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五行化動土局

第264章 五行化動土局

「剛……剛才發生了什麼?」

萬士齡擰著眉頭問道,似乎還沒反應過來,這郝寧遠怎麼還來去一陣風呢?

「好像看了一張紙條,然後就走了……」

萬維運也有些摸不著頭腦,到底是什麼紙條,能讓郝寧遠看一眼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呢?

「曉川,你跟上去看看,看他到底去哪了。」萬士齡沉聲道。

萬曉川的車就在路邊,趕緊答應一聲,鑽進車裡追了上去。

他一路追隨郝寧遠,最後看到他的車停在了回生堂跟前,頓時滿色一寒,恨恨的罵了一聲,再次開車返了回去。

「爺爺,那個郝寧遠去了回生堂。」萬曉川一下車便彙報道。

「去了回生堂?」萬士齡微微一怔,「回生堂不是關門了嗎?」

「不知怎麼的,又開門了。」萬曉川也有些疑惑。

「那他進了回生堂都說了些什麼?」萬士齡皺著眉頭問道。

「我……這個,我沒聽,就光著急回來了。」萬曉川撓撓頭,支吾道。

「廢物,你他媽能幹點什麼。」萬維運氣的踹了他一腳。

「這個何家榮不除,始終是個心腹大患啊。」萬士齡皺眉捋著鬍子,緩緩的說道。

「爸,您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吧。」萬維運哪能聽不出父親話中的意思,舔了舔嘴,眼中迸發出了一絲凶光。

話說郝寧遠到了回生堂,便迫不及待的沖了進去,急忙道:「何先生,這紙條可是你給我的?」

「郝部長,您看到了啊。」林羽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十六伊始,困頓難安,動土不破,百葯難解。」

郝寧遠念著字條上的十六個字,心驚不已,這何家榮莫非是神仙不成?

「十六伊始,困頓難安」,說的是他從上個月開始,便感覺頭暈昏脹,渾渾噩噩。

而「動土不破,百葯難解」,則說的是「動土不破」,吃再多的葯也沒用。

他確實也吃了很多葯,仍然沒有起到任何效果,萬不得已,才去千植堂找了萬士齡。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動土不破」是什麼意思,但是他記得以前也有人跟他說過這句話,所以看到林羽紙條上的內容后他便風風火火的趕了回來,畢竟他跟林羽只見過一面,林羽便能將他的情況說的如此精準,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

「何先生,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難道你以前打聽過我的事情?」郝寧遠眉頭緊蹙,莫非這個何家榮也是攀炎附勢之輩?一聽說自己升任了部長,立馬打聽自己的事情討好自己?

「郝部長,說實話,在見您之前,我都不知道有您這個人,又怎麼可能會知道您的事情呢。」林羽笑了笑,示意他坐下再說。

「那你怎麼可能會對我的情況了如指掌呢?」郝寧遠詫異道,「而且這個動土不破,是風水上的東西吧?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它跟我的病有關係?」

「不錯,郝部長,您聽說過動土煞吧?」林羽笑眯眯的問道。

「沒有。」郝寧遠搖搖頭,身為仕途中人,他對這些東西自然不太了解。

「動土煞有兩種,第一種是我們常說的『太歲頭上動土』,每年都有流年太歲,如果在特定的方位進行了挖土裝修改造房屋等行為,衝撞了太歲,則造成了煞氣,第二種說的是只要屋宅周邊存在動土現象,便會產生煞氣,這兩種情況,你都佔據了,這就是你生病的原因。」林羽耐心的解釋道。

「何醫生,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點迷信了吧?」郝寧遠皺著眉頭說道,「我們小區南側確實有人在動工,但是動工跟生病有關係,這也太扯了吧?」

「郝部長,地球物理學您知道吧?」

「這個我知道。」

「地球物理學上對此的解釋是,認為動土煞對屋宅所造成的摩擦感應、接觸、壓力、輻射等作用,如果這種感應是不適宜的,那麼生物場就會受其影響而產生生理及心理上病變。」林羽淡然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不只你有這種情況,你家裡人,甚至你上下樓的鄰居,也有這種情況對吧?」

「對,對!」

郝寧遠起初還有些將信將疑,聽到林羽這話心裡一顫,立馬用力的點了點頭,「這幾天我下樓的鄰居也跟我提起過這事,他最近也是頭昏腦漲!」

「所以說我才告訴您,動土不破,百葯無解,動土煞引起的病變,吃藥是沒用的。」林羽笑著解釋道。

「那何先生能解?」郝寧遠語氣急切道。

「應該能。」林羽笑了笑。

「那能不能請你去幫忙看看?」郝寧遠立馬起身,雖然他對此還是不能完全相信,但還是願意請林羽去試一試。

「可以,不過您得先按照我的要求派人去買一件東西。」林羽一邊說一邊在紙條上寫下了一樣東西,遞給郝寧遠。

「音……音樂盒?」郝寧遠頗有些疑惑。

「不錯,按我上面寫的,要純金屬的,發條式的。」林羽囑咐道。

郝寧遠趕緊把紙條遞給司機,等司機買回來之後,便帶著林羽一起去了他家。

郝寧遠居住的是一處洋房,他家位於一樓,有個單獨的小院,在他家小區東南面正好有一處工地正在施工。

「郝部長,麻煩您回去給我接一杯水,記住,要自來水。」林羽四下看了一眼說道,「還有,再幫我找一塊紅紙。」

「快,進屋取去。」郝寧遠趕緊跟司機吩咐了一句。

林羽轉身從院子里的草地上挖出一棵野草,撿起一塊石頭,等司機把水和紅紙取來后,林羽抬頭看了眼施工的地點,見東南方屬木,便對準動土的方位依次擺放上水、野草、紅紙、石頭、音樂盒。

