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羊入虎口

第287章 羊入虎口

吳督察聽到他近乎蔑視的話,頓時氣的面色通紅,怒聲道:「那你他媽的倒是告訴老子,你是個什麼東西?!要是說不出來,老子立馬把你們逮走!」

他壓根就沒把短髮男等人往軍政部門想,所以態度格外的蠻橫。

「我說過了,你無權得知!」

短髮男冷冷回了他一句,見林羽正在沖他使眼色,立馬轉頭望向了一旁的玄清子。

「你們是軍情處?!」

玄清子注意到短髮男的眼神後面色猛然一變,立馬猜到了什麼,被軍情處的人追了這麼久,他自然對他們的人格外敏感。

「給我抓住他!」

短髮男聞聲面色一沉,立馬一聲令下,他身後的一眾黑衣人迅速的沖向了玄清子。

「我看誰敢?!」

玄清子早有準備,一個箭步衝到了杜夫人和關曉珍身後,兩隻手分別掐住了她們兩人的脖子,冷聲道:「你們要是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掐死她們兩個!」

一眾黑衣人面色一變,見狀立馬停住身子。

「你別亂來!」

吳督察看到這一幕也是大驚失色,立馬伸著手沖玄清子喊道:「你別衝動,咱們有話好好說。」

一眾警察和保鏢立馬緊張起來,轉頭將槍對準了玄清子,但是玄清子很機警的躲到了杜夫人和關曉珍身後。

「放下槍,都放下槍!」吳督察冷聲喝道,生怕他們傷了自己表姐和關曉珍。

杜夫人和關曉珍面色慘白,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杜夫人結結巴巴的問道:「玄……玄清子大師,您這是做什麼啊……」

「做什麼,杜夫人,你還沒看出來嗎?我確實是那小子說的通緝犯。」玄清子嘿嘿的沖杜夫人笑了笑,這個蠢女人,剛才還一個勁兒的幫自己說話,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簡直是無可救藥。

「啊?!」

杜夫人聽到這話眼珠一翻,嚇得差點暈過去。

關曉珍瞬間也是面色慘白,冷汗連連,想起剛才自己質疑林羽的話,悔的腸子都要青了。

「玄清子,你別亂來,否則我立馬讓你死!」

林羽冷冷的沖他喊了一聲,雙手用力一撐,「砰呤」一聲,他手上的手銬頓時碎作幾段。

「何家榮,我知道你身手快,但是你再快,我也能在你動手之前殺死她們兩個,你信不信?有堂堂的李家大奶奶給我陪葬,我也知足了,嘿嘿!」

玄清子說著湊著鼻子在關曉珍脖頸上聞了聞,滿臉的陶醉。

雖說關曉珍已經上了年紀,但是她年輕時長得很漂亮,而且保養的很好,所以到現在,仍舊還帶有幾分姿色。

林羽聽到玄清子這話臉立馬沉了下來,玄清子說的是實話,就算自己再快,也不可能在玄清子動手之前救下杜夫人和關曉珍。

「別激動,我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咱有話好好說,你有什麼條件,說吧!」

吳督察知道這種情況下需要先穩住對方的情緒。

「我的條件就是讓你們放我走,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得讓關夫人陪我一起走。」玄清子陰森森的笑了一聲,「你們要是不答應,那就讓她們兩個給我陪葬吧,大不了一起死!」

他知道,要是手裡沒有人質的話,憑林羽的身手,他都跑不出兩步,更何況他腿還被林羽暗算了,壓根使不上勁兒。

所以他要想逃走,必須帶一個人走,而之所以帶關曉珍,是因為相比較杜夫人,關曉珍身價更高,而且他還想通過關曉珍,好好的訛李振北一筆。

吳督察聽到他這話面色鐵青,他能看出來這個玄清子不是在嚇唬人,真有可能說到做到,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畢竟玄清子要帶走的可是京城李家的大奶奶啊,這要是被外界和他上司知道玄清子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搶走了,那他這個警務督查科科長也就不用幹了!

短髮男也沉著臉,眉頭緊鎖,思考著要怎麼從玄清子手中把人搶過來。

「怎麼,你們是不是在想法子怎麼對付我啊?!」玄清子冷笑了一聲,「對不起,時間就有限,你們再不回話,我就先掐死一個!」

話音一落,他掐住杜夫人的手陡然用力,杜夫人哀嚎一聲,臉色瞬間憋得通紅一片。

「別,別,你讓我們再稍微一想,稍微一想!」

吳督察面色慘白一片,急忙伸手示意他別激動,這要是把他表姐掐死了,那他怎麼跟自己姑姑交代啊。

「媽!」

這時剛剛醒過來的李千影突然從屋裡泡了出來,看到眼前這一幕,身子猛的一顫,嘶聲道:「你把我媽放開!」

「呦,小美人,你醒了啊?」玄清子眼睛一眯,貪婪的在李千影身上掃了掃,說道:「讓我放了你媽也行,那你過來替她!」

「好……」

李千影咬了咬牙,點頭答應了下來。

「千影!你回去!」關曉珍瞬間淚流滿面,沖李千影喊道,「你回去,媽不用你換,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媽也不活了!」

「媽,反正我本來也活不久了,你和爸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等到大哥醒來的那一天……」

