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誰才是臭蟲

第411章 誰才是臭蟲

楚雲璽聽到這陣敲門聲眉頭陡然間皺了起來,似乎頗為不悅,因為他剛才在給父親打電話之前,就已經說過了,他有重要的事要處理,沒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能打擾他。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現在很忙!天大的事也一會兒再說!」楚雲璽以為是曾林,冷聲道,「跟了我這麼多年,這點規矩都不懂!」

說完他立馬調整了下語氣,繼續跟他爸說道:「對了,爸,剛才雲薇給我打了電話,說有事來找我,我估計多半是因為與張家聯姻的事,現在何家榮死了,雲薇的婚事您看……」

「咚咚咚!」

門外再次響起一陣厚重的敲門聲,比剛才還要響亮。

「你他媽聽不懂老子說話是不是?!」

楚雲璽立馬火大,捂住手機的話筒,對著門外破口大罵,暗想這個曾林今天腦子是不是燒壞了,明知道他生氣了,竟然還敢敲門!

其實敲門的是林羽,林羽見楚雲璽不開門,而門又鎖著,生怕楚雲璽知道是自己后,更加的不敢開門了,所以壓低聲音道:「楚總,有個重要的事要跟您彙報,有消息說何家榮的屍首已經找到了!」

因為隔著門,他的聲音有些悶沉,所以楚雲璽也沒聽出異樣,下意識的以為是保鏢中的一個,聞言面色一喜,驚訝的喊道:「真的?!」

接著他連忙沖電話那頭的父親說道:「爸,你稍等,我一會兒再給您打過去,他們說已經找到何家榮的屍體了,等我了解完情況再跟您彙報!」

得到父親的應允后,楚雲璽立馬掛斷電話急匆匆的走到了門口,一邊開門一邊迫不及待的問道:「消息是從哪兒得來的,可靠嗎?」

他話音一落,便猛地拽開了門,而後便看到了一張他最不想看到的臉,他身子猛地一顫,目瞪口呆,頓時石化般滯在了原地!

「消息不太可靠!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楚大少。」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

楚雲璽掃了林羽一眼,見林羽完好無損,無比詫異,不過畢竟楚雲璽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所以大驚過後立馬恢復了平靜,強忍著內心的巨大波動,一臉漠然的沖林羽冷聲道:「你來做什麼,我這裡不歡迎你!」

「是不歡迎活著的我,歡迎死了的我吧?」林羽面帶微笑的望著他,如果楚雲璽這麼想看到自己死後的樣子,林羽倒是也可以考慮考慮現出自己的真身,滿足下他的願望。

「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你的死活,與我何干?!」楚雲璽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極力壓抑著自己內心的震驚與怒意。

「既然我的死活與你無關,那你為什麼聽到我的死訊,如此開心呢?」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

「我為什麼不開心?!雖然你的死活與我無關,但就好比一隻在我身邊飛來飛去,聒噪無比的蒼蠅被人拍死了,我也樂的清凈,所以自然也開心了!」楚雲璽冷哼一聲,一昂頭,臉上掛著一絲冷笑,掃了林羽一眼,滿臉的倨傲,又恢復了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

「你嘴巴乾淨點!」

這時林羽身後的步承邁步走了過來,望著楚雲璽的眼神銳利無比,渾身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殺氣。

「你們為什麼動手打人!」

楚雲璽這才注意到自己的保鏢連同曾林在內都被打暈了,立馬怒氣沖沖的對著步承冷聲質問道。

「憑我開心!」步承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淡淡道,「如果我願意,立馬也可以結果了你的性命!」

他自小跟在師父身邊,無法無天慣了,所以說起話來向來毫無顧忌,率性而為。

「好大的口氣,一條走狗也配跟我這麼說話?!」楚雲璽頓時勃然大怒,臉都氣紅了,他長這麼大,除了林羽敢衝撞他,還沒有人敢跟他對著干,而林羽身邊的這個狗腿子竟然比林羽還狂妄,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

步承倒是並沒有因為他這話而生氣,轉頭望向林羽,淡淡道:「何先生,我不管他們家在京城權勢地位有多重,也不管他老子、老子的老子是什麼人,只要你一聲令下,我立馬就宰了他,所有的後果,我步承,一人承擔!」

他這話森冷無比,顯然動了殺意,並不只是說說而已,只要林羽點頭,那他馬上就能保證楚雲璽命喪當場。

在他心裡,根本不把楚家放在眼裡,千軍萬馬放馬過來便是,他步承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更何況,士為知己者死,他也願意為何先生而死!

