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給你一個巴結我的機會

第257章 給你一個巴結我的機會

「呂部長,別激動,別激動。」

毛憶安和史副院長見狀趕緊上來拉住了呂孝錦。

「孝錦,我……我也不想啊……」

管清賢捂著紅腫的臉,滿是委屈的說道。

他也知道自己理虧,但是他真的一直都在努力的醫治黃海萍啊,用藥種類、劑量以及理療方法全部都沒有絲毫的變動,結果突然間就出現了這麼離奇的情況。

「我不管,管清賢,我告訴你,我妻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呂孝錦指著他怒聲喝道,額頭上青筋暴起,這會兒還什麼老同學不老同學的,去他的吧!

管清賢低著頭吭都沒敢吭一聲,他知道,倘若黃海萍真出個什麼意外,憑藉呂孝錦的能量,絕對能毀掉他的職業生涯。

這時急診室的門突然開了,滿頭大漢的骨科荀大夫和其他幾個助理醫師快步走了出來。

「怎麼樣?我愛人怎麼樣?!」

沒等毛憶安說話,呂孝錦率先搶上來急切道。

「呂部長您別急,黃夫人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我們這就把她轉到重症監護室。」荀大夫咕咚咽了口唾沫,內心忐忑不安,現在是穩定下來了,但是一會兒麻藥勁兒過了,就不知道會怎麼樣了。

「我夫人呢,讓我看看她!」

呂孝錦急不可耐的伸直脖子往急診室里看了一眼,這時護士已經把黃海萍推了出來,只見黃海萍眼睛緊閉,面色蒼白如紙,哪怕是處於昏迷狀態,眉頭仍舊微微蹙著,足見她有多痛苦。

「海萍……海萍……」

呂孝錦趕緊跑過去抓住了妻子的手,聲音哽咽,眼眶中已經噙滿了淚水。

他家跟黃海萍家是世交,倆人打小就認識,算的上是青梅竹馬,感情也非常好,所以現在看到妻子這副模樣,呂孝錦頓覺心如刀割。

「呂部長,還是讓夫人先回病房休息吧。」毛憶安嘆了口氣,小聲的提醒道。

呂孝錦這才撒開黃海萍的手,緩了緩情緒,轉身沖荀大夫問道:「我妻子到底是什麼情況。」

荀大夫猶豫了一下,進屋把新拍的X光片子拿出來遞給呂孝錦,說道:「還是跟上次一樣的情況,腰骶椎隱裂,只不過這次腰椎上的裂隙變大了。」

「變大了?!」

呂孝錦語氣陡然一驚,強忍著憤怒道:「上次去軍區總院拍片子的時候不是說有所癒合了嗎?這才幾天的時間啊,裂隙怎麼會變大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畢竟黃夫人這段時間也沒有在我們醫院治療……」荀大夫支支吾吾道,內心苦不堪言。

聽到他這話,一旁的管清賢鐵青著臉,話都沒敢說一聲。

「那現在這種情況要怎麼辦?」呂孝錦一把把片子摔在了荀大夫的身上。

荀大夫趕緊把地上的片子撿起來,慌張道:「本來以黃夫人的情況,可能要一年才能癱……癱瘓……但是現在一個月內不能有效治療的話,可能下半身就會永……永久性癱瘓……」

「我不是問你癱不癱瘓,我是問你怎麼辦?!」

呂孝錦面目猙獰的打斷了他的話,宛如一頭受傷的野獸。

荀大夫每一句話都好似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到了他的心口上。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進行手術……」荀大夫嚇得渾身一顫,急忙答道。

「不能進行手術,腰部神經和血管都太複雜,稍有不慎,可能就會出人命!」管清賢急忙站出來制止道。

「你給我滾開!」

呂孝錦一把把管清賢推開,接著一邊掏手機,一邊冷聲道,「我要給我夫人轉院!你們現在立即用救護車把我夫人送去軍區總院!」

黃海萍每次病情加重都來京大一院,是因為他們家離著這裡近。

「呂部長,轉院也是一樣,不瞞您說,剛才我已經把片子的結果傳給軍區總院的骨科主任龐主任了,他的答覆,也跟小荀一樣……」

毛憶安嘆了口氣,「而且他不建議手術,因為……因為他說癱瘓總比下不了……下不了手術台好……」

他費儘力氣才將這段話跟自己的頂頭上司說出來。

龐主任的話已經很明顯了,意思是讓呂孝錦放棄治療,這樣起碼能保得住黃海萍一條性命。

呂孝錦聽到這話神情木然,身子因為激動,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從心底里湧起一股深深的絕望感。

他知道軍區總院的龐主任是米國醫療協會的頂級骨科大夫之一,如果連他都這麼說了,那幾乎已經宣判了他夫人癱瘓的事實。

從未有過的無助感與凄涼感將他包圍,他貴為衛生部長又如何?全華夏醫生都得聽他命令又怎樣?他終歸不還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妻子癱瘓在床!

