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何為真相

第449章 何為真相

看到玫瑰倒下,韓冰、譚鍇等一眾人都不由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不相信這個罪惡滔天的變態殺手竟然就如此輕而易舉的被林羽給殺死了!

甚至她連她那套殺人的血玉牌都沒有亮出來!

而且更令眾人感到驚訝的是,最後時刻她往自己肚子上壓的那一劍,顯然是在自尋死路嘛!

韓冰見狀立馬快步的走到玫瑰的跟前,在她脖頸處檢查了檢查,見她還有氣,立馬沖一旁的譚鍇沉聲道:「叫救護車!」

「隊長,她都這樣了,最多也就撐個兩三分鐘的事,叫救護車不是白搭嘛!」譚鍇有些疑惑的說道,而且據他所知,隊長恨不得將這個玫瑰碎屍萬段,怎麼突然間又大發慈悲的想要將她救活了呢?

「誰說要救她了?!」

韓冰站起身睥睨著腳下奄奄一息的玫瑰,冷冷道,「像她這種人,死一千次,一萬次,都是死有餘辜!」

「那您幹嘛還讓我叫救護車?」譚鍇疑惑道。

「把她的屍體拉去停屍間,我可不想軍情處多一具發臭的死屍!」韓冰冷冷道,「而且這種人去了軍情處,只會玷污我們的地盤!」

「是!」

譚鍇立馬點點頭,接著轉身走到一旁打電話去了。

此時林羽卻沒有感到絲毫的輕鬆,心頭宛如被人塞了一塊石頭,緩緩的蹲到地上撿起緊鎖,輕輕的捻著,他轉頭望了眼旁邊倒在地上的玫瑰,心頭怦怦直跳,想起玫瑰死前的凄涼神情,他心中不知為何竟然不由有些慌亂,有種殺錯人了的錯覺!

「先生,劍給我吧……」

步承此時已經撿起了綢布,走過來沖林羽說道。

林羽把劍遞給他,瞥到自己右肩上的那道口子,臉色不由一變,似乎想到了什麼,接著轉頭沖他問道:「步大哥,你要是從我後方持刀躍下來,在我沒有刻意躲閃,想要用肩膀硬扛下你這一刀的時候,你這一刀會失手嗎?!」

「不會!」步承望了眼林羽的肩頭,皺著眉頭,斬釘截鐵的說道,「我這一刀絕對會結結實實的刺入你的肩頭!」

林羽面色陡然間慘白,方才在紫煙中,他聽到了玫瑰從身後襲擊過來的響動,雖然他完全可以躲開,但是那樣一來也會錯過擊殺玫瑰的機會,所以他身子特地只躲了半個身位,想以右肩受傷的代價換來刺入玫瑰腹部的這一劍。

而事情也確實跟他想的一樣,他確實成功的將劍刺入了玫瑰的腹部,當時出乎他意料的是,玫瑰沖他肩頭扎來的這一刀僅僅是劃破了他的衣服,卻根本沒有傷到他!

以玫瑰出眾的速度和身手,這絕對是不可能的,所以,這說明玫瑰特地手下留情了!

而且想到玫瑰一開始那些奇怪的反應,林羽身子猛地一顫,她……她似乎一心求死!而且想要死在林羽的手裡!

如果說她是因為負罪感而想要自尋死路,這根本就說不通啊!

因為她還有個殘疾的弟弟要照顧,而且為了不讓軍情處追查她,更是特地殺了工廠女工和軍情處的特工進行震懾!

所以前幾天她還為了活下去不顧一切,現在怎麼突然間這麼慷慨赴死了?!

林羽猛地回身望向她,心頭大驚,後背不由出了一層冷汗,腦海中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或許,那個變態殺手根本就不是她!

想到這裡他腦袋嗡的一震,二話沒說,一個箭步竄到玫瑰的身前,用手探了探她的氣息,見她氣若遊絲,立馬掏出隨身攜帶的幾根銀針就要往她腹部扎去。

韓冰卻一把抓住了他,驚訝道:「家榮,你做什麼?!」

「我得救她,她不能死!」林羽急忙說道,「她的罪行還沒交代清楚,現在想來,我們根本無法確定她就是那個變態殺手!」

「家榮,你突然間抽什麼風?!」韓冰皺著眉頭不解道,「她剛才對於自己的罪行,不也沒有否認嗎?!」

「是,但是你沒發現嗎?她同樣也沒有承認!」林羽沉聲說道,「我現在懷疑,她根本就不是那個變態殺手!」

「她不是那誰是?!」韓冰怒聲道,「先前的證據我不是都給你看過了嗎?!怎麼,你被她死之前的甜言蜜語給哄住了?!」

「你那些證據不足以成為鐵證!」林羽皺著眉頭冷聲道,「而且你剛才沒聽她說嗎,她弟弟根本不在她手裡!說有人會把她弟弟送去孤兒院,那你有沒有想過,或許是有人劫持了她弟弟,從而威脅她!所以,一切事情必須將她救活才能弄清楚!」

