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爭風吃醋

第450章 爭風吃醋

林羽抱著玫瑰衝進醫館后徑直抱著她進了內間,將她放置在診床上,而葉清眉和江顏此時已經端了一盆清水走了過來,她們雖然內心都好奇這女的是誰,好奇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們知道,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救人要緊!

「幫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去,將血清洗乾淨!」

林羽沉聲說道,接著立馬轉身快速的走出去,去了藥房。

葉清眉和江顏趕緊找出剪刀,連忙將玫瑰傷口處的衣服剪開,隨後用毛巾蘸著溫水給她清洗了清洗身上的血跡。

因為韓冰給的那管藥膏發揮了效用,所以玫瑰的創口此時已經癒合了一些,但是血糊糊的創口看起來仍舊有些可怖。

江顏倒是沒有任何的異樣,面色坦然,雖然她是內科醫師,但是這種外科的手術以前也接觸過,這點小傷,對她而言並不算什麼。

葉清眉卻有些不適應,看了眼皮肉外翻的血紅色傷口,不由心頭一毛,面色煞白。

江顏見她這樣輕聲道:「你先出去吧,我自己來就好!」

葉清眉搖搖頭,還是堅持留下來幫江顏。

「厲大哥,進來幫幫忙!」

林羽此時已經在藥房挑選出了十餘種藥材,將厲振生喊過來之後,便推給了他,讓他全部研碎成藥末。

隨後林羽從葯櫃中取出一個裝有液體的小藥瓶,拿上自己的龍鳳銀針,走回到診室之後,便看到玫瑰已經赤裸著上身躺在了病床上。

玫瑰的皮膚有些白皙,白皙的有些蒼白,顯然是失血過多的現象。

在此之前,這個女人向來都把自己包裹的緊緊的,彷彿對外界帶著濃重的戒備之心,林羽怎麼也沒有想到,第一次看到她豐滿的胴體,竟然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她有些失血過多,需要儘快輸血!」江顏趕緊沖林羽喊道。

林羽點點頭,接著一步跨到玫瑰跟前,將玫瑰的頭部扶起來,將自己手中的藥水盡數灌進了她的嘴裡,說道:「這藥水具有補氣回血的效用,很快便能見效!」

隨後林羽再次將她放躺在床上,取出自己的銀針,利落的在玫瑰身上扎了二十餘針輔針,接著選出一根長針,手在玫瑰胸口略一丈量,確定好歸門穴之後,立馬將靈氣彙集到銀針上,迅捷的扎入了玫瑰胸口的歸門穴!

只見原本氣若遊絲的玫瑰突然間身子一顫,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來。

林羽沒敢有絲毫的停歇,手始終在銀針上面輕捻著,持續保證著靈力的輸入。

「先生,葯研磨好了!」

此時門外的厲振生喊了一聲,他知道自己不方便進去,所以便拿著葯等在了門外。

葉清眉聞言趕緊跑出去將藥粉拿了進來,回來后再次將門鎖死。

「顏姐,將藥粉全部撒到手掌里,鋪蓋到她的傷口處,按壓十分鐘,不要鬆手!」林羽趕緊跟江顏說了一聲。

江顏點點頭,趕緊按照林羽說的將藥粉倒在手掌上,接著捂在了玫瑰的傷口處。

隨著時間的推移,玫瑰的面色漸漸的緩和了下來,臉上紅潤如常,呼吸也變得平穩了許多。

林羽這才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她的手腕,見脈象變得平穩起來,便將她身上的銀針取了下來。

「只要她能熬過今晚,應該就沒事了!」林羽長呼了口氣,說道。

接著他又將一些藥粉撒到了玫瑰幾近癒合的創口處,用繃帶幫她包紮好,隨後取過一件自己的薄毛衫,套在了她的身上。

「家榮,她是什麼人啊?!」

江顏見玫瑰情況穩定了下來,這才有些納悶的問道。

林羽略一遲疑,隨後搖頭苦笑道:「這個,我也不知道。」

他現在細細想來,才發現自己其實對玫瑰的一切都不了解,甚至連她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

林羽望著病床上的玫瑰眯了眯眼,若有所思,隨後轉頭沖江顏和葉清眉說道,「學姐,顏姐,你們倆回去吧,現在沒事了!」

「不用了,過一會兒天都要亮了,我在這裡守著她吧!」葉清眉輕聲說道。

「我也不回去了,反正我明天休息!」江顏沖林羽關切的說道,「你去睡會兒吧,你一晚上都沒合眼吧?」

她也並沒有怪林羽今晚上出來也沒告訴她實情,她知道,林羽是不想讓她擔心。

林羽點點頭,也沒拒絕,接著跑到了厲振生那屋準備睡一會兒,結果剛躺下韓冰就給他打來了電話。

「怎麼樣,救過來了嗎?」電話那頭的韓冰低聲問道。

「算是救過來了吧,看她能不能挺過今晚了!」林羽並沒有把話說的太滿。

「那你可要把她看好了!」韓冰冷聲道,「雖然我剛才仔細的想過,你說的可能是對的,但是起碼她也具有一定的嫌疑,而且她的身份也很可疑,所以在事情弄清楚之前,你決不能讓她逃走!」

「放心吧,這個我知道!」林羽定聲回道。

「需要我派人過去幫忙嗎?」

「不用了。」

「那好,明天早上我過去找你!」韓冰說完這才掛斷了電話。

林羽盯著天花板思考了一會兒,隨後才緩緩的睡去。

葉清眉和江顏坐在玫瑰身旁一直待到了天亮,見她的體溫已經退了下來,這才鬆了口氣。

江顏起身伸了個懶腰,說道:「清眉,你先看著她,我出去買點早餐!」

「好!」

葉清眉點點頭,等江顏出去后,她取過一套濕毛巾,細細的替玫瑰擦了擦臉,擦著擦著,她突然發現玫瑰原本正常起伏的胸口突然間沉寂了下來,似乎沒有了呼吸一般!

