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再無第二人選

第433章 再無第二人選

何自欽話音一落,周圍的眾人也立馬面色一變,聚精會神的望著何慶武,全都在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

「醫生說通過檢查結果,能夠看出來,割傷自臻的匕首上帶著一種慢性毒藥!」

何慶武緊緊的抓著手裡的拐杖,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這個一生戎馬、浴血奮戰的老人,頭一次說話的時候內心如此沉痛。

「慢性毒藥?!」

何自欽一聽這話急忙說道,「中了毒那把毒素弄清楚,研究出毒藥,解了不就行了嗎?」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毒,不是我們國內……」

何慶武說到這裡猛地頓住,接著轉頭看了眼一旁的中將,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不方便把具體的說出來,輕輕的嘆了口氣,繼續道:「反正就是一種十分罕見的毒,根本無……無葯可解……」

他這話說完,突然感覺自己的鼻子竟然悶悶的,眼眶也有些泛澀。

「無葯可解?!」

何自欽聞言面色猛然一變,急忙道:「爸,不會的,現在醫療條件這麼發達,只要假以時日,一定能夠研究出解毒的法子來的!」

雖然何自欽跟二弟兩個人之間多有不和,而且也嫉妒父母偏袒老二,但是他知道老二對於何家意味著什麼,外界很多人對老二的忌憚甚至比對他更甚,所以老二跟他一樣,都是支撐何家的頂樑柱,而他們兩兄弟,也是何家被稱為第一大世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向來奉行家族自傷,所以自然不希望老二出事。

站在一旁的蕭曼茹靜靜地聽著這一切,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緊緊攥著拳頭,指甲近乎都掐進自己的掌心裡了,面色慘白一片,身子瑟瑟發抖,眼淚從眼眶滑落也兀自不覺。

何慶武低下頭,輕聲嘆道:「軍區總院十年前就接觸過這種毒,已經研究了十年了,仍舊無葯可解……」

「十……十年?!」

眾人聞言皆都面色猛然一變,實在沒想到世上還有如此奇異頑固的毒藥!

何自欽咕咚咽了口唾沫,急切道:「爸,你的意思是說,十年前有人中過這種毒?!」

「不錯,這個人我也認識,也是一位通天徹地的英雄人物,十年前,他也是在這裡接受的治療!」何慶武回憶著往事,滿臉滄桑無力。

「那……那這個人現在如何了?!」何自欽雖然聽清楚了父親說的每一個詞,但仍舊不死心的問道。

「我說了,無葯可解,你覺得他能怎麼樣……」何慶武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小,語氣中的絕望顯而易見,微微的抬著頭,不想讓眼眶中的淚水落下來。

何自欽張了張嘴,一時間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何自珩猛地一個箭步衝過來,咬著牙厲聲道:「不能解我們也要解,總不能就這麼放任二哥去死吧!」

「二爺暫時不會有事!」

這時從走廊一側急匆匆的走過來了一個身影,正是這所醫院的副院長兼外科主任趙忠吉,他走到跟前後急忙說道,「雖然這個毒很厲害,但是藥性也很慢,二爺的中毒創口確實很多,但是撐個一兩個月還是沒問題的!」

「撐個一兩個月?!」何自珩猛地竄過來一把撕住了趙忠吉的領子,怒聲道,「我要的不是撐一兩個月,是要我二哥活過來!你們醫院幹什麼吃的,都十年了,竟然連個毒都解不了!」

「自珩!」

何自欽立馬把三弟的手拽了回來,接著沖趙忠吉歉意道:「老趙,別跟他一般見識,我三弟也是著急!」

「我們又何嘗不著急呢!」趙忠吉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其實十年前戰……十年前同樣中這種毒的患者去世后我們也一直沒有停止對這種毒的研究,但是我們發現這種毒非常的奇特,裡面的每一種成分單獨拿出來都不會致人中毒,但是將它們放在一起,卻會產生非常奇特的毒性,所以這讓我們根本無的放矢!」

似乎也是為了避免泄露什麼機密,他特地沒有交代清楚十年前中毒的患者是誰。

「那你們解不了,就沒有找世界上其他的醫療機構請教研究過嗎?」何自欽繼續問道。

「我們當然請教過米國醫療協會和歐洲醫療協會這些知名的醫療組織,但是他們在我們之前很早就接觸到了這種毒液,一直到現在,也是無法可解!」趙忠吉嘆了口氣,有些無奈道:「而且歐洲醫療協會那邊的存檔顯示,這種毒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有了記載,可見是一種很古老的毒。」

眾人聽到這話不由面色凝重,一言不發,整個走廊的氣氛頓時變的沉重了起來。

「無葯可解……無葯可解……莫非我二弟真的要就此殞命嗎……」何自欽緊緊的握著拳頭,腳步有些踉蹌,自顧自的喃喃念叨道。

「其實也不能說的這麼絕對,起碼還有一種法子沒有嘗試過!」趙忠吉擰著眉頭沉吟道。

「什麼法子,老趙你倒是快說啊!」

何自欽神情一振,頓時來了精神,急忙說道。

走廊的眾人眼前也皆都重新變得明亮起來,滿臉期待的望著趙忠吉。

蕭曼茹心頭一動,急忙抹去臉上的淚水,快步的往前走了幾步。

「其實我剛才跟何老爺子也說過了,我們自始至終都在以西醫的方法研究這種毒,但是這麼多年都沒有進展,說明我們的西醫水平仍舊需要繼續發展進步,遠沒有達到巔峰!」趙忠吉沉聲道,「如果想解這種毒,那就得找一個曾經達到過巔峰的醫學,那就是我們的華夏中醫!我們華夏中醫的巔峰不存在於現在,也很難存在於未來,所以,它的巔峰,只能是存在於過去的明清時代!」

