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購買憑證

第294章 購買憑證

林羽沒急著說話,擠出一點藥膏捻在指間聞了聞,確認藥膏是真的,是自己廠子里生產的。

可是這藥膏的生產車間可是有專門的士兵把守的,而且員工上下班都要搜身的,怎麼會流到廠外呢,而且更奇怪的是,竟然還到了萬維運的手裡?

「怎麼樣,是你們藥廠的吧,這下無話可說了吧?!」紅鼻頭氣勢洶洶的說道,滿臉的自得。

「你們這葯是哪裡買的?」

林羽也沒直接揭穿他們,試探著問道。

「你甭問我從哪裡買的,反正你承認這葯是你們家的就行了!」紅鼻頭掐著腰說道。

「確實是我們家的,你讓我賠錢也好,讓我上電視台道歉也好,我都答應,但是你得先告訴我這藥膏是哪裡來的。」林羽笑眯眯的望著紅鼻頭,眼中滿是深意。

紅鼻頭頓時為難住了,他沒想到林羽態度會這麼好,也沒想到林羽會刨根問底的葯是從哪買的。

因為這藥膏本就不是他買的,是萬維運給他的,所以他一時有些語塞。

「何家榮,人家這藥膏從哪裡買的,跟你賠錢道歉有關係嗎?再說,你自己的藥膏授權給了哪些藥店和超市,你自己不知道嗎?無非就是從這些地方買的唄。」萬維運見紅鼻頭說不出個所以然,趕緊站出來幫忙解圍。

「對!」紅鼻頭用力的點點頭,「你管我們從哪買的幹嘛,只要是你們藥廠的葯就行了!」

「那可不行,萬事都得講個證據。」

林羽笑了笑,說道:「我說了,你們的要求我都可以答應,但是你們得拿出購買藥膏的小票,證明是你們買的。」

「小票找不到了!」紅鼻頭皺著眉頭冷聲道。

「找不到了也可以,你說出是哪間藥店買的,我們去查查購買記錄也行。」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

「就是,我們不過是問清楚你們從哪買的葯,這個要求不過分吧!」厲振生沉聲說道。

「他要你就給他,你怕什麼啊,趕緊給他!」

「就是,快點找找小票給他,讓他無話可說!」

「要不把轉賬信息給他們看看也行!」

一幫圍觀的群眾倒是率先急了,見紅鼻頭吞吞吐吐的樣子,納悶不已,不明白提供個購買信息為什麼這麼難。

紅鼻頭滿臉為難,額頭上都沁出了絲絲的冷汗,下意識的回頭掃了眼萬維運。

「你看人家萬大名醫幹嘛,又不是人家給你買的。」林羽背著手笑道,氣定神閑。

萬維運聞言心頭一驚,板著臉沖紅鼻頭呵斥道:「對啊,你看我幹嘛,人家要購買信息,你給人家就是啊!」

說完他不經意的沖紅鼻頭使了個眼色,瞥了眼地上的腿傷男子,紅鼻頭瞬間心領神會,回身沖林羽怒聲道:「購買信息我回頭再給你不行嗎,反正葯是你們家的,現在我哥都要死了,你就不能先關心關心病人嗎?!」

「不是我不關心他啊,是他根本就沒什麼事。」

林羽搖搖頭,掃了眼地上躺著的男子,說道:「他那腿傷不過才一兩個小時而已,要不了命的,而且他的昏迷也不過是裝的而已。」

他話音一落,紅鼻頭和萬維運面色皆是一變,眼神中閃過一恐慌,而躺在地上的男子眼皮則跳了跳。

林羽說的不錯,這男子腿上的傷,也不過是來前才割傷的而已,萬維運稍微給他用了一點葯,就形成了潰爛和紫疹的癥狀。

當然,他和紅鼻頭這麼拚命,萬維運給的報酬自然也格外豐厚。

「你放屁!你血口噴人!我哥是昨天受的傷!」

紅鼻頭強忍著心頭的慌亂,硬著頭皮說道,「今早上用了你們的葯,才成了這樣!要是剛割的,怎麼可能會這麼嚴重?!大家說對不對?!」

「就是,人家那傷口都爛成那樣了,怎麼可能是剛割的!」

「這麼說話有點太無恥了吧?」

「這是想不認賬嗎?耍無賴是不是?!」

一幫圍觀的群眾也是怒聲不已。

「要我說直接報警吧!」萬維運見被林羽識破了,心裡有些發慌,打算走最後一步棋。

「好,我這就報警!」紅鼻頭立馬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並不是「110」,而是一個私人號碼。

他電話打完沒過多久,兩輛警車就疾馳而來,速度奇怪,車子停下后,立馬下來七八個身著警服的男子,領頭的是一個眉毛很濃的男子,掃了眾人一眼,疾步走過來冷聲道:「誰報的警?!」

「長官,我,我報的警!」紅鼻頭急匆匆的跑了下來,急忙道,「他們賣假藥害了我哥,還死不承認!」

濃眉男了解完情況后皺了皺眉頭,冷聲沖林羽道:「他使用的藥膏是你們藥廠生產的?」

「不錯!」林羽點點頭,掃了這個濃眉男一眼,見他們車牌號也不是西城分局的車牌號,猜到多半是萬維運從別的分局找來的人,所以他也沒有多作解釋的必要。

「承認就好!」濃眉男冷笑一聲,皮笑肉不笑的望著林羽,「那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不著急,一會兒我有個朋友要來看我,等他來了再說吧。」林羽笑眯眯的說道,其實就在紅鼻頭打電話的間隙,他已經給岑鈞發了消息,讓他儘快來回生堂一趟。

