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你到底在笑什麼

第41章 你到底在笑什麼

話音一落,帥氣男立馬感覺胸口彷彿挨了一鐵鎚,又驚又怒,眼神一下落到薛沁抓著林羽的手上,頓時感覺肝腸寸斷。

他叫鄭天依,與薛沁相識頗久,一直很喜歡薛沁,自然知道薛沁不喜歡接觸男人的性格,而現在,她竟然抓住了林羽的胳膊!

林羽也不由吃了一驚,不過很快便反應了過來,薛沁這是在拿自己當擋箭牌呢,想得美,他才不幫她呢。

林羽一下把手抽了回來,沖鄭天依笑道:「你別誤會,我已經結婚了,她故意騙你呢。」

「何家榮!你這個喪盡天良的混蛋,昨天晚上在床上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你不是答應我要跟那個女人離婚嗎?!」

薛沁立馬怒氣沖沖的跟上了一句,情真意切,煞是逼真。

林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這個女人真的豁出去了,連自己的名節都不要了嗎?

不過他轉念一想也是,她又不喜歡男人,要名節幹什麼,她巴不得男人都離她遠點呢。

但是她不要名節不要緊,他得要啊,他可是有家有室的人!

「在……在床上?!」

鄭天依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幾乎都要暈過去了。

節奏這麼快嗎?

自己前幾天問宋老,宋老還說她沒男朋友啊。

而且還是個有婦之夫,自己竟然還比不上一個有婦之夫!

「兄弟,你聽我解釋……」林羽頗有些無奈。

「你住口!你還有臉解釋,你這個禽獸!」鄭天依臉都憋成了豬肝色,對林羽怒目而視,「沁兒,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嘛,明顯的始亂終棄!」

「我也沒想到他會是這樣的人。」薛沁神色一黯,似乎頗為傷心。

鄭天依面上一喜,看來自己還有希望,急忙道:「沁兒,只要你答應跟她分手,我對你們的過去既往不咎,保證愛你一生一世。」

「我也不知道該這麼選擇,你們兩個公平競爭吧。」薛沁嘆了口氣。

「好,我一定會戰勝你的!」鄭天依怒氣沖沖的望著林羽。

林羽氣的都要吐血了,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這麼一會的功夫,就給自己樹立了一個強敵。

「兄弟,你聽我說……」林羽還想解釋。

「呵,收起你那一套吧,我們用實力說話。」

鄭天依再沒理他,沖薛沁說了聲晚上見,便轉身走了。

薛沁頗有些自得,反正這兩人她都討厭,讓他們倆自相殘殺去吧。

「你這招可真狠!」林羽感覺元氣大傷,狠狠的把安全帶插進去。

「我送了你這麼好的西裝,你幫我這點小忙,也是應該的吧。」薛沁滿臉得色的說道,「再說,不知道多少男人想當我男朋友呢,你多幸運啊。」

「不稀罕!」

林羽突然很後悔答應宋老幫薛沁治病的事。

要再這樣下去,她病還沒治好,自己倒要被氣出病來了。

晚宴的地點選在了清海市新區的香格里拉大酒店,緊靠海邊,環境十分優雅,來往名車不絕。

薛沁這輛保時捷雖然價格不菲,但在這裡並不起眼,光是正門旁邊,就停了兩輛嶄新的勞斯萊斯幻影。

這種場合林羽也是第一次來,不禁有些局促,他以前參加過最高級的飯局就是上次周辰他們家舉辦的拍賣會了。

今天這個晚宴,顯然要比那天的檔次高的多,估計身價沒個幾億,都不好意思來參加。

林羽都覺得自己膨脹了,竟然敢來參加這種飯局。

他和薛沁一進大廳,迎賓便迎了上來,薛沁出示了一張邀請卡,迎賓立馬恭敬的帶他們去了八樓的會議廳。

林羽一見,當時都驚住了,大廳里的布局顯然經過精心布置,華貴奢侈、富麗堂皇。

大廳兩側是兩排長長的冷餐,中間擺著兩排圓桌,桌布嶄新柔滑,餐具纖塵不染、晶瑩剔透,圓桌中間擺放了一些果籃和酒水。

此時已經來了不少人,很多人都站在冷餐桌旁喝酒敘舊。

迎賓員詢問了薛沁幾句,便帶著他們走到外圍的幾張桌子,讓他們隨便選一張坐下。

林羽不由有些驚訝,原來坐在哪兒都是有講究的,根據他們坐的位置來看,估計是今晚參加宴會的人裡層次最低的。

過了有半個小時,晚宴的來賓基本上都來齊了,絕大部分的人林羽都不認識。

不過倒是也出現了幾個熟悉的面孔,比如鄧建斌、衛功勛、鄭世帆、宋老和鄭家成鄭老爺子。

沈玉軒的父親沈寒山也在,不過可惜的是沈玉軒不在,否則林羽一定會跑去跟他一桌。

他現在坐的這桌讓他十分不自在,這桌全是薛沁認識的人,有男有女,一看便都是些富家子弟,應該是隨著他們的長輩一起過來的,林羽一個都不認識,也沒有人跟他打招呼,實在有些尷尬。

