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若有去無回

第33章 若有去無回

林羽看到名片上薛沁的名字,咕咚咽了口唾沫,竟然莫名有種偷情被抓的心虛感。

「何家榮,你不用害怕,當初你答應了我睡地鋪,我承諾你的,自然也作數。」江顏聲音冷的林羽毛孔都不自覺收縮了。

咕咚。

林羽再次咽了口唾沫,似乎能感覺到空氣中多了一絲酸酸的味道。

難道她喜歡上自己了?

不可能啊,雖然最近她沒那麼討厭自己了,也不能說明她喜歡自己啊。

不過不管喜不喜歡,他們倆畢竟是夫妻,要是自己給她帶了綠帽子,她肯定也會不開心吧。

「你承諾過我什麼?」林羽不由有些好奇。

一聽林羽上來就問這個,江顏似乎更生氣了,冷聲道:「我說過了,你在外面愛有幾個女人有幾個女人,我絕不會過問,只要別讓我爸媽知道就行了。」

「哦。」林羽輕輕點頭應了聲。

「你要是覺得還不夠,要是想離婚,我也可以答應你!」江顏繼續說道,心裡卻莫名的感覺有些堵得慌。

以前只有自己嫌棄這個廢物的份兒,現在他竟然敢嫌棄自己了?

江顏見林羽不說話,轉頭看了他一眼,只見林羽正一臉驚訝的望著前方,抬手示意她開慢一點。

江顏一怔,順著他的目光往前看去,只見前面的路上已經擠滿了汽車,好多車已經掉頭往回走了,而遠處一棟高達二十多層的居民樓上面有兩層正濃煙滾滾,火光衝天。

「著火了?」

江顏面色一驚,接著略一思索,將車子往旁邊一個商鋪前面一停。

「你先回去吧,我得去救人!」

甩下一句話,江顏便快步的朝著前面起火的地方跑了過去。

林羽望著她的身影,不由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此時她的背影,與倉皇往這外跑的人群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你能義無反顧,我又怎麼會退縮呢,否則怎麼配的上你?

林羽輕笑一聲,隨後也立馬跟了上去。

起火的居民樓位於鬧市區的路口,屬於早期的那種商住一體的大樓,除了大部分住戶,還有一些公司和商家。

起火的樓層是十八樓和十九樓,起火原因據說是某家的孩子頑劣,無意中引燃了廚房的天然氣,導致隔壁一家公司里存放的部分可燃物爆炸,隨後便引發了連鎖反應,整座大樓的十八層和十九層已經被大火徹底吞沒。

人群絕大部分已經跑出來了,有些受了輕傷的人也逃出來了,剩下的是根本逃出不來的。

爆炸發生時從樓上墜落的重物砸壞砸傷了很多樓下過往的車輛和行人,一時間慘狀連連,這半條路段的交通也已經徹底癱瘓。

事故剛剛發生才不到半個小時,死傷人數已經達到數十人,大樓周圍隨處可見滿臉血污的傷者,有的全身已經被大火灼燒的潰爛不堪,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因為很多被砸壞的車輛和碎石堵住了兩邊的路邊,救護車根本無法進來,醫護人員只能挨個把眼中的病人往外抬,至於受傷不嚴重的,便現場先用醫療箱替他們治療。

傷者很多,醫護人員卻有限,所以根本照顧不過來。

看到現場的慘狀,江顏心頭沉痛,立馬跟一旁的醫生交代了身份,接了個醫療箱幫著開始救治傷著。

林羽趕到后也立馬上去幫忙。

「你怎麼來了?」江顏看到他后冷聲問道。

「我來幫你啊。」

林羽利落的用紗布幫她把病人消過毒的傷口包紮住,隨後背起這個病人就往外走。

「你幹嘛?」江顏皺眉問了一句。

「這個病人的腿要及時動手術,否則只能截肢了。」

林羽一邊跑一邊說。

接下來他就專攻這點,幫忙把受傷的病人往外背。

消防大隊來了之後急忙投入到了滅火的工作當中,但是火勢太大,收效甚微。

消防員也都利落的鑽進大樓,解救被困住的群眾。

過了大概有半個小時,消防員已經奚數撤了出來。

「報告市長,任務順利完成,可解救的人質已經全部解救完畢!」消防員隊長跟一個領導模樣的人打了個敬禮,心裡卻在滴血,能救的已經救出來了,可是救不出來的,只能永遠留在裡面了。

起火樓層以上的樓層根本上不去,雲梯也夠不到,好在打聽了一番,上面的樓層大部分都是空置房屋,人員不多。

這時林羽突然聽到一聲孩子的哭喊聲,他眉頭一皺,四下看了一眼,隨後猛地抬頭,發現聲音好像是從起火的樓層上面傳來的,應該是在二十樓。

他以前從未發現自己耳力出眾,但此時他竟然能夠清晰地聽到小女孩的哭喊聲,而且就宛如在自己耳邊一樣。

他心裡咯噔一下,該不會是小女孩快要死了吧?

