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新仇舊恨

第456章 新仇舊恨

玫瑰這一跑韓冰感覺特別的遺憾,倒不是因為覺得逃走了一個罪案累累的女魔頭,而是遺憾沒能從玫瑰嘴裡問出來那個真正的變態殺手是誰。

所以她便只好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這幾個被抓回來的歹徒身上。

「沒……沒人指使我們……我,我們認錯人了……」男歹徒支支吾吾的說道,「對……對不起,我們一開始找的人不是你們……啊!」

他話未說完,便立馬切換成了一陣凄厲的嚎叫聲,因為韓冰已經毫不留情的將腳踩在了他那條斷腿上。

男歹徒整個臉都白了,捂著自己的斷腿渾身顫抖不已,急聲道,「我說……我說……」

韓冰冷哼一聲,這才將腳拿回來。

「今天早……早上我們老大接到一個電話,有個人說有個大活讓我們干,報仇豐厚!」男歹徒咬咬牙,忍著疼,哆嗦著身子顫聲道,「我們老大起初不相信,後來那個人直接轉了一千萬過來,對方說事成之後,還會給我們打一千萬,所以這個活兒我們就接了……」

「那人說的是什麼活兒?就是讓你們殺我們?!」韓冰冷冷道。

「不……不是!」

男歹徒用力的搖了搖頭,隨後顫聲道,「那人讓我們按照時間把這個死掉的小……小孩送過來,說如果看到有個女人抱著這個小孩痛哭,就讓我們殺……殺了她……而且囑咐我們先把這個女人痛哭的畫面拍下來,然後再……再動手……」

這也就是為什麼剛才他們一開始沒動手的原因,因為他們接到命令,先要讓玫瑰感受感受那失去至親的切膚之痛!

林羽和韓冰面色不由微微一變,再次被這個變態殺手的歹毒心腸所震驚!

「和你們聯繫的人是誰?!」

韓冰冷聲質問道。

「這……這個我不清楚……」男歹徒搖搖頭,「是我們老大跟他聯繫的……」

「那你們老大呢?!」

「死了,被,剛才被你們開槍打死了……」男子有些怯懦的指了指麵包車旁邊被槍打死的兩個男人。

韓冰聞言面色一寒,接著厲聲道:「你就沒聽你老大提起過,打電話的那人是誰?!」

「沒……沒有……」男歹徒看到韓冰狠戾的神色,身子頓時一顫,急忙說道,「我們老大應該也不知道那人是誰,那個僱主把這個死小孩交給我們的時候,都是指定了屍體所在的地點,讓我們直接過去拿的!」

一旁的林羽聽到這話略一沉思,轉頭沖韓冰說道:「他應該沒有說謊,這像是那個人的作風!」

以前定製玉牌的時候,這個變態殺手都沒有親自露面,也是找人替他過去取的。

韓冰點點頭,其實她早就猜到了,從這幾個小嘍啰嘴裡可能根本就問不出什麼有用的信息。

接著韓冰便讓兩個手下審訊了審訊這幾個人,得知他們是一幫流竄性質的跨省殺人犯之後,便直接將他們移交給了公安機關。

至於小智的屍體,在法醫趕來確認過之後,也已經沒有了保存的必要,所以在經過龔院長的同意后,林羽便幫著她們將小智火化後下葬了。

龔院長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畢竟對於她而言,孤兒院的每一個孩子都是她的孩子,而因為雪兒的緣故,她對小智的感情又極其特殊,覺得自己對不起小智和雪兒。

而小智下葬后,林羽沒急著離開,買了一束鮮花,站在墓地前等了好久,但是始終沒有等到玫瑰的身影。

可能對於玫瑰而言,這些形式主義已經沒有絲毫意義了吧?

對於玫瑰逃走的動機,林羽也能猜到,她是想要親自去找那個變態復仇,可是她現在身負重傷,可能不過是去送死罷了。

可是明知道是送死,她肯定也會義無反顧吧。

林羽知道,其實在看到小智屍體的那一刻,玫瑰就已經死去了。

林羽望著墓碑上黑白照里小智的笑臉,忍不住想到,或許,從今以後,再也見不到她了吧。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麼戲謔,苦苦期待的結局總是得不到圓滿。

他們終究沒能得知那個變態殺手是誰,而玫瑰也終究沒有等到自己的弟弟。

林羽將手伸進口袋裡,掏出玫瑰留給自己的那把金鎖,輕輕嘆了口氣,隨後將手中的花放到小智的墓碑前,這才轉身離去。

林羽和步承剛回到醫館,就見醫館外面停著兩輛黑色的轎車,同時車前還站著幾個身著黑衣的男子,看到林羽后立馬迎了上來。

「你們是什麼人?!」

步承面色一寒,立馬擋在了這幾個人身前,滿是戒備的冷聲質問道。

「別緊張,我們沒有敵意,是特地來請何先生的!」

領頭一個方臉男子沖步承說了一聲,接著走到林羽跟前,啪的打了個敬禮,恭敬道:「何先生,我們家老爺子,奧,就是何老爺子,讓我過來請您,讓您去一趟醫院,我們家二爺已經醒了!」