「呀,天依來了,快來這邊坐!」

這時鄭天依也來了,看到薛沁后立馬走來了這桌,坐在了薛沁旁邊的女生邊上。

「沁兒,早來了啊。」

鄭天依討好的跟薛沁打了個招呼,但薛沁壓根就沒理他。

見林羽就坐在薛沁身旁,鄭天依氣的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來了。

一群人寒暄過後,便閑聊了起來。

「哎,你們知道今天為什麼召開這個交流會嗎?」一個女生好奇的問道。

「這個都不知道,一是因為最近清海醫療界的嚴打,二是因為上次麒麟大廈的火災,今天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都到了,市委書記一會要上去講話,針對這兩件事做重點報告呢,提醒大家防微杜漸。」

其中一個穿著燕尾服禮服的男子有些炫耀的說道。

他爸是市政府的要員,所以他對今天這次交流會的內容十分了解。

「也不知道那個於世鑫是得罪誰了,竟然一晚上的功夫就被扳倒了,而且還連累了整個清海的醫療界。」

「肯定是哪個有權有勢的世家子吧,我聽說衛生局鄧局、公安局衛局都親自出動了呢。」

燕尾服一邊嗑著瓜子,一邊很肯定的說道,「他爸的官職應該比我爸高的多。」

「不是,清海市的富二代、世家子,我都很熟,我打聽過,跟他們沒有關係。」鄭天依停了挺胸膛,頗有些自豪的說道,無形中展示了下他的人脈。

「那能是誰啊?」一個女生也好奇的問道,「清海市有頭有臉的年輕一輩,我也都認識,除了他們,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有這麼大的號召力。」

「或者有可能,根本不是年輕人乾的。」燕尾服插嘴道。

「不,這個我倒是聽說了,確實是個年輕人。」鄭天依頭抬的很高,頗有些得色。

被他這一說,一直默不作聲的林羽眉頭不由一挑,心突然提起來了,莫非這個鄭天依知道這事與自己有關?

「是誰啊?」

一桌子的人都一臉期待的望向鄭天依。

「具體是誰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爸說了,極有可能是某個京城過來遊玩的紅色子弟!」鄭天依一臉自豪,彷彿說的是他自己。

似乎很享受這種眾人不知我獨曉的感覺。

「噗!」

林羽沒忍住一口水噴了出來,哈哈的笑了起來,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吹成了京城的紅色子弟。

「你笑什麼!」

鄭天依橫眉一豎,怒聲喝道。

「有沒有點禮貌啊!」

「傻子嗎,笑什麼啊?」

「嘩眾取寵!」

桌上其他人也忍不住跟著紛紛斥責林羽。

薛沁也有些厭惡的瞥了林羽一眼。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一個很好笑的笑話,失禮了,失禮了,你們繼續,繼續。」林羽一邊忍著笑,一邊跟眾人道歉。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既然不是清海市的公子哥,那極有可能就是京城來的。」燕尾服點點頭,很贊同的說道,「我爸當時還問過衛局長,衛局長什麼都沒有透露,你們想,什麼人能讓一個總局的局長都不敢透露他的身份?」

「這麼說那指定就是了。」

「看來以後在外面玩得小心點了,真是人外有人啊。」

「可惜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不然可以結交結交。」

眾人七嘴八舌的點頭附和。

林羽抿著嘴,極力的憋著笑,其實是他怕惹麻煩,拜託衛功勛和鄧建斌給他保密的。

「你笑什麼啊?嗆到了?」

薛沁氣呼呼的沖林羽翻了個白眼,拿筷子在他手上敲了一下。

這個動作其實是薛沁在發泄不滿,但在鄭天依看來這是在打情罵俏,心中立馬妒火中燒,猛地站起來,指著林羽說道:「你到底在笑什麼?!我們說的話,就那麼好笑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你到底在笑什麼

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