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對付你們,綽綽有餘

第462章 對付你們,綽綽有餘

雖然何自臻跟蠍虎大隊來往並不算多,但是畢竟是兄弟部隊,而且蠍虎大隊是唯一一支能夠威脅到他們暗刺大隊地位的特種部隊,所以他對蠍虎大隊的成員還是做過一定的了解,看過他們大隊的檔案,認識他們大隊之中絕大部分的人,而這個身手卓著的年輕人,他卻沒有絲毫的印象。

「他來我們大隊沒多久,總共還不到半年,您這半年總共就回來了一兩次,自然不認得他!」秦勇笑呵呵的說道,「再說,這種沒什麼分量的小孩子,哪配讓您認識!」

廖智剛才的大勝,給秦勇增添了莫大的自信,他心中忍不住想到,原來何自臻培養出來人也不過如此嘛!

而且他這句「沒什麼分量的小孩子」顯然是暗含諷刺,似乎是在說我們一個沒什麼分量的小孩子照樣打的你們的教官滿地找牙!

李長明是個暴脾氣,聽到秦勇這話自然氣不打一處來,怒聲回擊道,「行了,別吹了,你們蠍虎大隊里一個沒什麼分量的小孩子都這麼厲害,那你這個堂堂的副隊長跟我單挑兩次,怎麼每次都被我打的連滾帶爬啊!」

他這話並不是憑空捏造,他和秦勇以前確實切磋過兩次,而秦勇自然不是他的對手,每次都是他完勝。

就秦勇被李長明這話堵得頓時面色一白,咬著牙沉聲道:「你以前打過我,不代表以後也能打過我!」

「那行,那咱倆現在就站出來打一場啊,你代表蠍虎大隊,我代表暗刺大隊,咱倆誰輸了,誰學狗叫!怎麼樣!」李長明冷哼一聲說道,「你敢嗎!」

秦勇臉色頓時漲的通紅,有些不敢應答。

「我跟你比!」廖智再次站了出來,沖李長明冷聲道。

「好,你來比也一樣!」李長明立馬答應了一聲,心裡鬆了口氣,其實他是故意激秦勇的,就是想著重新比一場,只要他把這個廖智擊敗,那就能把暗刺大隊的名聲重新給扶起來!

秦勇面色變了變,沒急著說話,沖廖智使了個眼色,顯然是在問廖智有沒有把握。

廖智十分自信的沖秦勇點了點頭,示意他沒問題。

秦勇這才來了底氣,沖李長明冷聲道:「好,那我就再給你們暗刺大隊一次機會,不過,我能說廖凡代表的了蠍虎大隊,但是你能不能代表暗刺大隊,似乎得何首長說了算吧?!」

說著他轉頭望了眼何自臻,看到何自臻那張堅毅的面容和銳利的眼神,不由有些心虛,眼中閃過一絲膽怯,沒敢跟何自臻對視。

「隊長,你放心,我贏他沒問題!」

李長明轉過頭,信誓旦旦的跟何自臻擔保道。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何自臻搖了搖頭,笑道:「明子,你打不過他的!」

他話音一落,在場的眾人不由面色陡然一變,不只是李長明等幾個暗刺大隊的人感到震驚,就連蠍虎大隊的人也是一臉驚詫,似乎想不通身為暗刺大隊的隊長,何自臻為何會滅自己的威風,長他人志氣!

林羽和步承也是一怔,顯然沒想到何自臻會說的這麼直接,縱然是實情,也可以耍點心機,委婉一點的糊弄過去吧?!

不過隨後林羽心頭對何自臻升騰起一股由衷的敬佩之情,這恰恰證明了何自臻的光明磊落,這種洒脫的心胸,就連林羽也自愧不如!

秦勇也是睜大了眼睛,顯然有些不敢置信,隨後面色大喜,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威名赫赫的暗刺大隊隊長竟然能親口承認不如他們,這是何其的難得啊!

「何隊長,還是您有見識啊,一眼便能將每個人的實力看個通透!」秦勇興沖沖的沖何自臻豎了個大拇指,隨後轉過頭,沖李長明傲然道,「李長明,你聽到何隊長的話了沒有,還不趕快謝謝何隊長,正是何隊長阻止了你,才沒有讓你自取其辱!」

李長明聽到他這話氣的臉色通紅,急忙轉頭沖何自臻說道,「隊長,我能贏他的!」

「贏不了!」何自臻無奈的搖頭笑了笑,說道,「別說是你了,就是他們蠍虎大隊的肖隊長,也不是這個年輕人的對手!」

他這話顯然是刻意回擊,對面的秦勇面色不由一變,他知道,何自臻這話說的確實不錯,他們隊長其實最多也就能跟李長明打個平手,還真不一定能打得過廖凡!

秦勇咳嗽了兩聲趕緊調整了下心情,沖何自臻說道,「何隊長,這可不一定,不瞞你說,我們隊長最近實力可是提升了許多!再說,不管我們隊長打不打的贏廖智,反正你們暗刺大隊是沒有人能贏他了吧?!」

他說這話的時候不由挺直了胸膛,語氣間滿滿的桀驁。

「那可不一定,我還沒跟他打過呢!」

何自臻笑著昂起了頭,語氣豪邁的說道。

「您?!」

秦勇面色一變,有些驚慌的說道,「何隊長,這……您一個大隊長,欺負我們的一個小隊員,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小隊員?!」

何自臻笑道,「秦隊長,他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小隊員啊,這麼多特種部隊里,我還是頭一次見會玄術的特種隊員呢!」

作為戰神向南天的半個徒弟,何自臻自然早就看出了這個廖智身上的端倪,顯然這個廖智今天也是被特地帶來對付他們暗刺大隊的,目的自然是想要讓暗刺大隊的名聲掃地。

聽到他提到「玄術」兩個字,秦勇和廖智兩人的臉色陡然一變,顯然沒想到他們的老底竟然被何自臻一眼給看了出來。

李長明和老黑等人也是猛然一怔,對於「玄術」這兩個字他們可並不陌生,以前何自臻也沒給他們少講這方面的事情。

他們都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一些超自然的現象,而且也有很多超越常人的奇人異士!