每一件物件在擺放之前他都暗暗加了清明訣。

只見他把音樂盒剛擺放完,水杯里的水陡然間變的渾濁起來,翠綠色的野草剎那間變黃枯萎,紅紙也瞬間褪色變白,石頭身上則出現了斑駁的裂紋,音樂盒則發出了混亂的響聲,尖銳刺耳。

「這……這……」

郝寧遠面色猛然一變,目睹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冷汗連連。

「郝部長別擔心,這叫五行化動土局,這五件物件分別對應的是金木水火土,現在煞氣已經全部被這五件物件吸收了,你們的病,自然也就好了。」

林羽轉頭笑道,「現在試試,頭還昏脹嗎?」

郝寧遠經林羽這一提醒,才發現自己頭昏腦漲的現象確實在剎那間消失了。

「爸爸,爸爸,媽媽和奶奶的頭都不疼了!」

這時郝寧遠七八歲的小女兒蹦蹦跳跳的跑了出來,興沖沖道:「我的也不疼了。」

「快,馨兒,快謝謝這位何叔叔。」郝寧遠滿是激動地把女兒抱起來,無比感激的看向林羽。

這段時間這種病把他們一家人折磨的著實不輕,尤其是看到自己小女兒難受的樣子,他心都要碎了。

「謝謝叔叔。」小女孩甜甜的沖林羽一笑。

「不客氣,馨兒以後要乖乖聽爸爸的話呦。」林羽見小女孩實在可愛,忍不住逗了她一句。

「何先生,你幫我們全家治好了怪病,我得給你診金,多少錢,你儘管說。」

郝寧遠趕緊放下女兒,伸手掏出錢包,作勢要給掏錢。

林羽趕緊推手止住了他,面色鄭重道:「郝部長,君子居其位,則思死其官,您能保持對醫療界的赤子之心,對我而言,便是最重的報酬。」

說完林羽沖馨兒揮揮手,說了聲拜拜,便轉身走了。

「何先生,我送您。」司機急忙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林羽頭也沒回擺了擺手。

「君子居其位,則思死其官……」

郝寧遠望著林羽的背影一剎那間心潮翻湧,對林羽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高山仰止,這才是真正的中醫啊,這才是我華夏的中醫啊!」郝寧遠的眼神變得無比的敬重,內心久久不能平息。

隨後他掏出手機撥通了范秘書的電話,「小范,我聽說呂孝錦在職的時候竇老、何家榮在內的一眾中醫曾經聯名提交過一份倡議書是吧?」

「是提交過,可是呂部長命我放到粉碎機里粉碎過了。」范秘書急忙說道。

「那你就給我原原本本的拼出來!要是沒有了,你變,也要給我變出來!」郝寧遠冷聲道,接著啪的掛了電話。

小范秘書一聽當場欲哭無淚,好在攪碎間都是很久清理一次,攪碎的文件還在,可是那麼多頁的倡議書,拼起來得多久啊,沒想到呂孝錦離職了,還結結實實的坑了她一把。

林羽行醫資格證被送來沒兩天,食葯監督局那邊也派人恭恭敬敬的把他的藥材經營許可證送了回去,回生堂便堂堂正正的重新開業了,病人聞訊也都再次趕了過來。

「何醫生,您這段時間忙什麼了,怎麼關門關了這麼久啊,想死我們了。」

「是啊,可把我們這些病人給等壞了,我們一直扛著病,等您開門呢。」

「我也是,千植堂我才不去呢,我一直死等,終於等到您開門了!」

一眾病人興高采烈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跟林羽傾吐著「思念」之情。

林羽看著一張張誠摯的面龐,感覺無比的親切,心裡動容不已,行醫看病,這才是自己最熱愛的職業,什麼都無法替代。

「多謝大家這麼看的起我何家榮,今天義診,診葯全免!」

林羽大手一揮,高聲道,一幫病人頓時興奮不已,歡呼雀躍。

「嘿嘿。」厲振生也樂的一個勁兒的傻笑,曾經的先生,又回來了。

下午江顏突然給他打來了電話,問道:「忙不忙,不忙的話去機場幫我接個同事吧,今天剛從清海那邊過來。」

林羽看了眼僅剩的幾個病人,立馬一點頭答應了下來。

等他看完病人後,便趕到了機場,看了眼航班,便在機場出口等了起來,時不時地看眼手機。

江顏說給他發照片,這怎麼遲遲還沒發來呢。

此時出口處已經陸陸續續的有人往外走了,林羽急的有些不行了,這個顏姐,也太不靠譜了吧,他剛準備打電話,一抬頭的功夫,突然從人群中捕捉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身子猛地一滯,呆立在了原地,剎那間,萬種情緒,湧上心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4章 五行化動土局

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