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誰都離不開誰

第334章 誰都離不開誰

這幾日在醫館里有些憋得慌,所以林羽便想主動出來透透氣,這麼好的雪景,不出來走走,有些浪費了。

要知道,這麼大的雪,他在清海生活了二十多年也沒有見到過。

想到清海,他不由有些想家了,有些想自己的母親了,也有些想絮叨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了,不過好在很快就是新年了,到時候就能全家團圓了。

因為他經常去買茶的茶店離著醫館並不遠,所以他直接踩著厚厚的積雪,步行了過去。

「呦,何先生您來了,快請坐,快請坐!」

一進店,茶葉店的胡老闆看到林羽后眼前一亮,立馬滿臉堆笑,急忙起身熱情的招呼著林羽坐,同時趕緊去燒水取茶。

他等林羽可是等了好幾天了,簡直如盼星星盼月亮一般啊。

「老樣子,裝一斤茶葉。」

林羽也沒客氣,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哈著氣搓了搓手。

「夥計,快,上次的鐵觀音給何先生稱一斤,記住,六克一裝!」

胡老闆急忙伸著脖子沖店裡的夥計喊了一嗓子,同時十分隱蔽的沖他擠了下眼睛。

「好嘞!」夥計答應一聲,心領神會,急忙跑到冰箱跟前取出一大袋子高檔鐵觀音,隨後拿到林羽跟前說道:「何先生,您瞧瞧,是這個不?!」

「你看著稱就行,就我以前常喝的那種就行。」林羽笑著擺擺手,他來這裡都買了兩三個月的茶葉了,沒有必要再看。

之所以一直來這裡買茶葉,一是因為近,二是因為這個胡老闆的母親找自己看過病,所以一來二去便熟絡了。

「來,何先生,喝杯茶暖暖身子!」

胡老闆泡好茶給林羽倒了一杯,熱情的邀請道。

「謝謝。」林羽點點頭,端過茶,笑道:「胡老闆,你們家阿姨最近身體如何?還咳嗽嗎?」

「不咳嗽了,挺好的,喝了您開的葯,身子骨好多了。」胡老闆滿臉堆笑,面色坦然,沒有絲毫做虧心事的異樣。

「那就好,這幾天大雪一下,更冷了,讓阿姨盡量減少外出,她的肺部對寒氣過敏,如果非要出來的話,記得給她戴個厚重的口罩。」林羽囑咐道,「等會兒你下班的時候,去我那拿點葯,給她煮著喝點,能起到潤肺的作用。」

「你別誤會啊,我不是讓你去我那抓藥,我是免費送給你的。」林羽趕緊又笑著補充了一句。

「好!」

胡老闆用力的應了一聲,低下頭,神情不由青一陣白一陣,沒敢看林羽的眼睛,似乎覺得有些愧對林羽,內心突然間開始掙扎了起來,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把有問題的茶葉賣給林羽。

不過思量再三,他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畢竟萬家給他開出的條件實在是太具有誘惑性了,京城黃金地段的一家茶樓,價值數千萬,任誰能不動心?

