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跳車呢

第275章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跳車呢

「哈哈哈哈……」

剛剛從四季酒店路邊離去的黑色轎車裡散發出一陣鬨笑聲。

只見與林羽起過衝突的白格子西裝男此時正靠在座椅上優雅的點上一支雪茄,恨恨的笑道:「這個傻逼,以為今天晚上出盡了風頭,看老子以後怎麼玩死你!」

想起今天晚上的事情他就來氣,沒想到榮沁美顏的這個何總還真有兩下子,竟然還他媽的會看病!

為了出氣,他便趁著林羽和湯浩還沒出來的功夫,叫著司機把湯浩的車給他劃了。

「老闆您這招太損了,真解氣!」

前排的司機滿是佩服的說道。

「操你媽的,你說誰損呢!」

白格子西裝笑罵著沖司機頭上扇了一巴掌。

「咚咚咚……」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敲車窗的聲音。

白格子西裝不由一怔,急忙道:「三子,你聽沒聽到有人敲車窗。」

「沒啊。」三字笑了笑,說道,「老闆,您開什麼玩笑呢,您看看我這裡程表,咱這速度,六十邁呢,雖不算快,但是也不可能被人敲窗啊,除非是鬼。」

「可是我怎麼聽到了呢?」白格子西裝皺著眉頭說道,左右看了一眼,發現玻璃上霧蒙蒙的透著光,也沒見個人影。

「咚咚咚……」

這時再次傳來了一陣敲車窗的聲音。

「卧槽,三子,你現在聽見了沒?」

白格子西裝嚇得身子一顫,滿是驚恐的說道。

「沒聽到啊,老闆,您就別嚇我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膽小。」三子笑呵呵的說道。

「老子沒嚇你啊!」

白格子西裝面色慘白,說話都有些顫抖了,「真的,你聽……」

他話未說完,只聽耳旁「砰呤」一聲,他右邊的車窗玻璃頓時粉碎一片,一隻手臂閃電般伸進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脖領子,用力一拽,他身子陡然間從車窗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在巨大的慣性驅使下,極速的往前滾去,砰的一聲撞進了路邊的垃圾桶堆里。

要不是這個時間段這條路上車上,他可能早就已經被碾成肉泥了。

不過饒是這樣,他也摔得不輕,渾身的骨頭幾乎都要散架了,身子和腿動也動不了,估計要麼摔麻了,要麼摔骨折了。

「哎呦……哎呦……」

他連痛苦的呻吟都顯得有氣無力,好在意識還算清醒。

「行啊,體格不錯啊,這樣都沒摔死?」

林羽拍了拍手,緩緩的走到他跟前,拿腳踢了他一下,要不是自己把他拎出來的時候卸掉了一部分力道,說不定他真就摔死了。

剛才林羽一路上狂奔著追上來,之所以只敲窗,沒有動手,就是為了找這麼一處沒有監控的小路。

「喂,還認得的我是誰嗎?」

林羽俯下身,看到白格子西裝滿身臟臭的垃圾,不由皺了皺眉頭。

白格子西裝看到是林羽后,怒火衝冠,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滿是恨意的瞪著他,冷聲道:「你……是你小子……我草你……」

他還未說完,林羽一巴掌扇在了他的嘴上。

「嗚……」

白格子西裝痛苦的悶哼一聲,一張嘴,嘴裡立馬溢出一口濃厚的鮮血,同時還有兩顆白色的固體,顯然是兩顆牙齒。

「老子草你……」

「啪!」

林羽再次一巴掌扇到了他嘴上。

「哇……」

白格子西裝滿臉痛苦,一張嘴又是一大口鮮血和一顆門牙。

「罵啊,接著罵啊……」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不緊不慢的說道。

「不……不敢了……我不敢了……」

白格子西裝聲音中隱隱帶著哭腔,挨了兩巴掌才冷靜了下來,心裡叫苦不迭,想起剛才自己被拽出窗的情形,不由一陣惡寒,莫非剛才把自己抓出車窗的人是他嗎?這他媽還是人嗎?

「不敢了?怎麼不敢了呢,你們天之韻不是一向十分囂張嗎?」林羽冷笑道,「你剛才在車裡不還說要慢慢的玩死我嗎?」

白格子西裝心裡咯噔一下,滿臉哀求的沖林羽說道:「何哥,我該死,您別和我一般見識,我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您玩死我,是您玩死我……」

「我告訴你,你給我記清楚了,以後你要是想跟我們榮沁美顏玩,我隨時奉陪,不過在玩之前,你一定要先好好想想,是不是我的對手。」

林羽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眯起的眼中寒芒四射,銳利無比。

白格子西裝男身子不由打了個抖擻,竟然從林羽眼中看到了一絲死亡的味道,他急忙顫聲道:「何哥,不……何爺,您的本事我……我今晚上領教過了,我再也不敢跟你們榮沁美顏作對了,再也不敢了……」