她面色不由一驚,慌忙伸手探向玫瑰的鼻頭,突然發現玫瑰竟然沒了絲毫的鼻息!

她心頭一顫,無比震驚,不明白剛才還好端端的玫瑰怎麼突然間就失去了呼吸。

葉清眉來不及多想,立馬轉身跑了出去,同時驚聲喊道:「家榮!家榮!不好了!」

林羽聽到動靜后猛地一個機靈從床上翻身躍起,接著立馬往外跑去,正好與慌慌張張的葉清眉撞了個滿懷。

林羽一把抓住她的雙肩,急忙問道:「出什麼事了,學姐!」

「那個女人她……她沒氣了!」葉清眉聲音顫抖的說道。

「沒氣了?!」

林羽聞言面色也猛然一變,滿臉的不可置信,立馬沖了出去,葉清眉緊跟著了上去。

林羽一進屋,便看到玫瑰的身子確實停止了起伏,急忙將手探到了玫瑰的鼻間,發現她已然沒了呼吸!

「怎麼可能呢?!」

林羽心裡猛地一沉,急忙伸出手在玫瑰的手腕上試探了一下,接著眉頭一皺,滿臉驚詫,發現玫瑰的脈搏跳動的還算正常,不像是有問題,但是她的呼吸的的確確是沒有了。

「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林羽急忙回頭沖葉清眉問道。

「就在剛剛,我給她擦臉的時候……」葉清眉聲音裡帶著一絲哭腔,顯得焦急不已。

「可是我試她的脈搏,好像沒有問題啊!」林羽此時也滿臉慌亂,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玫瑰身體機能全部都沒問題,但是卻唯獨沒有了呼吸,簡直是匪夷所思!

「莫非我昨日傷到她的肺部了?」林羽額頭上冷很直冒,細細的回想著,喃喃道,「不可能啊,我根本沒有打中她的胸口啊!」

說著他再次伸手在玫瑰的脖子上摸了一下,這時一隻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用力的把往下一拽,他一個立足不穩,差點撲到了玫瑰身上,好在他反應及時,用雙手撐在了床上。

而此時,病床上原本沒了呼吸的玫瑰突然摟住了林羽的脖子,她原本緊閉的雙眼也陡然間睜了開來,重新恢復了生機與光彩,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一雙漂亮的眸子里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喜憂參半。

「你……你醒了?!」

林羽微微一怔,隨後面色大喜,他就說嘛,他昨晚配製的葯療效十足,怎麼可能會害死她呢?

原來是這個女人故意裝死戲弄人呢!

他不由有些無奈,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玫瑰差點都要死掉了,剛想過來,竟然還有心思跟他搞這種惡作劇……

「小弟弟,我手裡要是有武器的話,你現在已經死了!」

玫瑰水靈靈的大眼睛眨了眨,沖林羽媚眼如絲的笑道,「你呀,總是心太軟……是不是因為我太迷人了啊?」

「昨天差點死掉的,好像是你吧!」

林羽有些開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接著作勢要起身,但是玫瑰的雙手緊緊的扣在一起,不讓林羽起來,沖林羽笑道:「你剛才那麼緊張,你是不是真的害怕我會死掉啊,那樣,你可能就要想念我一輩子嘍……」

說著她眯起眼,咯咯的笑了起來,笑聲中滿是欣慰之情,隨後她輕輕一嘆,滿臉愁容道:「可是,你本不該救我的……」

「放開他!」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清麗的怒喝聲。

林羽和玫瑰不由轉頭朝門外望去,只見賣完早餐回來的江顏正站在門口,滿臉怒容的瞪著玫瑰。

玫瑰的眼睛滴溜溜的在江顏身上掃了兩眼,心頭忍不住感嘆,好個標緻的美人!

再看到一旁的葉清眉,知道她們肯定與林羽關係匪淺,玫瑰心頭不由覺得升起一絲異樣,這個何先生當真是艷福不淺呢!

「你是誰啊?」

玫瑰面帶微笑的沖江顏眨眨眼,接著頭往上一抬,貼著林羽的臉龐,沖江顏笑道:「我想抱就抱,你管的著嗎?!」

「你!」江顏頓時勃然大怒,踩著高跟鞋噔噔的走過來,一把把玫瑰的手拽開,接著揚手就要在她臉上甩一巴掌,但是想到玫瑰是個病人,她的手又陡然間停住了,恨恨道,「我是家榮的愛人,明媒正娶的老婆,你說我管不管的著?!」

「呀,家榮,你竟然結婚了?!」

玫瑰聞言面色一變,又氣又惱,望著林羽急聲道:「那天晚上你在床上可不是這麼跟我說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0章 爭風吃醋

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