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寧為玉碎

第258章 寧為玉碎

「巴結你的機會?!」

林羽不由嗤笑了一聲,面色淡然道:「呂大部長,我何家榮沒您想的那麼賤,今天下午我去求見,您沒見我,不好意思,我現在同樣也不想見您,您請回吧!」

狂!

太狂了!

管清賢聽到這話都不由身子一顫,這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忘了自己捧得是什麼飯碗了嗎?!

種地的長工跟地主叫板,這不是找死嗎?!

「你說什麼?!」

呂孝錦的面色也是陡然一變,其他人他不敢說,但是只要是捧衛生口飯碗的,哪一個見了他不得是點頭哈腰,畢恭畢敬!

更不用說那些托親戚找關係想見他一面的地方官員和醫師,簡直是多如牛毛!所以他用「巴結」這兩個字並不算過分。

但他實在沒想到這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竟然如此硬氣!或者說是不知死活!

「您這話說來真是可笑,您不是最瞧不起中醫嗎?為什麼還要來請我給您愛人治病,您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不疼嗎?」林羽嗤笑道。

「瞧不瞧的起中醫是老子的事,現在老子讓你治你就得治!」呂孝錦冷聲道。

「那老子偏不治呢?!」林羽的耐心也終於被消磨凈了,也回擊了他一句「老子」。

「你他媽的!你知道自己捧的是誰的飯碗嗎?!」呂孝錦漲紅了臉,怒不可遏道。

「我捧的是祖宗賞的飯碗。」林羽語氣不冷不熱道。

「祖宗的飯碗?笑話!我告訴你,你祖宗早死了!現在是老子說了算,老子讓你沒飯吃,你就沒飯吃!」呂孝錦怒聲道,「我告訴你,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乖乖的去給我夫人看病,否則等你再求到我頭上,老子可就沒這麼好說話了!」

「不好意思,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就算餓死,也不會有求到你頭上的那天,請回吧!」

林羽沉著臉,面如寒霜。

真把自己當盤菜了,他林羽別說不靠醫術吃飯,就是靠醫術吃飯,也絕不可能對他卑躬屈膝!

身為一名醫生,不只有濟世救人的良知,也要有寧死不屈的氣節!

你把我中醫視為糟糠荊布,我憑什麼給你醫治!

「好,好,何家榮,你跟我牛是吧?!老子讓你永遠當不成醫生!」

呂孝錦狠狠的把地上被撕碎的醫師資格證踢飛,冷聲道:「據我所知,你是技校出身,根本沒學過什麼醫學類的知識,你這個醫師資格證得來的途徑絕對不正常!從現在起,我以衛生部的名義剝奪你作為一名醫生的權利,從今以後你要是再敢給人看病,我立馬叫人抓你!」

林羽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一下,沒想到呂孝錦竟然派人調查過自己的底細,確實,以何家榮的身份,他根本沒資格當醫生。

他沉著臉,冷冷的瞪著呂孝錦,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

「我等你來求我的那一天!」

呂孝錦看到林羽吃癟的表情,突然感覺心頭暢快不已,小兔崽子,在我面前裝,找死!

說完他叫著管清賢往外走。

「自作孽,不可活!」

管清賢也指了指林羽,呸的沖地上吐了口唾沫。

「我草你媽!」

厲振生說著摸起一把椅子揚著沖了過來。

管清賢嚇得渾身一哆嗦,掉頭就往外跑。

「先生,他們欺人太甚了!」厲振生滿腔怒火的說道。

林羽沒有說話,神情落寞的緩緩俯下身子,將地上被撕碎的醫生資格證一片一片的撿了起來。

「先生……」

厲振生看到這一幕心情頓時感覺無比酸楚,急忙道:「我們再重新找人辦一張。」

林羽沒說話,將地上的醫生資格證碎片全部撿起來之後,疊好,轉身裝到了櫃檯上的一個小盒子里收好。

「得罪了衛生口一手遮天的人,找誰都沒用的,找人幫忙反而是在害人家。」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聲音低沉道,「他說的對,我何家榮學歷、資歷都沒有,確實沒有資格行醫。」

「那您怎麼辦?以後都……都不當醫生了嗎?!」

厲振生心頭猛的一顫,他可是知道,林羽這輩子最愛的就是醫生這個職業了,不讓他當醫生,那簡直是要了他半條命!