「好自為之吧。」

林羽站起身,瞥了他一眼,見該說的都說了,再沒跟他廢話,轉身快步的離去。

一直到林羽的身影看不到了,白格子西裝這才長呼了一口氣,剛才被林羽盯著的時候,他竟然有種被死神盯著的感覺。

話說坐在前面開車的三子聽到一聲玻璃碎裂的巨響后嚇得身子一顫,一腳踩住了剎車,接著回身一看,發現後座的老闆竟然憑空不見了,不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趕緊倒車往回找。

找了好一會兒,他才憑著垃圾桶里微弱的呼救聲找到了白格子西裝男。

「老闆,您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您為什麼要跳車呢?!」

三子趕緊衝過去把他扶起來,將一瘸一拐的白格子西裝扶到了車上。

白格子西裝有苦難言,不知道該怎麼跟三子解釋,總不能說何家榮一把將自己從飛馳的汽車中拽了出去吧?

別說三子不信,他這會兒想想也有些不敢置信,感覺跟做夢似得,甚至都想不起來剛才那一瞬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他深深記住了何家榮的名字,也深深的記住了,何家榮,是他絕對惹不起的人!

林羽回到家后江顏和葉清眉早就已經睡了,他仍舊是自己獨守空床,忍不住長嘆了一口氣。

如果未體驗過男女之間人事的美好,他倒是還無所謂,但是現在跟江顏嘗試過男歡女愛的美妙之後,他自己一個人睡在床上,聞著江顏殘留下的體香,就感覺抓心撓肝般的難受。

他想好了,明天就是綁,也要把江顏綁在自己的床上,自己的女人怎麼能成天跑去別人的屋裡侍寢?!不像話!

第二天早,林羽剛到醫館,沈玉軒便跑了過來,他知道這麼早林羽不忙,所以每次有事都這個時候跑過來找林羽商量。

「家榮,咱分公司已經全部都裝修好了,幾家門店也翻修好了,你回頭有時間過去看看啊。」沈玉軒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坐。

「看什麼,你是行家,你把關,肯定沒問題。」林羽一邊挑揀著藥材,一邊笑道,「怎麼了,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沈玉軒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你還記得我上次跟你提過的『神工匠』段豐年嗎?」

「那個號稱鬼斧神工的玉雕大師?」林羽挑了挑眉頭,問道。

「不錯,就是他,他現在已經退隱了,我想把他聘請到咱們店裡來擔任玉雕師。」沈玉軒興沖沖道,「經他手雕琢的好胚子,不敢說價格翻倍,但是多賣個半成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是嗎?這麼神?」林羽笑了笑,也頗有些驚訝,「那你快去請他啊,坐在我這裡幹嘛。」

「唉,這不就是我來的原因嘛,我已經去過五次了,四次吃了閉門羹,唯獨見過一次面,但是話都沒說一句呢,他就有事走了。」沈玉軒嘆了口氣,「所以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出山。」

林羽無奈的搖頭笑道:「你都沒有辦法,我又能有什麼辦法?」

「哎呀,愁死我了。」沈玉軒靠在椅子上,不停的嘆息,「我聽說京城有兩家大玉器行也想聘請他呢,到時候要是被人家捷足先登了,我們何記在京城恐怕就步履維艱了。」

「有這麼嚴重嗎?」林羽神色也凝重了起來,相比較榮沁美顏,何記在他心中的分量可是重的多,畢竟這是真正屬於自己的企業,而且現在的實力和發展前景也要比榮沁美顏好的多,甚至會先榮沁美顏一步打入國際市場。

這要是在京城都打不開局面,那以後發展肯定會受制。

「不行我跟你去看看吧,看能不能投其所好,把他給請過來。」林羽皺著眉頭說道。

「那太好了,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沈玉軒一個激靈起身,急忙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走吧,你今天就先別看病了。」

「行,那走吧。」林羽想了一下,也沒拒絕,跟厲振生打了個招呼便往外走去。

誰知他和沈玉軒剛到門口,一輛掛著政府拍照的轎車便停到了醫館門口,司機急匆匆的下來,看到林羽後面色一喜,急忙喊道:「何醫生,郝部長請您去他家那邊的工地一趟!」

林羽打量他一眼,認出來他就是衛生部新任部長郝寧遠的司機,上次郝寧遠全家得了疾症,就是因為小區東南方有一處施工工地,產生了動土煞所致。

見司機火急火燎的模樣,林羽不由納悶道:「去工地?怎麼,又出什麼事了嗎?動土煞不是已經解除了嗎?」

他敢確定,上次的五行化動土局一擺,絕不會再有任何問題。

「不是動土煞的問題,是工地挖出了一個很奇怪的東西,郝部長覺得您見多識廣,想請您過去看看。」司機急忙道。

「很奇怪的東西?」林羽好奇道,「什麼東西啊?」

「我……我也說不上來……」司機撓了撓頭,為難道,「反正非常奇怪,您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5章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跳車呢

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