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說與不說

第351章 說與不說

可能是應對高橋的攻勢時分散了注意力,林羽似乎並沒有注意到背後捅來的鋒利匕首,連頭都沒有回,自顧自的把木質武士刀搶了過來。

手冢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強烈的興奮之色,左手往右手手腕一按,卯足力氣扎向了林羽的后腰,眼見鋒利的匕首馬上就要沒入林羽的后腰,手冢卻突然感覺嘴中戳來一個異物,直入后鄂,頓時一陣劇痛,他還沒反應過來,巨大的衝擊力便瞬間將他掀翻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匕首也隨之彈了出去。

「嗚……嗚……」

手冢捂著嘴悶叫了一聲,吐出了幾顆牙齒,整張臉漲成了血紅色,在地上來回打著滾,從他的叫聲中就可以聽出來他此時無比痛苦。

「手冢先生,你這是怎麼了啊?」

林羽回身望了眼手冢,隨後又看看自己手中奪來的武士刀,見刀尖處帶著血液和唾液的混合體,不由納悶的望了眼地上的手冢,似乎立馬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皺著眉頭沖手冢責怪道:「手冢先生,你這是怎麼回事啊,沒看到我正在舞刀弄劍嗎?您不知道這種情況下貿然衝過來很危險的嗎?作為一個武者,竟然連這點意識都沒有!」

惡魔!

絕對的惡魔啊!

一個趴在地上,將一切看在眼裡的倭國人身子猛地打了個冷顫,他剛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在他們館主即將衝到林羽身後的剎那,林羽手中的武士刀閃電般捅向了他們館主的嘴,直接將他們館主搗翻在地。

從這一刀捅的速度和精準度來看,林羽絕對是刻意的,顯然他早就已經注意到了他們館主的偷襲舉動。

這個倭國人咕咚咽了口唾沫,本來他還想著用盡最後的力氣偷襲林羽的,見此情形立馬打消了念頭,噗通一聲趴到地上裝死。

「手冢館主,感情你這是要偷襲我啊?」林羽瞥了眼遠處掉在地上的匕首,冷聲道,「怎麼,你們仁義無流的旭日帝國就只會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嗎?!」

手冢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身子瑟瑟發抖,滿是懇求的沖林羽擺了擺手,示意他手下留情。

此時的手冢經歷過剛才那雷霆一擊,嚇得近乎肝膽俱裂,終於知道了眼前的這個文弱少年究竟有多麼的恐怖!

就是他們旭日帝國最厲害的劍道宗師,在他面前恐怕也是不堪一擊!

「手冢先生,你別害怕,除了該收的賬,我絕不會多動你一絲一毫!」

林羽說完,面色一寒,猛地一劍砸到了手冢左腳的踝骨上。

「嗚!」

手冢悶聲慘叫,額頭上瞬間青筋暴起,眼珠子幾乎都要突出來了。

「再忍忍,馬上就好了!」

林羽話音一落,手中的武士刀再次狠狠的劈向了手冢的右腳腳踝。

「啊!」

這次手冢已然顧不上嘴中的疼痛,張大了嘴凄厲的喊了一聲,身子抽動幾下,眼珠一翻,昏死了過去。

「好了,我們兩家武館之間的賬算是清了!」

林羽淡淡的掃了眼地上翻滾哀嚎的眾人,隨後手往後一揚,手中的武士刀「嗡「的一聲飛出,「砰」的插入當中牆上掛著的旭日國旗上,頓時砂礫紛飛,木質刀身竟然徑直插入牆中三寸有餘!

「對了,補充一句,我叫何家榮,你們要想再次找我挑戰,隨時奉陪!」林羽昂首補充了一句,隨後轉身往外走去。

門口的李千顥親眼見證了眼前這麼一幕,已然是驚駭到面色慘白,滿頭冷汗。

雖然他知道自己與林羽是盟友,但是林羽身上散發出的那股摧枯拉朽般的殺神氣質,實在是令人情不自禁的膽寒!

「走吧,千顥,我請你吃飯去!」

林羽經過他笑著拍了拍他的肩頭。

「不,不,哪能讓您請,我請,我請!」

李千顥這才回過神來,急忙討好的連連點頭。

兩個人一出門,突然發現門外聚了幾個身著保安制服的男子,一個個張大了嘴呆若木雞,應該是這邊商業街的安保。

他們剛才聽到動靜就跑了過來,但是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硬生生被嚇的立在了原地。

「你們這是?」林羽挑眉望了他們一眼。

「奧,沒事,我們巡邏,巡邏!」幾個保安吞了口唾沫,說完二話沒說,拔腿就跑。

「一幫廢物!」李千顥拍著大腿直樂。

為了表示自己的敬意,李千顥特地請林羽去了一家高檔的西餐廳,吃飯的時候忍不住小心的問道:「何大哥,你把他們打得這麼厲害,會不會有什麼後果啊?」

「後果?」

林羽微微蹙著眉頭想了想,意味深長的笑道,「應該有吧。」

其實他說的後果不是指警察那邊諸類的麻煩,畢竟自己跟手冢之間是公平的挑戰,既然他們把何瑾祺的腳扭斷了沒事,那自己把他們打成這樣自然也沒事。

而他之所以說可能會有後果,指的是倭國那邊,首先手冢這幫人能力不凡,其次他們身份不簡單,自己把他們打成這樣,倭國那邊武學界肯定會有所震動,到時候說不定會有人來找自己的麻煩。

不過對於他這種見慣麻煩的人而言,這點事幾乎不值一提,在華夏的土地上,還能被外來人欺負不成?!

