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有志氣的徒弟

第384章 有志氣的徒弟

科魯曼聞言面色猛然一變,額頭上滲出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

拜師?!

三跪九叩?!

他堂堂的歐洲醫療協會的會長,竟然要向一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磕頭拜師?!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個小子代表的,還是自己最最討厭的華夏中醫!

他拜了林羽為師,那麼也就意味著,西醫對中醫低了頭!

「怎麼,科魯曼會長,你這是要出爾反爾嗎?」林羽見他沒回答,眯眼望著他質問道。

「科魯曼,我可是親眼給你們兩個做過見證的!」路易王子臉也猛地一沉,冷聲道,「作為歐洲醫療協會的副會長,你竟然不守誠信,要是傳回到了歐洲,你的名聲恐怕就保不住了吧?!」

現在林羽的法子明顯讓他妹妹的身體情況有了顯著地改善,他打心眼兒里感激林羽,自然要幫著林羽說話。

「我……這……」科魯曼臉色脹紅,話也說不出來,他可知道英皇室在歐洲的影響力,自己要是出爾反爾,可就相當於得罪了英皇室啊,到時候要是回去後路易王子散播一些對他不利的言論,那他科魯曼積攢數十年的名聲可能就此毀了不說,估計歐洲協會會長的位子也得跟著丟掉。

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滿臉哀求的望著林羽,支支吾吾道,「能……能不能換個條件?」

「不能!」林羽搖搖頭,堅定道,「華夏有句話叫『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要是科魯曼會長堅持不認賬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不過你們歐洲醫療協會,恐怕要擔上一個言而無信的名聲吧?到時候誰還敢再找你們看病?!」

科魯曼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顆顆滴落下來,整個人汗顏不已,無奈道:「好,好吧,我拜你為師,不過我可不可以不留在華夏,畢竟歐洲醫學協會那邊還有很多事要等著我回去處理……」

「這個嗎,要看你對我這個師父尊敬不尊敬了,如果你對我格外尊敬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林羽嘴角浮起一絲笑意,背著手悠悠的說道。

科魯曼咕咚咽了口唾沫,望了眼冷著眼看著他的路易王子,咬咬牙,二話沒說,「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對著林羽就磕了一個響頭,說道:「師……師父,徒弟科魯曼,給您磕頭了……」

林羽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想到這個科魯曼說磕就磕啊,自己都還沒準備好呢,其實磕頭這件事他本來也不過是說說而已,如果科魯曼不願意,他也不會勉強。

科魯曼見林羽笑的奇怪,微微一怔,詫異的望著林羽說道:「何……不,師父,我……我做的不對嗎?」

「對,很對!」

林羽點點頭,忍住笑,挺直胸膛,擺出一副威嚴的樣子,鄭重道:「好,科魯曼,從今以後,就是我何家榮的大徒弟了,恭喜你,加入了中醫的行列!」

「謝……謝謝師父……」科魯曼點點頭,滿臉苦色。

「科魯曼,開心點,做何先生的徒弟,是你的榮幸!」路易王子笑著沖他說道,「來,我們一起合張照吧!」

說著路易王子把黛娜公主叫過來,拉著林羽和科魯曼一起拍照。

科魯曼這才咧了咧嘴,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中簡直在滴血,自己一個年近半百的老頭子,拜了一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為師,竟然還被稱為是榮幸……

不過後來的事情證明,這,確實是他的榮幸!

「何醫生,我妹妹的病大概還需要玩幾次球,才能痊癒?」

晚上吃飯的時候,路易王子興沖沖的朝林羽問道。

一旁的幾個醫師聽到如此奇怪的話語,不由面色古怪,直到現在,他們還不太相信這種「奇特」的治療方法,但是事實卻由不得他們不信。

「大概三四次吧,而且就算以後你們會了歐洲,也要讓小公主多出來活動,多接觸大自然!」林羽沖他說道,「另外一會兒我的人來接我,會給小公主帶一些中藥,有助於幫她改善體質,到時候你們記得按時給小公主煎服。」

「好的,多謝,多謝何醫生!」路易王子急忙說道,「等我回了歐洲,一定會大力宣揚中醫的!」

吃完飯後,厲振生便來接了林羽,順便將藥材交給了路易王子,林羽走的時候黛娜小公主還頗有些不舍,主動親吻了林羽的面龐。

「師……師父,慢走……」

科魯曼有些無奈的跟林羽道了個別,整個人垂頭喪氣,無精打采。

晚上的時候歐洲醫療協會的會長瓦爾特親自給科魯曼打來了電話,冷聲質問道:「科魯曼,聽說你拜了華夏的中醫為師?!而且這個華夏醫師還不滿三十歲?!」

「不錯……」科魯曼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們歐洲醫療協會和西醫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瓦爾特怒氣沖沖的說道。

科魯曼面色一沉,心頭頓時有些不悅,冷聲道:「瓦爾特會長,你說話之前可要搞明白,我的師父可是確確實實的把小公主的怪病給醫治好了!」

「醫治好了?那可能只是表象而已,你可別忘了,華夏人可是最會變戲法的國度,是你們太愚昧,被他們蒙蔽了!」瓦爾特冷聲說道。

「那照你這麼說,路易王子和一眾皇室成員也是被蒙蔽了嗎?!」科魯曼怒聲回擊道,「瓦爾特會長,我希望你在沒有親眼見識過我師父神奇的醫術之後,不要隨便對他說這種帶有污衊性質的話!這會顯得你很無知!」

科魯曼心裡很清楚,現在他已經拜入了中醫的門下,只能儘力的維護中醫,同樣,這也是在維護他自己的尊嚴。

瓦爾特聽到他這話顯然一愣,心裡憤怒不已,這個叛徒叛變的也太快了吧?!