李千影聲音哽咽,眼淚撲簌撲簌的落了下來,說著她抬腳往玄清子跟前走來。

「小丫頭,把手舉起來張開,我看看你手裡有沒有東西?」玄清子眯著眼謹慎的說道。

李千影聽話的把手舉了起來。

「不,千影!你別過來!」關曉珍頓時急了,「你快回去,快!你們快把小姐拉回去!」

「我看誰敢動!」

到嘴的鴨子玄清子哪捨得讓它飛了,立馬用力掐住了關曉珍的脖子,關曉珍「啊」的慘叫一聲,滿臉痛苦,張著嘴,話都說不出來了。

林羽盯著玄清子,眉頭緊皺,面色無比沉重。

短髮男和吳督察也是一臉緊張,知道李千影這分明是在羊入虎口,就憑這玄清子好色的秉性,絕對會污了她的身子。

「我過來了,把我媽放了!」李千影儘力想表現的平靜,但是聲音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

「不!不!」

關曉珍拚命往後仰著身子,伸手去推李千影。

「你給我滾開吧你!」玄清子一把把關曉珍推開,滿眼興奮的伸手去抓李千影的胸口。

但就在他快要觸及李千影胸口的剎那,他的手突然猛地頓住,宛如中邪般身子立馬打了個哆嗦,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杜夫人趁機一把推開他,快速的跑了下來。

李千影嚇得一怔,還沒回過神來,林羽已經閃身到了她跟前,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道:「別怕,沒事了。」

李千影眼睛一顫,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宛如溺水的人陡然間抓住了一個救生圈,心間瞬間湧起了慢慢的安全感。

「上!」

吳督察和短髮男幾乎同時發話,兩邊的手下立馬沖了上去,但是他們到了跟前卻陡然停住了,因為他們發現已經沒有動手的必要。

只見玄清子雙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脖子,嘴巴張的老大,伸著舌頭,氣都喘不上來了,整張臉憋得通紅,額頭上青筋暴凸。

「怎麼樣,憋氣的感覺不好受吧?」林羽笑眯眯的說道,接著伸手在他脖子上一拍,他喉頭下面立馬飛出一顆細小的銀針。

「喔……」

玄清子這才身子一顫,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來。

「操你媽的!」

誰知玄清子臉色剛緩和過來,短髮男怒喝一聲,突然竄過來一腳蹬在了他的脖子上,玄清子再次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脖子,臉色通紅,憋得直咳。

估計這一腳下去,他脖子可能已然骨折。

「給我把他綁了!」

短髮男冷冷吩咐一聲,幾個黑衣男子立馬撲過來用特質的繩索將玄清子綁了個結結實實,拽到了車上。

「何……何先生,謝謝您幫我們抓著這個通緝犯!」短髮男本來差點喊出何少校來的,但是為了不暴露林羽的身份,趕緊改了口。

「不客氣。」林羽沖他笑著擺了擺手。

「兄弟,你們是……是軍情處的啊……」吳督察得知短髮男他們是軍情處的之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急忙湊過來,遞上煙說道:「剛才不好意思,是我有眼無珠……」

短髮男遲疑一下,把煙接過來,說道:「吳督察,謝謝你配合我們抓捕了通緝犯,我會在報告里如實彙報!」

雖然吳督察一開始態度有些狂傲,但是從剛才的情況中能看出來,他是個盡心儘力的好警察,短髮男便也沒跟他計較。

「啊,多……多謝!」吳督察受寵若驚,急忙伸出雙手要跟他握手。

「要謝謝何先生吧。」短髮男擺擺手,轉身上了車。

吳督察微微一怔,急忙回身,雙手握住了林羽的手,笑道:「何先生,謝謝你啊,剛才是你制住了玄清子吧,高人啊,您真是高人吶!」

「雕蟲小技而已,多虧李小姐幫我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所以算我們倆一起制服的他。」林羽笑道,看了眼李千影,李千影面色微微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杜夫人有些難為情的跟林羽道了聲謝,快速離開了,因為她實在沒臉在這裡再待下去。

等到吳督察等人撤了后,關曉珍也走到林羽跟前,動容道:「何醫生,對不起,我剛才誤會你了,你救了我和千影,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

林羽聽到她這話不由有些傷感,自己救了她不假,但是並沒有救李千影。

「伯母,你要是真想報答我的話,那就請答應我一件事。」林羽面色莊重道。

「何醫生請說,請說。」關曉珍連連點頭,緊緊的握著女兒的手,想起剛才的一瞬間還有些心有餘悸,內心對林羽說不盡的感激。

「讓我醫治李大哥,只要他意志力夠堅強,我有信心將他醫治好。」林羽面色堅毅,自信十足。

關曉珍微微一怔,隨後雙眼陡然間流出兩行淚水,猛地一彎腰,給林羽深深鞠了一躬。

「伯母,您這是做什麼啊?」林羽頗有些驚訝,急忙扶起她,「您是不信任我嗎?」

關曉珍搖搖頭,哽咽道:「何先生,我之所以不讓醫生碰我兒子,是因為我知道,他們醫治不好我兒子,還徒增我兒子的痛苦,但是我願意相信您,就憑你的品行,我相信您的話,絕無虛言……」

剛才她得罪了林羽,沖林羽說了那麼難聽的話,林羽不禁沒生氣,反而以德報怨,要幫她醫治兒子,這是何等的胸襟啊,當然,她知道林羽多半是為了李千影,女兒能交到這樣的朋友,倒也是不枉此生。

林羽笑了笑,接著想起什麼,神情立馬變得凝重起來,說道:「伯母,我還得告訴您一件事,其實玄清子說的沒錯,往生陣確實能救李小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7章 羊入虎口

1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