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我已見過韋陀

第290章 我已見過韋陀

他跟隨父親學了這麼多年的中醫,還從沒見過如此奇效的藥膏呢,甚至連聽說也沒聽說過,簡直跟變戲法一樣!

別說是他,就是萬士齡也沒見過,見此一幕也是震驚萬分,快速起身走過來拽著小山子的胳膊看了看,見恢復速度如此驚人,不由驚詫不已。

「神了,真是神了!」

萬士齡不由連聲感慨。

萬維運此時正拿著那管藥膏研究,見藥膏上寫的信息很少,除了「止血祛疤膏」幾個大字和「回生製藥廠」等生產信息外,連個藥膏成分都沒寫。

「你這東西從哪弄來的?!」

萬維運一邊把藥膏遞給萬士齡,一邊沖小山子問道。

「嘿嘿,那上面不寫著呢嘛,回生製藥廠!」小山子搓著手笑道。

「回生製藥廠?這名字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

萬維運皺著眉頭喃喃道,「這家藥廠我們合作過嗎?!」

「回生……」

萬士齡面色一變,冷聲道:「莫非跟回生堂有什麼聯繫,你上次不是說何家榮收購了一家藥廠嗎?叫什麼名字?!」

萬維運臉色也是陡然劇變,急忙道:「這個,我還真是不知道。」

說著他轉頭望向小山子,焦急道:「這個回生製藥廠是不是跟回生堂有什麼關係?!」

「回生堂?什麼回生堂啊?」

小山子撓了撓頭,他連回生堂的名字都沒聽過,急忙說道,「這個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家藥廠的老闆姓何,叫什麼榮來著,我給忘了。」

「何家榮!」

萬維運面色一變,回身沖父親說道,「父親,果真是他!我就說嘛,也只有他能研製出這種奇效藥膏來!」

他語氣中竟然隱隱帶有崇拜之情。

萬士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罵道:「那說明這小兔崽子運氣好!」

「對對,這小子撞狗屎運了!」萬維運急忙恭敬的連連點頭,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心裡納悶不已,自己這怎麼還不經意的捧起何家榮來了?

其實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在他內心深處,他早就已經被林羽的醫術所深深折服了。

「萬哥,怎麼樣,我這次給您倒騰來的是好東西吧?」小山子滿臉堆笑的討好道,「我聽人說,這個葯在市面上根本見不到,我這可是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給您倒騰出來的。」

他這話所言不假,這種藥膏只供應給部隊,而且車間有士兵站崗盯梢,車間里的員工進出車間都要被搜身檢查,所以要想把這管藥膏弄出來,著實不易。

「嗯,你小子這次倒是辦了點正事。」萬維運點點頭,說道,「放心,好處少不了你的!」

萬維運也沒有多問,只以為他說的市面上見不到,是因為這個葯還沒上市。

「那就多謝萬哥了,多謝萬哥。」小山子嘿嘿笑道,他之所以跑過來獻殷勤,為的就是錢財而已。

他縮著脖子,小心的問道:「那……萬哥,您方便現在就給我轉錢嗎?我這事可是誰都沒告訴啊,直接來找您了。」

「行,你小子夠義氣,我這就讓財務給你轉二十萬。」萬維運點點頭。

「好嘞,多謝萬哥,多謝萬哥!」小山子滿臉興奮,本來給他十萬他就挺滿足的,沒想到萬維運一開口就是二十萬。

「給他五十萬!」

誰知這時萬士齡突然沉聲開口道。

「啊?!」

萬維運一驚,急忙道:「爸,這小子只不過提前告知了我們一個消息而已,就辦了這麼點小事兒,至於給他這麼多錢嗎?」

他不明白父親為何無緣無故的加上這三十萬,一條消息二十萬就已經很多了。

萬士齡沒理他,轉頭沖小山子道:「這五十萬給你,但是你不能把這件事再告訴任何人,還有,你也當這件事從沒告訴過我們千植堂,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小山子連連點頭,感激不已,「萬老,我全聽您的,保證不帶差事兒的!」

萬士齡點點頭,沖萬維運使了個眼色,萬維運趕緊吩咐人給小山子打了錢,小山子千恩萬謝一番,這才興高采烈的走了。

「爸,您這是什麼意思啊,沒必要給這小子那麼多錢啊。」萬維運有些納悶道,「這藥膏咱就算我們自己留著研究,也研究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就算我們仿製了一款,也不可能搶在何家榮前面上市啊。」

他還以為父親要把這款藥膏的成分弄清楚,然後自己生產呢。

「我為什麼要研究這款藥膏?」萬維運沉著臉冷聲道,「這款藥膏是何家榮研製生產的,一旦出個什麼醫療事故,也是何家榮和他的藥廠擔責任!」

萬維運聽到這話不由一怔,隨後面色大喜,立馬明白了父親的意思。

是啊,作為一家製藥廠,最怕的就是自己製得葯出問題了,一旦形成輿論效應,將徹底失去消費者的信任,以後也將再也不會有人購買他們藥廠的葯!

