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韓醫學的挑戰

第328章 韓醫學的挑戰

他這話一出,全場頓時一片嘩然。

起初沒有聽清他第一句話的學生剎那間都滿臉怒容,紛紛指著他們兩個破口大罵。

「放你奶奶的屁!」

「你們才他媽的是小偷,不要臉!」

「就是,你們什麼東西都是偷的我們的,連節日也偷,無恥到姥姥家了!」

這兩個韓國人的話極大的激發了在場學生的愛國之心和名族自尊心,頓時全場沸騰了起來,甚至離著近的幾個學生都要衝過來揍這倆韓國人了。

幸虧保安衝過來的及時,連忙把眾人攔住了。

林羽皺著眉頭笑了笑,這倆韓國人膽子還真是大啊,在華夏的地盤侮辱華夏中醫,也不怕被打死。

「請你們出去!」

幾個保安一邊攔著學生,一邊把兩個韓國人往外請。

「怎麼,你們心虛了嗎?華夏中醫?!明明是韓國中醫!」

兩個韓國人昂著頭指著主席台的方向大吼。

「安靜!大家都安靜!」

海敬義沉著臉怒聲喝道,一連喊了好幾聲,整個大廳里的人才安靜了下來。

「大家不要理他們,保安快點把他們請出去!」海敬義接著說道,顯然不打算理會這兩個闖入者。

「你們華夏中醫徒有其表!不過是紙老虎而已!」

那兩個男子已經被請到出口處了,但還是張大了嘴沖主席台狂妄的叫囂著。

「讓他們下來!」

這時早已氣的面色鐵青的藥王王紹琴突然冷冷說道。

海敬義微微一怔,勸說道:「王老,這種嘩眾取寵之輩,我們不用理他們。」

他沒想到今天會有人故意跑過來搗亂,不過好在來搗亂的就這倆韓國人,保安還應付的了。

「嘩眾取寵?!他都指著我們國人的鼻子罵我們的祖宗了,我們難道要當沒聽見嗎?!你就不怕死後愧對祖宗嗎?!」王紹琴怒氣沖沖的沖海敬義說道,因為太過憤怒,他的話多少有些過激。

他知道知識分子迂腐保守,但是知識分子總不能連一絲一毫的血性都沒有吧?

正當年少的一幫學生在自己祖國先輩受到侮辱后都知道痛而還擊,雖然方式有些激進,但是這最起碼說明他們還懷有強烈的民族自尊心,但是這個堂堂大學的校長,竟然要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海敬義被罵的面色一陣紅一陣白,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

「王老說的沒錯,辱我華夏中醫,蔑我民族氣節,凡我華夏子民,斷不能忍!」

這時林羽也沉著臉跟了一句。

王紹琴聽到這話不由眼前一亮,有些讚賞的望了林羽一眼。

「是啊,海校長,辱我中醫不能忍啊,讓他下來把話說清楚!」

「對,讓他們當面把話說明白!」

「太無恥了,明明是他們抄襲我們!」

其他一眾大家國手也都齊齊點頭。

海敬義這才點點頭,沖那幾個保安說道:「讓他們下來!」

幾個保安這才散開,給這兩個韓國人讓開了一條路。

兩個韓國人滿臉桀驁的推了幾個保安的胸口一把,昂著頭大搖大擺的從上面走了下來。

「你說我們華夏中醫剽竊你們韓醫?可有證據?!」王紹琴盯著兩個男子冷冷道。

「證據,當然有!你隨手翻一本華夏重新編纂的醫書,都有我們韓國《東醫寶鑒》的內容,你們引以為傲的《素問》、《靈樞》、《傷寒論》、《古今醫鑒》等書籍,全部都是從我們大韓民國的《東醫寶鑒》裡面剽竊過去的!」

領頭的韓國男子昂著頭自信的說道。

「放你媽的屁!」

軍區總院的中醫主任紀均率先坐不住了,表現出了一個軍人粗獷的一面,啪的一拍桌子,怒聲道:「明明是你們《東醫寶鑒》抄襲的我們華夏古醫術!」

「就是,太無恥了,明明是你們那本書抄襲的我們!」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其他幾個中醫大家也都跟著怒氣沖沖的說道。

這本《東醫寶鑒》是朝鮮民族上最有名的藥學名著,在1610年初步編纂完成,三年後正式刊行,裡面的內容主要包括內經、外形、雜病、湯藥、針灸等方面的知識,而這些內容幾乎全都是從華夏古醫書上摘取編纂而去的。

所以他提起這茬,一眾中醫大家自然憤怒不已,這分明是在賊喊捉賊嘛!

「我們抄你們?!」領頭韓國男子冷笑一聲,昂首笑道:「我們堂堂申遺成功的大韓民國巨著《東醫寶鑒》,屑於抄襲你們華夏的破書嗎?你們也太妄自尊大了吧?!如果我們是抄襲你們的,我們能夠申遺成功嗎?!」

一眾中醫大家聽到他這話頓時氣得無言以對,好多人都面色通紅,藥王王紹琴則氣得手腕直哆嗦。

這個韓國男子說的對,《東醫寶鑒》這本書確實已經申遺成功了,而且是世界上第一部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遺產名錄的醫學著作。

這件事當時在華夏國內引發了巨大的爭議,一本九成以上都是抄襲自華夏古醫書的竟然能夠成功申遺?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而且更無恥的是,韓國還自稱這是韓醫學的集大成之作,並且想以此確立韓醫學是韓國傳統醫學的正體性!