「你的意思是說,唯一的方法,是用中醫來醫治我二弟?!」

何自欽聽到這話立馬領會了他的意思,急切的問道。

「不是,我們醫院有中醫,他們也都研究過這種毒,也破解不了!」趙忠吉搖搖頭,皺著眉頭說道,「我說的這個法子,是一個人!」

「一個人?!」何自欽眼前一亮,急忙說道,「不管這個人是誰,我都一定會把他請過來!」

「回生堂的何家榮何醫生!」趙忠吉鄭重說道,「他是我唯一想到的法子,也是何二爺唯一的希望!所以要想救何二爺,就得立馬去請何醫生!」

他剛才來的匆忙,而且走廊里全是人,所以他並沒有注意到一旁的林羽,所以才說讓何自欽立馬去請林羽。

何自欽聽到這話猛地一怔,回頭望了眼林羽的方向,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老趙,你確定?!」

雖然他對林羽前段時間出盡風頭的事情有所耳聞,而且林羽也醫治好了他女兒的蛇毒,但是仍舊對林羽的醫術持有一定的懷疑態度,或許是他潛在的抵觸心理在作祟吧。

「確定,當然確定,現如今華夏中醫的巔峰,在我認為,除了何家榮何醫生,再無第二人選!」

趙忠吉挺直了胸膛,對於林羽擊敗韓國醫聖,醫治好瑞典小公主怪病的事情他可是請欽佩不已,忍不住替林羽吹牛道,「在我認為,何醫生的醫術,就是拿到中醫鼎盛時期的明清時代,那也絕對是空前絕後的佼佼者!」

一旁的林羽聽到他對自己如此盛讚,倒是不由有些搖頭笑了笑,沒想到這個只見了一面的趙副院長竟然對自己如此青睞。

「忠吉,不瞞你說,何醫生就在這呢!」何慶武見趙忠吉這話急忙走過來,說道,「我剛才上來的時候便看到了何先生,所以就請他留了下來!」

這就是他剛才為什麼呵斥自己閨女的原因,因為趙忠吉剛才在樓下的時候談起中醫,跟他推薦過林羽。

何慶武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偌大的一個何家,有朝一日竟然會求到這個與何家似遠似近的毛頭小子!

「哦?!何醫生在這,太好了!」趙忠吉面色大喜,急忙道,「這個毒雖然是慢性的,但是會一直擴散,自然是越早治療越好!」

話音一落,他便立馬四下尋找著林羽的身影。

蕭曼茹聽到這話幾也是滿色一喜,無比欣慰的望向林羽,內心慶幸自己把林羽叫了過來。

林羽見狀趕緊走了出來,沖趙忠吉笑著點點頭道:「趙院長,您繆贊了,其實我在解毒方面不太拿手,並不敢保證能醫治好何二爺!」

他這話說的是事情,剛才聽趙忠吉把這毒說的這麼玄乎,他也不一定有信心能夠醫治的好,畢竟這個世界上自古至今,所流傳的稀奇古怪的毒藥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光他祖上記憶中能讓他自行配製的無色無味的劇毒就不下數十種。

「何醫生,你不要有壓力,儘力而為吧!」趙忠吉嘆了口氣,說道,「我們西醫研究了這麼多年也沒研究出解藥,你們中醫就算治不了,也不丟人!」

「何先生,我知道我們何家一些人以前得罪過你,你想讓我懲治誰替你出氣,就儘管說!」何慶武以為林羽在故意推辭,立馬出來其實威嚴的擔保道,「而且不管你能不能醫好我兒子,我何慶武跟你承諾,我何家始終都欠你一個人情,不管什麼事,只有我何家能做到的,我何家絕不推辭!你放心,我何慶武這把老骨頭,還值幾個錢!」

何家的眾人聽到這話面色不由一變,要知道,他們父親向來信守承諾,可是很少許諾過別人什麼的,現在竟然可以答應林羽的任何條件,而且還會為他懲治何家的人,都不由心頭一驚。

尤其是何自欽和何老爺子的大女兒何珊,面色都不由微微一變,何家得罪林羽最多的的,就是他們兩家了吧,當然,還有剛剛走掉的小妹一家。

「老爺子,我不用你幫我懲治任何人,也不用你答應我任何條件!」林羽昂著頭,坦然笑道,「有些人,給我金山銀山我都不治,而有些人,一個銅板不給我,我都會給他醫治,何二爺是我敬佩的人,所以給他治病,我分毫不取!」

說完他轉頭沖趙忠吉道:「趙院長,能開門讓我進去嗎?!」

「可以,當然可以!」

趙忠吉立馬命人拿過一個新的口罩和手套遞給林羽,接著帶著林羽進了重症監護室。

病床上的何二爺面色蒼白,憔悴不已,每一次呼吸都十分的沉重,帶著一股深深的疲憊感。

只見他的身上纏著一些繃帶,傷口處的繃帶被滲出的鮮血染成黑紅色。

黑血?!

林羽看到這種情況猛地一怔,似乎想到了什麼,急聲道:「趙院長,快,把他的傷口處的繃帶拆下來我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3章 再無第二人選

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