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證明清白

第441章 證明清白

趙忠吉聞言面色一動,急忙說道:「有什麼法子,何先生請快說!」

作為林羽的推崇者,他自然希望林羽及早澄清自己的嫌疑,證明他的眼光沒錯,也好繼續擔任他們醫院的副院長,帶著他們醫院更進一步。

「雖然這個藥渣拿去化驗可能不一定有結果,而且表面的毒藥也已經被清洗過了,但是既然經歷過高溫,那毒素自然多多少少會浸入藥材內,雖然這些毒素不能被人體所感知,但是如果被一些小的動物食用,還是會有所反應的!」林羽說著轉頭望向趙忠吉,詢問道,「趙院長,你們醫院有醫學試驗用的小白兔嗎?」

「有,有!」

趙忠吉聞言眼前一亮,似乎明白了林羽的用意,急忙回身命身後的醫生去取兩隻小白兔過來。

何自欽皺了皺眉頭,也沒有阻止。

雖然他對林羽有偏見,但是也不至於不分青紅皂白的就要把屎盆子扣到林羽頭上。

相比較打壓林羽,他知道,更重要的是找出敢對何家下手的主謀!

方正有些膽怯的咽了口唾沫,縮著脖子,也沒說話,滿臉的驚慌。

隨後林羽又對著趙忠吉說道:「趙主任,能不能幫我取一副我配的中藥,另外再拿一個乾淨的煎藥器過來?」

「沒問題!」趙忠吉立馬點點頭,下意識的要吩咐別人,但轉念一想,還是他親自去比較保險,所以立馬抬腳走了出去。

不多時,趙忠吉便按照林羽說的取了一劑中藥過來,在林羽確認過無誤之後,趙忠吉便叫著眾人去了隔壁的房間進行核實,以免打擾到何二爺。

進了屋之後,林羽便浸泡了下藥材,當著眾人的面兒開始按照步驟熬制中藥,很快,屋子裡面飄滿了中藥的氣味。

他熬制中藥的時候,先前跑出去的那個醫生也已經趕了回來,手裡拎著兩個鐵籠子,只見籠子里裝著的正是兩隻活蹦亂跳的小白兔,黑漆漆眼睛俱都炯炯有神,靈活的閃動著,鼻子一湊一湊的吸著氣,顯得十分有生機。

緊接著一個護士推了一個推車過來,醫生便將兩個籠子放到了推車上。

「何首長,這兩隻兔子你需不需要檢查檢查?」

林羽轉頭掃了何自欽一眼,淡淡道可:「看看它們健不健康,有沒有服用其他的藥物,以免你再以為我動了手腳。」

「不必了,我相信老趙!」何自欽冷冷瞥了林羽一眼說道,他相信趙忠吉不可能串通林羽一起騙他。

林羽便也再沒多說什麼,見何自欽的人早就已經暗暗控制住了方正,便轉過頭,安心的熬制起了中藥。

等到中藥熬好,林羽便將藥液全部倒掉,隨後叫護士拿了兩台榨汁機過來,將自己剛才煮剩下的藥渣和先前方正煮過的藥渣做好標記,擺放好,讓兩個護士分別用榨汁機打成汁液,喂服給那兩隻兔子。

「快,按照何先生說的做!」

趙忠吉趕緊讓護士長找了兩名醫院裡的金牌護士。

那倆護士戴好口罩和手套,按照林羽說的,將藥渣全部打成糊狀,接著一人取過一隻小白兔,用針管把葯糊強行灌進了小白兔的嘴裡。

「好了,可以了!」

林羽見灌的差不多了,便立馬叫住了她們。

兩個護士這才收手,將兩隻小白兔重新關到了籠子里,並且在籠子上做好了標號。

只見兩隻小白兔可能是因為被強行灌入了不喜歡的食物,情緒有些低落,趴著一動不動,但是兩隻眼睛還是滴溜溜的轉著,顯得活力十足。

「何首長,如果您認為何二爺是因為我開的方子喝多了,才出現的累積中毒癥狀,那這個小白兔喝一次應該也會出現相同的現象,煩請您仔細觀察,看看它到底有沒有事!」林羽抬頭提醒了何自欽一聲。

何自欽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轉過頭盯著那兩隻小白兔。

只見不消片刻,那隻被餵食了方正拿來的藥渣的兔子突然間身子一歪,急促的抽搐了起來,鼻孔也用力的擴張著,顯然呼吸十分的困難。

而另一隻兔子則沒有任何的異樣,反而再次竄動了起來。

眾人看到這種景象頓時嘩然一片。

「這藥渣竟然真有毒!」

「我的天,真被何先生說中了?!」

「方部長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呢!太不可置信了!」

一旁的何自欽也是猛然一怔,疾步走到身子抽搐的小白兔跟前,見倒下的小白兔反應跟老趙描述的二弟方才的反應一模一樣,頓時火冒三丈,猛地回身指向方正,怒聲道:「給我抓住他!」