去華夏之前科魯曼還大聲叫囂著打垮中醫,結果這才兩天的功夫,就成了中醫的死忠了!

而且一口一個「師父」叫的無比熱切!

「科魯曼,既然你成為了華夏人的徒弟,那我們醫療協會就要把你除名!」瓦爾特怒聲道。

「瓦爾特,我希望你弄清楚,歐洲醫療協會的真正主人是我們背後的大財閥,不是你!」科魯曼毫不畏懼道,「等我跟我師父學會了幾手中醫絕學,回去幫大老闆們治好他們的頑疾,到時候,下台的就是你了!」

說完他直接「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電話那頭的瓦爾特氣的差點吐血。

「師父啊師父……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科魯曼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有些無奈的說道。

第二天,科魯曼便趕去了回生堂,同時帶了一些貴重的禮物,見到林羽后恭恭敬敬的叫了林羽一聲師父。

林羽見他態度轉變這麼大,不由有些意外,得知他想學幾手中醫絕學,好回去把歐洲醫療協會會長的位子搶過來后,林羽立馬點點頭,一口答應了下來。

不愧是他林羽的徒弟,就是有志氣!

林羽給他講解了一些中醫的入門知識后,便交給他一張帶有英文翻譯的穴點陣圖,讓他回去牢記,並且把達摩針法中的第一針定龍頭跟他粗略講了講,讓他回去把這主針和輔針扎的十個穴位全部記清楚。

以科魯曼現在的年齡學習中醫,根本是無法學到精通的,但是如果林羽教他一些比較有效的針法,並且傳授他以氣運針的竅門,倒是完全可行,說不定以後幫人治病的時候,會派上大用場。

一個星期之後,黛娜小公主基本便恢復了健康,面色紅潤,整個人顯得極為活潑,跟來之前反差極大,已經與健康的孩子無異。

英皇室走的這天,林羽和郝寧遠親自去機場送的他們,當天到場的還有好幾家歐洲媒體。

路易王子的王妃親自給林羽獻上了鮮花,路易王子也對林羽表達了極大的感激之情,跟他擁抱完后緊緊的握著他的手,似乎有些不舍,說道:「何先生,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女王陛下已經說過了,要為你特地到訪一次華夏,而且將親手為你頒發嘉德勳章,至於我們皇室給華夏捐贈的醫療機構,已經在籌備當中,到時候我希望由您親自擔任醫療機構的負責人!我再次為您對英皇室的付出表達誠摯的感謝!」

「何,謝謝你!」黛娜小公主也跑過來將自己珍藏的一枚金燦燦的胸針塞到林羽手裡,輕聲道:「希望你有時間能到我們國家去玩,我一定會熱情招待你的!」

說完她再次在林羽的臉龐上親了一小口。

「師父,我也會想念您的!」

科魯曼此時也眼含熱淚的跑過來跟林羽擁抱了一番。

這幾天的相處,在林羽特意在他面前展露了一些中醫絕活后,他算是徹底的心服口服了,近距離的接觸中醫,他才發現中醫竟然是如此的神奇!這也更加的堅定了他學習中醫的決心!

「記住我跟你說的,一定要勤加練習!」林羽拍拍科魯曼的背,囑咐道,「如果有不懂的,記得隨時跟我視頻!」

「好的,師父,我一定會努力的!」科魯曼用力的點了點頭,抹了把眼角的淚水。

送走路易王子他們之後,郝寧遠便安排車送林羽回回生堂。

走到半路上的時候,突然一輛黑色的轎車猛的殺出,硬生生的將他們的車別停,隨後黑色轎車上下來兩個身著黑衣,戴著黑色墨鏡的短髮男子,沖林羽的車做了個停止的手勢。

司機面色猛然一變,沒想到自己的車掛著政府拍照,竟然還有人敢阻攔,搖下車窗,冷聲道:「你們是幹什麼的?知道我們是哪的車嗎?衛生部的!」

「何家榮在你們車上吧?!」兩個黑衣男子壓根沒有理他,面無表情的冷冷道。

「我就是,不知兩位找我有何貴幹?」林羽主動把車窗搖了下來,打量這倆人一眼,發現這倆人身上帶有非同常人的氣勢,顯然都是練家子,而且還是那種頂級高手級別的。

「何先生,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其中一個黑衣男子冷聲道,雖然他說的是「請」,但是卻是以命令的口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4章 有志氣的徒弟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