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殺人犯現身

第343章 殺人犯現身

齊守義咕咚咽了口唾沫,趕緊把打開的甩棍藏到了背後。

林羽看到這一幕也有些意外,不過一想到剛才那李千珝說要給雲昌的董事長打電話,立馬便明白過來了,指定是雲昌的董事長給邱在中施壓了。

江顏皺了皺眉頭,想起邱在中昨天晚上高高在上逼自己喝酒的情形,再看看他現在的模樣,突然覺得有些滑稽可笑。

葉清眉心中也覺得暢快,這才對嘛,在華夏的土地上,什麼時候輪到韓國人作威作福了。

「邱會長,你無緣無故的為什麼突然跟我行這麼大的禮啊?!」林羽眯著眼笑道,趕緊起身沖他走了過去。

「何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求求您別跟我一般見識,我錯了,我知錯了,我是真誠的來祈求您的原諒的,只要您肯原諒我,讓我做什麼都行!」

邱在中聲音哽咽,說話的時候還是不停的磕著頭,極力的想取得林羽的原諒,畢竟他和一家老小的性命都系在林羽的身上。

「行了行了,邱會長,別磕了,我原諒你了,你快走吧!」

林羽見這麼多病人看著呢,迫切的想打發走他,再說,也沒什麼不能原諒的,反正昨天自己已經狠狠教訓過他們了,而且今天自己又白受了這麼多個頭,估計邱在中長這麼大,給他爸媽也沒磕過這麼多頭。

「多謝何先生!多謝何先生!」

邱在中這才敢抬起頭,額頭上已經赤紅一片,抹了把臉上的涕淚,小心翼翼道:「何先生,那我們公司與貴公司的訂單……」

「不好意思,這件事我不清楚,得李總拿主意,你讓你們老總跟李總談吧,反正我們之間的事算是了結了!」林羽擺擺手,顯然他並不想摻和李氏集團與雲昌之間的生意,他知道,李千珝是個生意人,既然決定與雲昌合作,那多半就是最合適的選擇。

「那好吧……」邱在中咕咚咽了口唾沫,有些忐忑的望著林羽,不過既然林羽已經原諒他了,那事情便好辦多了。

齊守義聽到這番話,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從邱在中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態度來看,他已然猜到了,林羽是個大人物啊,絕對的大人物!而且肯定與李家有著什麼關係!

「齊部長,你也來了啊!」林羽抬頭掃了眼齊守義,淡淡道。

「奧,那什麼,我來給江醫生道歉的,請江醫生跟我回院繼續工作!」齊守義見風使舵的水平堪稱一流,邱在中都道歉了,他自然得把步伐跟上。

江顏聞言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請她回去繼續工作?那你背後拿的是……」林羽早就注意到他藏在身後的甩棍了。

「奧,這……這是我負荊請罪的工具!」齊守義面色嚴峻,立馬把甩棍拿出來,走向江顏遞過去,說道:「江醫生,我這次來跟你道歉是十分有誠意的,你要是覺得不解氣的話,你就用甩棍狠狠往我身上抽兩下,直到您解氣為止!」

齊守義裝出一副自責且誠懇的樣子,努力想讓江顏感受到他的誠意。

江顏頓時猶豫了一下,轉頭望向了林羽,似乎是在詢問他的意思。

她知道齊守義是在這裡裝樣子呢,但是她是真的喜歡醫生這個職業,也真的想憑自己的努力留在京大一院。

林羽又怎麼會不知道她內心的想法呢,望著她柔聲道:「你自己做選擇,想怎麼選,就怎麼選,我永遠支持你,就像你支持我一樣!」

江顏咬咬唇,隨後輕聲對葉清眉說道:「清眉,那我就先回去了。」

葉清眉也沒多說什麼,輕輕地點了點頭。

隨後江顏便打了個車,跟著齊守義回了醫院。

邱在中沒跟著他們回醫院,匆匆的趕往了李氏集團,打算親自去給李千珝賠禮道歉。

「史副院長,我把江醫生請回來了!」

一回醫院,見史副院長還待在內科,齊守義急忙搶先道,同時滿臉討好的望了眼江顏,生怕她告自己的狀。

江顏才不想得罪這種小人呢,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

「呵呵,江顏你回來了,我正好有件事想麻煩你呢!」史副院長面色一喜,趕緊叫著江顏走到了一旁,探討他進入中醫協會的大計了。

話說回生堂內,江顏走了之後沒多久,何瑾祺便來了,一進門便親切的喊了一聲二哥。

「瑾祺,你怎麼來了?」林羽看到他後面色一喜,笑道,「怎麼,找我有事啊?」

「沒事,好久沒見你了,過來看看你。」何瑾祺嘿嘿笑道,「對了,二哥,我跟人合開了一家拳館,過幾天開業,到時候你可一定要來捧場啊!」

「開了家拳館?」林羽頗有些驚訝。

「對啊,我就喜歡個格鬥打拳之類的,除了開拳館,我真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何瑾祺撓撓頭笑道。

「也行,自己喜歡就行,你這也算有正事幹了,記住好好乾!」林羽笑著捅了捅他的胸口笑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