林羽想起這事也是一肚子窩火,這幫韓醫學的人,真的是把無恥發揮到了極致!

「怎麼樣,你們是不是無話可說了?!」領頭的韓國男子仰著頭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無比的得意。

「哼,一群小偷,還有什麼話可說!」另一個韓國男子眼睛微微一眯,譏諷道。

體院館的一眾學生聽到這話也是無比惱怒,一個勁兒的沖兩個韓國男子叫罵不要臉。

但是除了「不要臉」三個字,他們再也無法說出其他的反駁之詞,畢竟在「申遺成功」這一項面前,任何爭辯都是蒼白無力的。

不過林羽還是要去爭,還是要去維護祖宗的尊嚴,沖兩個男子冷聲道:「你們是不是腦子不太好,學過歷史嗎?我們《皇帝內經素問》成書的時候,你們大韓民國還不知道在那個犄角旮旯里呢!」

「什麼旮什麼?!」兩個韓國男子微微一怔,明顯對這兩個陌生的辭彙不了解,不明白林羽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們倆給你們祖宗丟盡了臉,你們祖宗起碼中文十級,否則怎麼把我們的醫學巨著抄的那麼溜呢!」林羽翻了個白眼說道。

「哈哈哈……」

體育館的眾人頓時響起了一片爆笑聲,只不過這個笑聲里多少透著些許心酸。

「哼,我不跟你爭辯,你們華夏不是有句話叫事實勝於雄辯嘛,我們索性就用事實說話吧!」

領頭的韓國男子冷笑一聲,說道:「你們敢不敢與我現場比試一番!」

一眾中醫大家互相看了一眼,隨後冷笑一聲,「比就比,我們還怕你們不成!」

王紹琴昂著頭,一臉傲然,眼中頗有些蔑視,要是論吵架,他可能吵不過這兩個韓國人,但是要論醫術,他有信心能秒這倆韓國人十條街!

就從他們這個年齡來看,醫術也絕對高不到哪裡去。

「好,一言為定!」

兩個韓國男子見一眾人都答應了下來,嘴角竟然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似乎他們早就已經勝券在握了一般。

海敬義出於謹慎的態度急忙問道:「先不著急,我想先問問你們,你們是什麼人?以什麼身份挑戰我們的中醫名家?」

「我叫崔金國,他叫金宇炫,我們都是韓醫學首爾協會的,師從韓國醫聖朴尚俞!」

領頭的韓國男子昂著頭高聲滿臉倨傲的說道,在他們大韓民國,醫聖朴尚俞可是醫學界神一般的存在,是他們韓醫學毫無爭議的頂樑柱。

所以他自然以為師從朴尚俞是件非常光榮,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

但是體育場的學生並不買賬,頓時噓聲一片,還醫聖,大言不慚!

「朴尚俞?這個人我倒是聽說過!」

紀均皺了皺眉頭,沖王紹琴問道:「王老,您也應該聽說過吧?」

王紹琴點點頭,面色也不由變得凝重了起來,說道:「聽說這個人針灸之術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不錯,他自己吹噓說是出神入化,我覺得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紀均冷笑了一聲,絲毫不以為意。

「虛張聲勢?那是因為你們這些凡人根本就沒有達到我們醫聖的水平,自然理解不了!」

崔金國冷笑了一聲,說道:「我今天來,就先代表我們韓醫學界給你們中醫一個教訓,讓你們知道知道我們韓醫針灸的厲害!」

「要不是你們無恥的提前把針灸申遺了,那針灸申遺的,將是我們大韓民國!」

金宇炫怒氣沖沖的說道,顯然對中醫針灸申遺這件事耿耿於懷。

林羽已經徹底的對這倆人無語了,竟然還想把華夏的針灸也搶先申遺,這是多厚的臉皮。

「怎麼樣,現在我們能跟你們比了吧?!」崔金國冷笑道。

「既然你們是朴尚俞的徒弟,那倒是勉強有資格與我們比上一比!」紀均冷聲說道。

「好,我們韓醫學便由我崔金國與你們比!你們派誰應戰?!」崔金國語氣傲然,絲毫沒把在場的中醫大家放在眼裡。

幾個中醫大家湊在一起低聲一討論,最後一致同意由藥王王老跟他比。

藥王自己也沒有推脫,滿懷的信心。

其實林羽也覺得由藥王出馬的話比較穩妥,畢竟在坐的中醫大家中,最厲害的,便數藥王了,雖然藥王被人稱作藥王,但是並不代表他只會抓藥開方,他的診脈和針灸技術也都十分的高超,不過相比較這些,他的抓藥開方能力最強罷了,而且在中醫界已經豎起了一面獨樹一幟的旗幟。

不過在看到崔金國嘴上志得意滿的笑意之後,林羽似乎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他不由疑慮了起來,畢竟這次說到底,可是韓醫學和中醫學之爭啊,事關中醫的尊嚴,由不得他不謹慎。

所以林羽沉吟片刻,沖藥王說道:「王前輩,就他們兩個醫學後生,還不至於讓您老出馬吧,要不讓我來對付他們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8章 韓醫學的挑戰

1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