他的歌吧?」謝長風笑道。

「當然聽過,我妻子還是他的粉絲呢。」

林羽搖頭笑了下,感覺還真是巧啊,這個楊晨銘可是一個人氣爆棚的實力歌手,現年三十多歲的他,已經火了近十年了,歌曲常年佔據各大音樂平台的排名榜。

江顏就是他的忠實粉絲,平日里聽的,基本上都是他的歌,據說她從高中就喜歡他了,一直到現在。

林羽一直想著等楊晨銘來清海開演唱會的時候,帶著江顏一起去聽,沒想到今天竟然會來給他父親治病。

如果要個簽名照回去,江顏一定會很開心吧?

林羽不由有些欣慰的想到。

等了大概有半個小時,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楊艷趕緊起身去開門。

只見門外站著一個穿著打扮極其時尚的男子,正是楊晨銘。

林羽有些意外,沒想到他保養得這麼好,看起來也就二十七八。

不過楊晨銘並不是自己回來的,跟在他旁邊的,還有一個金髮碧眼、長鼻子的老外,老外拖著一個大行李箱,上面帶著一個很大的紅十字。

哦?看來還是同行啊。

林羽不由多看了長鼻子老外幾眼,突然心裡暗驚,這個老外好像挺眼熟啊,他在江顏的一本醫科雜誌上見到過他,好像是國外著名的神經科專家。

「晨銘,這位是?」

一家人看到老外都有些意外。

「奧,姑姑,姑父,這是我從京城請來的神經科專家凱洛。」楊晨銘急忙給大夥介紹了下老外。

「你們好。」

老外的中文說的很不錯,口音也不算重,可見在中國待的時間不短。

「那你請這位凱洛大夫來是……」楊艷有些難為情的詢問道。

他們已經把林羽請來了,現在楊晨銘又帶了一個醫生來,確實有些不妥,搞得好像不相信林羽的醫術似得。

謝長風臉上也有些不悅,說道:「晨銘,我不是告訴你了,我請了一個中醫大夫過來。」

「姑父,這年頭,誰還看中醫啊,那都老掉牙的東西了,根本不管用。」楊晨銘神情頗有些不屑的說道。

林羽一聽不由皺緊了眉頭,其實楊晨銘找別人來給他父親治病,他並沒有意見,只要病治好了就行,但是現在楊晨銘竟然詆毀中醫,林羽就頗有些不悅了。

「是的,謝先生,我對你們華夏的中醫也多少有一些了解,治療一些小病小症還是可以的,但是這種神經內科的疾病,中醫很難有效的。」凱洛也開口說道。

「哦?凱洛先生的意思是中醫不如你們西醫嘍?」林羽有些坐不住了,背著手站了起來。

「先生,我沒有任何冒犯的意思,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凱洛老實說道。

「那凱洛先生來之前對楊叔叔的病情了解嗎,這種癥狀你以前見過嗎?」林羽問道。

「這麼奇怪的癥狀我倒是沒有見過,但歸根結底仍然是肌肉痙攣,我可以給他注射我們國家新型的BTXA,很快便能見效。」凱洛很自信的說道。

「他的癥狀比普通的肌肉痙攣複雜的多,雙臂張不開,是因為太陽經脈感受風邪,日久不解,風陽化熱,傷及陰血所導致的,除了中醫,任何藥物都無解。」

林羽的聲音很平淡,但是語氣卻十分堅定。

「哈哈哈……」凱洛忍不住笑了起來,「先生,您可真幽默,如果您不信的話,我們是否可以打一個賭?」

「哦?怎麼賭?」林羽挑了挑眉頭。

「如果我的葯不能治癒楊先生的病情,你用中醫幫他治好的話,我明天就在京城最大的醫療雜誌上刊登一篇我本人對中醫道歉、並且甘拜下風的文章,怎麼樣?」凱洛詢問道。

「嗯,這個可以有。」林羽點點頭,對這個賭注很滿意。

「當然,如果你輸了的話,那你就得給我鞠躬致歉,承認中醫無用!」凱洛眼神灼灼的望著林羽。

「不行,我不同意!」謝長風眉頭一皺,啪的拍了下桌子。

中醫是華夏的國粹,承認中醫無用,那不是辱我國粹嘛。

而且林羽這一躬鞠的,不是林羽對凱洛的一躬,而是中醫對西醫的一躬,彎的也不是林羽的脊樑,而是華夏的脊樑!

「我同意。」林羽卻雲淡風輕的笑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中外醫術之爭

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