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親錯了人

第419章 親錯了人

只見樓梯上正緩緩往下走的人穿著十分古怪,他下身穿的是一天絨質睡褲,腳上踩的是一雙棉拖鞋,但是上身卻穿著一件厚重的帶絨羽絨服。

因為角度的原因,林羽和韓冰從所站的方向無法看清他的面容,所以一時無法確定他就是張佑偲。

韓冰立馬向前走了一步,迫不及待的道:「請問是張佑偲,張二爺嗎?」

「不錯,是我!」

張佑偲低聲答應一聲,接著才別過頭來。

只見他左手插在羽絨服口袋裡,而右手則捂著嘴輕輕咳嗽了幾聲,面色發白,說話聲音也是有氣無力,整個人病態十足。

林羽和韓冰在看清楚他面容的剎那,臉上都不由自主的閃過一絲失落之情。

因為此時的張佑偲走路雖然慢,但是步伐十分的穩健,不像是受傷的跡象。

不過林羽看了眼他身上的羽絨服,還是不由閃過一絲疑惑,沖張佑偲笑道:「張二爺,屋裡這麼熱,您還穿著羽絨服啊?」

「呵呵,剛才脫衣服準備睡了,這不聽到你們的聲音,就急急忙忙出來了嘛,今天一直發燒,身子虛,便披了件羽絨服。」張佑偲苦笑著解釋道。

「您這可不是披,可是穿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您在掩蓋什麼呢?」林羽笑著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掃了眼他的左臂。

「何家榮,你他媽陰陽怪氣說些屁呢,我二爺在我們自己家裡,想怎麼穿就怎麼穿!」張奕堂冷聲道,滿臉不悅的瞪著林羽。

「奕堂!不得無禮,沒看何少校剛幫我們家除掉了幾頭惡狼嗎?!」

張佑偲沉聲苛責了張奕堂一句,接著沖韓冰笑道,「韓上校是吧?真是多謝你了,大晚上的還麻煩你跑一趟!身子不舒服,我就不往下走了,麻煩你給我遞過來吧!」

林羽聽到他這話神情一怔,立馬沖韓冰說道:「我給張二爺送上去吧!」

話音一落,他沒等韓冰回答,立馬拿過韓冰手中的請柬和書函沖張佑偲走了過去。

「張二爺,給您!」

林羽走過去離著張佑偲還有三四級台階便伸手將東西遞給了張佑偲,而且他遞向的正是張佑偲的左手,顯然他是特意讓張佑偲拿左手來接。

但是張佑偲只是笑著點點頭,有些費力的伸著右手去接。

林羽見狀眼睛一眯,趕緊又往上上了兩級台階,一把將手裡的請柬塞在張佑偲的手中,然後突然伸出右手在張佑偲的左臂上拍了拍,笑道:「還請張二爺倒時候一定要去啊!」

「好……咳咳……好!」張佑偲突然一點頭,立馬低著頭急促的咳嗽了起來。

林羽瞥了眼他的臉和左臂,見他沒有太大的異樣,不由眉頭一皺,心頭詫異,莫非那晚那個面罩男子真的不是他?!

「何少校,人也見了,東西也給了,請吧!」張奕庭一邊走過來,一邊伸手沖林羽做了個請的手勢。

「張二爺記得保暖,多喝熱水!」

林羽笑著點點頭,接著轉身走下去,跟韓冰對了下眼神,快步往外走去。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兩個剛走出客廳的門口之後,樓梯上的張佑偲突然打了個趔趄,右半邊身子猛地頂到了一旁的牆上,這才勉強支撐站住,臉上痛苦的直呲牙咧嘴,額頭上汗如雨下。