但是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相貌平凡的廖智,竟然也精通這方面的東西!

怪不得他能如此凌厲的擊敗老黑呢!

「好啊,秦勇,你他媽的找個懂玄術的跟我們打!真他媽有你們的!」李長明指著秦勇的鼻子冷哼道,「你咋不從軍情處找個人跟我們打!」

「什麼玄術,我……我們根本沒聽過啊!」秦勇面色頓時通紅,硬著頭皮裝出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不承認也不要緊,半個月後你再帶這個小同志過來,我跟他打!」何自臻笑道,「這今天我傷還沒好,不能做劇烈的運動,不好意思!」

「何隊長,您說這話不是赤裸裸的打我們蠍虎的臉嗎,我們隊里的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孩子,那敢跟您這個隊長動手啊!」

秦勇笑呵呵的說道,「今天這事本來也就是個切磋,要不是長明他們一直要求,我壓根都不會讓廖智跟您的人動手,您心裡要是覺得有芥蒂,這樣,今天這件事我們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我保證我們的人不會跟任何人透露!」

他這話說的好聽,但是其實是在暗諷何自臻以大欺小,同時也是在諷刺暗刺大隊輸不起。

「秦隊長,別,我們暗刺大隊向來敢作敢當,我們既然輸了,那就是輸了,你跟任何人說都可以!」何自臻笑道,「不過這個小兄弟確實精通玄術,這也是無法掩蓋的事實,我跟他打,倒也不算是欺負他!」

「何二爺,我覺得您這話不太對!」

這時一旁的林羽突然站出來沖何自臻笑了笑,反駁了一句。

何自臻聞言面色一變,顯然沒有想到林羽竟然會主動站出來摻和這件事,而且說話還向著對方。

「何先生,此話怎講?」何自臻有些疑惑道。

「大家都知道,放眼整個華夏,您的實力都是頂尖的存在,甚至絲毫不亞於一些軍情處的一些奇人高手,而且您又是暗刺大隊的隊長,以您這樣的身份跟這麼一位年紀輕輕的少尉打,確實是欺負人了!」林羽面色坦然的說道,語氣十分的誠懇。

李長明等人聽到這話氣的窩火不已,這個何先生到底是哪幫的,他們破格請他進來參觀,結果他竟然幫著外人欺負他們暗刺大隊?!

要不是因為林羽是他們隊長的救命恩人,他們早就破口大罵了!

「哈哈,何隊長,這位兄弟話糙理不糙啊!您的能力、經驗積澱了這麼多年,而廖智這小子才多大啊,跟您根本就不是一個層級上的!」秦勇立馬呵呵的笑道,「說不定等他到了您這個年紀,才有可能超過您……」

「放你媽的屁!」

李長明聽到這話頓時勃然大怒,這個秦勇還真他娘的蹬鼻子上臉了,連他們隊長的威嚴也敢挑戰!

「我就這麼一說,就這麼一說……」秦勇也知道自己有些失言了,立馬有些膽怯的看了何自臻一眼,畏懼的縮了縮脖子。

「何二爺,秦隊長這話說的對,反正無論如何,您親自出馬,實在是不太合適!」林羽點點頭,十分贊同的說道,「所以,還是由我代替您吧!」

他這話一出眾人不由再次一怔,滿臉詫異的望著林羽。

「你代替我?!」

何自臻也是滿心驚詫,上下打量了林羽一眼,禁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何先生,這不是治病啊,這是實打實的格鬥啊!」

他在京城待的時日不多,對京城的消息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林羽醫術超凡,挫敗了韓國人,醫治好了英皇室的小公主,而對於林羽的身手,他並不太了解,所以自然不認為林羽能夠擊敗廖智。

「你?!」

此時秦勇打量了林羽一眼,也不由嗤笑道,「小兄弟,你沒吃過葯吧?!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都不夠我們一拳打的,你還是哪涼快哪待著去吧!」

「是啊,何先生,你是來做客的,沒必要摻和我們隊里的事!」李長明此時也看出來林羽是好心了,急忙勸了林羽一句,不明白他為什麼敢站出來主動挑戰廖智,他這身板,可能真不夠人家一拳打的……

「我雖然不是你們隊里的人,但是倒也接受過何二爺的一些指點,算是何二爺的半個徒弟,由我代替何二爺出站,再合適不過!」

林羽面色坦然的笑了笑,接著望向何自臻,沖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放心。

何自臻聽到這話不由一怔,心頭疑惑,不明白林羽為什麼要說謊,但是看到林羽的眼神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

「什麼,你是何首長的徒弟?!」

秦勇面色一變,抬頭望了眼何自臻,見何自臻沒說話,立馬走過來打量了林羽一眼,疑惑道,「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雖然何二爺只是稍微指點過我三五招招式,但是在我心裡,已經把他當做半個師父了!」林羽笑了笑說道,「公平起見,我今天就用何二爺指點我的這幾個招式跟你們打吧,其實就這幾招,對付你們,著實綽綽有餘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2章 對付你們,綽綽有餘

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