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點名陪酒的人

第320章 點名陪酒的人

張奕鴻回身望了韓冰一眼,面帶笑意的說道:「看她那坐姿應該也是部隊的,你小子小心被人家給踢廢了!」

「哈哈哈哈……」

一桌上的人頓時又是一陣鬨笑聲。

「放心吧隊長!我就怕把她的腳給崴斷!」

壯碩男猥瑣的一笑,立馬站起來沖林羽那桌走了過去。

「呦呵,軍情處?小兄弟,你身板這麼弱,竟然是軍情處的人?!」

壯碩男看到桌上的牌子,笑呵呵的說著走到了林羽身邊坐下,猝不及防的拿手拍了林羽的後背一下。

他這一巴掌所用的暗勁兒極大,林羽毫無防備,被他拍的身子一顫,感覺五臟六腑都震的生疼。

林羽皺著眉頭望了他一眼,不悅道:「你是?」

「奧,中央警備團二隊隊員劉豐!」

壯碩男趕緊自我介紹了一下,他話裡帶著滿滿的優越感。

在他們眼中,他們部門接觸的是最高級別的領導,所以多少有些倨傲,覺得自己比任何部門都要高一等。

而且他又是張奕鴻手下的隊員,跟他的隊長學習了不少狂傲的氣勢。

話音一落,他再次抬手往林羽後背上拍了一下。

顯然他剛才討到了好處,想要再次震懾林羽一番,而且他這次的力道比剛才的力道還要多加了幾分,他自信能一巴掌把林羽拍到地上,然後再藉機奚落他幾句。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這一巴掌拍下來,宛如拍在了鐵板上一般,林羽紋絲不動,而他的手卻反被震的火辣辣的疼。

「既然已經介紹完了,那現在能請你把你的爪子從我身上拿開了嗎?」

林羽聽到他是中央警備團的,便知道他多半是張奕鴻派過來找茬的。

「你說什麼?!」

壯碩男面色一變,聽到林羽竟然用了「爪子」兩個字,甚為惱怒。

「他說,讓你把你的狗爪子從他身上拿開!」

看出端倪的韓冰冷冷的插了一句,直接用了「狗爪子」這個詞。

「媽的,臭娘們,你怎麼說話呢?!」壯碩男啪的一拍桌子,徹底被激怒了,指著韓冰冷聲罵道。

「把你的手從我長官面前拿開!」林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已然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他們這邊一鬧騰,周圍桌上的眾人也不由回身看了過來。

「劉豐!回來!」

張奕鴻見狀立馬沖他呵斥了一聲,在老團長的壽宴上要是鬧出事來,那就是找死!

壯碩男這才冷哼一聲,「你們軍情處別太拿自己當回事,告訴你們,跟我們中央警備團比,你們就是個屁!」

說完他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滿臉不屑的轉身走了。

「這種人也能進的了中央警備團?」林羽皺著眉頭說道,「這素質也太差了吧!」

不過等他看到壯碩男走到張奕鴻身邊坐下后,他便不納悶了,什麼樣的長官帶出什麼樣的兵,有張奕鴻這麼無恥的人領著,他的手下也好不到哪裡去。

「沒辦法,中央警備團最看重的是能力和紀律性。」韓冰冷聲說道,「畢竟他們保護的人級別高,所以難免有些優越感,不把其他部門都放在眼裡。」

林羽回身往後看去,張奕鴻也正往他們這邊看來,與林羽四目相對后,立馬做了一個揮劍的動作,露出一個挑釁似得笑容,顯然是在揶揄林羽丟劍的事情。

反正現在他劍到手了,只要他死不承認,林羽也拿他無可奈何。

林羽頓時胸中怒火中燒,恨不得現在衝過去抽他兩大耳刮子,不過考慮到今天的場合,還是隱忍了下來。

「隊長,那小子有兩下子,看來是個練家子!」

壯碩男甩了甩仍舊有些刺痛的手,沖張奕鴻說道。

「練家子?那正好,過會兒陪他玩玩。」張奕鴻微微一怔,沒想到林羽竟然還練過功夫,隨後他嘴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簡直是太好不過了,自己正愁沒機會教訓他呢,一會讓他好好的教教他怎麼做人。

「嘿嘿,張隊跟他玩,那還不玩死他啊!」

「就他那瘦雞樣兒,力量指定強不到哪裡去,我猜張隊三十秒就能把他干趴下!」

「太多了,我猜最多十秒!」

桌上的其他人一邊磕著瓜子,一邊恭維著張奕鴻。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馬上就上菜了!」

這時由貴江推著輪椅上的父親帶著一眾親人走了出來。

「老爺子好啊!」

「老爺子祝您福壽安康啊!」

「老團長,祝您老身體越來越硬朗!」

眾人頓時響起一片問好聲。

由會堂笑呵呵的沖眾人點頭示意。

等到他被推到頭桌坐下后,他四下望了眼,說道:「酒,酒呢?」

「這,這呢!」

由貴江的兒子趕緊將酒拿了過來。

由會堂這才笑呵呵的點了點頭,突然間好像想起來了什麼,說道:「誰,那個小何呢,小何呢?」

「小何?哪個小何?」由貴江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小醫生,那個醫生!」由會堂含糊道,「讓他來我旁邊坐,陪我喝酒!」

