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答應過你的,又怎能食言

第447章 答應過你的,又怎能食言

「那你到時候小心點!」韓冰沉聲就囑咐道,「我覺得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見逃不了,一定會狗急跳牆,拼盡全力對你進行最後一擊,如果實在抓不住,也別勉強,讓她逃了就是,以後還有機會!」

現在確認了玫瑰就是那個變態殺手,韓冰自然對玫瑰十分的忌憚,畢竟玫瑰是輕而易舉就能將軍情處特工虐殺的人,能力非同小可。

尤其是她那個印著特殊符號的血玉牌,所有人都沒見過她如何用這個血玉牌,也沒人知道威力如何。

不過從那些死者的慘狀可以判斷出來,這種玄術一定兇狠毒辣無比!

韓冰也不知道林羽能不能應付這種情況,所以必須提醒他一句,無論能不能擊斃玫瑰,最主要的是先要做到自保!

林羽聽到韓冰關切的話語,心頭一暖,點點頭,側頭望著窗外,沒有吭聲,手緊緊握著懷裡包裹在綢布中的純鈞劍,暗暗下定了決心,哪怕今晚拼上他這條命,也一定要讓玫瑰這個殺人魔伏法!

軍情處那個內奸與玫瑰約定的地點在城東的青板橋,屬於市區郊區的交接地帶,雖然這橋屬於清代的古迹,但是卻地段偏僻,一到晚上根本沒有任何人來。

政府為了節省成本,此處的路燈也建造的甚為稀疏,存在很多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影區。

因為知道今晚上對付的敵人非同小可,所以韓冰並沒有將車開過來,而是停在了三公裡外的一處露天停車場,接著帶著一眾手下分散開,躲到了青板橋數百米外的小樹林里,各自根據地形隱蔽好。

林羽和韓冰兩人躲在了一處大石頭後面,而步承則跟著譚鍇一起行動。

韓冰簡單交代完情況之後,大家便都全都安靜了下來,接著便進入了無盡的等待。

春末的溫度已經不算低,但是林羽感覺今晚上的風吹拂在臉上仍舊宛如利刃般鋒利。

「來了!」

一旁的韓冰突然低聲喊了一聲,兩隻眼睛敏銳的望向了遠處的青板橋,眼神中帶著一絲興奮,宛如發現了獵物的獵人,畢竟她已經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

「大家注意,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注意警戒四周,按照計劃行事!」

韓冰抑制著內心的興奮,壓低聲音對著無線耳麥低聲囑咐了一句。

林羽這才抬頭往橋上望去,只見橋上確實多了一個身影,不過並不是玫瑰,而是一個男子的身影。

只見這個男子身著黑色夾克,頭戴鴨舌帽,在橋上轉來轉去,四下打量著,顯然是在等什麼人。

「他就是軍情處的那個內奸?」

林羽有些狐疑的問道。

「不錯,他叫袁翔,是譚鍇的手下!」韓冰冷聲道,「譚鍇今天過來,就主要是為了抓他的!」

林羽點點頭,見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點了,有些警惕的四下查看了一番,冷聲道:「這會兒了還沒來,玫瑰不會已經察覺到什麼了吧?!」

「應該不會,再等等!」韓冰耐著性子回答道。

此時青板橋上的袁翔也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了,時不時地低頭看眼自己的手機,在橋上焦急的來回走著。

就在他轉身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他嚇得猛然一怔,迅速的退後了兩步,無比警惕的打量了眼前這個人,只見來人全身上下穿著一身黑衣,頭上也戴著面罩,只露出一雙眼睛,根本看不出本來的面容。

不過這個人影的眼睛水靈無比,十分的好看,任誰都會第一時間認為這是個女人。

「你是什麼人?!」袁翔冷冷掃了黑衣人一眼,冷聲問道。

「你等的人!」黑衣人冷冷回復道,他的聲音聽起來古怪無比,分不清是男是女,顯然是經過刻意的處理。

袁翔掃了她一眼,有些試探的問道,「來時明月尚圓?!」

「天黑雲重,不見明月!」黑衣人立馬冷冷的回復道。

袁翔聞言這才長鬆了一口氣,笑道:「跟你聯繫這麼多次,我竟然不知道你是個女的!」

「誰告訴你我是女的?!」對面的黑衣人突然譏笑了一聲,兩隻眼睛里竟然陡然間迸發出了無盡的戲謔之意。

袁翔微微一怔,看了眼黑衣人的雙眼,一時間不由有些狐疑。

「你約我出來,所謂的情報是什麼?」黑衣人冷聲問道。

袁翔這才回過神來,說道:「奧,是那什麼,我來是告訴你,處里已經開始懷疑有內奸了,正在隱蔽的進行追查呢,幸虧我發現的早,所以他們暫時還沒有發現我,不過我不能再在軍情處待下去了,你把錢給我,我要儘快出國避避風頭!另外,據說韓冰也已經掌握了你的一些信息,我勸你也早點逃吧,他們人多勢眾,你鬥不過他們的!」

「這就是你所謂的情報?!」黑衣人冷笑了一聲,顯然有些不滿。

「怎麼,這個情報難道還不夠重要嗎?!」袁翔急忙說道,「你別忘了,要是他們抓到我,那你必然也逃不掉!」

黑衣人沒說話,垂著眼想了想,接著從口袋中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袁翔,冷聲道:「這裡面有五千萬,你今晚就連夜離開華夏,再也不許回來!」

袁翔面色大喜,急忙將銀行卡收下,連連點頭道:「是,是,我回去立馬便收拾東西,以後再也不會華夏!」

有了這五千萬,他這輩子都衣食無憂了,還回個屁的華夏!

