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裂痕

第301章 裂痕

「殷戰!」

楚錫聯沒急著回答他,抬頭威嚴的沖門外喊了一聲。

殷戰聽到喊聲后趕緊走了進來,低聲道,「首長,有何吩咐?」

「我問你,當初那份親子鑒定結果,是不是你親自交到何老爺子手上的?」楚錫聯沉聲問道。

「不錯,按照您的吩咐,我是親手交給老爺子的!」殷戰急忙點頭應道。

「那我再問你,何老爺子知道裡面的內容嗎?」

「知道,我跟他說過了。」

殷戰低著頭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他這話說完,沒等楚錫聯說什麼,何自臻的臉色已然變得十分難看。

林羽很不甘心被楚錫聯如此當棋子利用,早知這樣他絕不會接受楚錫聯的邀請,但是事已至此,他再多做什麼解釋,也已經毫無意義,楚錫聯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算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就不要提了,省的大家都為難,這次是我疏忽,早知道應該分開請你和小何的,這不是怕你馬上就回南方了嗎,一著急,就忘記這回事了。」

楚錫聯有些歉意的擺擺手,急忙道:「再說,現在小何過的也挺好的,都有了自己的醫館了,這就夠了,做不成家人可以做朋友嘛,呵呵……」

他不忘再次往何自臻傷口上撒了撒鹽。

「錫聯兄,今天這飯我就不吃了,我突然想起來曼茹讓我給她帶個東西來著,我就先回去了。」

了解了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何自臻哪還有心思吃飯,推脫一句,起身要走。

「哎呀,自臻,不差這一刻,吃完飯再走嘛!」楚錫聯急忙起身阻攔。

「不了,我先回去了。」

何自臻轉頭看了林羽一眼,欲言又止,隨後轉身快步往外走去。

「自臻,我送你……」

「不用了。」

說話間何自臻已經不見了人影。

「唉,你看這事鬧的,都怪我,忘記這茬了!」楚錫聯裝出一副自責的樣子搖了搖頭,隨後沖林羽說道,「小何,你別往心裡去,這件事是伯父沒安排好。」

林羽心頭冷笑,不過臉上還是裝出一副笑眯眯的樣子,搖頭道:「沒關係,我也沒想到何二爺對此事一直不知情。」

「那就好,來,我們吃飯,我們吃飯!」

楚錫聯趕緊招呼著林羽吃飯。

何自臻從飯店出來之後便直接開車往家裡趕去,因為剛才的事情給他內心造成了巨大的波動,以至於他開車的手都微微有些顫抖。

回到家后何自臻快步走到飲水機前,接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光。

「你不是出去吃飯了嗎?怎麼回來了?」蕭曼茹正在廚房做飯,聽到動靜后趕緊走了出來,看到丈夫后頗有些驚訝。

何自臻沉著臉說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有事瞞著你?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啊?」蕭曼茹見他嚴肅的神情,頗有些意外。

「還撒謊!」

何自臻面容悲痛,眼神絕望的望著蕭曼茹說道:「整個何家都瞞著我,連你也瞞著我,我真不知道自己還該相信誰!」

蕭曼茹聽到這話身子不由一震,立馬醒悟過來丈夫所指的是何事,聲音微微顫抖道:「你……你都知道了?那……那個孩子?」

何自臻見蕭曼茹承認了,緊緊的抿著嘴,點點頭,沉聲道:「要不是楚錫聯,我還不知道要被你們瞞到什麼時候!」

蕭曼茹聽他提到楚錫聯,面色一變,果然,又是這個楚錫聯從中作梗。

她無奈的嘆了口氣,語氣低沉道:「我就算告訴你還能怎麼樣呢,還不是贈你空歡喜一場,鑒定結果都出來了,他跟我們家又沒有什麼血緣關係……」

「事到如今,你還騙我!楚家那邊的結果明明顯示他跟何家有血緣關係!」何自臻語氣甚為惱怒。

「什麼?!」

這下輪到蕭曼茹吃驚了,她快步走過來,一把攥住了何自臻的手,激動道:「楚家的結果?在哪呢,快給我看看!」

「你不知道?」何自臻微微一怔,看妻子的樣子似乎不像撒謊。

「我知道什麼啊?我這還是頭一次聽說。」蕭曼茹神情間滿是迫切,「全家人都不知道呢,爸媽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的!」

聽她提起父親,何自臻面色一白,喉頭動了動,欲言又止,踉蹌著往後倒了兩步,隨後一把扶住了一旁的牆壁。

此時他已經意識到了,既然全家都不知道這件事,多半是被父親故意壓下來了。

父親竟然不願認他的兒子?!

他心頭頓感萬箭穿心,悲痛難當!

