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技驚四座

第25章 技驚四座

江顏很想一走了之,但是她不能,她不想再逃避了,哪怕林羽再丟人,她也要留下來陪著他,她就是要讓李俊逸看看,我寧可選擇一個窩囊廢,也不會選擇你!

「就這塊吧,這塊看起來不錯。」

這時林羽已經選好了一塊中小型的原石。

他剛才一進場就被這塊原石吸引到了,它身上所散發出的青翠靈氣十分奪目,絕對是頂級水種,所以他才敢誇下海口。

「好,小兄弟好眼光!」

眾人又是一陣鬨笑聲,好多人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因為林羽看的這塊原石實在是太「出眾」了。

只見這塊石頭皮殼呈褐色,隱隱有些泛白,無癬無紋,甚至表面似乎泛著一絲椿色,翡翠行有句話叫「十椿九垮」,所以單從這塊石頭外表來看,幾乎就是塊廢石。

「家榮,你還真是不懂啊,這塊石頭一看就不可能出綠嘛。」沈玉軒說話的時候心在滴血,後悔剛才聽信了林羽的話,他還以為林羽在這方面真有些研究呢,沒想到這一選就選了塊廢料。

「家榮,這塊原石是剛才那塊石頭的添頭,不值錢的。」周辰嘆了口氣,頗有些無奈道。

「那太好了,正好我能花的錢也不多,再多了還得問老婆。」林羽笑道,好在剛才老丈人走的時候把那張三百萬的卡留給了他。

聞言眾人又是一陣鬨笑,原來這傻子還是個妻管嚴。

在林羽的堅持下,工作人員便將這塊原石稱重后賣給了林羽,八百一斤,總共才花了不到十萬塊錢。

「哎呀,何家榮,你這真是挑了塊好石頭啊,要不我們一塊兒解解看?」李俊逸站在旁邊有些嘲諷的說道,眼神里滿是戲弄。

「好啊。」林羽一口答應了下來。

隨後工作人員用對講機講了幾句,立馬便有一個小型叉車叉著一台大號切割機運了進來,兩個大漢跑過來立馬把石頭固定好,準備解石。

眾人圍在一旁興緻勃勃,當然,他們期待的都是李俊逸拍下的那兩塊原石,料定這兩塊石頭裡必出好色好種。

其中一名工作人員恭敬道:「李總,要不要在上面划道線。」

李俊逸拿過粉筆,在五千萬拍下的那塊石頭上劃了一道,說道:「就從這裡解吧,一會兒開出好種,都有賞。」

兩名大漢點點頭,費了極大的力氣將切割機對準白線,開始解石。

「嗤嗤……」

隨著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一抹白霧從鋸條中迸發出來,形成了一陣白霧,眾人立馬拿手捂住了嘴巴。

鋸條越來越深入,聲音也越來越刺耳,咔吧一聲,巨石一分為二,出現了兩個灰白的切面。

「垮了!垮了!」眾人不由驚呼了一聲,有的略帶失望,有的幸災樂禍。

「這怎麼可能!」李俊逸面色也是一沉,立馬吩咐道:「再解!」

工作人員趕緊將切開的兩塊石頭再次拿起來分解,兩塊巨石頭再次一分四半,仍舊都是灰白色的切面,不見絲毫綠色。

解到這種程度都沒見綠,基本上就是垮了。

「可惜了,品相這麼好的原石,竟然就外面一層薄薄的綠。」

「這下可賠大發了。」

「幸虧剛才沒跟著競價,要不我得跳樓。」

一旁的沈玉軒陡然鬆了口氣,沖林羽豎了個大拇指,說道:「家榮,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我就賠死了,我爸能把我罵死。」