「爸,你沒事吧?!」

張奕庭面色陡然一變,急忙扶住了自己的父親。

「沒事……快,扶我上樓……」張佑偲面色痛苦的說道,聲音虛弱,左半邊身子微微發抖。

張奕庭趕緊扶著他往樓上走去。

林羽和韓冰從張奕鴻家走出來之後,便朝著停車的方向走去,一直到了車上,韓冰才低聲問道:「怎麼樣,有沒有發現什麼端倪?是不是他?」

「不確定……」

林羽搖了搖頭,想起剛才自己拍張佑偲的場景,心頭不由有些狐疑,猜測是自己猜錯了,雖然他拍的力道並不重,但是如果張佑偲胳膊真斷了的話,也絕對會痛苦無比。

「不確定,什麼意思?!」韓冰疑惑道,「你不是說你打斷了他的左臂,刺傷了他的左腿嗎?我看他的腿和胳膊好像沒有什麼異樣啊!」

「腿上的傷口好說,以張佑安的身份,弄到我們藥廠的止血生肌膏簡直易如反掌,所以張佑偲腿上的刀傷可能已經治好了,但是他左臂的傷肯定還沒好!」林羽皺著眉頭說道。

要知道,當天他可是一腳踩碎了面罩男子的左臂,絕對的粉碎性骨折啊,這才沒幾天的時間,就算再好的壯骨葯,也不會癒合到哪裡去,所以這個面罩男子,真有可能不是張佑偲。

「除非……」

林羽面色陡然間變得凝重了起來,望著遠方沉聲道:「除非他剛才是為了騙我們,咬牙忍了下來!」

「忍下來?不可能吧!」韓冰皺著眉頭細細一想,隨後堅定的搖搖頭,說道,「不可能,斷骨之疼,深入骨髓,怎麼可能會忍的了呢,單純從人類的生理反應上來說,也不可能!」

她以前經歷過這種傷痛,自然知道斷了骨頭是個什麼滋味,所以不相信張佑偲能忍下這種痛苦。

「是啊,如果是普通人的話,絕對忍不下這種痛苦,但別忘了,這個張家二爺,可是身具玄術啊!」林羽眯著煙喃喃道,「不管是不是他,這個人,我以後都要多加防範!」

林羽暗暗下了決定,不管這個張二爺是不是那個面罩男,如果一朝一日他再挑釁自己,那自己絕對要趁機除掉這個心頭大患。

想到面罩男,他不由又想起了玫瑰那張魅惑的面容,想起玫瑰那恐風情萬種的一顰一笑。

林羽下意識的摸摸口袋中她留下的那把金鎖,不由搖頭嘆息,這個女人,還真是讓人難以忘懷啊!不直到她現在怎麼樣了?

「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韓冰問道。

「靜觀其變!」林羽眯著眼說道,「我相信,這次沒有得手,張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是狐狸,總要露出尾巴來的!對了,得麻煩你幫我調查調查那些雇傭兵,說不定能從他們身上查出來什麼!」

「不瞞你說,這幫人我們已經在查了,他們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狡猾,暫時而言,我們掌握他們的信息還極少!」韓冰說道,「我猜測可能是國際上知名的『死士小隊』,至於具體的,還需要繼續調查!」

「死士小隊?」林羽想起那天那些毫不畏死的雇傭兵,倒是覺得這個名字極其貼切。

「不錯,這是上世紀組建的、在國際上臭名昭著的一個雇傭兵組織,這幫人手段殘忍,男女老幼全都不放過,而且很多時候他們執行任務,索要的報酬不是金錢,而是一些國家的機密情報!」韓冰沉聲道,「然後高價將這些信息販賣給別國或者恐怖組織,亦或者留為私用,作為鉗制其他國家的把柄,所以國際上雖然很多國家都想剿滅他們,但是同時又束手束腳,這也是他們能一直發展到現在的原因!」

「國家機密?!」林羽皺著眉頭說道,「這個罪名可不小啊!」

他暗想如果要是張家以國家機密跟這幫人做交易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這件事我們會一直追查的,有結果肯定第一時間告訴你!」韓冰沖他保證道。

「好,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儘管開口!」林羽點點頭,應了一聲。

接著韓冰便直接把林羽送回了家裡。

林羽見時間有些晚了,怕驚擾到江顏和葉清眉,所以開門的聲音非常小,進去的時候也躡手躡腳。

見客廳和衛生間的燈都關著,林羽伸了個懶腰,便直接往衛生間走去,但是走到衛生間后他嚇了一跳,因為他看到衛生間里站著一個足足有兩米多高的人影!

「你誰啊!」

林羽嚇得喊了一聲,等他喊完,那個人影立馬也驚呼了一聲,接著身子一歪,朝著地上摔了過去。

林羽這才發現人影腳下踩著兩個疊著的凳子,他面色一變,慌忙衝過去一把橫著抱住了那個身影,頓時一陣溫軟滑嫩的觸感傳來,同時一股沁人的香氣入鼻。

緊接一個物體飛到地上,砰的一聲炸碎,應該是一個燈泡。

林羽懷中的人影聽到聲音嚇得立馬抱住了他的身子,林羽猛地吸了一口,心中一顫,這股香氣他熟悉,正是江顏前幾天剛買的一款香奈兒的香水!

林羽感受著手中滑嫩的大腿觸感,伸手在她腿上掐了一把,接著立馬俯身在她濕熱的嘴上親了一口,他懷中的江顏立馬發出了一聲驚呼。

「顏姐,你換燈泡為什麼不等我回來?」林羽溫柔的笑道。

「是……是我……」

林羽話音一落,突然傳來了葉清眉的聲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9章 親錯了人

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