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急於表現

第322章 急於表現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從標有「武警大隊」牌子的那桌站起來一個身形魁梧的男子,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回身冷冷的掃了由貴江和張奕鴻等人一眼。

「不好意思,戚隊長,讓你見笑了!」

由貴江沖魁梧男子笑呵呵的說道。

中央警備團的人雖然對男子譏諷的話十分不滿,但是見自己的團長對人家這麼客氣,便也沒敢多說什麼。

「由團長客氣了,今天我見老爺子開心,也想幫著助助興,想跟你們團這位小兄弟切磋切磋,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戚隊長說話的時候雖然客氣,但是滿臉寒意。

他說這話的時候他身旁的一個正軍級中年幹部面帶笑意,輕輕地拿手指敲打著桌子,沒有阻止,而他另外幾個同事更是沒有說話,顯然,他這番話不僅代表的是他個人的意思,還代表著武警大隊的意思。

「這個武警大隊跟警備團是不是有什麼過節啊?」

林羽也看出了戚隊長說話間對中央警備團所抱有的敵意,忍不住好奇的沖韓冰問道。

韓冰也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後立馬恍然大悟,低聲道:「奧,我想起來,前段時間武警大隊中的人好像和中央警備團的人起過衝突,看來多半與此事有關。」

在座的眾人都是軍政界人士,大部分也都知道這件衝突,所以眾人聽到戚隊長頗有些挑釁的話,便知道武警大隊是要主動找茬了,整個宴會的氣氛頓時變的安靜了下來,沒人說話。

由貴江也掃了眼武警大隊這桌的十餘人,頓時心中瞭然,急忙說道:「呵呵,戚隊長說這話就客氣了,您是客人,怎麼能讓您幫著助興呢,看這幾個小子切磋就行了,來,快請坐,我陪幾位武警大隊的同僚喝幾杯酒!」

其實他今天一直擔心武警大隊的人會找麻煩,沒想到酒宴快結束了,這武警大隊的人反倒是站出來了,他趕緊抓過一瓶酒走到武警大隊這桌,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怎麼,由團,您這是不敢應戰嗎?是怕你們的人打不過我,丟了你們中央警備團的臉嗎?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就算了!」

戚隊長不咸不淡的瞥了由貴江一眼,接著重新坐了回去。

由貴江面色一變,這個戚隊長太過分了!

他之所以忍讓,可不是害怕他們武警大隊!

既然這個武警大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不給他留面子,他也沒必要再忍讓了,索性點點頭,眼中寒光冷射,笑呵呵的說道:「既然戚隊長有這麼好的興緻,那我也不好掃了您的興,還請戚隊長幫忙指教指教我們的小隊員!」

「好!」

戚隊長一拍桌子,再次站了起來,冷笑道:「那我就見識見識中央警備團的厲害。」

說完他快步走到外圍的空地,輕輕地活動了活動手腕腳腕。

由貴江沒說話,沉著臉沖張奕鴻和劉豐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他們全力以赴。

張奕鴻心領神會,點點頭,沉聲道:「劉豐!」

「到!」劉豐「啪」的雙腿一併,雙手扣腿,腰板挺的筆直。

「既然戚隊長要親自指教你,那就好好的跟戚隊長學學,不過這次切記要手下留情,免得傷了戚隊長!」

張奕鴻話中暗藏鋒芒,淡淡道。

「是!」

劉豐高喊一聲,隨後也面向戚隊長,活動了下手腳,冷冷道:「戚隊長,那就多有得罪了!」

「希望你能耐打一些!」

戚隊長冷笑一聲,隨後腳下蹬地,身子猛地竄出,以一個極其刁鑽的角度一拳轟向劉豐的面部。

劉豐微微一怔,顯然沒有想到戚隊長的身手如此迅速,眨眼間拳頭便到了眼前,急忙架肘格擋,同時身子一擺,一個掃腿攻向戚隊長下盤,戚隊長並沒有躲,腳下一旋,用小腿外側硬生生的擋下了劉豐這一腳,頓時發出「砰」的一聲皮肉碰撞皮肉的聲音。

