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殺雞儆猴

第265章 殺雞儆猴

學姐?!

林羽愣愣的望著一身白色風衣的葉清眉,有些不敢置信。

葉清眉頭髮溫婉的束在腦後,秀氣的鼻樑上架著一副大框眼鏡,顯得潮流時尚,女神范兒十足。

她左右掃了一眼,接著低頭翻起了手機,似乎準備打電話。

「學……」

林羽剛要開口,只見一個身著黑色大衣的男子突然走到了葉清眉跟前,微笑道:「美女,需要我送你嗎?我司機就在外面。」

「不用了,謝謝,我有朋友來接我。」

葉清眉轉頭打量了男子一眼,見他個子中等,濃眉大眼,長相看起來很舒服。

「那互相留個聯繫方式吧。」男子笑了笑,也沒有多做糾纏,掏出一張製作精美的名片遞給了葉清眉。

「學姐。」

林羽趕緊走上前去,輕輕喚了她一聲,故意在葉清眉給大衣男子留電話之前站了出來。

「家榮!」

葉清眉看到林羽後面色一喜,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宛如明珠生暈,美艷無比,令周圍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距離上次見到林羽,已經過了數十個日夜了,林羽對她的思念之情與日俱增,她又何嘗不是,雖然她也分不清自己這份思念是之於感情還是之於友情。

大衣男子看到林羽樸實的穿著,頗有些驚訝,心裡泛起一絲酸澀,眼神清冷的掃了林羽一眼,不過神情還是十分的溫和,問道:「這位是您的男朋友?」

「不是,他是我朋友。」

葉清眉搖搖頭說道。

「奧。」男子陡然鬆了口氣,眼中的敵意全無,笑道:「那我先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就當交個朋友了。」

說完他便拉著行李箱轉身走了。

林羽皺著眉頭掃了他的背影一眼,心來十分不爽,交個朋友?想得美!

「學姐,你認識他啊?」林羽好奇道。

「不認識,坐同一班飛機過來的。」葉清眉搖搖頭,說著就要將手在的名片扔到垃圾桶里,林羽瞥到名片上的名字,不由一怔,急忙奪了過來,低頭一看,神色不由一變。

張奕鴻?

難道是跟楚雲璽齊名的那個張奕鴻?!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葉清眉看到林羽的神情,納悶道。

「奧,沒什麼,學姐,你來怎麼也沒告訴我呢?」林羽興沖沖道,眼中說不盡的柔情,趁葉清眉不備,把名片揣到了兜里。

「顏兒沒告訴你嗎?」葉清眉眨巴眨巴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納悶道。

「好啊,顏姐敢騙我。」

林羽終於回過神來了,感情江顏是讓他來接葉清眉的。

「清海中醫藥大學那邊的工作辭了嗎?」林羽詢問道。

「辭了,以後你就是我的老闆了,我的身家性命可全系在你身上了。」

葉清眉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其實她一開始並不想來的,因為她想留在清海照顧秦秀嵐,可是江顏一個勁兒的勸她,加上秦秀嵐也勸她,她便過來了,畢竟跟江顏和林羽生活在一起,共同的話題能多一些。

從機場出來,林羽先帶葉清眉回了家。

江顏早就把葉清眉的房間收拾的乾乾淨淨,床上的褥子和被子全部都是新換的,整潔溫馨。

隨後林羽帶著葉清眉去了回生堂,幾個買葯的病人看到葉清眉后都驚嘆不已。

「何醫生,好福氣啊,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郎才女貌,真是般配啊。」

「兩個人一定很恩愛吧。」

葉清眉被騷的滿臉通紅,一個勁兒的跟他們解釋自己只是林羽的朋友。

葉清眉一來林羽便失寵了,江顏一連好幾晚上都跑去葉清眉那屋睡的,兩個人許久沒見,有太多貼心話要說。

獨守空床的林羽忍不住嘆息連連,一連幾日她都抱著江顏溫熱嫩滑的身子睡覺,這突然間一個人睡,非常不適應,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寂寞空虛冷。

有了葉清眉幫忙抓藥,厲振生倒是輕鬆了一些,不過隨著回生堂的名聲越來越大,來買葯的也是越來越多,因為聽說回生堂來了一個傾國傾城的藥劑師,所以來抓藥的男病人一時間激增。

「大夫,麻煩你幫我抓這幾味葯唄,嘿嘿……」一個三十多歲,稍顯邋遢的男子特地選了葉清眉這邊排隊,讓她給自己抓藥,臉上的笑容看起來頗有些猥瑣,說話的時候滿嘴酒氣。

葉清眉低頭看了眼他的藥方,見都是些鹿茸、杜仲、淫羊藿之類壯陽補腎的藥物,結合邋遢男臉上猥瑣的表情,她眉頭微微一皺,心裡不由有些不悅,不過她還是轉身按照男子拿來的方子把葯給他抓齊了。

