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啞巴吃黃連

第267章 啞巴吃黃連

「都這麼會兒了,事情也該辦完了,你打電話問問吧。」

萬士齡看了眼時間,沖兒子囑咐了一句,「別耽誤了晚上回來吃飯,你大伯叫過去吃飯呢,一家人團聚團聚。」

萬維運答應了一聲,便掏出手機給萬曉川打去了電話,但是遲遲沒有人接,他趕緊又打了第二遍。

這次倒是接了起來,不過電話那頭響起的卻是一個女子的聲音,急促道,「喂,你好,是萬曉川的家屬嗎?他受傷了,現在正在我們醫院接受治療,麻煩家屬快點過來一趟吧。」

「我兒子怎麼了?!」

萬維運心頭一顫,噌的站了起來,急忙道,「你們是哪個醫院?」

「人民醫院!」電話那頭的女子說完便立馬掛斷了電話。

「爸,不好了,曉川受傷了!」

萬維運慌裡慌張的跟萬士齡說了一聲,立馬披上外套拿起車鑰匙要往外走。

「啊?!」

萬士齡面色陡然一變,也急忙起身穿衣服,罵道:「我說別讓他去別讓他去,你偏不聽,這個該死的何家榮,臨死前還害的我孫兒受傷,這個小雜種就是死了,也得下十八層地獄!」

他說話的時候語氣中滿是怒火與恨意,似乎以為林羽已經死了,而他孫子只不過是在這個過程中受了一些傷而已。

等萬士齡爺倆趕到了人民醫院之後,得知萬曉川在骨科,便迫不及待的跑了上去。

「我孫子怎麼樣了?」萬士齡一把逮到外面的一個助理醫生,急聲問道,「萬曉川,我孫子叫萬曉川。」

「你是萬曉川的家屬?他正在手術室裡面做手術呢。」助理醫生急忙說道,「放心,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做手術?做什麼手術?!」

萬士齡臉色頓時一沉,他還以為就是點皮外傷呢,這怎麼還做上手術了?

「我就是個助理醫師,具體情況我也不了解,一會兒等手術完主治醫生出來你再問吧。」

說完助理醫師便拿著東西急匆匆的走了。

「怎麼會呢,這怎麼會呢……」

萬士齡皺著眉頭喃喃道,頗有些不解。

「爸,別著急,估計是這孩子不聽話,弄死那小雜種的時候自己也動手了,傷到了手指。」萬維運壓低聲音冷哼道,雖然在他認為林羽現在已經死了,但他還是對林羽恨之入骨。

萬士齡和兒子在外面等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手術室的門才被推開了。

主刀的郭醫生萬士齡也認識,見他出來,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急聲道:「小郭,我孫子怎麼樣了?」

「萬老,您別著急……別著急……」郭醫生趕緊扶住了他,猶豫道,「我說出來,您老可得挺住啊。」

萬士齡心裡頓時咯噔一下,心頭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張了張嘴,沒說話。

「郭大夫,我兒子到底怎麼樣了,你倒是快說啊!」萬維運急切道。

「雙臂尺骨斷裂,已經接好了,靜養恢復恢復,問題應該不大,但是……」郭醫生抹了把頭上的汗,支吾道:「腰椎處有細微的裂痕,腰部神經受損,已經沒有動手術的必要了,這輩子,可能……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了……」

他話音一落,萬士齡頓覺腦門上似乎被人夯了一榔頭,眼前一黑,身子立馬往後仰去。

「爸,爸!」

萬維運也是肝膽俱裂,慌忙去扶他父親,但是他腳下一軟,抱著父親「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萬老,萬老!」

郭醫生在內的一眾醫生慌忙伸手去扶萬士齡和萬維運。

「我的孫兒,我的孫兒呦……」

萬士齡挺著身子,兩隻渾濁的眼睛一片死灰,眼中噙滿了淚水,胸口一起一副,顯然有些喘不上氣來。

「爸,爸……」

萬維運也是涕淚橫流,心如刀割,強忍著痛苦替父親順著胸口。

過了好半晌,萬士齡才鎮定了下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搖頭嘆息,直抹眼淚,喃喃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是誰把我兒子送來了的?!」萬維運赤紅著眼,一把撕住了郭醫生的領子。

「是警察。」

郭醫生嚇的身子一抖,萬家的勢力他可是知道的,不是他這個小醫生所能得罪的起的,急忙如實回答道:「送來后他們還在門外的,不知道為什麼這會兒已經走了。」

「快,給張副局打電話,問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萬士齡又痛又怒。

他說的張副局是公安總局的副局,是他們萬家的一條人脈,萬維運早就提前跟這個張副局打過招呼,如果這次弄死林羽出了什麼事,讓他幫忙打點著點。

萬維運趕緊撥通了張副局的電話,急切道:「張副局,我兒子的事情你知道嗎?」

「當然知道,人家都報警了,我能不知道嗎?」張副局沉聲道,「就是我讓人送你兒子去的醫院!」

「報警?誰報的警啊?」萬維運滿臉驚訝。

「還能是誰,何家榮!」張副局冷聲道。

「何……何家榮?!」

萬維運身子猛地一震,又驚又恐,急聲道:「他……他不是死了嗎?!」

「什麼死了?好著呢!」張副局語氣中滿是不悅,「我把他抓了回來,剛才又放走了!」

「放走了,為什麼要放走他!」

萬維運勃然大怒,紅著臉恨聲道,「我兒子難道不是他打傷的?!」

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兒子帶了那麼多人去,怎麼會被林羽打成這樣?莫非那小子會功夫?