劉豐面色猛然一變,他實在沒想到戚隊長竟然直接擋下了他這一腳,對自己的力量,他可是了如指掌,別說是普通人,就是特種兵,受了這一腳也得難以招架,而戚隊長臉色卻無絲毫的變化。

劉豐正愣神的剎那,戚隊長一個下勾拳直取他的下巴,劉豐下意識昂頭一躲,但是戚隊長已經欺身跟了上來,一巴掌拍向他的面部,他側頭一閃,誰知戚隊長這只是一個虛招,立馬化拍為砍,一掌砍在了他的脖頸上。

劉豐遭此一擊,身子猛地一顫,往後退了兩步,頓時滿面通紅,惱羞成怒,雙拳齊揮雨點般朝著戚隊長身上砸了過來。

戚隊長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身形迅捷的躲避著劉豐的攻勢,瞅准機會,一腳踢向劉豐的右膝。

劉豐只感覺腿上一麻,身子立馬一歪,力道全泄,戚隊長趁機一把抱住他的胳膊,身子一扭,肩膀一背,用力一扯他的胳膊,立馬一個過肩摔結結實實的將劉豐摔在了地上。

「噗通!」

劉豐沉重的身子砸到地上發出一陣悶響,讓人有種大地都為之顫抖的錯覺。

戚隊長並沒有就此停手,學著劉豐剛才跺長臂男那般狠狠的一腳跺在了他的胸口。

「喔……」

劉豐悶哼一聲,面色痛苦無比,捂著胸口縮成了一團。

在場的眾人面色陡然一變,都看出來了戚隊長是故意的,面面相覷,沒敢說話。

「我還以為多厲害呢,原來中央警備團的水平也不過如此啊!」

戚隊長拍拍手,頗有些不屑的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劉豐,冷笑了一聲。

由貴江面色猛然一沉,鐵青著臉分外難看,這是在當眾打他的臉啊。

中央警備團的其他人也一個個的恨得牙痒痒,但是見由貴江沒吭聲,都沒敢說話。

「貴江!」

這時由會堂突然喊了兒子一聲,頗有些惱怒的說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好苗子?你這警備團,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嗎?警備團交到你手上,臉都給我丟盡了!」

雖然他糊塗,但是還沒糊塗到自己的人被武警大隊的人在門口打的毫無支架之力而毫無反應。

「父親教訓的是,是孩兒教導不力。」由貴江趕緊回頭跟父親賠不是。

「戚隊長,你堂堂一個大隊長,正營級幹部,打贏我們一個普通的士官隊員很值得驕傲嗎?」

這時張奕鴻突然站出來,沖戚隊長冷冷的說道:「不如我陪您玩玩怎麼樣?雖然您剛才消耗了不少體力,但是我可以一分鐘內不出招,讓你先攻!」

他主動站出來,是急於在老團長和團長跟前表現自己,不過他確實對自己的能力十分有信心。

他話音一落,全場頓時一片嘩然,顯然有些驚訝。

在場的可是都清楚,現在軍隊講究的是一招制敵,以快、准、狠為主,像戚隊長這種高手,別說給他一分鐘,就是給他三十秒,如果不出招的話,可能就被打的不成樣子了,這個張奕鴻年經輕輕,竟然就敢如此口出狂言。