「奧,好,好!我這就讓他過來陪您喝酒!」由貴江連連點頭,隨後趕緊朝著林羽的方向走去。

眾人沒聽太聽清老爺子的話,但是卻聽清了由貴江的話,不由一陣詫異,老爺子竟然親自叫人過去陪酒?!此人必定身份不凡啊!不由目光好奇的順著由貴江走的方向望了過去。

「隊長,今天有高人在啊,這都好幾年了,老爺子還從沒點過名讓誰去陪酒呢!」

壯碩男不由驚訝的說道。

「可不是,以老爺子這暴躁的脾性,還真是少見。」

「該不會是哪位大人物的兒孫吧?」

「肯定是,這還用問嗎!說不定我還保護過他呢!」

這桌上的其他人也都不由紛紛好奇的議論了起來。

「別說話,好好看看是誰,都給我記住這個人,酒宴結束之後一定幫我攔住他,我得跟他結識結識,說不定以後能用到!」

張奕鴻急忙說道,他為人處世的策略就是有用的人一定要攀交上,他知道,雖然京城號稱三大世家,兩大家族,其實都是虛名,真正掌權的是那些站在權力頂峰的大人物,而他們的子孫,是自己能不斷爬升的主要借力。

他的一眾手下立馬安穩了下來,跟著他一起伸長了脖子朝著由貴江走過去的方向望去。

「何少校,麻煩您受累跟我過去一趟吧,老爺子點名想讓您陪酒!」

由貴江走到林羽神前後身為微微一彎,做了個請的姿勢。

整個場地的眾人頓時嘩然一片,委實沒有想到老爺子親自點名過去陪酒的人,竟然是個如此年輕的小夥子。

而張奕鴻他們看到由貴江請的是林羽后,面色也是猛然一變,一個個的都宛如吞了蒼蠅一般,臉色無比難看。

尤其是張奕鴻,面色青一陣白一陣,剛才他還跟手下說著要巴結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仇敵!

「這……這搞錯了吧?」壯碩男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他剛說過軍情處別太拿自己當回事,結果他們的老團長就親自請人家過去喝酒……

「莫非這小子是紅色子弟?!」其他幾人不由詫異的議論道。

「紅個屁,這小子是個南方佬!從清海那邊過來的!誰知道走了什麼狗屁運!」張奕鴻沉著臉冷聲道,眼中布滿了寒意,剛才他還故意氣了林羽一通,萬萬沒想到報應竟然來的如此之快。

「由伯伯,我就不過去了,我過去了,這桌就剩我們韓上校自己了。」林羽笑著委婉的拒絕道,畢竟今天軍情處來的就他們倆人。

「沒事,你自己過去吧。」韓冰笑道,「我在這裡沒事。」

「呵呵,韓上校哪裡話,既然你們是一起的,我自然連你也得請過去,別客氣了,走吧,老爺子等著呢!」由貴江再次做了個請的姿勢。

韓冰和林羽見推脫不過了,便起身走到了由會堂那桌,在他右手邊挨次坐了下來。

「小醫生,謝謝你啊,要不是你,我老頭子臨死前就喝不上酒嘍!」

由會堂看到林羽后笑呵呵的拿自己乾瘦的手拍了拍林羽的手,端起酒來道,「來,我跟你干一杯!」

眾人看到這一幕又是一陣嘩然,這年輕人到底什麼人啊,竟然讓老爺子親自給他敬酒?!

要知道,這幾年老爺子頭腦糊塗了,每次壽宴別人給他敬酒,他都愛答不理的,今年竟然主動敬起了別人,委實難得!

「老爺子,我怎麼敢當,我敬您,祝您老壽比南山不老松!」

林羽趕緊起身將酒一飲而盡。

由會堂也哧溜一口把酒喝光,忍不住喃喃道:「好酒,好酒啊,可惜老頭子喝不了幾天了。」

他說話的聲音不大,只有林羽能聽到,林羽微微一怔,急忙說道:「老爺子,您說的這是哪裡話,您老身子骨好著呢。」

「呵呵,你不用騙我了,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沒幾天嘍。」由會堂邊說邊再次把酒倒上,壓低聲音沖林羽道:「他們都以為我糊塗了,其實他們才糊塗了呢!」

說完他自顧自的端起酒一飲而盡。

林羽望著他微微一怔,一時間無言以對。

「感謝諸位能來捧場,我替我家老爺子多謝諸位了,來,我敬大家一杯!」

酒菜上來后,由貴江便起身給大家敬酒。

「那什麼,貴江,助興節目什麼時候開始啊!我看看這些小子有沒有什麼長進!」

由會堂突然沖由貴江喊了一聲。

「爸,您別急,等大家吃完飯的!」由貴江急忙回答道,頗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助興節目?什麼助興節目啊?」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一頭霧水,轉頭好奇的沖韓冰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0章 點名陪酒的人

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