雖說林羽這款藥物是純中藥成分,沒有副作用,但是他們可以製造醫療事故嘛!

說不定還能藉機將回生堂的招牌給他砸了!

「高!高啊!爸,還是您老有謀略啊!」萬維運哈哈的笑道,滿臉興奮。

到時候要是把林羽的招牌給他砸了,說不定他們還可以接手藥廠,繼續生產這種止血生肌藥膏,簡直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萬士齡見兒子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露出了一個老謀深算的笑容,眼中閃著陰毒道,「這幾天注意著點,看看他藥廠的葯什麼時候上市,到時候你好好的送何家榮一個大禮!」

「明白,放心吧爸。」萬維運連忙點頭,心頭也是冷笑不已,何家榮,等死吧。

連日來的小雨,使得入冬以來的溫度急劇降低。

因為還未供暖,回生堂內的空調只好率先運作了起來,饒是這樣,厲振生還是覺得有些冷,可能是屋子大了的緣故。

因為下雨,也沒幾個病人,他便直接把門給拉上了。

「先生,加件衣服吧!」厲振生把大衣拿過來披到了林羽的身上。

林羽顧不上回答他,仍舊在快速的翻著幾本玄學古書。

他知道,自己沒多翻一本古書,李千影可能就多一絲存活的希望。

不過可惜的是,他翻過的古書,內容全都在他祖上的記憶中。

「先生,要我說,人各有命,您也沒有必要這麼難為自己。」厲振生忍不住嘆了口氣,見林羽沒日沒夜的操勞,他心裡不由有些心疼。

「我幫你一起看吧。」

葉清眉也坐過來,幫著林羽翻了起來,她的想法和厲振生正好相反,畢竟李千影也是一條生命,能救自然得救。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林羽見是關曉珍打來的,急忙接了起來,「伯母……」

「何先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嗚嗚……求求你……」

電話那頭的關曉珍聲音急促不已,帶著濃重的鼻音和哭腔。

林羽心頭咯噔一下,噌的站了起來,急忙道:「伯母,您別急,慢慢說,是李小姐出什麼狀況了嗎?」

「何先生,是我,李振北!」

這時電話那頭李振北猛地把手機搶了過去,只聽他強忍著悲痛顫聲道:「你現在在醫館嗎,我已經派人過去接您了,希望您能先放下手裡的事情,過來替小女看看……」

「好,好,李伯父,您別急,您先告訴我,到底出什麼事了?」林羽連聲應道。

「千影這幾天看起來一直十分虛弱,今天早上突然就暈倒了,怎麼站……也……也站不起來了……」李振北話說到此,再也隱忍不住,兩行熱淚奪眶而出。

「您別急,我這就打車過去!」

林羽沉聲說完便掛了電話,沖了出去,站在雨里左右張望著等車。

「先生,您帶把傘!」

厲振生喊了一聲,剛要起身去拿傘,葉清眉突然攔住了他,沖他輕輕搖了搖頭,因為就算厲振生把傘拿出去,林羽也不會要的。

她知道,以林羽的醫德和責任心,救不了李千影,心裡一定煎熬不已,或許只有這樣,他心裡才能好受一些。

林羽打到車之後便急匆匆的趕到了李家。

「李小姐在哪呢?!」

一進院子,林羽便嘶聲沖屋檐下的幾個保鏢喊了一聲。

「在屋裡呢!」一個保鏢趕緊打著傘跑過來,林羽沒理他,飛也似的衝進了屋裡。

「何先生,樓上!」李振北看到林羽後面色一振,急忙喊道。

林羽抬頭一看,只見樓上的房間門口擠滿了人,除了幾個醫生護士,還有一些李家其他家屬,他唯一認得的,只有李千顥。

他顧不上跟這些人打招呼,急匆匆的鑽過人群,衝進了屋裡。

「你應該打傘來的,這樣會著涼的。」

躺在床上的李千影格外虛弱,面色泛白,但是看到林羽后還是擠出了一個笑容,望著他濕漉漉的頭髮,遞給他一條毛巾。

看到她虛弱的樣子,林羽心裡猛地一痛,李千影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女生之一,也是他見過最善良,待人最溫和的女生了,沒想到這麼美好的人,上天卻如此狠心的對待她。

當真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林羽眼中閃過一絲淚光,接過毛巾擦了把頭髮,強裝出一個笑容,走到她身旁坐下,象徵性的在她手腕上把了把脈。

「何先生,不用安慰我了。」

李千影手腕一轉,白皙柔嫩的手指抓住了林羽的手,輕聲道:「能來人間走此一趟,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你知道,曇花一現下一句是什麼嗎?」

林羽微微一怔,喉頭動了動,詢問道:「曇花一現,只為韋陀?」

「不錯。」李千影眼睛微微眯起,望向林羽的眼中濃情萬分,嘴角極力勾起一絲燦爛的微笑,聲音虛弱卻柔情無比,「何先生之於我而言,就是韋陀,我已見過韋陀,便已此生無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0章 我已見過韋陀

1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