「自臻,你怎麼了?」

蕭曼茹趕緊上前扶住何自臻,印象中除了兒子去世那一次,他還是頭一次見到何自臻流露出這種傷懷的情感。

何自臻在蕭曼茹的攙扶下緩緩坐到沙發上,滿臉頹然。

在蕭曼茹的再三追問下,何自臻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蕭曼茹說了一番。

蕭曼茹為人比較理性,聽完何自臻的話之後沒急著怪自己的老公公,倒是立馬明白了楚錫聯的用心險惡,沖何自臻說道:「何楚兩家歷來不和,這楚錫聯這麼做的目的你知道吧?」

「我當然知道。」何自臻嗤聲笑了笑,如果連楚錫聯這點小把戲他都看不透,那他這個少將還不如趁早解甲歸田。

「我覺得父親沒告訴我們,多半是為了大局考慮,現在大哥正是仕途上升的關鍵時期,楚家又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難說會藉機做出點什麼文章,今天他邀請你過去,不就是故意要分裂何家嗎?」蕭曼茹仔細的想了想,分析道。

「就算這樣,父親也得把這件事告訴我吧?」何自臻皺著眉頭說道。

「告訴你你又能怎麼樣?除了讓你分心,還能有什麼結果?難不成讓這個孩子陪你去邊境嗎?」蕭曼茹皺著眉頭頗有些幽怨的說道,心裡暗罵何自臻傻,被人當槍使了也不知道,去邊境這件事要不是他搶著出頭,也不至於落到他的肩膀上,這下可好,離家萬里,聚少離多。

「我……」

何自臻一時有些語塞,是啊,告訴他又能怎麼樣,自古忠孝難兩全,既然選擇了國之大任,自然要犧牲家庭。

「如果他真是我們的兒子……」蕭曼茹話到此眼眶不由一紅,抿了抿嘴,繼續道:「倘若真是,其實這孩子不進何家也好,你不在家,沒人護著他,何家一個個豺狼虎豹,還不把他吃的骨頭都不剩了?」

何家老大、老三以及何自臻那兩個姐姐,哪個是省油的燈?

別說他們了,就是他們那幾個潑辣刻薄的子女,就夠林羽喝一壺的。

在她眼裡,何家這麼多孩子,也就何瑾祺還說的過去,秉性還算正直,但可惜太過貪玩敗家。

「瞧你說的,何家倒是被你說成刀山火海了。」何自臻埋怨了她一句,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倒也贊同妻子的說話,家裡人那些勾心鬥角,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這也是他選擇去邊境的原因之一。

「等吧。」蕭曼茹嘆了口氣,眼前浮現出「何家榮」的面容,心裡頓時湧起一絲溫暖,輕聲道:「如果這位何先生真是我們的兒子,等他有足夠的能力了,再堂堂正正的進何家大門也不遲,我聽說他最近風頭正勁呢。」

她語氣中滿是欣慰,其實不管「何家榮」是不是她的兒子,她都打心裡希望林羽能有出息,能在京城有一方立足之地。

何自臻嘆了口氣,覺得妻子說的有道理,自己暫時還回不來,何家認了林羽,也不一定是什麼好事,不僅要承受何家內部的排擠,同樣還有其他大家族的暗箭。

本來他還想著明天拉著林羽去做親子鑒定的,這下也沒必要了,就當給自己留個念想了吧。

第二天上午,病人不多,竇辛夷坐診完全應付自如,林羽便跑去藥房用上次的太歲嘗試著配製起了一種新葯。

「家榮,家榮!」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沈玉軒的叫喊聲。

林羽趕緊拍拍手出去,見跟沈玉軒一起來的還有一個身著黑色西裝、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臉上泛油光,但是隱隱發白,一看便是縱慾過度的現象。

「家榮,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樂享珠寶的老闆,尚總。」沈玉軒急忙介紹道,「尚總,這是我們何記的何總。」

「尚總,你好!」

林羽沖尚總伸出手,尚總伸手跟他握了握,神色間有些倨傲,說道:「這次幫你們何記,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的,希望你配製的葯不要讓我失望。」

林羽微微一怔,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沈玉軒讓尚總坐下后,趕緊把林羽拽到了一邊,跟他說了說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這個尚總的樂享珠寶擁有這次珠寶大賽的參賽資格,沈玉軒便想讓尚總偷偷分他們一個小展位,讓他們何記的幾件珠寶也能進入會場參展。

不過這位尚總有一個要求,就是要求林羽給他配製一副壯陽補腎的良方,如果有效,他便同意。

林羽不由笑了笑,這點小事不還是手到擒來嗎。

不過在得知這家珠寶店市值只有十幾億,是靠關係才進去參展的,林羽不由又有些唏噓,自己何計數百億的市值,還要倚靠一個十幾億市值的小珠寶公司。

林羽得知尚總的要求后,趕緊給他配置了幾副壯陽葯,給他用袋子裝好。

「確定能有效?」尚總有些狐疑的問道。

「放心吧,早晚一副,三日之後,保您體壯如牛。」林羽笑呵呵的擔保道。

「是嗎?」尚總壓低聲音道,「那,能保證我一夜八次嗎?」

噗!

林羽查點噴出來,這需求也太旺盛了吧?

林羽趕緊回身又捻了一味中藥包好,遞給他說道:「每次再摻兩克這個,十次都不在話下,但是我勸您注意身體,學會適當禁慾。」

尚總眼前一亮,用力的點點頭,說道:「行,不過我有一點得跟你說明,我單獨給你們公司的櫃檯,可是得寫你們自己公司的名字啊,到時候我就說你們是我們的戰略合作夥伴,附帶著過來參參展的。」

「好的,沒問題。」林羽點點頭。

「你們到時候準備點像樣的東西,別給我們樂享丟臉啊。」

尚總昂著頭,擺出一副倨傲的樣子囑咐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1章 裂痕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