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不是誰都能敬的酒

第42章 不是誰都能敬的酒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想起了一個笑話,對不住。」林羽再次給眾人賠禮道歉。

「天依,算了,別跟他一般見識了,市長他們往這邊看呢。」燕尾服趕緊提醒了鄭天依一句。

鄭天依這才坐了回去,滿臉敵意的瞪了林羽一眼。

「別說這件事了,咱聊聊麒麟大廈的火災吧,據我所知,這次火災是清海市近幾年規模最大的一次,我爸當時跟著市長一起去現場指揮的救援。」

其中一個文質彬彬的男子說道,在談到他爸跟市長一起的時候,頗有些得意。

「對哦,聽說這次死了不少人呢,至少兩位數。」一個女生伸出手指比量了一下。

「出了這麼大的事,清海市的形象本應該受損的,但是最後不降反增,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燕尾服悠悠的說道。

「我知道,因為把小女孩救出來的那個無名英雄,就因為他這個英雄舉動,全國上下對清海滿是讚譽。」文質彬彬男搶著說道,「我爸說了,市委書記本來還想嘉獎這個人來著,但被他拒絕了。」

「不錯,這個人的身份也是個迷,電視台那邊把他的信息都封鎖死了,除了市政府上層的人知道他的身份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燕尾服點點頭贊同道。

「我對他的身份倒是挺感興趣的。」這時一直未開口的薛沁突然饒有興緻的說道。

「這好辦,回頭我托我爸幫你打聽打聽。」燕尾服一聽立馬討好的說道。

鄭天依聞言立馬緊張了起來,這好像是薛沁頭一次對一個男人感興趣,他彷彿嗅到了一絲危機,語氣頗有些不屑的說道:「不就是救了個小女孩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那麼能耐,你也去救一個大家看看啊。」薛沁翻了個白眼,語氣頗有些嘲諷。

「沁兒,如果那天換做是我,我也會毫不猶豫的衝進去的!」鄭天依急忙保證道。

「你?得了吧,估計你還沒爬到二樓,就腿軟的癱地上了。」薛沁嗤笑道。

「哈哈哈哈……」

人群頓時爆發出一陣鬨笑聲,鄭天依臉都紅了,也不敢發作,只好一屁股坐了回去。

對那天的火災,薛沁是有些了解的。

火災過後,消防員上去清理時發現,整個十八樓和十九樓幾乎被燒得面目全非、無人生還,至於那個無名英雄如何把小女孩救出來的,不得而知,只能說是個奇迹。

所以這使她對那個無名英雄既有好感,又十分好奇。

等到飯吃的差不多之後,會議廳里的人便開始互相頻繁的敬起了酒,不過都是周圍小範圍的敬酒,像最裡面的那幾桌,不是誰想去敬就能過去敬的。

尤其是市長、市委書記那一桌,周圍都站著幾個身著黑西裝的男子,一旦有人過去敬酒,還沒到那,就被攔住了。

「啥時候咱也有能去書記和市長那桌敬個酒啊,那就出息了。」燕尾服一邊磕著瓜子一邊說道。

「沁兒去的話應該可以吧。」薛沁旁邊的女生有些羨慕的說道。

「那肯定啊,人家外公坐在那呢。」對面一個女生語氣酸溜溜的說道。

宋老今晚受邀跟市長和市委書記坐在了一桌,他這種級別的人物能來清海,自然會接受到最高規格的禮遇。

同時鄭家成和沈寒山也都在那桌上,至於其他幾個,林羽就不認識了,看起來年紀都不小,肯定都是清遠市政商兩界響噹噹的人物。

薛沁對周圍人的言論置之不理,隨手翻著手機上的新聞,全是有關於那天麒麟大廈火災的,看來她確實對這個無名英雄很感興趣。

林羽被她翻得有些心虛,生怕哪條新聞曝光出自己的照片。

「不瞞你們說,我要過去敬酒的話,應該也沒問題。」

鄭天依為了引起薛沁的注意,端著酒站了起來,有些傲然的說道。

他這倒不是吹牛,他父親是清海有名的企業家,就坐在裡面的第三桌,而且他們家跟市長多少掛了一點親戚關係。

「對啊,天依,我們還忘了,你跟市長還有一些親戚呢,那你去敬個唄,讓咱這桌也長長臉!」燕尾服興沖沖的說道。

「是啊,天依,讓他們看看咱這桌的實力!」

「別忘了把我們那份也一起敬著。」

其他人也附和著說道,能給市長那桌敬酒,確實很有面子。

「好,那我就代表咱這桌過去敬個酒!」

鄭天依被眾人這麼一捧,頗有些得色,瞥了薛沁一眼,端著酒自信的沖市長那桌走了過去。

大傢伙一臉期待的追隨著他的背影,但是看到他剛走到跟前,就被兩個黑衣保鏢攔住了。

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隨後鄭天依便垂頭喪氣的走了回來。

「天依,怎麼了啊?」燕尾服有些驚訝,論理說不應該啊,怎麼說鄭天依也得管市長叫聲表舅呢。

「那什麼,我舅舅他們在那邊談論一些機要事件,一會兒再說,一會再說。」鄭天依趕緊撒了個謊。

眾人便也信了,說讓他過會再過去。

這時候林羽有些猶豫了,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過去敬個酒,因為宋老和鄭老好像都看到了自己,目光一個勁兒的往他這邊瞥,要是自己不過去的話,顯得有些不禮貌。

