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倒打一耙

第286章 倒打一耙

玄清子看到林羽後面色劇變,滿是驚駭之色,怎麼也沒想到林羽竟然也在這裡。

他眼睛滴溜一轉,二話沒說猛地把李千影拋向了林羽,隨後迅速轉身,飛也似的逃了出去。

林羽右手一把攬住李千影的腰,同時左手已經多了一根銀針,身子一轉,將李千影身上的力道卸掉,牢牢抱在懷裡,與此同時左手一彈,銀針閃電般飛出,寒光一閃,便沒入了玄清子的左腿彎兒。

玄清子此時已經跑到了院子里,只感覺左腿一疼,一軟,一個跟頭栽到了地上,巨大的慣性推著他在地上翻了兩個跟頭,噗通一聲栽到了假山下面的水池裡。

「千影!」

關曉珍嚇得驚叫一聲,一步跨到林羽跟前將李千影抱住,怒聲沖林羽說道:「你做什麼?!」

「伯母,我什麼也沒做啊,是他把李小姐扔到我懷裡的。」林羽有些無奈的笑道。

關曉珍微微一怔,板起臉沒搭理林羽,抱著李千影扶到了沙發上。

「大師,大師,你沒事吧!」

杜夫人聽到玄清子落水的聲音第一時間跑了出去。

「噗!噗……」

玄清子剛才落水的時候嗆了好幾口水,滿是狼狽的瘸著一條腿從水池子里爬了出來。

杜夫人趕緊跑過去扶住他,見他身上濕漉漉的,臉上閃過一絲厭惡的神情,跟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走,快去開車,走!」

玄清子見自己左腿用不上勁兒,便叫著杜夫人往外走,想開車逃跑。

「大師,你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害怕啊?」杜夫人不由有些納悶,這玄清子見了林羽怎麼就跟老鼠見了貓似得。

「玄清子大師,這麼著急走幹什麼啊?」

沒等玄清子開口,林羽背著手笑眯眯的走了出來。

玄清子看到林羽臉上的笑容,頓時渾身打了個哆嗦,想起他師兄玄震被林羽虐的體無完膚的樣子,他心裡驚慌不已,一把甩開杜夫人,轉頭就瘸著腿往外跑。

雖然他一條腿用不上力,但是速度還是比平常人快,不過對林羽而言便太慢了,林羽稍微加速便衝到了他身後,一腳踹在了他屁股上。

玄清子頓時一個狗啃泥搶到了地上,臉與堅硬的地面瞬間來了個親密接觸,額頭和鼻子頓時滿頭鮮血。

「哎呦……哎呦,殺人了!殺人了!」

他自知逃不出林羽的手心,索性捂著臉躺在地上裝起了死。

「你做什麼?!」

杜夫人衝過來狠狠的推了林羽一把,冷聲道:「你憑什麼打人?!」

「對,你為什麼打人?!」

關曉珍也怒氣沖沖的跑了出來,怒聲質問林羽道:「你知道這是在哪裡嗎?這是我家!」

「夫人,出什麼事了?!」

這時院子四周的保鏢也都迅速的跑了進來,足足有七八個之眾。

「這個人隨意打人,給我把他抓起來,報警!」

關曉珍冷聲道。

「不用報警,我表弟在公安部任職,他就住在附近,我這就打電話把他叫過來!」

杜夫人也怒氣沖沖的說道,說著便掏出手機打給了她表弟。

林羽也沒阻止,沖幾個保鏢擺擺手,沉聲道:「你們不用動手,我不會走,不瞞你們說,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什麼玄術大師,他是個惡貫滿盈的通緝犯!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

