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出好戲

第26章 一出好戲

因為太過激動,他的手反而有些不聽使喚。

他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感覺噴薄的激情好似要從身體里爆射出來一般,每次跟家裡那個黃臉婆例行公事的時候,他都堅持不了多久,只有想著江顏的時候,他才能感到興奮,才能多堅持一會兒。

後來他才知道,自己這是得了一種病,一種只有江顏才能治得好得病。

確實,在見過這麼國色天香的人物之後,其他女人都不過是將就。

就在他剛解開脖子上第一粒紐扣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聲驚呼,隨後門砰的一聲被什麼東西撞開了,接著替他望風的服務眼便飛了進來,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李俊逸驚恐的扭頭一看,發現林羽、沈玉軒還有周辰三個人竟然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

他靈機一動,急忙跑到江顏身旁,抓著她的手急聲道:「江顏,江顏,你這是怎麼了,才喝了一口酒就這樣了,是不是酒精過敏啊?」

「操你媽的,還裝!」

沈玉軒大罵一聲,沖了上來,飛起來沖李俊逸身上就是一腳。

李俊逸練過搏擊,所以沈玉軒這一腳威脅不到他,他一個側身便躲了過去。

不過沈玉軒再次沖了上來,一拳往他臉上砸來,李俊逸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扭,緊接著一個絆子將他撂倒在了地上。

「哎呦!」沈玉軒痛的叫了一聲,隨後只見一隻巨大的拳頭朝他臉上落了下來。

「啊!」

沈玉軒忍不住驚叫一聲,但隨後他發現拳頭在他臉上方停住了,只見林羽已經穩穩的抓住了李俊逸的手臂。

林羽的臉色冷的宛如三九天里的寒冰,抓著李俊逸的手陡然一扭。

「啊!」

李俊逸慘叫一聲,身子不自主隨著手腕扭曲起來,臉色煞白,瞬間冷汗連連。

「家榮,家榮,算了,算了,人沒事就行了,別衝動,別衝動。」周辰滿頭冷汗,趕緊上來勸解,宣傳部的人還在上面等著呢,要是把李俊逸弄傷了,還真不好交代。

「記住,下次要是再讓我發現你打她的主意,我就殺了你!」林羽的語氣里不帶一絲感情。

說完他猛地把李俊逸的手一甩,隨後抱起江顏就往外走,同時說道:「周辰,快,給我找間房,然後找毫針,要快!」

「好,好!」

周辰一把抓住一個客房經理,讓他帶林羽去房間,隨後自己跑下去幫林羽找毫針。

此時江顏身上的藥力已經達到了峰值,身子開始不自主的扭動了起來。

「沒事的,沒事的,一會兒就好了。」

林羽一邊安慰她,一邊將她抱到了客房裡,客房經理替他們關上門便立馬出去了。

林羽把江顏放到床上,誰知江顏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吐氣如蘭的在他耳邊溫熱道:「幫,幫我……我要……」

江顏雖然身子不受控制,但她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在做什麼,她雖然身上難受,也有那方面的渴求,但是並沒達到非要不可的地步,起碼,她還能控制的住自己。

但她還是要跟林羽這麼說,因為她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是一個能讓自己不那麼痛苦的成為林羽女人的機會,他要了她,那她便不虧欠他什麼了。

在這種巨大的誘惑下,林羽心跳的厲害,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將江顏的手從脖子上拿了下來,隨後在她手腕處和腹部的穴位輕輕的按揉了按揉,輕聲道:「現在應該感覺好些了吧。」

江顏輕輕搖搖頭,「求你,求你要了我……」

說話間,兩行清淚自她眼角輕聲滑落。

就在剛剛,她差點被那個渣男奪走她最寶貴的東西,就在剛剛,她差點一輩子對不起何家榮。

林羽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伸手將她眼角的淚水擦掉,柔聲道:「你不必自責,該反省的是我,是我沒有保護好你,對不起。」

林羽這話說完,江顏眼角的淚水更盛,汩汩而出,「我,我不值得你……」

「值得,我為你做什麼都是值得,你是我的妻子。」林羽輕輕握了握她的手,安慰她道:「你放心,在你心裡真正接受我之前,我不會面勉強你做任何事。」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