「是他你又能怎麼樣?!」張副局聲音里也滿是惱怒,「你那個寶貝兒子找的都是些什麼人?!國家A級通緝犯!他們賬戶里還有跟你們萬家賬戶的資金往來,知道這是什麼罪嗎?!而且是你兒子開槍在先,人家何家榮屬於正常自衛,我跟他談了半天,他才答應私了,要是人家抓著把柄不依不饒,提起上訴,到最後慘的還是你兒子!」

「那……那這件事就這麼算了?!」萬維運心頭一震,張著嘴結結巴巴道。

「我不管,你要是不想算了,那我現在就把人抓回來,到時候你兒子被判刑,你們萬家受牽連,可別怪我!」張副局冷哼道,心裡惱火不已,他們家孩子做了蠢事,自己給他們擦屁股,竟然還這麼不領情!

「別,張副局,我不是沖你來的,您別生氣。」萬維運一聽頓時慌了,急忙說道。

「老萬,聽我一句勸,這件事最好的辦法就是息事寧人,如果氣不過的,等以後找機會再收拾那小子就是。」張副局嘆了口氣,語氣也緩和了下來。

要不是萬家對他不錯,他才懶得跟萬維運說這麼多呢。

掛了電話,萬維運陰沉著臉,雙眼中滿是恨意,咬牙切齒道:「何家榮,老子一定讓你不得好死。」

萬士齡在得知林羽沒死,還把他孫兒打了個半死後,血壓飆升,氣的再次昏厥了過去,直接被送進了醫院的VIP病房。

萬維運欲哭無淚,想死的心都有了,本來想弄死何家榮來的,結果反倒自己的老子和兒子都稀里糊塗的住進了醫院,這他媽到底算怎麼回事啊?!這個何家榮莫非有三頭六臂不成?!

「維運,你父親怎麼樣了?」

這時萬家家主萬士勛帶著自己的長子萬維宸急匆匆的趕了過來,跟在身後的還有兩個保鏢。

萬士勛從相貌上來說,與萬士齡十分的相像,只不過他沒有留鬍子,七十多歲的人了,走起路來虎虎生威,與他商海里雷厲風行的作風十分吻合。

「大伯,大哥,你們可來了……你們一定得給我爸做主啊……」

萬維運看到自己的大伯、大哥,頓時忍不住哭了起來。

「維運,別激動,有話慢慢說。」萬士勛皺著眉頭說道。

等萬維運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跟萬士勛說了一番之後,萬士勛眉頭一皺,呵斥道:「糊塗,你們怎麼能這麼干呢!就不能找點靠譜的人?!」

他之所以生氣,並不是因為萬維運僱人暗殺林羽,而是惱火萬維運找的人太不靠譜。

畢竟經商這麼多年,這種事他自己也沒少干。

說完他面色一沉,眼中滿是寒意,冷聲道:「這個何家榮年紀輕輕還真是囂張狂傲,竟然敢動我萬家子孫,我非讓他千刀萬剮不可!」

「爸,要不我找人收拾了這小子?」萬維宸冷聲道。

「這段時間不行,等這陣風頭過了再說。」萬士勛皺了皺眉頭,隨後陡然間舒展了開來,似乎已經有了打算。

林羽從警察局出來后,便直接回了醫館,心中十分的滿足,這次廢了萬曉川,也算是狠狠的打壓了一下萬家的囂張氣焰,讓他們知道知道,自己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既然張副局勸自己私了,那他也沒必要揪著萬家不放,因為要真計較起來,萬家來個魚死網破,自己也不一定能討到好處。

接下來幾天,萬家那邊果真沒有絲毫的動靜,看來這次這個啞巴虧,他們是吃定了。

不過林羽知道,這只是暫時的平靜而已,萬家肯定不會放過他。

但是他不在乎,如果萬家真要跟他過不去,那他就把萬家,當做在京城打出名頭的墊腳石。

這天上午,湯浩突然給林羽打來了電話,「何總,你晚上有時間嗎?商務部那邊組織了一個商業交流會,要請我們榮沁美顏過去,我想麻煩您陪我一起過去一趟。」

「薛沁呢?」林羽納悶道,「讓她去吧。」

他又不懂經商,所以這種場合他去了也沒什麼意義。

「薛總回清海了,我自己去顯得沒什麼分量,您不忙的話,還是跟我一起過去吧。」湯浩語氣中頗有些懇求道,「這次交流會對我們公司以後的發展具有積極的意義,而且還有一些包括李家在內的商業巨頭也會去,我建議您可以跟著一起去認識認識。」

李家?

林羽一聽他提到跟萬家齊名的李家,頓時來了興趣,當即答應了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啞巴吃黃連

1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