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命如曇花

第271章 命如曇花

她話音一落,林羽和湯浩顯然神色一怔,滿臉的不可置信。

她竟然就是李氏集團的大小姐?

一個空姐?!

林羽不禁搖頭苦笑,湯浩說這位大小姐生性隨和洒脫,倒真是不假,背靠這麼大一個大家族,竟然去做起了空姐。

「小姐?!」

寬額頭男子看到李千影后先是一喜,隨後滿臉自責,立馬躬起身子,低頭說道,「我該死,都怪我沒安排好人接您!委屈您了。」

「大小姐!」

許海森也看到李千影也是喜出望外,急忙道:「小姐,您怎麼坐在這裡了,他們不是我們公司的人,我們公司的位子在前面!」

「對,我們公司在最前面,小姐,請您移步。」寬額頭男也立馬跟著附和,冷冷的瞥了眼林羽等人,「別讓這幫粗人攪了您的胃口。」

「賀經理,您這話說的有些過分了吧?我的朋友怎麼就成了粗人了?他們的罪過您嗎?」李千影不由皺了皺眉頭,頗有些不悅。

「啊……啊?!」

賀經理身子猛的一顫,驚聲道:「他……他們是您的朋友?!」

「不錯,非常要好的朋友!」李千影很認真的點點頭。

「混賬東西,告誡過你多少次了,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許海森回身一巴掌扇到了賀經理頭上,怒聲道:「還不快跟大小姐的朋友道歉?!」

「是是,我該死,我該死,對不起,何總,對不起,我眼瞎,衝撞了您,您別跟我一般見識……」

賀經理嚇得渾身哆嗦,眼淚都出來了,他奮鬥了十數年成為了李氏集團的項目經理,年薪可達上千萬,這要是得罪了李氏集團的大小姐,那工作可是說丟就丟。

「算了,賀經理,我本來也沒往心裡去,希望您以後待人和善禮貌點。」林羽沖他擺了擺手,示意沒事。

「是,是,我謹遵何總的教誨。」賀經理不停的點頭應承。

「大小姐,何總,你們別跟他一般見識,手下人被我慣壞了,賴我賴我,有請何總和大小姐去前面那桌坐,我給何總敬酒賠罪。」

許海森倒是很會為人,笑呵呵的賠禮道。

「不用了,許總,我在這桌跟我們公司人坐就行。」林羽擺擺手,委婉的拒絕道。

「我也不過去了,我跟我朋友坐一會兒吧。」李千影也搖搖頭拒絕了。

「大小姐,這……」許海森滿臉為難,「一眾員工都等著您呢,您不過去,我們,我們……」

「李小姐,你還是去你們公司那桌坐一會兒吧,喝杯酒再坐回來也行。」

林羽很識大體的替許海森說了句話。

看來這個李大小姐在商界也是個小白啊,作為老闆,既然來了,哪有不跟自己員工打招呼的道理啊。

「對對,何先生說的對,實在不行您一會兒再回來也行。」許海森連連點頭,滿是感激的看了林羽一眼,心中對林羽的印象改善了不少。

「那好吧。」李千影眨眨眼,跟林羽他們打了個招呼,接著便跟許海森等人去了前面。

「哎呀,我早就應該想到她就是李家大小姐的!李千珝、李千影,名字多麼接近啊!」

湯浩頗有些恍然大悟的喊道。

「李千顥……」

林羽也想起了認了何瑾祺做大哥的那個李家敗家子,不由笑了笑,說道:「我也早就應該想到了,對了,湯大哥,你還沒說呢,李家的那個老大出什麼意外了?」

「今年剛過完年吧,出了車禍,成了植物人。」湯浩搖搖頭嘆息道,「本來是李家最有出息的新一代,可惜了……以前也是跟楚雲璽、張奕鴻齊名的人,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提及了。」

植物人?

林羽挑了挑眉,對這個名詞可是格外的敏感,畢竟自己生活的這具軀體也是個植物人。

「像他這種身份的人,車禍肯定出的有些蹊蹺吧?」林羽好奇道。

湯浩左右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何總,你這話算是問到點子上了,所有人都知道這車禍出的有問題,有人說是萬家乾的,也有人說是楚雲璽乾的,眾說紛紜,也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楚雲璽?」

林羽皺了皺眉頭,頗有些意外,不過轉念一想也是,楚錫聯滿肚子的彎彎繞繞,這個楚雲璽肯定也好不到哪裡去,倒真有可能做出來。

「談什麼呢?」李千影給一眾員工敬完酒便回來了,一邊扶著椅子坐下,一邊笑著問道。

「奧,我們正……」

林羽話未說完突然便怔住了,眼神一下被李千影白皙的手腕吸引了。

準確的說是被她手腕上的一條銀質手鏈給吸引了,只見她手上的手鏈極細,纏在手上足有四五圈,而且手鏈上似乎刻著什麼東西。

「怎麼了?」李千影見林羽怔怔的望著自己的手鏈,頓時有些疑惑。

「李小姐,你手上的手鏈可否給我看看?」林羽急忙說道。

「當然可以。」李千影笑了笑,接著把手伸到林羽跟前,「這麼看可以嗎?這條手鏈我母親不讓我摘的,就是睡覺、洗澡的時候我都會戴著。」

湯浩等人不由有些納悶,不就是一條銀手鏈嘛,至於這麼寶貝嗎?