「這密碼是多少啊?」袁翔興沖沖的問道。

「8357……那是誰?!軍情處的人?!」黑衣人話剛說到一半,突然雙眼一怔,滿是震驚的望向了袁翔的身後。

「啊?!」

袁翔嚇得打了個機靈,接著猛地回身往後看去,只見遠處黑漆漆的路面根本看不清有任何的東西,他不由驚慌道,「在……在哪……喔……」

他話未說完,突然感覺后心傳來一陣刺痛,接著嘴裡噗的吐出了一口鮮血,身子猛地顫了顫,眼中滿是驚訝,緩緩的轉過頭望向身後的黑衣人。

黑衣人兩隻漂亮的眼睛中爆發出無盡的寒意,似乎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她伸手一推袁翔,便將匕首沖他身後抽了出來。

袁翔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接著黑衣人蹲下身子在袁翔身上的口袋裡摸了摸,似乎在找什麼東西。

「上!」

起初韓冰在聽到黑衣人喊出「軍情處」的剎那猛地一怔,還以為自己暴露了,沒想到原來這個黑衣人殘忍無比,竟然連自己的眼線都殺。

生怕黑衣人逃走,韓冰迫不及待的下令命手下追出去。

譚鍇等人聽到韓冰的命令之後沒有絲毫的耽擱,驟然間弓著身子竄了出去,趁黑衣人不注意,迅速的朝著她包圍了過去。

林羽和韓冰兩人也迅速動身,極速的朝著黑衣人飛掠了過去。

黑衣人此時已經聽到了周圍的響動,猛地起身往四周一掃,發現譚鍇和步承他們后立馬轉身作勢要逃,但是為時已晚,林羽和韓冰已經將這個出口堵死,迅速的衝到了她的面前。

譚鍇等人立馬掏出槍對準黑衣人,怒聲喝道:「軍情處,不許動!」

黑衣人沒有理會他們,因為在看到林羽的剎那她便猛然一怔,眼神有些木然。

林羽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的眼神,眉頭微微一蹙,有些不確定這人到底是不是玫瑰。

「玫瑰,你逃不掉了,束手就擒吧!」

韓冰緊緊握著手裡的配槍,兩隻眼睛冰冷無比的掃視著面前的黑衣人,只要黑衣人敢有任何的行動,她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黑衣人在聽到韓冰喊自己玫瑰后,沒有絲毫的反應,兩隻眼睛始終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神情複雜。

「她說的對,你逃不掉的!」林羽皺著眉頭沉聲說道,「把面罩摘下來吧!」

他說話的時候再次不由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劍柄,心頭微微發顫。

「你在緊張?」

黑衣人突然望著林羽笑了笑,隨後古怪的聲音突然恢復正常,儼然笑道:「怎麼,你害怕真是我嗎?那我還是戴著吧,免得我把面罩摘下來,你就捨不得殺我了!」

林羽心頭猛地一震,他聽出來了,這輕佻動聽的聲音,除了玫瑰還能有誰!

「真的是你?」

林羽面色蒼白,內心最後的一絲希冀也徹底的幻滅,雙眼赤紅,眨也不眨的盯著玫瑰的眼睛。

「真的是我……」

玫瑰一雙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眼中明亮的神色陡然暗淡下來,緩緩的低下頭,似乎有些不敢跟林羽對視,輕聲道:「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摘下你的面罩!」

林羽雙手微微有些顫抖的厲聲呵斥道。

玫瑰抬頭望了林羽一眼,略一遲疑,接著一把將面罩摘了下來,柔順的黑髮頓時如瀑般灑在了肩頭,同時她那張白皙魅惑的臉也呈現在了林羽的面前,只不過她的面容比林羽見她的任何時候都要白皙,白皙到似乎沒有了任何的血色。

林羽望著這張既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面容,心頭不由感慨萬千。

突然間,他聞到空氣飄來一股香氣,正是玫瑰以前對他施展過的迷藥,不由面色一變,冷聲道:「你這招已經不靈了!」

話音一落,林羽突然從懷中掏出一個瓷制的小藥瓶扔給韓冰,淡淡道:「她這香氣了有毒,讓大家都聞一聞!」

上次回去之後,林羽便根據她這種迷藥特地研製了一款解藥。

他可以在同一個女人手裡栽倒一次、兩次,但是絕不能栽倒三次!

韓冰趕緊接過去打開瓶蓋嗅了嗅,同時依次扔給了其他人。

「我沒想到你能來!」玫瑰雙眼一直盯著林羽,沖他溫柔的笑了笑,笑容中帶著一絲凄涼。

或許她內心也並不想與林羽兵戎相見。

「我答應過你要醫治小智,我做到了,我答應過你幫你保管這把金鎖,我也做到了,我答應過你,如果發現你就是那個殺人兇手,一定會親手殺了你!那我自然也要做到!」林羽面無表情,淡淡道:「大丈夫一諾千金,答應過你的,又怎能食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7章 答應過你的,又怎能食言

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