「沒什麼幫忙的,就是等你有時間的時候希望你能去指導指導我們的學員!」何瑾祺嘿嘿笑道。

「沒問題!」

林羽拍了拍他的肩膀。

「何少校!你的花到了!」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清麗的聲音,隨後便見韓冰身著一身利落的皮衣快步走了進來,手裡端著兩盆花頭奇大,色彩艷麗的熱帶花朵,不過看起來生機乏乏。

「哎,這花真好看啊!」何瑾祺面色一喜,伸手就要去碰韓冰手中的花,林羽突然一把把他的手抓住了,沉聲道:「別動,這東西有毒!」

「有毒?!」

何瑾祺下意識的把手縮了回來。

「韓上校,我沒猜錯的話,這就是非洲的那種奇異花吧?」林羽出聲詢問道。

「不錯,這種花運輸起來十分麻煩,總共找到了二十多株,但是運過來之後就存貨了這麼兩株,而且可能過不了多久就死了,畢竟我們這裡太冷了,我建議你把它放在室內熱量充足,陽光直射的地方,說不定能多保留兩天!」韓冰把手裡的兩盆花遞給了林羽。

林羽接過來輕輕地聞了聞,發現這花好看是好看,但是一點都不香,甚至帶著一股淡淡的臭味。

「等我研究研究它們,提煉出它們花莖裡面的有用物質,就不用再把它們運過來了,到時候還得麻煩你從非洲那邊找人幫我直接提取。」林羽頗有些討好的沖韓冰笑道。

「看我心情!」韓冰一抱胳膊說道。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些什麼,韓冰面色猛然一白,嘴唇都微微有些顫抖,冷聲道,「確定是三十一?」

得到電話那頭肯定的答覆后,韓冰一把把電話攥住了,面色寒冷的宛如冬日的嚴霜。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林羽見她神情不自然,急忙問道。

「你跟我走一趟吧,出事了!」韓冰瞥了眼一旁的何瑾祺和醫館里的其他人,沒有直說。

「好!」

林羽見韓冰臉色難看,知道事情不小,急忙把兩盆花交給了厲振生,自己跟著韓冰往外走去。

「二哥,我開業那天你一定記得去啊!」他背後的何瑾祺急忙喊了一聲。

「知道了,到時候提前電話聯繫我!」林羽也沒回頭,沖他揮了揮手。

上車之後韓冰突然狠狠的一拳砸到了方向盤上,雙眼泛紅,顯然非常的憤怒。

林羽還從沒見過她這種樣子呢,不由一怔,好奇道:「到底出什麼事了?」

韓冰一邊發動起車子一邊說道:「還記得上次我跟你說的那個殺人的玄術高手嗎?」

「記得,當然記得!」

林羽急忙點點頭,他就是因為這個人的存在,才把秦朗和大軍調過來的呢。

「莫非他出現了?!」林羽驚聲問道。

「不錯,不只是出現了,還殺了我們的人!」韓冰的聲音幾乎沒有絲毫的感情。

「殺了我們的人?軍情處的人?!」林羽不由吃了一驚,要知道,軍情處的人可都是經過特殊培訓的,很多人也是十分精通玄門之術的,就是用來專門對付這些會玄術的逃犯的,這個殺人犯竟然能將軍情處的人殺了,那他的能力得有多恐怖啊!

一路上韓冰都沒有說話,開著車疾馳著趕往案發現場。

最後韓冰帶著林羽來到了一處比較老舊的小區,從斑駁的牆皮來看,能推算出是幾十年前的老樓,此時已經有兩輛警車停在了樓下,拉起了警戒線,幾個警察聚在一起交談著什麼。

其實叫他們過來不過是裝個樣子,真正在裡面勘察的是軍情處的人。

「長官,您來了!」譚鍇也在,看到韓冰后立馬敬了個禮,隨後啪的沖林羽也打了個敬禮,「何少校,您也來了!」

林羽沖他點頭示意了一下。

「帶我去現場!」韓冰沉聲道,腳下沒停。

「是!」

譚鍇答應一聲,立馬帶著她和林羽往樓上走去,同時說道,「我們發現三十一的時候,他已經死亡十幾個小時了,殺他的人早就已經不知所蹤,但是從三十一的死狀來推測,可以確定,殺他的人就是我們一直在抓的那個會玄術的殺人犯,而且通過我們對現場的排查,可以確認,案發現場,就是那個殺人犯居住的地方,三十一號很有可能是偵查到了這裡,但是還沒來的及跟我們發出訊息,便被那個兇手發現殺害了!」

韓冰陰沉著臉聽著這一切,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案發現場在五樓,還沒到五樓,林羽便聞到一股濃重的腥臭味,讓人有種作嘔的感覺,好在他是醫生,對這種味道還能適應。

一進屋,便見客廳的餐桌後面坐了一個男子,只見他整個人的脖子和臉部脹的明鼓鼓的,皮膚泛著濃重的紫黑色,舌頭伸的老長,彷彿被人生生拽出來的一般,鼻孔中滿是黑血,與先前的幾個死者死狀一模一樣,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雙眼被挖走了,只剩下兩個血糊糊的黑洞,顯然是故意的。

這種血腥的場景韓冰早就習以為常了,往常她臉上絕對不會有任何的表情波動,但是此時她看到自己的同事以這種慘狀死在自己眼前,眼眶不由紅了,握著拳頭的手也不由微微顫抖。

「桌子上有字?!」林羽定睛一看,突然發現餐桌上好像寫著一行小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3章 殺人犯現身

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