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還有什麼話好說

第439章 還有什麼話好說

林羽以極快的速度衝到那個女人跟前,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隨後抓著她用力的往後一拽,接著一張面容白皙、妝容精緻的面容顯現在了他面前。

林羽不由一怔,竟然並不是玫瑰!

而此時他也發現這個女人身上的香氣雖然跟玫瑰身上的很相似,但並不是同一種。

「你神經病啊!」黑皮草女人被林羽這麼一拽,嚇了一跳,立馬怒聲罵了一句,不過在她看清林羽的面容后,臉上的怒氣陡然間消失,嫣然一笑,伸出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輕輕地挑了挑林羽的下巴,笑道:「小帥哥,想要姐姐的聯繫方式就直說,幹嘛這麼粗暴啊?」

雖然這個女人不是玫瑰,但是她一顰一笑的輕佻韻味跟玫瑰倒是有些相似之處,林羽不由剎那間看的有些愣住了。

女人見林羽這樣咯咯的笑了笑,接著伸胳膊架在林羽的肩上,身子往林羽身上一靠,媚眼如絲的笑道:「小帥哥,晚上找地方喝一杯去?」

她剛說完,林羽的身體突然往後一退,她胳膊上的力道陡然間一卸,不由一個打了個踉蹌,差點撲到地上。

原來葉清眉不知何時怒沖沖的跑了過來,一把將發怔的林羽拽到了一邊。

「你幹嘛啊!」黑皮草女人抬起頭滿臉怒容的瞪了葉清眉一眼。

如果換做江顏,早就一句不要臉罵上去了,但是葉清眉的性格較為內斂,只是瞅了這個女人一眼,接著立馬抱著林羽的胳膊拽著他就走。

「哎……小帥哥!」黑皮草女人未來及喊,葉清眉和林羽已經閃進了電梯。

等到了底下車庫,葉清眉氣呼呼的說道:「看我回去不跟顏顏說,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走在街上竟然敢光明正大的跟別的女生搭訕!」

說完她再沒搭理林羽,自己快步的朝著停車的地方走去,心裡頭莫名的有些酸澀感。

沒辦法,她畢竟跟林羽沒有太直接的關係,只能搬出江顏的名頭嚇唬林羽。

林羽低著頭,有些失魂,輕聲道:「學姐,你說,一個女人會有兩副面孔嗎?」

葉清眉似乎聽出了林羽話中的疲憊和失落,身子不由一怔,立馬停下腳步,轉過身沖林羽關切的說道:「家榮,你怎麼了,到底出什麼事了?」

「沒怎麼,我就是想不通,一個人既有善良的一面,又有黑暗的一面,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林羽輕輕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其實他跟玫瑰待在一起的那三天,能看出來玫瑰是真的對那幫孩子好,但是他又想不通,擁有這種善良心地的女人,又是怎麼狠下心來去殺那些無辜的人的!

葉清眉也聽不懂林羽說的什麼,見他這麼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由有些心疼,伸出手輕輕的握住了林羽的手,輕聲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但是我覺得,一個人不可能在大奸大惡的同時,還能夠做到菩薩心腸的,因為這兩種東西本質上就是對立的!」

「對啊,它們本質上就是衝突的……」

林羽喃喃的點點頭,心頭納悶不已,一邊是善,一邊是惡,到底哪邊是玫瑰的真面目,哪邊又是她偽裝出來的呢?!

晚上回家之後,江顏下班回來后又迫不及待的拉著葉清眉跑到卧室試穿了一下新買的絲襪。

這次跟下午不一樣,是四條白花花的大美腿啊,所以林羽瞥見卧室里的情形后頓時血液翻騰,忍不住再次屁顛屁顛的跑進去想幫她倆品鑒一下絲襪,但是被江顏推著一腳踢中屁股踢了出來,接著葉清眉也十分配合的砰的把門關上。

「太過分了,竟然敢這麼對自己的領導!」林羽咬著牙恨恨的說道,「看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怎麼領導你!」

等到睡覺的時候,林羽好容易耐著性子等江顏敷完面膜,一把把她拉到懷裡,正想好好的領導領導她呢,結果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這誰啊,這麼煩人!」

林羽氣惱不已,拿過手機看到是趙忠吉的,不由一怔,不知道他大半夜的找自己幹嘛,也沒遲疑,趕緊接了起來。

「喂,趙院長!」

「何醫生,不好了!」

電話那頭的趙忠吉沒來得及跟他打招呼,一上來便驚慌的說道,「你快來趟醫院吧!何二爺出事了!」

「出事了?!」

林羽神色一變,急忙問道,「出什麼事了?!」

「這個……這個喝完你給配的中藥后,就反應不太對……」趙忠吉有些支吾的說道,語氣十分的不確定,「你先過來看看再說吧!」

林羽聞言不由一怔,隨後立馬點頭道:「好!」

話音一落,他立馬爬起來套上了外套。

「大晚上的怎麼了?」江顏滿是驚慌的問道。

「沒事,你先睡吧,我去趟醫院!」林羽話音一落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在他開門的時候,樓下剛準備睡覺的步承立馬聽到了動靜,猛地翻身起來,接著抓上外套竄出來,三步並作兩步迅速的從樓梯衝到了樓上,看到林羽正在等電梯,急忙問道:「何先生,你要出去?我跟你一起!」

「好!」林羽也沒拒絕,心裡又驚奇又詫異,自己配製的葯給向老喝都沒問題,怎麼何二爺喝了之後就有問題了?