林羽剛要起身去開門,誰知江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要……不要離開我……」

林羽只好坐下,抓起手裡的房卡,對準門底下一甩,房卡貼著地面嗖的從門下面飛了出去,對外面喊道:「自己開門進來吧。」

門外的周辰被飛出的房卡嚇了一跳,趕緊撿起來打開跑了進去,隨後將手裡的毫針盒遞給了林羽。

像這種高檔酒店,這些醫療用品準備很齊全,所以他不用五分鐘就回來了。

林羽連忙起身給毫針消毒,接著在江顏的足三里、陽陵泉、曲泉、陰谷等穴位扎了幾針,輕輕的一弾針尾,針尾顫抖不已,同時一股碧綠色的霧氣從林羽手上滲出,順著銀針刺激到了江顏的身體里。

不出片刻,江顏頓時感覺全身通暢了起來,酒力和藥力都極速的褪去,身上也充滿了力氣。

「怎麼樣,好點了嗎?」林羽輕聲問道,起身給她接了杯水。

江顏從床上坐起來,已經沒有大礙,點點頭,接過水喝了口,想起自己剛才求著林羽要了自己的話,頓時間腮邊燒起兩朵紅雲。

「家榮,原來你真會醫術啊?」一旁的周辰看的驚嘆不已,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竟然就把江顏身上的迷藥解了,簡直就是神醫啊。

「略知一二,略知一二而已。」林羽笑著點頭。

周辰只當做沒聽見,不管什麼,林羽都說略知一二,結果到頭來全都驚天動地,他再也不相信林羽這個略知一二了,連標點符號都不信!

「玉軒呢,他沒事吧。」林羽問道。

「沒事,就是……就是摔了那一下,肚子疼而已。」周辰皺眉道,因為有江顏在,他也沒好意思直接說,其實沈玉軒是被人打出屎來了。

「我們回去吧?」林羽輕聲詢問江顏道,他知道,發生這種事,江顏肯定不想在這裡多待。

江顏順從的點點頭,隨後她驚訝的發現,那種她失去了許久的依賴感,竟然又回來了。

她眼神驚訝的盯著林羽,不理解自己竟然會對他產生這種感覺。

「怎麼了?」

林羽一邊問道,一邊抓著她白嫩的腳替她把鞋子穿上。

「沒什麼,我們回家吧。」江顏主動起身挽起林羽的手。

周辰也沒有攔他們,跟著一起下樓送他們。

「家榮,家榮,等等,等等!」

這時從衛生間出來的沈玉軒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你們不能走啊,還有好戲要看呢!」

「好戲?什麼好戲?」林羽納悶道。

「李俊逸的講座啊。」沈玉軒滿臉興奮的說道。

「玉軒,你瞎說什麼呢。」周辰皺著眉頭沖沈玉軒使了個眼色。

一旁的江顏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現在李俊逸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經人渣到了極點,她自然不想看到他。

「我們不看了,先回去了。」林羽臉上倒還算平靜。

「相信我,家榮,絕對是一出大戲,而且是一出好戲,包你過癮!」沈玉軒眉飛色舞道,一把拽住了林羽的手,不讓他走。

接著轉頭對江顏道:「嫂子,你相信我嘛,包你解氣!」

林羽和江顏有些詫異的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一旁的周辰也是滿頭霧水,也不知道沈玉軒這是唱的哪出。

不過在沈玉軒的極力邀請下,他們還是回到了六樓的會議廳。

此時會議廳里已經擺好了椅子,台下坐了得有數百人,而檯子上西裝革履,侃侃而談的,正是李俊逸。

此時的他氣宇軒昂,慷慨陳詞,彷彿剛才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江顏終於知道了什麼叫虛偽,看向他的眼神帶著仇恨的火焰,如今,她對這個男人所有的感情終於徹底煙消雲散了,直到此刻,她才徹底看清這個人渣骨子裡的本質!

她低下頭不敢看他,因為實在是有些反胃,甚至聽著他虛偽的聲音,她都覺得噁心。

沈玉軒站起身抬頭掃了一眼,發現沈艾佳此時已經回來了,正坐在台下最前排的位子上,他不由興奮的舔了下嘴。

隨後他沖站在遠處的大廳經理使了個眼色,指了指手上的表,那個大廳經理立馬做了個OK的手勢,接著伸出了五個指頭。

「家榮,嫂子,還有五分鐘,好戲馬上開始!」

沈玉軒情不自禁的扭著身子跳了個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一出好戲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