「等你朋友來?你是要笑死我嗎,當警局是你家開的?!」濃眉男冷笑一聲,接著沖旁邊的幾個手下說道,「給我把他抓起來!」

「是!」幾個人沉聲一應,立馬掏出手銬圍了上來。

「厲大哥,你好久沒活動手腳了吧?」林羽笑眯眯的說道,「今天給你個機會。」

厲振生微微一怔,隨後立馬明白了林羽的意思,面色一喜,「咯叭咯叭」捏了捏拳頭,嘿嘿笑道,「好嘞!」

話音一落,他兩步跨到林羽跟前,挺著黑熊一般健壯的身體昂首一擋,冷笑道:「不怕死的就來吧!」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是想拒捕嗎?!」

濃眉男面色一沉,厲聲道:「給我打!出了問題我負責!」

他一幫手下一聽頓時興奮了起來,掏出警棍,大喝一聲,呼啦圍了上去。

厲振生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大手一抓,率先抓住揮來的一條手腕,接著用力一扭,那人頓時慘叫一聲,厲振生順手一擼,警棍便到了手裡,隨後一腳踹出,眼前的人身子猛地飛出,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找死!」

其他人立馬如餓狼般撲了上來,厲振生興奮的舔了舔嘴角,揚著警棍大開大合的回擊了起來,宛如砍瓜切菜般一警棍便撂倒一個,剎那間慘叫聲此起彼伏。

濃眉男看到宛如天神下凡的厲振生嚇得面色慘白,這是什麼恐怖的存在啊!打他的手下宛如跟打小學生一般,要知道他這幫手下在全市警員比武大賽中,可都都是拿過名次的!

「給老子住手,否則我開槍了!」

濃眉男見眨眼間一幫手下便被放倒了,身子忍不住瑟瑟抖動了起來,慌忙掏出了手槍,打開保險,立馬用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厲振生。

厲振生冷笑一身,看起來笨重的身子突然極速竄出,眨眼間便衝到了濃眉男跟前,濃眉男嚇得一怔,下意識的要扣動扳機,但是厲振生手裡的警棍已經砸到了他胳膊上,濃眉男慘叫一聲,手掌一松,槍立馬落到了地上。

厲振生一腳將他踹坐到地上,接著一腳踩住地上的槍,冷聲道:「就你這慫包樣子也配玩槍?!」

「好哇,你敢襲警,你等著,你等著!」

濃眉男連滾帶爬的跑到了一邊,隨後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喂……特……特警隊嗎?我需要支援!需要支援!」

萬維運和紅鼻頭看到厲振生的身手后也都嚇得臉色劇變,圍觀的眾人同樣面帶懼色,頓時安靜了下來,儼然沒了一開始叫嚷的囂張氣焰。

萬維運眼珠一轉,隨後臉上浮起一絲陰寒的笑意,望著林羽的眼中精芒四射,鬧,使勁鬧,鬧的越厲害,你何家榮死的越慘,刑警隊的隊長都敢打,你這是自己找死!

「你們有種別跑!等著!」

濃眉男打完電話后指著林羽和厲振生怒罵了一聲,不過他害怕厲振生打他,特地躲在了人群後面。

「誰跑誰是你孫子!」

厲振生也不害怕,大不了抓進去蹲個一兩年就是。

「我讓你嘴硬!等會兒特警隊來了,我讓他們第一個槍斃你!」濃眉男咬著牙根恨道,像厲振生這種人,就得立刻槍斃!

這時一輛綠色的吉普車緩緩的開了過來,在路邊停下后,車上下來一個身著軍裝的年輕男子,正是岑鈞,他下車后立馬跑到車後面打開車門,接著一個身著灰色休閑裝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手裡還拎著兩盒補品,遞給了岑鈞。

盧紹靖!

林羽看到盧紹靖後面色一驚,沒想到盧紹靖竟然也親自過來了!

這點小事沒必要他親自出馬吧?而且他跟岑鈞發的簡訊內容里,也沒提藥物泄露的事啊,只是說自己病癒回回生堂了,讓他抓緊時間過來趟,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盧……」

林羽面色激動地剛要打招呼,盧紹靖立馬擺擺手打斷了他,似乎不想暴露身份,畢竟周圍這麼多人呢。

林羽也立馬反應了過來,趕緊笑了笑,接著道:「盧先生,沒想到您也來了。」

「我這不是聽說你生病了,特地過來看看嘛。」盧紹靖笑呵呵的說道,他下午沒事,想過來探望探望林羽的,結果沒想到林羽這裡竟然聚了這麼多人。

「何先生,你這裡挺熱鬧的嗎,出什麼事了?」

盧紹靖掃了眼台階上躺著蓋著棉被的腿上男子已經周圍拉著的兩條橫幅,知道多半是回生堂出了什麼醫療事故了,看來情況很嚴重,連警察都驚動了。

「行啊,何家榮,搬救兵來了啊?我告訴你,我們公安辦案,任何人無權插手!」

濃眉男看到岑鈞身上的軍裝,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個何家榮,以為弄個部隊的人來就能管用嗎?區區一個上尉和一個退休的老頭子,他還真不放在眼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4章 購買憑證

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