「何二爺醒了?!」

林羽一聽這話不由精神一震,先前的低落情緒也瞬間被沖淡了幾分,急忙點頭道,「走,我這就跟你去!」

步承看了眼他們的車牌號,見確實是政府牌照,這才跟著林羽一起上了車。

到了醫院后,只見何二爺所在的重症監護室里已經站滿了人,除了何家老爺子何慶武外,還有何自欽兄妹以及何家的第三代,甚至將整個門外都擠了個滿滿登登。

老爺子的外孫昌昌原本在外面瘋跑,看到林羽后嚇得打了個激靈,似乎又想起林羽上次踢他的那一腳了,立馬老實了下來,貼著牆動都沒敢動。

「二哥!」門口的何瑾祺看到林羽后立馬拄著拐杖迎了上來,瞥見一旁站著不動的昌昌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這小子還得你治他!」

而剛剛從病房裡出來的何妙看到林羽后則狠狠的剜了林羽一眼,因為知道是林羽醫治好了她二哥,所以她這次沒敢說什麼難聽的話。

「爺爺,二……何大哥,我何大哥來了!」

何瑾祺扯著嗓子朝病房裡面喊了一聲,因為害怕爺爺,所以臨時改了稱呼。

「快,快請!」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何慶武雙手拄著拐杖,立馬站了起來,急忙說道。

人群立馬散開,林羽便走了進來,沖何老爺子點頭打了個招呼,接著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何自臻,只見他此時已經醒了過來,整個人的精神面貌顯得十分的不錯,正咧著嘴沖林羽笑,聲音有些虛弱的說道,「小兄弟,我這次可是欠了你一條命啊,大恩不言謝,他日有機會,我何自臻,定當湧泉相報!」

「什麼小兄弟,也不看看你都多大年紀了!」一旁的蕭曼茹忍不住埋怨了她一句,如果「何家榮」當真是她和何自臻的孩子,那叫小兄弟不就亂了輩分了嗎。

「哈哈,稱呼嘛,怎麼叫都無妨!」何自臻不羈的一笑,拍了拍床,示意道,「小兄弟,過來坐!」

何自臻性格爽朗,行事大氣,向來不為這些瑣事小節所束縛。

「行了,都出去吧,讓自臻跟何醫生聊兩句!」何慶武沖眾人擺了擺手,接著屋裡的一眾人便轉身往外走去。

何自欽趕緊走過來扶著父親往外走。

「老二啊,那我就回去了!」何慶武轉頭沖何自臻說道。

「好,爸,您慢點,等過兩天我能下床了,我就去看您和媽!」何自臻急忙說道。

「不急,不急,慢慢來!」何慶武囑咐了一句,有些不放心的說道,「對了,我跟你說的那事你好好考慮考慮!」

「我心裡有分寸,爸,您放心吧!」何自臻急忙應道。

何慶武這才點點頭,接著跟林羽打了個招呼,道了一聲謝,便在何自欽的攙扶下走了出去。

「來,何先生,快坐!」

蕭曼茹趕緊給林羽和步承搬了個凳子過來,但是步承沒有坐,起身去了門外。

「謝謝!」

林羽點頭輕笑,坐下后便給何自臻把了把脈,接著感慨道,「何二爺體質真好,恢復的非常快,要是換了旁人,就算藥效再好,也根本不可能這麼快就蘇醒過來的!」

「哈哈,哪裡,分明是小兄弟妙手回春啊!」何自臻爽朗笑道,接著急切道,「那我還有多久能出院啊?我在床上躺的實在有些難受了。」

「這個還得再等幾日!」林羽笑道,「這種毒具有滯后性,起碼這段時間之內你不能下床走動!」

「那對我可真是一種折磨啊!」何自臻有些無奈的嘆道,像他這種好動的人,一刻也在床上待不住,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讓他不醒過來!

「行了,你就消停點吧,聽何醫生的!」蕭曼茹有些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何自臻笑了笑,接著似乎想起來了什麼,急忙轉頭沖林羽說道,「對了,小兄弟,聽你說,我身上中的這個毒是來自東瀛是吧?!」

「不錯!」

林羽急忙點點頭,問道:「難道您不知道您擊殺的那三個人是什麼人嗎?!」

何自臻搖了搖頭,笑道,「我每天面對的都是國際上膚色各異的兇徒,對於國別早就不在意了,而且他們襲擊我的時候也沒有說話,我也沒想到他們是東瀛人!」

「我不知道那三個人是不是東瀛人,但是我敢確定,他們用的這種毒絕對是來自東瀛,而且來自一個叫神木的家族!」

林羽面色凝重的跟何自臻說道,想起了那天跟向老討論這件事的情形。

「神木?!」

何自臻面色陡然一變,隨後點點頭,神情變得愈發的陰沉,隨後眼睛一眯,冷聲道:「沒想到啊,他們現在竟然要對我下手了!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新仇舊恨一起算吧!」

「您跟這個神木家族有過衝突?!」林羽頓時來了興趣,急忙問道。

「這屬於國家機密,不過我可以稍微跟你透露透露!」何自臻望了林羽一眼,似笑非笑道,「不是我跟神木家族之間有衝突,是我們整個華夏跟神木家族之間有著莫大的衝突!」

「跟我們華夏有衝突?!」林羽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他怎麼也無法想到,一個小小的家族,竟然敢挑戰一個國家的威嚴!

「十年前,他們盜走了我們國家的一份機密文件!」何自臻凝著眉頭鄭重道,「一份關乎國家命脈的文件!」

關乎國家命脈的文件?!

林羽頓時睜大了眼睛,頗有些震驚,沒有插話,滿臉期待的望著何自臻,等待著他的下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6章 新仇舊恨

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