楚雲璽聽到這話氣的嘴唇泛白,雙手顫抖,不過他並不會什麼功夫,而且公司的安保也都不在身邊,所以他沒敢接話,只能忍氣吞聲。

「步大哥,別動不動要殺要打的,我們來楚大少這裡作客,怎麼能說這種話呢!」林羽笑著沖楚雲璽道,「楚大少,客人來了,難道就讓我們站在外面嗎?這好像不是待客之道吧?」

楚雲璽面色變了變,冷著臉一側身,便讓林羽和步承便走了進去。

「說吧,你們來到底什麼事?!」

楚雲璽特意沒有關門,快步的走了進來,明知故問的冷聲道。

「楚大少,你就別跟我賣關子了,我自然是來問那天晚宴的事情!」林羽徑直走到沙發上大大咧咧的坐下,敲著二郎腿望著楚雲璽笑道,「還請楚大少告訴我,那天的事,到底是誰安排的!」

「你好像問錯人了吧?!」楚雲璽挑了挑眉頭,坐回到辦公桌上之後,右手十分隱蔽的探到桌子下面,按了下桌面下面的一個銀色按鈕,冷聲道,「那天我飯都沒吃就提前走了,連後來發生了什麼都是聽說的,又怎麼可能會知道是誰安排的呢?!」

「不知道?」林羽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我一直以為楚家作為京城的大家族敢作敢當呢,原來也是畏手畏腳的宵小之輩,怎麼,看到我何家榮沒死,你們害怕了嗎?!」

「放你媽的屁!」楚雲璽被林羽這話激的勃然大怒,顯然林羽是在譏諷楚家害怕他何家榮。

楚雲璽冷眼掃著林羽厲聲道:「就憑你個外來的小丑,也值得我楚家畏懼?!那我便實話告訴你,那天晚上派人刺殺你們的事我們楚家雖然沒有參與,但是我們確實早就已經知情了,我特意沒有告訴你!怎麼樣,這個好像不犯法吧?!」

他說這話就是故意氣林羽,意思就是說老子明知道你會死,但是老子就是不告訴你!老子就是要看你死!

林羽聽到他這話心頭不由惱怒,但是他也無言以對,畢竟這件事告不告訴自己,是人家楚雲璽的權利。

而且楚雲璽說話的時候林羽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看他的眼神,似乎不像是在撒謊,果然跟林羽料想的一樣,這件事楚家可能真的沒有參與,只是知情而已,只不過這個知情的程度,可能很大。

「先生!」

林羽身後的步承雖然面無表情,但是他的手已經摸到了匕首上面,只要林羽一聲令下,他立馬便會動手。

林羽沒有吭聲,掃了楚雲璽一眼,隨後淡淡一笑,說道:「告不告訴我是你的事,確實不犯法,既然這件事你們楚家沒有參與,那我這次便放你們一馬!」

「放我們一馬?!」

楚雲璽聽到這話猛地睜大了眼睛,宛如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隨後嗤笑一聲,眼中湧起一種無盡的鄙夷之色,譏聲道:「你他媽的才不當叫花子幾天?!就跑來老子這裡耀武揚威!在京城混出點名氣真以為自己多麼了不得了嗎?告訴你,你在我們楚家眼裡,不過是個運氣好點的跳樑小丑罷了,只要我們楚家願意,隨時都可以像踩死一條臭蟲似得踩死你!」

他話音一落,原本隔著他數米遠的林羽突然間已經站到了他跟前,他不由猛的一驚,未等他反應過來,林羽的手陡然間閃電般抓出,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楚雲璽身子劇烈一顫,突然感覺自己的脖子上宛如箍住了一條堅硬的鋼筋,頓時呼吸困難了起來,他一把伸出手抓住了林羽的胳膊,用力的拉拽了起來,但是林羽的胳膊宛如牢固的石雕般紋絲不動。

楚雲璽頓時感覺呼吸無比困難,嘴巴陡然間張開,很想對林羽說什麼,但是他只能張著嘴,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而林羽面沉如水,深邃的眼眸中似乎帶著一絲寒意與不屑。

是的,不屑!

對於這種神情,楚雲璽很熟悉,因為這種神情是他經常對別人表現出來的,沒想到林羽今天竟然對著他表現了出來!

楚雲璽眼睛瞬間睜大,又驚又恐,身子不知是因為窒息還是因為恐懼,竟然宛如篩糠般顫抖了起來,與他剛才那種頤指氣使,不可一世的神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隨時可以踩死我?那你現在倒是踩啊!」林羽眯起眼,眼中泛起一絲精光,聲音冰冷無比。

他知道,就是因為自己低調、忍讓的太厲害了,才讓這些京城的大家族,太不把他當回事了!

一個楚雲璽,也配跟他相提並論?!

看著林羽森寒的眼神,楚雲璽眼中閃過一絲驚恐,張大了嘴,幾乎都要憋死了,哪兒還說的出話來啊,快速的拿手拍了拍林羽的胳膊,顯然是服軟了。

「怎麼?楚大少,你這是在跟我求饒嗎?」林羽挑了挑眉毛。

楚雲璽此時憋得都要翻白眼了,立馬用力的點點頭。

林羽見再掐下去真能給他掐死,冷哼了一聲,這才將手放開。

「咳咳!」

楚雲璽立馬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低著頭用力的咳嗽了幾聲,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感覺自己彷彿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兒一般。

「楚大少?」林羽掃了他一眼,淡淡道,「現在請你告訴我,誰才是臭蟲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1章 誰才是臭蟲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