華夏,早已不是一百多年前的那個華夏了!

他林羽,也已然不是從前那個林羽!

「沒事,就算有麻煩,何家也得出面幫你,畢竟你是為了瑾祺才這麼做的!」

李千顥嘿嘿的討好道,「何大哥,你功夫在哪學的,能不能教教我啊?」

林羽微微一怔,搖頭苦笑,老實道:「這個……還真不好教!」

怎麼教?

讓李千顥也死上一次嗎?

「何主任……不,何哥,我們的人已經到齊了!就在他們武館門口,就等你吩咐了!」

這時軍區總院內,何自珩正皺著眉頭接聽著電話,等電話那頭的人說完,才沉聲道:「人多嗎?據我所知,他們武館里好像有是不少人!」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我的人都帶了槍,而且按照您吩咐的,全部都是外籍,事後偽裝成上門尋仇也絕對說得過去!」電話那頭的聲音低沉道。

「好,那抓緊動手吧,記住,最主要的是那個叫手冢的人,一定給我廢了他!」

何自珩咬牙切齒的說道。

雖然大哥一再勸他不讓他報仇,但是這口氣他怎麼可能咽的下去,所以他鋌而走險動用了自己這麼多年攢下的關係,打算讓手冢血債血償。

「明白!」電話那頭的人沉聲一答,便掛斷了電話。

何自珩陰沉著臉望著窗外,目光寒冷如冰。

過了片刻,他的手機突然響了,還是剛才那人打來的,只聽電話那頭的人聲音急促,隱隱帶有驚詫之情,「何哥,他們武館的人全都被送去附近的醫院了!」

「被送去醫院了?怎麼回事?」何自珩聞言微微一怔,無比訝然。

「我剛找幾個目睹現場的保安打聽了一下,好像是被兩個年輕人過來把他們武館里的人全都打了一頓,據說那個館主的兩隻腳全部都被扭斷了,其他二十多號人也沒好到哪裡去,也是個個骨折……」

電話那頭的聲音自己說的都有些膽戰心驚,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咕咚咽了口唾沫,繼續道:「並且他們還把這個武館亂砸亂砍一番,整個武館里已經狼藉不堪……」

何自珩驚訝的張大了嘴,話都有些說不出來了,過了片刻才急忙問道:「這兩個年……年輕人是誰啊?」

「奧,其中一個是跟三少爺走的很近的李家少爺李千顥!」電話那頭的男子急忙彙報道。

「不可能,這個廢物就是飯桶一個!」何自珩皺著眉頭說道,「另外一個呢?」

「另外一個我不太熟悉,聽說叫什麼何……何家榮?好像不是何家的人吧……」電話那頭的男子有些狐疑的說道,何家上下所有人,他可都是知道的。

「何家榮?!」

何自珩身子猛地一顫,滿臉震驚,急聲道:「你……你確定?!」

「確定,據外面的清潔工說,那個人走的時候特地留下了姓名!就是何家榮!」電話那頭的男子十分肯定道。

何自珩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眼前浮現出那個面帶笑意,溫文爾雅的何先生,不由心頭驚恐,隨後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一般,沖電話那頭的人冷聲叮囑道:「給我記住,這件事不能告訴任何人,知道嗎?幫我把那幾個保安的嘴堵上!」

只要那幾個保安的嘴堵住了,這件事就很那為外人知道,畢竟那幫倭國人絕不會大言不慚的出去肆意宣揚,此時的他們,保密還來不及呢。

「明白!」電話那頭的人急忙應道。

掛了電話,何自珩眉頭鎖的更緊,望著窗外寒風中左右搖擺的樹頭,心中五味雜陳,他實在沒想到何家榮除了醫術,還有如此驚人的身手!

怪不得當初他大哥威脅林羽離開京城的時候,林羽敢如此狂妄的說他要讓整個何家都高攀不起,現在看來林羽真的正一步步的往這個目標發展!

自己的侄女被蛇咬傷要求到人家頭上,自己的兒子被人打了,要人家出面幫忙復仇!

偌大的何家跟孑然一身的「何家榮」相比,竟然真的宛如空中樓閣,只剩了一個龐大的空殼!

他再一次情不自禁的將「何家榮」與自己那戰無不勝的二哥聯繫在了一起,像!太像了!

至少給他的感覺是如此!

如果「何家榮」真是自己二哥的兒子,那強強聯手,誰還是他們的對手?

尤其是二哥要是知道他和大哥當年……

想到這裡何自珩心裡猛地打了個寒顫,猶豫著要不要告訴大哥這件事情,他知道,大哥要是知道何家榮有這麼厲害的身手,絕對會將其視為大敵,肯定會盡全力的對其進行打壓,到時候何家榮再厲害,恐怕也難以抵擋的過國家機器。

不過人家是為了自己的兒子出頭,他要是這麼告了密,是不是有些恩將仇報?

可是不說的話,任由他發展,說不定最後也會把自己置於險境……

正在他猶豫不決的剎那,他大哥的電話倒是首先打了過來。

「自珩,那幫倭國人被打傷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電話剛接通,電話那頭的何自欽便怒不可遏的對著他大聲質問了起來。

何自珩頓時遲疑了下來,沒有吭聲,心中仍舊在做著權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1章 說與不說

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