這種提前宣判的既定事實,往往比猝不及防的意外更讓人痛苦的多。

管清賢、毛憶安已經荀大夫也都低著頭,滿臉沉痛,不知該說什麼好,畢竟他們也都能力有限,無法扭轉乾坤。

一旁的史副院長再次小聲碎碎念了起來,「我說讓人家小何醫生試試,偏不聽……偏不聽……」

在他心裡,林羽可是偶像級別的存在,光是那一套推拿療手法,就已經讓他五體投地,作為粉絲,他自然要為偶像鳴兩句不平。

「誰?!」

呂孝錦聽到這話,頓時從失神狀態中脫離出來,皺著眉頭沖史副院長問道。

「小何啊,就上次你們見過的何家榮。」史副院長小聲道,「他當時都說了,可以醫治黃夫人,可是你們都不信。」

「他會個屁!」

呂孝錦一聽說的是何家榮,頓時心裡大失所望,他本來就覺得中醫無用,何家榮又那麼年輕,他才不信何家榮能有什麼過硬的醫術呢。

「就是,如果讓他醫治,海萍可能都撐不到現在!」

管清賢見呂孝錦這麼說了,也頓時來了底氣,沖史副院長怒懟了一句。

「行了,你也強不到哪裡去!」

呂孝錦冷冷的呵斥了管清賢一聲,管清賢一縮脖子,趕緊退了回去。

「呂部長,我知道您對中醫不怎麼看好,但是現在事已至此,我覺得可以嘗試嘗試中醫療法,畢竟上次黃夫人的腰疼,就是竇老給推拿緩解的。」毛憶安此時也站出來勸說了呂孝錦一句。

雖說他對中醫也沒太大的好感,但是事已至此,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行,那我就親自去請一趟竇老吧。」呂孝錦忍不住嘆了口氣,實在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求到中醫門上。

「呂部長,竇老最近正在養病,而且要我說,請竇老還不如請何家榮,因為竇老親自承認,他醫治不好這種病,而何家榮說他能治。」

毛憶安想起那天的事情,站在中立的角度說了一句。

「此話當真?」呂孝錦不由皺了皺眉頭,頗有些不可思議。

「當真,上次就是竇老請他現場跟黃夫人醫治的。」毛憶安趕緊道。

「行吧,那我就給他個機會,你們把他叫來吧。」

呂孝錦背著手,發號施令道,似乎讓林羽給他夫人看病,是多麼大的恩賜似得。

「這……他不是我們醫院的人,我們也沒他聯繫方式啊,更不知道他住哪兒……」毛憶安有些為難道。

「我知道他醫館在哪,要不我們去醫館找他吧。」管清賢急忙沖呂孝錦說道,他聽說過,林羽把千植堂的總店給贏了過去,創建了回生堂。

「行,我就給他這個榮幸,親自登門!」

呂孝錦說完沒再耽擱,叫著管清賢趕往回生堂。

此時林羽剛剛送走了最後一個病人,伸了個懶腰,起身幫厲振生整理柜子上的藥材。

「砰砰砰!」

外面突然傳來幾聲關車門的聲音,接著就見四個穿著深藍色制服的男子走了進來,袖標上帶著衛生局的字樣,領頭的正是付隊長。

「你們這醫館開了多久了?有證件嗎就敢開,拿出來我看看!」付隊長挺著肚子,雙手掛在腰帶上,牛氣哄哄。

「有的老總,這是工商批的營業執照,這是食葯監督局批的藥品經營許可證。」厲振生雖然覺得這幫人有些來者不善,但還是把證件都拿了出來。

「嗯。」付隊長看了眼證件,點點頭,問道:「你是醫生?醫師資格證呢?」

「我是。」林羽說著把自己的醫師資格證遞給了付隊長,不由皺了皺眉頭,這幫人怎麼這麼晚了還來自己店裡檢查,該不會是呂孝錦叫來報復自己吧?

「你這醫師資格證是假的!」

付隊長話音一落,突然「嗤啦嗤啦」將手裡的醫師資格證撕成了碎片。

「你!」

林羽勃然大怒,雙眼陡然一瞪,拳頭捏的咯叭作響,但是礙於對方的身份,沒有貿然動手。

「怎麼?你想打公務人員?!」

付隊長毫不客氣的沖林羽挺了挺胸,昂著頭囂張道:「來,打,照老子臉打!」

「滾出去!」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聲怒喝,呂孝錦和管清賢緩緩從台階上走了進來。

「誰他媽敢讓老子滾?!」

付隊長滿臉怒色回身一看,發現是呂孝錦後身子嚇的一激靈,差點跪到地上,顫聲道:「呂……呂部長……不是您讓我……」

「滾!」

呂孝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滾,滾,我們這就滾!」

付隊長趕緊點點頭,招呼著手下,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呂部長,您這是唱的哪出啊?」林羽冷笑了一聲,「讓他們來把我的醫師資格證撕了,又親自過來裝好人?」

「回頭我讓他們給你重新辦一張。」

呂孝錦瞥了眼地上被撕碎的醫師資格證,語氣淡然,接著挺了挺身子,滿臉傲然道:「我這次過來,是給你一個巴結我的機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7章 給你一個巴結我的機會

11.46%