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滿門忠烈

第316章 滿門忠烈

「不錯,我要請你去看的,就是中央警備團的上一任老團長。」

韓冰一邊開車門一邊解釋道:「他兒子則是現任的團長。」

林羽微微一怔,心頭頓時倍感壓力,要知道,中央警備團包圍的是一眾國家領導人的安全,而團長接觸的,則是國家權利機器最頂端的掌權者,相當於古代皇帝最親信的內衛了,而且人家家一當就是兩代,自己要是給他們把病看好了還行,這要是看不好的話,可能會惹來大麻煩。

韓冰似乎看出了林羽的想法,笑了笑,安慰他道:「你心裡別有壓力,不瞞你說,這個老爺子,情況不太樂觀……畢竟已經是八十多的高齡了,你儘力而為吧。」

林羽點點頭,倒是也坦然了。

「對了,上次萬家的事,你做的很不錯,上頭的人誇你了,說你很會辦事。」韓冰笑著說道。

軍情處的高層都知道了,林羽去萬家大鬧了一場,除了傷了幾個保鏢,並沒有傷到萬維宸,但是卻把萬維宸嚇了個半死,躲在家裡一連多了好幾天沒敢出門,而且立馬便切斷了與三元花之間的往來,可見林羽對他造成的震懾性有多大。

像軍情處這種部門,最喜歡的便是這種沒把事情鬧大,但是卻超出預期達到目的的人。

「替我謝謝上面的人。」林羽摸著鼻子笑呵呵的說道,說實話,這次還多虧軍情處幫他把警察這一方面攔了下來呢,否則他不會進行的如此順利。

「上面說了,讓你積極表現,可以給你考慮提個中校。」韓冰沖他眨眨眼。

「別了,少校就挺好,我就挺喜歡少校!」

林羽連忙拒絕,他才不上這個當呢,這個中校提上去之後,以後保不準有什麼坑等著他呢,對於現在的他而言,這個少校就非常夠用。

「胸無大志!」

韓冰有些無語的白了他一眼,多少人拼了命的想晚上爬,他可好,白給的軍銜都不要。

路上跟韓冰交談的時候,林羽得知他要去看病的老爺子叫由會堂,是當年保衛過那位開國偉人的少將,而老爺子的二兒子叫由貴江,便是現在的中央警備團的團長,負責護衛的也是國家頂端的領導人之一。

老爺子還有個大兒子和小兒子,大兒子是位軍人,在一次境外撤僑活動中為了保護華夏公民,壯烈犧牲!

而小兒子由貴河,也是部隊人員,曾擔任拆彈部隊的團長,在一次特殊活動中發生意外,雙臂被炸掉,而且失去了一隻眼睛,就此退役。

林羽聽著由家的事迹,不由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滿門忠烈,說的便是如此吧。

由老爺子住的地方十分偏,幾乎都要到市郊了,算是京城的一個新區,只見一個小區最前面是一片類似四合院的住宅,環境十分幽靜,看起來頗有些與世無爭的感覺,非常適合老年人居住。

「到了。」

韓冰在其中一處小院內停住,接著起身過去敲了敲門。

「請進!門沒關!」裡面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韓冰便和林羽推門走了進去。

只見小院的院子十分寬敞,除了靠門這一邊沒有建屋子,三面都建有三到四間大屋,門窗全部都是鋼化玻璃的,明亮大氣。

出乎林羽和韓冰意料的是,此時院子里竟然聚滿了人,一眾人齊齊圍在一個躺在躺椅上,鬚髮皆白的老人跟前。

「韓上校,你好!」

其中一個身著中山裝,兩鬢微白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過來,似乎怕韓冰給他敬禮,趕緊跟韓冰握了握手,笑道:「在家裡就不要這麼多禮了。」

「何少校,這位就是由貴江由少將!」韓冰趕緊給林羽介紹道。

由貴江轉頭望向林羽,笑道:「您就是何家榮何神醫吧?久仰大名啊」

林羽跟部隊合作的事情,他可是聽說過的。

「不敢當,您客氣了!」林羽急忙擺手,頗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堂堂的中央警備團團長待人竟然如此熱情和氣,沒有絲毫的官架子。

院子里其他人除了保姆便是由家的親屬,由貴江稍微給介紹了一下,便讓林羽給自己的父親把脈,隨後趕緊吩咐兒子給林羽搬來了一個凳子。

林羽坐到由會堂旁邊,見他正微張著嘴,閉著眼,躺在藤椅上打盹,便也沒有叫醒他,伸手往他手腕上探了過去。

誰知林羽的手剛探過去,由老爺子便宛如觸電般把手收了回來,睜開渾濁的眼睛瞪了林羽一眼,沉聲道:「我沒病,滾開!」

「爸,這是來給您看病的醫生,您不能罵人家!」

由貴江頗有些無奈的勸了父親一句,其實以前來了好幾個大國手,都被父親給罵跑了,所以這次韓冰提議讓林羽過來幫老爺子看看,他也沒有拒絕,但是先前沒敢告訴林羽自己的父親脾氣不好。