周辰和江顏也有些驚訝的看了林羽一眼,方才他說過這塊原石價值不超過起拍價,沒想果然不差,外緣的那一層薄綠打磨成首飾,撐死也就值個幾百萬。

經周圍的人這麼一提醒,李俊逸才想起自己另一塊九千萬的原石,立馬吩咐這倆工作人員過去解另一塊。

這次李俊逸要謹慎的多,小心沿著石頭頂部起霧的地方輕輕劃了一小道,吩咐兩個工作人員從原石上面開始解。

轟鳴的切割機再次響起,這次切割機剛切進去幾公分,便出現了一抹綠色,白霧粉末中夾雜了一些綠沫。

「見綠了!見綠了!」人群再次騷動了起來,紛紛伸長了脖子往裡看。

李俊逸也不由鬆了口氣,要是這一塊再垮了,那他想死的心都有了,要知道,這可是一一個多億啊,而且更重要的是面子,自己走了眼,面子就丟光了。

不過他還沒高興幾秒鐘,只見切割機上再次升騰起一片白霧,伴隨著咔嚓一聲,原石再次一分為二,還是兩個灰白色的切面。

僅僅在剛才切進去的地方有一小塊手指粗細長短的翡翠,而且看顏色,也不過是個中高檔的油青種而已。

「再解!」李俊逸不死心。

工作人員趕緊照著吩咐切割剩下的碎石,兩塊變為四塊,四塊變為八塊,八塊變為十六塊,仍然不見絲毫綠點。

李俊逸的臉也已經從白變成了慘白,額頭上滿是冷汗,這麼多年了,他賭石倒也失手過幾次,但是從沒像今天這樣,折在兩塊品相如此好的原石上。

沈玉軒的臉上也是冷汗連連,無比后怕,要是剛才自己競得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看到李俊逸慘白的面容,江顏竟然覺得十分解氣,暗想這是上天在替自己懲罰他。

圍觀的眾人也是驚詫不已,尤其是剛才跟李俊逸競價的珠寶商,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跟上去。

「太不可思議了,這麼好的兩塊原石,竟然就出了這麼點綠!」

「可能是天意吧,做人吶,不要太張狂!」

「剛才那個小兄弟竟然說的一點沒錯,兩塊石頭都垮了,高人吶!」

大家這才想起林羽,忙回身找他。

只見林羽面色平靜,絲毫都不驚訝,沖李俊逸揶揄道:「李總,臉色不必這麼難看吧,這點小錢對你而言應該不算什麼吧?」

「廢話,這點錢算個屁!」李俊逸沉著臉,盡量讓自己顯得平靜,手卻握在身後顫抖不已。

這一個多億他雖賠的起,但也是元氣大損,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在江顏面前丟了臉,並且不幸被林羽這個廢物言中了。

「小兄弟,快把你的石頭切開看看吧。」眾人對林羽的態度明顯緩和了很多,雖然還是不相信他這塊石頭能開出好種,但起碼眼神里再也沒有了剛才的那種譏諷戲謔。

「先生,請問怎麼切?」

因為林羽是周辰的朋友,工作人員自然也十分客氣。

「擦吧。」林羽想想說道。

「有擦的必要嗎,那得擦到半夜,直接一刀下去得了!」人群中有人不滿的叫喚了一聲,擦可是個慢工活。

「家榮,看這皮殼,這麼厚實,就算裡面有綠,也沒有多少,擦的話,確實浪費時間。」周辰無奈的笑了下,認為林羽能猜中李俊逸的石頭會垮,也不過是李俊逸自己運氣不好而已,跟林羽的實力無關。

「我相信家榮,就擦吧。」沈玉軒毫不猶豫站在林羽這邊,開玩笑,剛才要不是林羽,他得賠到姥姥家去,他爹能活活把他打死。

所以現在他對林羽言聽計從,就算林羽說這張桌子里能開出帝王綠,他也深信不疑。

在林羽的堅持下,工作人員只好按照他的要求擦了起來。

「嗤嗤……」

刺耳的鋸聲再次響起,鋸條飛速轉動,白霧紛飛,但是很快白霧突然變成了綠霧。

「天吶,漲了漲了,出綠了!」

圍觀的人嘴巴張的老大,好多人一聽立馬湊過來死死盯著這塊石頭。

「滿綠啊,我天,真是玻璃種帝王綠!」

「暴漲啊,神了!」

「這眼光也太毒了吧,說是帝王綠,就真是帝王綠!」

「高人啊,卧槽,高人啊,大哥,收我為徒吧!」

隨著擦出的綠越來越大,人群也越來越沸騰,好多人已經跑過來討好的跟林羽遞名片。

難得碰到這種極品的翡翠,工作人員也擦的格外細心,等石衣擦凈之後,立馬潑上一盆清水,一塊極大的帝王綠便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只見其蒼翠欲滴,色正且濃郁,油潤亮澤,十分奪目。