他記得聽韓冰親口說過的,這玄清子屬於軍情處的重大通緝犯之一。

關曉珍和杜夫人聽到這話臉色頓時一變,互相看了一眼。

「不可能!你這是污衊!」

杜夫人怒氣沖沖的指著林羽說道:「這是位德高望重的風水大師,怎麼可能會是通緝犯?!」

「你不是打電話給你表弟了嗎,一會兒他來了讓他查查不就行了。」林羽不以為意的說道。

說著他給韓冰發了個簡訊,告知她自己已經抓到了玄清子,讓她派人來抓走這老小子。

雖說杜夫人已經報了警,但是他害怕普通的警察制不住他,半路再被他跑了。

韓冰很快回了簡訊,說她在外地,會派自己的手下過去,讓林羽先幫忙把人控制住。

「你們別聽他胡說,這小子練的是巫術,明明是他害了很多人,反而在這裡倒打一耙,我以前跟幾個正道之人收拾過他,所以他一直懷恨在心!」

玄清子眼睛滴溜一轉,立馬編了個謊。

「好啊,你竟然惡人先告狀,看一會兒警察來了怎麼收拾你!」杜夫人望著林羽冷冷道。

她打心眼裡不相信玄清子是通緝犯,畢竟她還要跟玄清子一起合謀騙李家的股份呢。

「你們給我盯著他,如果他有異動,立馬把他制住!」關曉珍也立馬沖一種保鏢吩咐道。

幾個保鏢一聽頓時謹慎了起來,領頭的保鏢掏出一副手銬沖了林羽,如臨大敵道:「你要是不想我們動手,就乖乖把手銬戴上,等警察來!」

「好。」林羽也沒拒絕,任他將自己的雙手銬在了背後,反正這副手銬對他而言形同虛設。

「杜夫人,這小子跟我有仇,說不定想會伺機報復我,我們還是先走吧。」玄清子沖杜夫人使了個眼色,迫不及待的想離開這裡。

有李家的保鏢阻攔著林羽,他倒是有逃走的希望。

「玄清子大師,您不能走啊,您還沒幫小女驅除邪崇呢。」關曉珍立馬急了,「您放心,在我李家,我絕不會讓您出任何意外!」

玄清子頓時苦不堪言,有個毛的邪崇啊,自己只是想趁機占李千影的便宜而已。

「是啊,大師,咱不用怕他,我表弟一會兒帶人就來了!」杜夫人也安慰了他一句,她還想著今天趁熱打鐵,把股份的事給落實了呢。

玄清子心裡暗罵了一聲,心想警察來了老子更跑不了了。

他懶得理這兩個女人,摸了摸發麻的左腿,準備再次逃跑,結果這時杜夫人的表弟帶了七八個警察匆匆的趕了過來。

玄清子面色一變,立馬躲到了杜夫人的身後。

「表姐,怎麼回事?誰殺人了?!」

領頭的一個黑瘦男子沉著臉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他,就是他!」杜夫人指著林羽冷聲道,「他無緣無故的出手傷人,要不是我們阻止,我朋友可能已經喪命在他手裡了!」

她故意把事情說的誇張了一些。

「給我逮起來!」黑瘦男子瞥了眼林羽,冷聲道。

「你們不應該抓我,而應該去抓他,這穿長袍的小子是個重刑通緝犯!」林羽急聲道。

黑瘦男子聽到這話臉色一變,轉頭望向玄清子,皺著眉頭打量了他一番。

「表弟,你別聽他胡說,這是我朋友!」杜夫人立馬反駁道。

「是不是你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林羽沉聲問道,「他叫玄清子!」

「小張,趕緊打電話給檔案科打電話,查查是不是有這麼個人!」黑瘦男子謹慎起見,沖身邊的一個小警察吩咐了一聲。

小警察掏出手機給玄清子拍了一張照片,隨後便給檔案科傳了過去。

「你們別聽這小子胡說,他才是通緝犯!」

玄清子說話的時候心虛不已,一邊說,一邊伸手去摸自己受傷的左腿,想把銀針拔出來趁早逃走。

「報告吳督察!檔案部那邊回話,通緝令里沒有這個人!」

剛才的小警察接到回復后立馬彙報道。

「媽的,小兔崽子,敢騙我,給我把他抓你們局去!」吳督察一聽這話頓時勃然大怒,狠狠的瞪了林羽一眼。

「沒有?!」

林羽大感意外,不應該啊?莫非軍情處的通緝檔案跟公安部的通緝檔案不是一體的?!

「怎麼樣,被戳穿了吧!看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好說!」杜夫人氣勢洶洶的說道,心裡不由長出了口氣。

「何先生,真沒想到,你人品這麼差!虧我女兒還把你當朋友,你就是這麼對朋友的?!」

關曉珍對林羽也是又怒又恨,他竟然污衊唯一能救她女兒的人,可見這人心地多險惡!

玄清子一聽這話立馬喜出望外,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沒上公安部的通緝令,頓時來了底氣,指著林羽罵道:「媽的,我就說了他污衊老子吧!大家注意,這小子不是常人,身手過人,而且會巫術,我建議立馬將他擊斃!」

他恨不得林羽立馬死在他面前,以解他心頭之患。

幾個警察聞言頓時謹慎了起來,「嘩啦嘩啦」掏出了手槍,對準林羽,冷聲道:「小子,你最好別輕舉妄動,否則我們立馬讓你變成篩子!」

玄清子看到這種場面,嘴角頓時勾起一絲得意的微笑,真沒想到,這幫警察倒成了他的幫手。

這時院子外面突然疾馳過來幾輛黑色的轎車,接著車上下來十幾個身著黑衣的男子,領頭的是一個臉部輪廓分明,留著短髮的男子,穿著一件發亮的皮夾克,看到吳督察等人正拿槍對著林羽,面色一獰,怒呵道:「給我把槍放下!」

林羽看到這幫人,面色頓時一喜,知道多半是軍情處的人。

「你們是什麼人?!」

吳督察看到短髮男等人後不由滿是敵意,冷聲道。

「我們是什麼人你無權得知,立馬把人放了!」短髮男沉聲呵道。

「媽的,老子無權得知,你知道老子是什麼人嗎?!」吳督察昂著頭,神情頗有些狂傲,「京城警務督察科吳奎賢!」

他特地加重了「警務督察科」幾個字的音量,以凸顯自己的身份。

「屁大點的官,也敢在我面前顯擺!」

誰知短髮男聽到他這話之後不禁沒有害怕,反而嗤笑一聲,神情間十分的不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6章 倒打一耙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