林羽有些凄然的笑了笑,故作洒脫道:「不當就不當吧,當了這一年半的醫生,感覺跟當了十年似得,太累了……也是時候歇歇了……」

「先生……」

厲振生緊緊的握緊了拳頭,看到林羽這副樣子,心頭說不出的壓抑,饒是他這種鋼塑鐵打的硬漢也不由有些眼眶泛紅。

對於林羽內心的感覺,他是最清楚的,當初離開軍營的時候,他也是萬箭穿心,彷彿自己的靈魂被抽走了一般,甚至感覺整個人生也在剎那間變得黯淡無光。

「沒關係,先生,他們把你的醫師資格證毀了,但是我們還可以賣葯,你多研發出幾款特效藥出來,照樣能繼續救人醫病!」

厲振生突然想到了什麼,神情振奮道。

雖說林羽不能行醫了,但是他們可以把這裡改成一家中藥館,畢竟營業執照和藥材經營許可證都還齊全。

「放心吧,他們不會讓我們幹下去的。」

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正所謂衛生食葯不分家,我如果沒猜錯的話,明天食葯監督局的人就會來了。」

呂孝錦是堂堂的衛生局局長,食葯監督局絕對會賣他這個面子。

「厲大哥,等明天關門之後,你去玉軒那裡幫忙吧,他找的分公司,應該已經裝修的差不多了。」林羽頹然的望著遠方,緩緩道。

「好。」厲振生點了點頭,低著頭神色哀戚,心裡非常的不是滋味,沒想到這家醫館開了還不到一個月,便要關門了。

千植堂那麼大的店來鬧都沒讓回生堂的牌子有任何動搖,沒想到呂孝錦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回生堂剛剛打響的招牌便瞬間分崩離析,甚至先生也可能很久很久都當不了醫生了……

晚上回家后林羽便坐到了沙發上看電視,眼神空洞茫然,根本沒注意到電視里演了些什麼。

「都幾點了,洗澡睡覺吧。」江顏一邊拍著臉,一邊沖林羽催促道。

「你先睡吧,顏姐,我看完這集就睡。」林羽強擠出了幾分笑容,努力不讓江顏看出自己的異樣。

「那你快點。」江顏說完便轉身進屋睡去了。

林羽在沙發上坐了一夜,看了一夜的電視,在天剛蒙蒙亮的時候,便穿好衣服出門,去了回生堂。

回生堂開門之後,林羽認認真真的將店鋪內外打掃了個乾乾淨淨,洗了幾條毛巾,小心翼翼的把櫃檯、葯櫃、診桌,全部擦拭得明亮無比。

隨後他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回生堂大廳中間,正襟危坐,氣勢威嚴。

這可能是他在京城回生堂的最後一天,他要站好最後一班崗。

但是還沒等到來抓藥的病人,食葯監督局的人倒是先到了。

「你好,請問你是這家醫館的醫生嗎?我們想查一下你們醫館的藥材經營許可證。」

幾個穿制服的男子進來后說話倒還算客氣。

林羽搖頭笑了笑,沒想到這幫人來的挺積極的,這還不到上班時間呢。

他也沒有推辭,直接把藥材經營許可證拿了出來,遞給了他們。

「不好意思,你們這個證件有問題,我們得收回去,到時候你們再重新帶好資料去局裡辦理一張吧。」

領頭的男子看了一眼,便把證件揣到了自己的包里。

「胡說八道!我們的證件怎麼就有問題了!」

厲振生氣沖沖的質問道。

「你是這裡抓藥的?請問你有資格證嗎?通過了藥學職稱考試了嗎?」

領頭的男子皺著眉頭接連問了一通,顯然是有備而來。

「你們不用問了,證件你們拿走吧,我們這家店也不開了。」林羽起身沖他說道。

「先生……」厲振生頓時急了。

林羽沖他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再做無謂的掙扎。

「我們也是依法辦事,希望你們理解,回頭你們可以再去局裡辦理。」領頭的男子沖林羽說了一句,轉身便走了。

「行了。」

林羽長長的呼了口氣,顫抖著身子說道:「厲大哥,該交的全都交了,我們可以關門了……」

厲振生也用力的嘆了口氣,鼻頭不由有些泛酸,接著掏出鑰匙,將鋼化玻璃門鎖好,隨後把捲簾門也拉了下來。

林羽站在店前,抄著手,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門店上方的「回生堂」三個字,滿臉的不舍,宛如在看自己心愛的孩子。

內心一時間凄涼無比,本想通過在京城立足,讓「回生堂」三個字傳遍華夏,沒想到,一切還未開始,便結束了。

枝頭枯死的樹葉被寒風捲起送往天際,涼意漸濃。

「先生,起風了,回吧。」

厲振生輕輕地把林羽的外套披到了他的身上。

「回!」

林羽終於把不舍的眼神挪開,跟厲振生緩步往回走去。

「叮鈴鈴……」

這時他手機突然響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他遲疑一下,還是接了起來。

「你好,請問是何家榮何少校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充滿活力的男子聲音。

「奧,你是……」

「報告何少校,我是那天陪同盧處長一起去找您談合作的上尉,岑鈞!」男子立馬換上一副嚴肅的語氣,「少校,按照盧部長指使,我已經物色好了幾家製藥廠,請問您明後天能否有時間過去看看?」

「沒問題,就後天吧。」林羽點點頭答應了下來,因為急火攻心,聲音有些沙啞。

「何少校,您說話語氣怎麼不太對,出什麼事了嗎?」岑鈞急忙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8章 寧為玉碎

1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