一時間整個會議廳嘆為觀止。

江顏也是滿臉驚愕,看向林羽的眼神中帶著滿滿的震驚,接二連三的言中,這,還是運氣嗎?

一旁的李俊逸滿眼冒火,臉色鐵青,陰冷到了極點,因為憤怒,身子篩糠般抖動了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這個窩囊廢的眼光怎麼可能會如此精準!一定有什麼貓膩,一定!

他感覺自己的肺都要氣炸了,喘一口氣都生疼。

「小兄弟,小兄弟,我出三千萬,三千萬買你這塊石頭!」一個富態的珠寶商連忙跑出來出價。

「小兄弟,我出四千萬!」一開始跟李俊逸競價的珠寶商也跑了出來。

「家榮,這塊料子是我的,必須賣給我!」沈玉軒激動地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發了,他這次要發了,只要林羽把帝王綠讓給他,那他在他爸和整個家族面前都能好好的長長臉了。

「好,三千萬,讓給你。」林羽笑著答應下來,對著出價的兩個珠寶商道了個歉。

「不行,五千萬,我不能讓你吃虧!」沈玉軒堅定道。

「我不吃虧,三千萬就行,回頭你做出來玉飾,記得給我留幾個成色好的。」林羽笑道,他打算留幾個玉飾做備用。

「沒問題。」沈玉軒連忙答應下來,吩咐人把帝王綠收走。

林羽今天晚上這一手可以說讓眾人驚嘆不已,他瞬間成了場地中的名人,一眾人紛紛湊過來求他指點剩下的原石。

林羽倒也大方,幫著眾人看起來剩下的一些原石。

此時人群后的李俊逸面色陰冷的看著林羽,隨後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江顏此時還未從震驚中緩過來,手機突然一動,她才回過神來,低頭看了一眼,面色一變,抬頭想喊林羽,結果林羽已經被眾人簇擁走了,她遲疑一下,接著轉身出了會議廳。

林羽和沈玉軒跟眾人正熱切的討論著原石,這時候酒店的一個大廳經理突然過來把沈玉軒從人群中拉到了一邊的角落裡。

「什麼事啊,神神秘秘的?」沈玉軒不解道。

因為經常來吃飯,所以他和這個大廳經理很熟。

「沈大少,我給您看個東西,您要是看好了,看著賞我點小費就行。」大廳經理突然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

隨後他便把手機掏了出來,給沈玉軒播放了一段視頻。

「啊啊……輕點……啊……」

「小騷貨,想不想我?」

看到視頻上的畫面,沈玉軒驚訝的張大了嘴。

視頻是從廁所上方偷拍的,只見衛生間隔間的馬桶上,一男一女衣衫不整,正抱在一起激烈的動著身子。

這種事情倒是常有,沈玉軒之所以驚訝,是因為畫面中的那個女的,竟然是李俊逸的妻子沈艾佳!

怪不得剛才原石拍賣的時候她不在,原來是去廁所里跟情人私會去了。

「你小子行啊,啥時候拍的啊?」沈玉軒立馬樂了,一把勾住了大廳經理的脖子。

「嘿嘿,我去四樓上廁所的時候碰到的,順手拍了下來,我一看這女的就是剛才跟您叫板那男人的妻子,所以就給您送過來了。」大廳經理諂媚道。

「你小子不錯,不枉我平日里沒少照顧你。」沈玉軒拍拍他的背,低聲道,「沒給別人看吧?」

大廳經理搖搖頭,說沒有。

沈玉軒四下打量一眼,見沒人注意,這才壓低聲音說:「我給你五十萬,買這個視頻,不過這麼好的東西咱可不能獨享,這樣,一會兒拍賣會結束李俊逸不是要作為代表上去講話嗎,肯定要用到LED大屏吧,回頭他講話的時候,你把這個給他放上去,烘托烘托氣氛。」

這招太他媽妙了!