林羽一把抓過李千影的手,低頭在她手上的項鏈上看了看,忍不住對著上面刻著的小字念叨:「天有天將,地有地祗,聰明正直,不偏不私,斬邪除惡,解困安危,如干神怒,粉骨揚灰!」

念完后林羽不由一驚,喃喃道:「鎮邪崇符咒?!」

李千影好奇的望著林羽,聽不懂他念的什麼東西。

林羽將她手上的手鏈再次翻了翻,繼續念叨:「青龍居我左,白虎侍我右,朱雀護我前,玄武立我后,四方四神將,將我元形守,七煞是凶神,安敢近我身!鎮七煞符咒?!」

「你念的這是什麼啊?是我手鏈上刻著的東西嗎?」

李千影好奇的問道,沒想到自己手鏈上彎彎繞繞刻的些字元,林羽竟然認識。

「何總,你念叨些什麼啊?怎麼神神叨叨的?」湯浩也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林羽沒有理他們兩個,握著李千影的手在她手鏈上再次翻了翻,見手鏈上沒有其他文字了,才把她的手放開。

李千影收回還帶著林羽體溫的白皙手掌,手指輕輕地握起來,臉上閃過一絲羞紅。

「雙符咒加身……什麼意思呢?」

林羽皺著眉頭搜羅著腦海中的記憶,突然面色一變,猛地轉過身,望著李千影驚詫道:「鎮邪崇斬七煞,你……你是曇花命?!」

「你也知道曇花命?」李千影聽到林羽這話,頗有些驚訝。

林羽輕輕的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一絲苦澀的笑容,欲言又止,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曇花命專指女子,命如其名,曇花一現,轉瞬即逝。

曇花是在最美艷最絢麗的時候凋謝,李千影也同樣一樣,現在的她正值青春年華,是人生中最美好最璀璨的年紀,同樣也可能會在這個年紀溘然辭世。

紅顏天妒,果不其然。

林羽心中泛起一股酸澀,說不出的壓抑。

「何先生,你也相信這個嗎?」李千影望著林羽眉宇間閃過的一絲感傷,心中不禁一柔,不過還是露出一副笑顏,晃了晃戴著項鏈的手,說道:「我母親也相信這個,在我很小的時候,她找了一個算命的大師幫我算出是曇花命,說我命如曇花,轉瞬即逝,所以便找人幫我刻制了這串手鏈,說能消災解難,護我平安,何先生,你說,他說的准嗎?」

林羽望著她笑意盈盈的模樣,心頭無比沉重,如鯁在喉,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據他祖上的記憶來看,曇花命自古便有,無一例外,有此命者,全部都會在三十歲之前香消玉殞。

這種命格,他也束手無策,所以李千影手上的這串雙符咒手鏈,更沒什麼作用,不過是起個心理安慰的作用罷了。

一桌子的人在聽到李千影的話后也不由神情沉悶下來,面面相覷,似信非信,這個所謂的命格,真的就這麼厲害嗎?

李千影見林羽沒有說話,自己倒是輕輕笑了笑,十分洒脫的說道:「何先生,為什麼這麼嚴肅呢?生死難道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我覺得人不管來世間待的長還是短,只要能不辜負自己所活過的歲月,便足夠了,我已經見過這世界上諸多的繽彩紛呈,也體會過人世間珍貴的愛暖情長,所以,哪怕是現在讓我死去,我也沒有遺憾了。」

林羽聽到李千影這番話心頭不由一震,怔怔的望著了她半晌,隨後展顏一笑,說道:「你這話說的極對,這才是生命該有的意義。」

作為一個死過一次的人,他對李千影這番話實在是再贊同不過。

「接下來是我們拍賣會的最後一件藏品,也是我們本次拍賣會的壓軸藏品,由萬世集團提供的戰國玉琮一件!」

她說的萬世集團就是萬家的企業。

這時台上的主持人突然加大音量喊了一聲,一瞬間打破了林羽這桌沉悶的氛圍,眾人不由抬頭往前望去。

只見展台上擺放了一件內圓外方的筒型玉器,通身青黃色,高約十厘米,射徑約七八厘米,品相不凡。

「我的天,萬世集團好的手筆啊!」

「這麼大的玉琮簡直是寶貝啊,據我所知,前幾年就有一件玉琮拍出了一億的天價,這件恐怕比之有過之而無不及吧?!」

「我也聽說過,這件玉琮品相這麼好,價格肯定更高!」

「不得不說人家萬世就是大集團啊,像這種即興慈善拍賣會竟然都捨得拿出這麼貴重的東西來,足見人家的實力!」

下面各公司的一眾老闆和高層不由驚嘆連連,這不過是次慈善捐款,出點血討好下商務部就行了,沒想到萬家動了真格的,一出手就是這麼大的手筆!果然是家大業大啊!

「主持人,你剛才的話有誤!」

藍秘書突然出聲沖主持人喊了一聲,接著瞥了眼林羽的方向,說道:「這件玉琮怎麼就是壓軸的了呢?壓軸的東西在榮沁美顏的何總那裡呢!」

主持人一怔,也看向林羽這個方向,笑道:「何總,介意把您的藏品拿出來一起拍賣嗎?」

她話音一落,一屋子的眾人齊齊看向坐在門口方位的林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1章 命如曇花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