「我沒病,給我滾蛋!」由會堂怒聲喝道。

「何醫生,您千萬別生氣!」由貴江滿臉無奈的沖林羽道歉道,「我父親這人脾氣不太好,而且上年紀了,頭腦有些糊塗……」

林笑著擺擺手,說道:「無妨。」

他跟那些御醫國手不一樣,沒有那麼清高的自尊,被罵兩句就甩手走人,他也看出來由老爺子有些糊塗了,出於對由家的尊敬,他始終保持著耐心。

「你個臭小子,我讓你給我拿的酒呢!」由會堂氣的踹了由貴江一腳,由貴江沒敢躲,怕一躲閃到父親,硬挨下了這一腳。

「爸,您不能喝酒啊……」由貴江有些無奈的說道。

「誰說不能喝的?可以喝!」林羽突然打斷了由貴江,沖他說道:「由伯父,麻煩您去幫由爺爺買一瓶他最愛的好酒!他老人家想怎麼喝,就怎麼喝!」

「啊?」由貴江面色一驚,支吾道:「何……何醫生,這……」

「你個臭小子,醫生都說了我可以喝,你聾嗎?連醫生的話都敢不聽!兔崽子!」由會堂氣的又踹了兒子一腳。

「您聽我的就行!」林羽沖由貴江笑道。

「好,那我這就派人去買!」由貴江見林羽說話如此篤定,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老爺子,既然您知道我是醫生,能讓我給您老把把脈嗎?」林羽沖他笑道。

「嗯,你這個小醫生不錯,跟療養院的那些毛頭小子不一樣,老頭子我讓你把!」由會堂見自己能喝酒了,心情大好,沖林羽伸出了手。

林羽不由搖頭苦笑了一番,這老爺子口中所說的毛頭小子可都是療養院年近花甲的權威醫師啊。

不出片刻,林羽便把好了脈,收回手。

「小醫生,我是不是沒病?!」由會堂望著林羽問道,聲音鏗鏘有力,確實不像有病的樣子。

「不錯,您老確實沒病,而且身體健康著呢。」林羽笑呵呵的說道。

他剛說完,由貴江面色一變,趕緊將他叫到了一邊,低聲道:「何醫生,您跟我說實話,我父親這是什麼病?」

「老爺子確實沒病。」林羽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沒病,怎麼可能呢?沒病他怎麼會時常突然間就不知道自己在哪了呢?」由貴江急忙說道。

「由伯父,老爺子確實沒病,西風白髮,明日黃花,自然界都有各自衰老的定律,這是無法阻擋的。」林羽輕聲說道,他的意思很明顯,由會堂這是人老了,是正常的衰老現象。

由貴江心頭咯噔一下,微微一怔,說道:「當……當真就沒辦法了嗎?」

林羽搖搖頭,自然界的規律,誰能阻擋,輕聲說道:「所以這就是我讓老爺子喝酒的原因,他現在已經沒有必要注意飲食了,想吃什麼就吃點,心情舒暢,反而對身體有益。」

「那……那我父親還剩幾日?」由貴江面色一凄,強忍著內心的痛苦道。

「可能熬不過一個星期……」林羽面色有些凝重道。

「一個星期?」由貴江面色一變,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急聲道:「何醫生,我求求你了,求你想想辦法救救我父親,讓他多熬個半個月,起碼把八十六大壽過了。」

「這個倒是不難。」林羽點點頭,接著給由貴江開了個方子,囑咐他早晚一副葯,撐個二十天應該不成問題。

「多謝何醫生,多謝何醫生!」由貴江對著林羽連連道謝,臨走前還極力邀請林羽到時候來參加他們家老爺子的壽宴。

「到時候你們警備團的人會參加嗎?」林羽想起張奕鴻,想起自己被偷的那把純鈞劍,沒急著拒絕,反倒突然來了興緻。

由貴江微微一怔,隨後點點頭,說道:「對,對,每年老爺子過壽,都會把全團的人叫來,他每年都要親自檢閱檢閱他們,呵呵……都退位這麼多年了,還是不放心……」

「是嗎?」林羽立馬點頭笑道,「那您放心,我到時候一定來!」

「你好像對這個警備團很感興趣嗎?」

往回走的時候,韓冰好奇的問道。

「能不感興趣啊,那可是我的寶貝啊……」

林羽想起自己被偷的那把純鈞劍,頓時心疼的捂住了胸口。

他很想直接去把純鈞劍搶回來,但是苦於不知道張奕鴻把劍藏在哪裡,所有無的放矢。

「什麼寶貝?」韓冰滿頭霧水的問道。

她剛說完,她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一條訊息,她趕緊拿起手機一看,隨後面色一變,沖林羽說道,「最近京城來了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你知道嗎?」

「嗯?」林羽微微一怔,搖頭道:「不知道啊。」

「也是玄門中人,能力不在玄震和玄清子之下,而且手段十分狠辣,已經殺了好幾個人了,但是我們一直沒發現他的行蹤。」韓冰面色凝重,說完便把手機遞給林羽,提醒道:「以後見了這個符號小心一點。」

林羽有些不以為然,接過來看了一眼,隨後面色猛然一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6章 滿門忠烈

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