方正看到剛才那一幕,早就嚇得腿軟了,被何自欽這麼一喊,身子猛地打了個哆嗦,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無比驚慌道:「不關我的事啊,我什麼都不知道!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啊!」

「還裝!」

何自欽一個箭步衝到方正跟前,一腳踹向了方正的肚子,方正立馬如蝦般身子猛地弓了起來,捂著肚子,滿臉脹紅。

「說,是什麼人指使你這麼乾的?!」

何自欽指著他厲聲質問道,他們家與方正素無恩怨,所以他自然猜到方正是受人指使。

周圍的一眾醫生看都何自欽震怒的樣子,一個個都面色蒼白,默不作聲,絲毫不敢出聲給方正求情。

他們都知道,竟然敢暗害何家,方正這條命恐怕是保不住了!

「不關我的事,真不關我的事啊,我不知道這葯里會有毒……」方正躺在地上痛哭著哀求,聲音嘶啞。

「還嘴硬!」何自欽冷哼一聲,再次跑過去踢了方正兩腳,「說!到底是誰指使的你!說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林羽在一旁也為說話,眼睛一直仔細的觀察著方正的神情,見他似乎不像是在說謊,心裡不由有些意外。

其實在他心裡,也早就認為這毒是方正下的了,畢竟何二爺的這葯全都是方正煎制的。

不過要是方正心裡有鬼的話,不應該同意讓自己驗藥渣的,而且也會在結果出來之前想辦法提前逃走的啊,何必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

林羽仔細回想了回想從自己第一面見到方正後方正的表現,發現他確實沒有任何的異樣,似乎好像真的從一開始就不知道這些藥材里有毒。

「等等!」

想到這裡,林羽忍不住出口喊住了何自欽。

「怎麼了?」何自欽轉過頭,皺著眉頭沖他問道。

「我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在偽裝,可能毒確實不是他下的!」林羽有些遲疑的說道。

「哼,你沒審問過人犯,可能不知道有些人的演技勝過演員!」何自欽冷哼一聲說道,心裡惱怒不已,因為他一開始也被方正的外表給騙過去了。

「何大爺,我發誓,我發誓不是我啊!」

方正猛地從地上爬起來,雙腿跪在地上,一隻手拽著何自欽的褲腿,一隻手舉過頭頂起誓,哭著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何二爺喝的葯里有毒啊,我要是敢說一句假話,我全家都不得好死!」

「這些鬼話你留著進了審訊室再說吧!」何自欽冷哼一聲,接著沖手下的人吩咐道,「把他帶走!」

「慢著!」林羽厲聲喊了一聲,接著急忙說道,「方部長,我問你今晚上煎藥的時候你全程都守在旁邊嗎?有沒有人找過你,跟你聊過天!」

方正聽到林羽這話神色一怔,接著仔細的回憶了起來,隨後面色一變,急忙點頭說道:「有,有!當時我在煎藥的時候,小濤過來找過我,找我聊天來著,我當時還納悶,他今晚上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能聊了!」

方正說到這裡眼睛猛的睜大,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激動道:「對,對,我想起來了!他當時還打開煎藥器的蓋看過,我也沒當回事,現在想來,極有可能是小……小濤做了什麼手腳……」

他說這話的時候滿頭冷汗,實在沒想到平日里一個沉默寡言的下屬竟然會做出這種膽大包天的事!

「小濤?!」何自欽冷聲道,「小濤是誰?」

「這個人叫周濤,是我的下屬!」方正急忙說道,「去年才來的我們醫院中藥部,以前在千植堂當過學徒的!」

千植堂?!

林羽聽到這個詞眼猛地一怔,對於這個名號他可是十分敏感!

莫非這個小濤是受萬家的指使?!

想到這裡,林羽恍然大悟,如果幕後的主使是萬家的話,那一切就都說的通了!

萬家與自己有著深仇大恨,顯然是想嫁禍自己,借用何家的手剷除自己,而且萬士齡精通中醫,也確實懂得如何布局,如何不留下痕迹!

高!

這招實在是高!

林羽心頭暗驚,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不得不說,萬家這招用的太高明了!

要不是他接觸過這種無色無毒的液體,並且想到了證明的方法,可能他現在已經被何自欽給帶走了!

現在,他也終於知道,那次給自己下毒的人是誰了!必然是萬家無疑!

「那周濤現在在哪?!」

何自欽見方正說的有模有樣,立馬冷聲道:「在中藥部嗎?」

「這個點的話,他可能早已經下班回家了!」方正看了眼手錶,如實說道。

距離何二爺中毒癥狀的出現到現在,已經過去四五個小時了,所以小濤估計早就回家了。

「他家在哪?!」何自欽面色一寒,神情狠戾道,「我這就親自帶人去抓他!不管他背後的人是誰,我都要揪出來,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何家的尊嚴容不得任何的褻瀆,所以這次,他必須親自出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1章 證明清白

2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