因為他本身就是借屍還魂的遊魂野鬼,所以有可能可以聽到瀕死的人的哭聲。

雖然他能聽到聲音,但是煙火太大,他並沒有看到小女孩。

「我的孩子啊!」

這時突然一個凄厲的哭聲傳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粉衣婦女不顧一切的跑過來,作勢要往大樓裡面沖,兩個消防官兵趕緊衝上來攔住了她。

「你們放開我,我的孩子還在上面,我要救我的孩子!」粉衣婦女大聲的哭喊著。

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買個菜的功夫,竟然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故。

「大姐,樓上的火勢太大,你上不去的!」消防官兵面色沉痛,勸她說道。

「我不用你們管,我自己能上去,我能救我的孩子!」粉衣跟發瘋了一般,用力的拽著周圍的消防官兵。

兩個消防官兵眼角已經有了淚水,母愛從來都是偉大的,只不過人類在災難面前,實在是不堪一擊,他們要是放她上去,就等於是在讓她送死。

「怎麼回事?」這時剛才跑去報告的消防隊隊長注意到這邊的情況,急忙趕了過來。

「報告隊長,這位大姐的孩子還在樓上!」

「幾樓?!」

「二十樓。」粉衣婦女一邊哭,一邊朝著正上方指了指,「2001戶。」

「大姐,那是失火樓層的上方,我們……我們……」消防隊長面色一黯,剩下的那句無能為力,怎麼也說不出口。

他們隊里現有的雲梯只能達到十八樓,可調動的更高層次的雲梯此時正在路上,但是這個點堵車嚴重,根本過不來。

「求求你,求求你,消防戰士,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粉衣婦女聲音凄厲,跪在地上拽著消防隊長的褲子痛苦不已,聲音絕望的令人心碎。

周圍的人紛紛嘆息,神情悲痛。

江顏看著這一幕,眼眶也不禁紅了,雙手緊緊的攥在胸前。

「大姐,對不起。」消防隊隊長低著頭,眼淚已經順流而下,饒是這個見慣生離死別的硬漢,也忍不住落淚了。

「大姐,現在孩子可能已經不在了。」另一個消防官兵哽咽著勸道。

二十樓就在火勢最大的十九樓上方,相當於一個被加熱的大鐵鍋,孩子極有可能已經喪生。

「快看,孩子在陽台上!」

這時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聲,眾人立馬抬眼望去。

只見陽台上一個細小的身影正用力的爬在落地窗上,大聲的哭喊著,用手拍著玻璃。

「女兒!女兒!」

粉衣婦女一見立馬站了起來,仰頭看著樓上的那個瘦小身影,大聲喊道:「女兒!別怕,媽媽這就來救你!」

話音一落,她再次一悶頭往大樓裡面跑,消防官兵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沖她吼道:「大姐,你這就是在送死!」

「死我也要跟我女兒死在一起!」粉衣婦女已然不顧一切。

消防隊隊長吸了吸鼻子,神色陡然間變得堅韌起來,咬緊牙關,身子一挺,高聲道:「我……」

「我去!」

消防隊長的「去」字還沒說出口,突然就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他回頭一看,只見林羽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看著他,神情鎮定道:「我去救孩子,請給我一套防火服。」

「你瘋了!」江顏立馬衝上來拽了他一把。

林羽壓根沒搭理他,神情堅毅的沖消防隊長說道:「我以前做過特種兵,執行過這種任務,我有把握把人救出來!」

「請問你以前是在哪個特種大隊服役……」

「請給我一套防火服,情況危急,救人重要!」林羽立馬打斷了他的話。

「佔盡忠,把你防火服脫下來給他!」消防隊長趕緊沖一個身形跟林羽差不多的人喊了一聲。

「是!」

那個人立馬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何家榮,你瘋了!」江顏一臉震驚的望著林羽,不知道他這是要做什麼,他什麼時候當過特種兵,他連高中軍訓的時候都是最先中暑暈倒的那個。

「這一次,我在你心裡,是不是算個男人了?」林羽沖她笑道,順手接過了防火服。

江顏一臉錯愕的望著他,無言以對。

「放心吧,我一定會把孩子安全救出來的。」林羽拍拍她的肩膀。

說完他轉身就往樓道口走。

「何家榮!」

江顏用盡全身力氣嘶聲喊了一聲,血紅的雙眼中已經噙滿了淚水,她不知道這個窩囊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勇敢了。

可是他再勇敢,也是個蠢蛋,這根本就是在去送死!

林羽也不知道自己這一去還能不能回來,自己是鬼,可何家榮這具身體卻是凡胎肉體。

但是他又不能不去,彷彿上面正在死去的不是小女孩,而是他自己。

倘若真的有去無回,那隻能說聲對不起了,家榮兄。

林羽心中歉意道。

聽到江顏的喊聲,林羽陡然間停住了,沒有回頭,聲音微微顫抖道:「如果我回不來,麻煩你幫我照顧好爸媽和我乾媽,還有,你自己……」

話音一落,林羽便再無遲疑,一頭扎進了黑暗的樓道中。

「家榮——!」

江顏身子一顫,坐到了地上,淚如雨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若有去無回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