等他們急匆匆的趕到醫院,到達何二爺所在的樓層之後,只見病房外面站滿了一幫醫生和護士,其中趙忠吉也在,不停地抹著頭上的汗水,整個人急躁不已。

此時都是一幫內科醫生在裡面忙活,他們這些外科醫生也幫不上忙。

「趙院長,怎麼回事?」

林羽趕緊衝到了他面前。

「何醫生,你可來了!」趙忠吉看到林羽面色一喜,急忙衝過來抓住了林羽的手,急聲道:「你快進去看看何二爺吧,已經給他洗過胃了,但是身體各項技能仍舊在以極快的速度衰減!」

「給我準備針袋!」林羽面色一變急忙說道。

「快,給何醫生拿針袋!」

趙忠吉立馬命人給林羽拿過來了針袋。

林羽抓著針袋便急匆匆的衝進了病房,只見一眾內科醫生正圍著何二爺,其中一個年齡稍長的醫生正雙手按在何二爺的胸口,用力的幫他做著心肺復甦,而監測儀上顯示的血氧飽和度數據卻在不停的下跌,已然跌破了百分之六十。

何二爺此時整張臉蠟白一片,緊閉著雙眼,嘴唇微微泛起了紫青色,手臂和臉上的肌肉都不由控制的時不時抽動著,哪怕現在處於昏迷狀態,他的眉頭也不由輕輕微蹙,顯然極其痛苦。

「讓開,我來!」

林羽沉聲沖沖那個內科主任喊了一聲,接著摸出幾根銀針夾在指縫間,一個箭步竄到何二爺跟前,手速奇快的在何二爺胸口連扎了四針。

這四針扎完之後,何二爺的胸口頓時急促的呼吸了起來,宛如被捏著的鼻子陡然間被人放開了一般,而監測儀上的血氧飽和度也以極快的速度升了上去。

一眾內科醫生看到這一幕才立馬鬆了口氣,眼神無比敬佩的望了林羽一眼,不愧是中醫協會的會長,一出手就見療效。

不過林羽此時的手卻沒有停,再次抽出幾根銀針,利落的扎在了何二爺腹部靠近肝臟的地方,同時緩緩的將自己體內的靈力渡如他體內,加速肝臟的代謝。

隨著時間的推移,何二爺肌肉上顫抖的癥狀慢慢消失,蒼白的面容也重新變得紅潤了起來,此時呼吸也已經平緩了下來,與常人無異。

林羽看到這一幕這才鬆了口氣,接著將針收回,掰開何二爺的嘴巴看了看。

「何醫生,何二爺這是怎麼了?」內科醫生詫異的問道,「是不是他體質特殊,對您配製的中藥產生了抗藥性?!」

「不是!他是中毒!」林羽陰沉著臉,斬釘截鐵的說道。

「中,中毒?!」幾個內科醫生臉色不由一變,顯然也都無比的驚訝。

「我二弟怎麼樣了!」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接著就見何自欽和何自珩兄弟倆帶著人急匆匆的從外面沖了進來。

「沒事了,情況已經穩住了!」林羽站起身沉聲說道。

何自欽快步走到二弟跟前,伸手在二弟額頭和脖頸上試了試,見確實沒有大問題,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剛才接到趙忠吉的電話,著實有些把他嚇到了。

「老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何自欽面色一寒,厲聲問道,「喝葯怎麼還喝出問題來了?!」

「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啊,以前喝何先生開的葯,都沒事的,結果今天喝完后沒多久,就出問題了!」趙忠吉有些無奈的說道。

「媽的,我早就說這小子的醫術不可靠!」何自欽聞言立馬怒沖沖的指著林羽罵道,「是葯三分毒,每天喝這麼多味葯,不中毒才怪!」

他本來就對林羽心存意見,所以此時立馬不分青紅皂白的對著林羽惡言相向。

「大哥,你先別著急,說不定二哥今晚上還吃了一些其他的亂七八糟的東西,與藥物相剋,也說不定!」何自珩此時倒是少見的站出來給林羽說了句好話。

「這個絕對沒有啊!」一旁負責護理的護士長急忙跑過來說道,「我們都是按照何先生吩咐的飲食,按量給何二爺喂服的!」

「看到沒,葯是他配的葯,飯是他配的飯,把人差點吃死了!」何自欽轉過頭,冷冷的瞪著林羽,質問道,「現在我倒想問問你何家榮,你還有話什麼好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9章 還有什麼話好說

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