話音一落,林羽立馬快速的掏出銀針在玫瑰腹部的傷口處扎了兩針,但是他最後兩針剛剛舉起,腦袋後面突然間被一個硬邦邦的東西給頂住了。

「隊長!」

譚鍇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一驚,只見韓冰竟然拿槍頂住了林羽的腦袋。

「放開我家先生!」

步承話音一落,迅速的朝著這邊飛奔過來。

「站住!你敢動一下,我立馬打死他!」韓冰聲音冰冷的吼道,彷彿不帶一絲感情。

步承聞言身子猛地頓住,緊緊的握著手裡的劍,臉上的肌肉跳了跳,冷冷的盯著韓冰。

「何家榮何少校!」

韓冰冷冷的說道,「我現在以上司的身份命令你不許救治她!我以死去的兩個同事的在天之靈警告你,不許救治她!」

她知道,像玫瑰這種頂級高手,活著就是個威脅,就算他們把她抓回了軍情處,對她進行審訊,在此期間她仍舊有逃走的可能性。

她不能承擔這種可能性,更不能將這麼個殺人魔帶入軍情處,讓其他人也承受生命危險。

林羽聽到她這話不由笑了,其實他完全可以在眨眼間見韓冰的手槍奪出來的,但是他並沒有,而是輕輕的笑了笑,說道:「韓上校,我現在以下屬的身份告訴你,我醫治她,是為了要一個真相,我也以死去的兩位同事戰友的身份告訴你,我尋求一個真相,就是為了不讓真兇逍遙法外!」

韓冰聽到這話面色不由一變,是啊,如果,只是說如果,玫瑰真的不是那個變態殺手的話,那這個變態殺手從今以後不就逍遙法外了嗎?!

「現在我仍舊會對她進行醫治,至於開不開槍,你隨意!」

林羽淡淡的說了一聲,接著兩隻銀針迅速的刺入玫瑰的傷口周圍,用手指不停的捻摸著銀針,將自己的體內的靈力渡如玫瑰的體內,暫時性的幫她止住了血,不過因為失血過多,受傷過重,玫瑰仍舊氣若遊絲。

韓冰略一遲疑,接著緩緩的將拿槍的手垂了下來,對著林羽緩緩道:「但願這次你是對的!」

林羽點點頭,隨後沖步承說道:「快,去開車!」

「好!」

步承答應一聲,問譚鍇要過鑰匙,便極速的朝著停車場狂奔了過去。

「這個給她用吧!」

韓冰突然從口袋中掏出了一管止血生肌膏遞給林羽。

林羽一見面色大喜,急忙將藥膏接了過來,全部按壓到了玫瑰的傷口上,但是仍舊沒有太大的作用,玫瑰始終只是吊著一口氣,隨時可能會死去。

好在步承不出十分鐘,便開著車極速的趕了過來,林羽跟韓冰打了個招呼,立馬抱著玫瑰上了車,朝著醫館的方向疾馳而去。

韓冰望著林羽離去的方向怔怔發獃,接著掃了眼地上死透的袁翔,疑惑道:「如果這個玫瑰不是那個變態殺手的話,那她為什麼要殺袁翔呢?!」

譚鍇也在一旁搖了搖頭,滿臉的不解。

話說林羽帶著玫瑰趕回回生堂之後,葉清眉和江顏已經等在醫館門口了,兩個人站在門口焦急的朝外面望著。

因為玫瑰是個女人,厲振生護理起來不方便,所以林羽便給葉清眉打了電話,想讓她過來幫忙,但是沒想到江顏竟然也跟著來了!

「家榮,出什麼事了?!」

看到林羽從車上下來后懷中還抱著一個滿身鮮血的女人,江顏和葉清眉兩人臉色同時一變,急忙的迎了上來。

「進屋,進屋再說!」

林羽聲音中帶著一絲急切的哭腔,因為他能感受到,懷中玫瑰的身體已經漸漸發冷,她僅剩的一絲生命,正在慢慢的流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9章 何為真相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