但自己要是過去的話,可能會被攔下來,畢竟鄭天依過去都沒能接近。

「你幹嘛啊,不舒服?」薛沁見林羽臉色不太正常,有些嫌棄的看了他一眼。

「你說我是不是該去那桌敬杯酒。」林羽臉上為難的問道。

眾人一看他說的正是市長那桌,頓時一驚,燕尾服率先問道:「兄弟,敢問你家裡是做什麼的?」

「賣包子的。」林羽老實的回答道。

眾人皆是一愣,隨後哄堂大笑。

「你他媽是在逗我吧?」

「你是要過去給市長和市委書記敬包子嗎?」

「這人腦子不好吧,他怎麼進來的?」

「沁兒領過來的。」

聽到林羽是薛沁領來的,眾人的奚落聲這才小了起來,不過還是有幾個女生竊竊私語,臉上的嘲弄之情溢於言表。

林羽被眾人譏諷的頗有些尷尬,有些後悔不應該把這話說出來,同時也徹底的打消了過去敬酒的念頭。

否則一會兒被攔住,恐怕會被譏諷的更厲害。

這時鄭家成見林羽沒有過來敬酒的意思,搖頭笑了下,對桌上的市長和市委書記等人說道:「失陪一下,我去見個小友。」

說完他便起身朝著林羽這桌走了過來,走到林羽身旁,輕輕拍了拍林羽的肩頭,笑道:「小何,好久不見啊,來,我敬你一杯。」

看到這一幕,一桌竊竊私語的人瞬間安靜了下來,睜大了眼睛,滿眼的不可思議。

跟市長和市委書記一桌的鄭家成鄭老竟然親自過來給一個年輕人敬酒?!

不只是這一桌,就連周圍的幾桌的人也都驚訝的不行,滿臉震驚的看著林羽,猜測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薛沁也不由吃了一驚,作為一個企業人,鄭家成她當然認識,而且她對鄭家成十分欽佩,一直想找機會跟他學習學習。

林羽回頭一看,見是鄭老,急忙起身,端起酒歉意道:「鄭老,實在不好意思,我想過去跟您敬酒來著,但是看你們那桌不讓人近前,所以我就沒敢過去。」

「哈哈,我說怎麼等了你半天也沒等到,既然你過不去,那我老頭子就過來,反正這杯酒,咱爺倆必須得喝。」

鄭家成把將酒杯跟林羽一碰,接著仰頭一飲而盡。

「鄭老,我……我是鄭天依,我敬您一杯……」鄭天依一見是清海市汽車業大鱷鄭家成,立馬也激動不已,急忙倒酒要巴結鄭老。

「你朋友?」鄭老沖林羽詢問道。

「不是。」林羽搖頭笑道。

「哦,那小何你先吃著,一會兒晚宴結束了別急著走,等等我,咱爺倆敘敘舊。」

鄭老一聽林羽不認識鄭天依,連看都沒看他一眼,跟林羽交代一句,轉身就走了。

鄭天依端著酒懸在空中,滿臉尷尬。

「你認識鄭老?」薛沁拽了林羽一把,「怎麼認識的?」

她實在想不通,林羽這種人能有什麼渠道接觸到這麼頂尖的商業人士。

「給他看了一次病,就認識了。」林羽老實回答道。

「你不要以為認識鄭老,你就神氣了!誰知道你是用了什麼手段巴結上的!」鄭天依剛才吃了癟,氣不打一處來。

「那你也去巴結一個啊。」薛沁冷冷掃了他一眼,她現在才發現,相比較林羽,這個喜歡臭顯擺的鄭天依更令人討厭。

「大不了回頭我讓我爸引薦一下!」鄭天依不服氣的說道。

一桌人互相看看,笑了兩聲,還在這吹牛呢,剛才出的糗還不夠大嗎。

「天依,你表舅好像往咱這桌走過來了!」

這時燕尾服眼前一亮,看到市長正往他們這桌走了過來。

眾人抬頭一看,紛紛有些驚訝,接著有些興奮,確實是往他們這桌走了過來。

「哈哈,看到沒,我舅舅看到我剛才被人攔了,指定是過來叫我過去敬酒呢!」鄭天依面色大喜,頗有些得意的看了林羽一眼,眼神中滿是挑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不是誰都能敬的酒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