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門的客人

第28章 上門的客人

林羽見客廳里這麼多人,不由一愣。

「家榮,這是你黎叔叔和孫阿姨,怎麼,不認識了?」江敬仁趕緊提醒他叫人。

「估計是沒睡醒吧。」黎叔叔笑呵呵的說道,神情略帶些嘲諷。

「叔叔阿姨好。」林羽急忙打了個招呼。

「何家榮,吃閑飯的日子過的還爽嗎?」黎孝天譏笑道,這麼多年沒見,這個廢物還是老樣子嘛。

「呃,還可以。」林羽剛睡醒,腦子有些發懵,下意識順嘴答應。

「哈哈哈哈……」

黎叔叔和孫阿姨忍不住笑了起來。

「家榮還是那麼有意思啊。」黎叔叔意味深長的說道。

要是以前,江敬仁並不在乎別人這麼譏諷林羽,甚至他自己還會跟著罵上兩句。

但今時不同往日,林羽在他眼裡現在是寶貝疙瘩,被老黎家這麼奚落,他心裡自然十分不爽,不過畢竟人家遠來是客,他也不好發作。

「哎呦,老黎,老孫,你們可算是來了!」

在外面逛街的李素琴聽到老黎一家來了,急忙趕了回來,順手去超市買了很多菜,一邊換鞋一邊往林羽跟前一遞,「家榮,快,擇菜洗菜去。」

「奧。」林羽趕緊上去把菜接過來,進了廚房。

黎孝天望著林羽的身影冷笑一聲,暗罵一聲窩囊廢。

江顏洗完衣服后就去廚房幫林羽忙活,洗菜的時候她拿手狠狠在林羽腰上掐了一下,冷聲道:「昨晚上呼嚕那麼響,吵死我了!」

其實林羽睡覺幾乎不打呼嚕,她是把對江敬仁的怒氣撒在了林羽身上。

「哎呦,說的好像你不說夢話似得,而且你每晚都說。」林羽吸著冷氣埋怨了一聲。

江顏確實每晚都說夢話,但唯獨昨晚沒說,昨晚她睡的很安穩,那個經常出現在夢裡的身影也已經消失不見,她心裡,徹底的把那個渣男給抹掉了。

「你再頂嘴,這根大蔥就是你的下場!」江顏氣呼呼的說道,接著把大蔥一掰兩半。

江顏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從經過昨晚的事之後,她明顯變得開朗了,而且也願意接近林羽了,要是放在以前,她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聽著廚房裡江顏和林羽的「打情罵俏」,黎孝天氣的咬緊了牙冠,江顏,我到底哪點比不上這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吃過午飯之後,江敬仁剛要重新沏茶,黎叔叔急忙攔住,說道:「孝天,快,把你給你江伯伯帶的茶葉拿出來嘗嘗!」

黎孝天急忙起身,從帶來的禮盒中取出兩罐包裝精美的茶葉,遞給江敬仁,笑道:「江伯伯,正宗武夷山大紅袍,您嘗嘗。」

「哎呦,這可貴了,讓你破費了。」江敬仁點頭笑道。

「不花錢!別人送的,據說五六千一斤呢,這不孝天考上了陵安土地局的公務員,來家走關係的成天都是,把門口踩破了。」孫阿姨笑呵呵的炫耀道,語氣中滿滿的自豪感,尤其是有何家榮這麼個窩囊廢對比著,優越感自然更強。

「孝天這可是出息了啊。」江敬仁不動聲色的說道,內心不屑一顧,五六千一斤,炫耀什麼啊,我女婿昨晚上一下給我掙了五千萬呢,我就是喝五六萬一斤的,都不帶眨一下眉頭的。

江敬仁確實有些膨脹了,沒辦法,給誰一夜多了這麼多錢也會膨脹,尤其是還根本不怕紀檢委!

「老黎啊,聽說你這次來江海正好有事?需不需要我幫忙?」江敬仁詢問道,頗有些自豪,他的名字現在在清海,多少有些分量。

「唉。」黎叔叔嘆了口氣,說道:「你要是能幫上就好咯,我來之前孝天剛找了清海衛生局的主任,都不管用。」

「哦?衛生局?是過來看病嗎?」江敬仁詫異道。

「這不是我嘛,前年摔傷了,後來就落下了病根,一過晌午就開始發熱,就感覺這肚子里火殺火燎的,牽連著這背啊,大腿的,都疼。」孫阿姨主動說道,相比較上午,她確實稍微失了些精神。