所以,這次他只能對不起林羽了。

「好了,何先生,裝好了!」

喝了一會兒水,夥計便將茶葉裝好了,遞給了林羽。

「多謝,那我就先走了!」林羽跟老闆轉過賬之後,便轉身往外走。

胡老闆趕緊起身相送,熱情道,「何先生,慢走啊,以後有空常來!」

「怎麼樣,東西放了沒?」看著林羽的背影走遠后,胡老闆面色一寒,回身謹慎的沖夥計問道。

「放了!」夥計點點頭道,「倒進了大半瓶,我還特地把茶葉顛了顛,這下他想不死……」

「住嘴!」

胖老闆立馬呵斥住了他,冷聲道:「這件事與我們無關,我們什麼都不知道,記住了嗎?!」

「記住了!」

夥計連連點頭,接著掏出一個白色的小藥瓶遞給老闆。

「放在那吧,趕緊去洗洗手!」

胡老闆沒敢接,隨後轉過身,給萬維宸打過去了電話。

因為雪下的太大,林羽從外面回到醫館后宛如成了一個雪人,睫毛上、眉毛上全是雪花,他跺了跺腳,徑直走到藥房,把茶葉放到了冰箱里。

「你瞧你,也不知道打把傘。」葉清眉趕緊走過來給林羽拍了拍身上的積雪。

「學姐,外面可冷了!」

林羽突然伸出冰涼的手在她光滑白嫩的臉蛋上摸了摸。

「啊!涼死了!」

葉清眉被涼的趕緊躲了一下,不過很快她又把林羽的雙手抓過來,哈著氣搓了搓,隨後放到了自己穿著白色毛衣的腹部,幫他暖著手。

見隔著衣服作用不大,葉清眉小心翼翼的側頭往門外看了一眼,見沒人,趕緊輕輕地掀起自己的毛衣,將林羽冰涼的手放到了自己柔嫩的腹部。

「暖和不?」葉清眉臉頰微微泛紅。

「暖和!」

林羽用力點點頭,只感覺一股溫熱滑嫩的觸感襲來,任由她握著自己的手,滿眼的柔情,不過他不忍心用她的體溫給自己取暖,便突然伸手在她柔軟的肚子上捏了一把。

「哎呦!」

葉清眉猝不及防的被捏的驚叫了聲,翻了個白眼,用力的在他手上拍了一下,哼聲道:「凍死你吧!」

說完她再沒搭理林羽,轉身繼續去處理藥材。

「學姐,別弄了,走,我泡茶給你喝去。」林羽拿著兩包茶葉,興沖沖的拽了葉清眉一把,「正好我還有事要問你呢。」

「什麼事啊?」葉清眉擦了擦手,跟著他走了出來。

在會客區桌前坐下后,林羽一邊涮洗著茶具一邊問道,「你說今年過年我們是回清海呢,還是把乾媽他們都接過來,在京城過,正好讓他們過來玩玩,看看我們的環境。」

湯浩已經幫他看好了一處別墅,他隨時都可以買下來。

「我也不知道,要不還是問問乾媽吧。」葉清眉在他對面坐下說道。

「來,喝茶!」

林羽把沏好茶分別倒了幾杯,沖葯櫃前的厲振生和竇辛夷說道:「你們忙完了也都過來喝茶啊!」

「這什麼茶?好香啊!」葉清眉端起茶聞了聞。

「鐵觀音,喝喝嘗嘗。」林羽笑道。

「抓藥!」

葉清眉剛要低頭去喝,結果門外突然急匆匆的走進來一個女子,語氣急促的喊著抓藥。

「好,馬上!」

葉清眉沒顧上喝茶,把茶杯一放,趕緊起身去給女子抓藥。

林羽望著她的背影笑了笑,隨後端起一杯茶,十分享受的放在鼻子面前輕輕地聞了聞,溫暖的香氣沁人心脾,隨後輕輕一吹,幾口便啜了進去,接著再次給自己倒滿,跟先前一樣,一邊吹,一邊慢慢的喝著。

等到了第三杯的時候,林羽手上一緊,茶杯不受控制的跌落到桌上,突然感覺身上傳來一股寒意,渾身的血液陡然間流動的緩慢了起來,尤其是自己的肺部,宛如墜入冰窖了一般,冰冷刺骨。

而且很快他便發現自己呼吸不了了,雙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脖頸,整個身子也變得遲緩不已,宛如被凍住了一般,情不自禁的張開了嘴,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後歪去,「噗通」一聲,連人帶凳子摔到了地上。

大廳里的人被這個響動嚇了一跳,紛紛循聲望過來。

「先生!」

厲振生面色猛然一變,一個箭步沖了過來,伸手要去扶林羽。

「不要動他!」

葉清眉見狀也趕緊跑了過來,看到林羽的癥狀后嚇得臉都白了,急忙問道:「家榮,你這是怎麼了?!」

起初她以為林羽是心肌梗塞,但是看這個癥狀,根本不像。

林羽張著嘴,滿臉痛苦,話都說不出來,整張臉因為缺氧憋的通紅。

「師父是窒息了!」

作為一個醫生,竇辛夷倒是看出了林羽的癥狀,面色猛然一變,急忙跑過來翻開林羽的眼皮看了看,隨後把了把他的脈搏,驚聲道:「師父的脈搏跳的非常慢,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以前有過什麼疾病嗎?」

「沒有!沒有!他身體一直好著呢!」葉清眉急的眼淚撲簌撲簌直流,她從沒聽林羽說過他有什麼病啊,而且就算有病,他自己也早就治好了吧。

「那看這種癥狀,應該是中毒!」

竇辛夷面色鐵青,現在唯一的解釋,便是中毒。

「中毒?莫非是這茶?!」厲振生面色一變,猛然意識到了什麼,立馬回身看了眼桌上綠黃色的茶水,先生是喝了這個茶之後才變成這樣的。

此時葉清眉已經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急忙擦了把眼淚,跑到林羽身旁跪下,隨後一手放在林羽的額頭上向下按,另一手托起林羽的下巴往上抬,讓他更好地張口,迅速檢查了一遍他的口腔,見沒有異物,立馬深吸一口氣,捏緊林羽的鼻子,俯身吻到了林羽的嘴上,用力的將肺部的空氣吹入林羽的肺腔中。

林羽陡然間睜大了眼睛,無比驚訝的望著這一幕,實在沒想到,自己跟學姐的第一次接吻,竟然是人工呼吸?!

不過葉清眉的人工呼吸似乎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那股冰涼感似乎將林羽,準確的說是將何家榮體內的肺泡全部都凍住了,根本無法吸取一絲一毫的氧氣。

林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何家榮身體中生命狀態的流失,也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正變得越來越模糊,甚至自己的魂魄有種迫切想要從何家榮身體里脫離出來的感覺。

他的眼眶不由滑落出了一低淚水,難道,自己就要這樣失去家榮兄的身體嗎?

自己好容易積累的一切,自己好容易與江顏建立的關係,一切的一切,都要從此付諸一炬嗎?

就算自己再次找一具軀體復活,可是,他母親、江顏、學姐,還有老丈人和丈母娘,以及其他與自己熟絡的人,又怎麼再讓他們重新認識自己呢?

直到此刻,他才發現,他已經與何家榮融合為了一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都離不開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4章 誰都離不開誰

1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