沈玉軒都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天才!

「沈大少,這,這不好吧,我會被開除的……」大廳經理一臉為難。

「沒事,開了你去我那干,我給你開百萬年薪,咋樣?」

「好,好!為了沈大少,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大廳經理連連點頭。

交代完之後沈玉軒才心滿意足的回到林羽身邊,沖林羽擠下眼,笑著說:「一會兒送你個大禮!」

與此同時,江顏已經下到了五樓一間空著的會議廳,會議廳站著一個身著西裝的男子,手裡端著一杯紅酒,背對門口而站,正是李俊逸。

「你果真來了,看來你對我還是有感情的。」李俊逸悠悠道。

「你錯了,我是來跟你一刀兩斷的!」江顏冷聲道,說著從包里掏出一對耳環,狠狠的扔向李俊逸,冷聲道,「你要的,還給你了,從今以後,我們兩不相欠!」

「顏顏!」

李俊逸連忙衝過來抓住了江顏的手,懇求道:「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只要你點頭,我立馬跟沈艾佳離婚,我願意娶你,我說過,我要一輩子照顧你……」

「收起你虛偽的謊言吧!」江顏突然轉過身吼了一句,靈動的雙眼中已經泛起了淚水,「李俊逸,你的謊言可以騙我一時,但騙不了我一世。」

李俊逸低著頭,緊緊握著拳頭,彷彿十分痛苦,眼淚一滴一滴的掉落,隨後猛地開始扇自己的耳光,「我該死,我該死!」

「又是這一套?省省吧。」江顏有些嘲諷的嗤笑了一聲,「何家榮是沒用,但是他比你要可靠的多!你要算個男人的話,以後就別再來打擾我!」

「好,我答應你!」李俊逸一把抓住了江顏的手,聲音無比痛苦道,「喝了這杯酒,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糾纏你。」

說著他從桌上端起兩杯酒,一仰頭,自己咕咚咕咚喝了一杯,閉上眼,眼淚順流而下,神情悲痛萬分。

江顏也一把接過酒,仰頭咕咚咕咚喝了,隨後把被子往地上一扔,冷聲道:「希望你說到做到!」

隨後她轉身便往外走,但剛走沒兩步,突然腳下一軟,歪到了地上,身上沒有一絲力氣,怎麼掙扎都起不來。

而且她發現自己身上不由有些燥熱,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走?你要往那兒走啊?」

原本滿臉痛苦的李俊逸臉上突然浮起了得意的笑容,蹲下身子,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江顏的臉,「你的臉蛋真是越來越好看了。」

「你……你混蛋……」江顏連說話都已經用不上了力氣,氣息微弱,但是她的意識卻很清晰。

這是李俊逸從國外弄得特效藥,就是為了今天用的,他不只要得到江顏,還要讓江顏清楚的知道他得到她的整個過程。

「來吧,寶貝,快點解決完,我還得作為傑出代表上去講話呢。」

說著李俊逸一把將江顏抱了起來,放到了一旁的大圓桌上。

他早就已經跟外面的服務員打好招呼了,絕對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們。

此時的江顏身上裹著一身魚尾長裙,將她前凸后翹的身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在藥力的作用下,她渾身燥熱,臉色微紅,不停的扭動著身子,而且不由自主哼哼的囈語著,宛如熟透的蜜桃,待人開採。

眼前的一切就好似一劑猛葯,將李俊逸刺激的渾身發熱,呼吸急促,死死盯著江顏米色高跟鞋裡白皙嫩軟的玉腳,顫抖著手迫不及待的開始去解自己身上的襯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技驚四座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