「那正好,讓顏兒給看看。」李素琴連忙叫了江顏出來。

「不管用的,這種病得吃中藥慢慢調理。」黎叔叔嘆了口氣。

江顏給孫阿姨測了測血壓,用聽診儀檢查了下,發現沒什麼毛病,只不過有些體虛,確實需要慢慢調理,最後建議道:「你們最好找一個好點的中醫給看看。」

「我們這次來江源不就是為了這事嘛,想找濟世堂的宋老神醫看看。」黎叔叔嘆了口氣,「先跑了趟陵安,結果人家告訴我們宋老神醫在清海,我們就趕了過來。」

「你還真找對人了,宋老神醫醫術高超,肯定能治好老孫的病,你嘆什麼氣啊。」李素琴納悶道。

「唉,神醫神醫,找他看病哪那麼容易,要不怎麼叫神醫呢,聽說他現在工作日一天只接診兩個客人,排隊預約的都排到後年去了,我們昨天就來了,找關係託人,也不管用,人家見都不見我們。」黎叔叔搖搖頭嘆了口氣。

「你們要是找宋老神醫的話,我說不定能幫上忙。」

林羽在一旁突然插了一嘴,其實這個病自己能治,但是一是人家不信任自己,二是老丈人丈母娘似乎並不知道他會醫術的事,所以他不好出手。

雖然這一家子說話不好聽,但怎麼說是老鄰居,理應幫一把。

「你?!」黎孝天嗤笑了一聲,說道:「莫非你比衛生局的主任還管用?」

「在這方面來說,我好像還真比衛生局的主任管用些。」林羽輕鬆的笑了下。

「是嗎,那這可是我今年聽到最大的笑話了!」黎孝天突然哈哈的笑了一聲,覺得林羽在家呆久了,腦子都不正常了。

「家榮啊,年輕人說大話可不好啊,你說的你這麼有能耐,那還有在家窩著,當個無業游民嗎?」黎叔叔瞥了眼林羽,有些不滿。

「是啊,年輕人,還是腳踏實地一些好。」孫阿姨也忍不住道。

「咚咚咚!」

眾人話音剛落,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李素琴急忙起身去開門。

只見門外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身阿瑪尼西服十分講究,手中拎著一個錦盒,看到李素琴后恭敬道:「您好,您是李阿姨吧,我叫何金祥,上午跟江叔通過電話,說下午過來拜訪。」

李素琴不由皺了皺眉頭,面帶不悅,她才五十不到,竟然被一個四十多的男人稱呼阿姨。

但這正是何金祥對她尊敬的表現,見李素琴面色不悅,何金祥面上不由一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麼。

「老江,有個叫何金祥的,是找你的嗎?」李素琴喊道。

「對對,快請,快請。」江敬仁急忙起身。

何金祥一進門便激動地握住了江敬仁的手,恭敬道:「江叔,沒見面就來您家,失禮了!」

他在電視上見過江敬仁捐獻明且帖的採訪,所以自然認識。

何金祥沒想到屋子裡會坐著這麼多人,略微掃了一眼,因為林羽和黎孝天長得都比較年輕,他也沒敢出聲。

他今天是來找林羽幫忙的,早上就跟江敬仁通過電話了,因為昨晚上有事沒去參加拍賣會,所以不認識林羽。

「何總事務纏身,還麻煩您跑一趟,應該是我們不好意思。」江敬仁連忙讓他坐在自己身旁。

「哪裡話,江叔,我來看看您還不是應該的嘛,聽說您好茶,我便特意託人從安徽買的黃山毛峰,汪滿田裡的極品,請您品嘗。」

「哎呦,汪滿田的啊,那可貴了。」江敬仁戴上老花鏡,拿起盒子端詳了起來。

「不貴不貴,八十萬一斤,小意思。」何金祥連連點頭。

八十萬?!

黎孝天和他父母心裡同時都是一驚,瞬間感覺有些臉紅,剛才自己拿個幾千塊的茶葉還在這顯擺,人家八十萬都自稱小意思。

黎叔叔心裡詫異不已,這幾年不見,這老江都跟這麼高層次的人接觸玩耍了?

而且看這人好像對江敬仁十分尊敬,四十多歲的人了,竟然一口一個江叔叫著。

「何老……老哥,真是氣宇軒昂啊,果然人中之龍!說起來巧,我也姓何,咱還是本家,呵呵。」

何金祥見江敬仁也沒做介紹,便主動把黎孝天當成了林羽,對著黎孝天笑呵呵的說道,起身伸出手,示意要跟黎孝天握手。

確實,相比較林羽邋遢的形象,黎孝天更精神一些。

他今天有求於林羽,所以說話格外小心客氣,本來想說「何老弟」的,但是話到嘴邊,又覺得不好,便改口成了「何老哥」。

說完他又有些後悔,貌似這麼稱呼也不太好,不由緊張起來。

尤其是黎孝天現在一臉驚愕的看著他,動都沒動。

何金祥更緊張了,伸著的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額頭上不由噌的出了一層冷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上門的客人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