看到眾人的表情,張奕鴻挺了挺身子,眼中的傲然之情更盛,他很享受這種被眾人視作中心的感覺。

由貴江也頗有些驚訝的回頭望了他一眼,略一遲疑,也沒有拒絕他,他知道張奕鴻是中央警備團數一數二的高手,如果他能幫警衛團把面子爭回來,倒也不錯。

戚隊長等武警大隊的人聞言則面色一變,似乎感覺受到了侮辱,戚隊長回身對張奕鴻冷聲道:「我不用你讓,我的體力很充足,對付你個小崽子綽綽有餘。」

「好,那我就領教領教戚隊長的威風!」

張奕鴻見由貴江沒有絲毫阻止自己的意思,立馬站出來沖戚隊長做了個請的手勢,兩人站到了場地中間,做起了熱身活動,互相對視的眼神中布滿了寒意。

「韓上校,你認識這個張奕鴻嗎?」林羽沖一旁的韓冰問道。

「當然認識,京城三傑之一的張奕鴻我能不認識嗎?」韓冰笑道。

「三傑個屁,就是個無恥小人!」

林羽想起自己被偷的純鈞劍,仍舊滿腔怒火,希望戚隊長能幫他狠狠的教訓教訓這個張奕鴻。

「怎麼了,你跟他之間不對付?」韓冰詫異道。

「他是個小偷,無恥的小偷!」林羽氣呼呼的說道。

「他偷你東西了?」韓冰頗有些驚訝,堂堂張家的大少爺,用的著偷人家的東西嗎?

「我上次不是跟你說我有個寶貝嗎,是件文物,他向我買,我沒同意,他就找人偷去了!」林羽恨恨的說道,心痛無比。

「是嗎,那這也有點太無恥了!」韓冰冷哼了一聲,「那我這次支持武警大隊!不過聽說這個張奕鴻小時候可是跟高人學過功夫的,不知道戚隊長是不是對手……」

她語氣間頗有些疑慮。

「戚隊長可以了嗎?」

張奕鴻活動完便背著手站在原地,裝出一副武林高人的樣子,顯然是在故意裝逼呢,給林羽看的十分無語。

「請!」戚隊長沖張奕鴻做了個請的手勢,隨後身子宛如出膛的子彈爆射而出,拳風剛猛的朝張奕鴻攻了過去。

剛才戚隊長與劉豐打的時候張奕鴻早就已經看穿了戚隊長的招式,並沒有急著出手,一邊不緊不慢的往後撤著,一邊出手格擋著他的攻勢。

戚隊長見在張奕鴻不出招的情況下,數招下來竟然傷不到張奕鴻一絲一毫,頓時有些情急,出招速度更快,招式也更加的凌厲。

張奕鴻被他密集兇猛的招式逼迫的有些吃緊,也顧不上裝逼了,一個閃身躲開戚隊長的拳頭,順勢一個迅猛的鞭腿朝戚隊長頭頂砸去。

戚隊長被迫伸手格擋,但是這一腳力道太猛,砸的他身子猛地一個趔趄,噔噔噔往後退了數步,他不由狠狠甩了甩被砸中的胳膊,臉上閃過一絲痛苦。

顯然他沒料到張奕鴻竟然會這麼厲害。

林羽見狀不由眼前一亮,果然,這個張奕鴻還是有點成色的,這一腳的水平在武學界便看成大師的水平,力度剛烈,角度刁鑽。

這一腳砸完之後,張奕鴻再無任何的停留,一個助跑,身子一扭,朝戚隊長就是一個極快的后掃腿,戚隊長腳步一錯,堪堪躲過去,誰知張奕鴻另一條腿便已然襲來,戚隊長顯然沒想到他招式如此快速凌厲,見退無可退,被迫架著雙臂一擋,整個人再次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噔噔」往後退了兩步。

由貴江等中央警備團的人看到這一幕臉上閃過一絲得色,而武警大隊那桌的眾人則面色鐵青,他們倒是聽說過這個張家的少爺身手不凡,但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厲害,連他們武警大隊的比武冠軍都招架不住。

「戚隊長,您還不認輸嗎?」張奕鴻見眾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陡然間停了下來,情不自禁的再次裝了起來,面帶微笑的沖戚隊長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 急於表現

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