等她把葯裝好,遞給邋遢男的時候,邋遢男嘿嘿笑道:「醫生,你說我吃這些葯管不管用啊,那方面能加強不?」

「這個你得去問醫生。」葉清眉皺著眉頭冷聲道。

「你不就是醫生嗎,要不你幫我檢查檢查吧。」邋遢男說著伸手在葉清眉白嫩的手上摸了一把。

葉清眉驚叫一聲,閃電般把手縮了回去,冷聲道:「你做什麼?!」

「哎呀,醫生,你害羞什麼嘛,你是醫生,我是病人,你給我檢查檢查怎麼了。」邋遢男聞著摸過葉清眉的手,滿臉的享受。

「就是,幫人家看看病有什麼不可以啊?」

「美女,你就當做好事了,幫人家檢查檢查唄。」

「幫我們也檢查檢查,我們又不是不付給你錢。」

邋遢男後面的很多男子看到這一幕不禁沒有制止,反而不停的起鬨,也算是間接的調戲葉清眉過過嘴癮了。

畢竟這麼漂亮的女人,任誰看到心裡也會痒痒的。

其實他們中很多人本來就不是來抓藥的,而是來看葉清眉的。

「誰身體不舒服啊?我來幫他檢查檢查。」

林羽聽到這邊的動靜,停止把脈,起身走了過來。

「我,我身體不舒服,我不用你檢查,我要讓這位女醫生幫我看看!」邋遢男打量了眼林羽,見林羽身形瘦弱,絲毫沒把林羽放在眼裡。

「她是抓藥的,不是看病的。」林羽淡淡道。

「沒關係,我就願意讓她給我看,老子又不是不給錢。」邋遢男嘿嘿笑道。

「你哪裡不舒服啊?」林羽掃了眼他的藥方,淡淡道。

「這裡。」邋遢男毫不客氣的往自己下身拍了一把,笑道,「這地方就得適合女醫生看,兄弟們說對不對?!」

「對!」

一幫男子立馬高聲附和了一句,哄堂大笑。

「你那地方不用看,終身不舉。」林羽話音一落,身子已經到了邋遢男的跟前,一腳踢向了他的褲襠。

「嗷嗚……」

邋遢男慘叫一聲,臉色憋得通紅,抱著褲襠跪到了地上,身子縮成了蝦形。

大廳里的笑聲戛然而止,一幫男人面色猛然一變,膽顫不已,沒想到林羽出手竟然這麼狠!

這一腳下去,這小子可不是終身不舉了怎麼著。

「還有哪位不舒服,想要做檢查的?」

林羽轉過頭,笑眯眯的問道。

他不是瞎子,自然知道最近很多生面孔都是不懷好意,奔著葉清眉來的,所以這一腳,就算給他們這些不知死活的人一個警告了。

眾人汗毛直豎,沒有一個敢說話的。

「你……你他媽的……老子這就打電話叫人……」

邋遢男滿臉痛苦的指了指林羽,滿臉恨意,他嘴上雖然說著叫人,但是卻掏出手機來撥通了110。

「厲大哥,把他給我扔出去,別讓他髒了我們回生堂的店面。」林羽絲毫沒有搭理他。

「好嘞。」

厲振生應承一聲,走過來一把撕住邋遢男的脖領子,跟拎小雞兒似得把他拎到了門口,一腳踹飛了出去。

「你們等著,等著關門吧!」

邋遢男捂著下身,聲嘶力竭的喊道,「老子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來!」

果不其然,警察很快便來了,而且足足來了三輛警車,十幾個警察。

「長官,他們打人,打人!」

邋遢男宛如看到了救兵,滿臉興奮的沖警察喊著。

十餘名警察立馬衝進了屋裡,一幫病人嚇得趕緊退到了一邊,生怕牽連到自己。

「何醫生,剛才是誰在鬧事,是不是外面那小子?」

誰知領頭的中隊長一進門便彎著身子,恭恭敬敬的沖林羽詢問了一句。

局長劉夢輝可是囑咐過的,回生堂何家榮是他的把兄弟,所以中隊長一聽說是回生堂這裡出了事情,便迫不及待的帶人趕了過來。

「不錯,他調戲我們這的醫生。」厲振生冷冷道。

「他媽的,反了他了!何醫生,您放心,我這就把他帶走,必定嚴懲不貸!」

中隊長恨恨的罵了一聲,接著帶著人出去打了邋遢男一頓,戴上手銬就抓上了車。

邋遢男奮力掙扎,大喊道:「卧槽,你們抓錯了,抓錯人了,老子報的警,是老子報的警啊!」

他內心驚慌不已,這他媽什麼情況,自己報的警,結果自己被抓了?!

大堂內一開始起鬨的一幫男子看到這種情況嚇得心驚膽戰,這要是剛才林羽一句話,估計他們也得被抓走。

他們看向林羽的眼神不由多了一絲敬畏,看來這個何醫生來頭不簡單啊。

「都愣著幹嘛?抓藥啊,怎麼,你們也跟他一樣,也是特意來找我們的女藥劑師做檢查的?」林羽笑眯眯的瞥了眾人一眼。

「不不不,我們是來抓藥的。」

一幫男子嚇得心裡咯噔一下,剛才那小子的下場都看到了,哪還跟應聲啊,趕緊悶聲排隊抓藥,整個過程中一個個的都始終低著頭,看都不敢看葉清眉一眼。

葉清眉看到這一幕,不由掩嘴偷笑,望向林羽的眼神溫柔無比,這個壞蛋,還是那麼壞。

「大夫,救命啊大夫!」

這時外面突然跑進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佝僂著身子,嘴上還帶著一個口罩,聲音蒼老,不停的咳嗽著。

「老人家,怎麼了?」林羽在他身上掃了一眼,眉頭一挑,急忙問道。

「求求你救救我家老婆子吧,她……咳咳……她快不行了!」老人一邊咳嗽一邊說道,「她卧床在家……咳咳……來不了醫館,能不能麻煩你出個診……」

「當然可以!」

林羽也沒有推脫,示意大堂里的病人等等。

眾人見人命關天,也沒有多說什麼。

林羽直接起身跟老頭走了出去,老頭在前面引路,七拐八拐,最後拐進了一個小衚衕。

林羽突然停了下來,老頭走了幾步見林羽沒跟上來,轉身說道:「小醫生,走啊。」

「不走了,就這裡吧。」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說吧,你把我騙出來,想幹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5章 殺雞儆猴

1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